“他去了里面”神仆指向高台上的宏伟宫殿说。

    白杨就好奇了,问:“你们没有杀他?”

    “他心中比我们更坚信神的存在,和我们是一类人,所以没有杀他,我允许他加入我们成为神奴,去朝拜神物”神仆回答。

    好吧,白杨无言以对,那苦修者用一生修行,追寻神的脚步,和这帮偏执狂的确是一类人。

    这些所谓的神仆神奴在没有了能让他们隐身的灭神金碎片后,优势尽去,凭冷兵器掀不起什么浪花,白杨让鲍威等人看守他们,独自一人走向了宫殿。

    建立在台阶上的宫殿很宏伟很壮观,尤其是给人一种无比神圣的感觉,哪怕是白杨都在宫殿面前觉得自己无比渺小。

    智慧和创造本身就代表着一种伟大的力量,无数年前,人们用双手修建起了这座庞大的宫殿,在那种伟大的创造力面前,任何人都会感觉到自己渺小。

    沿着台阶向上,到达顶端后,出现在白杨面前的是一扇巨大的石门,高近二十米,同样没有门板,透过大门,内部是一个空旷的大厅,几乎没有任何摆设。

    在大厅周围的墙壁上,画满了无数神迹图案,充满了岁月的沧桑感。

    走入大厅,白杨首先看到的是正前方那面墙上的一副太阳神图画。

    图画中,太阳神是一个英武的金发男子,面容模糊,像是无法用笔墨来形容他的表情一般,他伫立于九天之上,手握权杖,散发无尽光芒照耀世间,在他的下方,无数生灵正在想着他朝拜。

    “在末法地球,这是人类幻想出来的神,可惜,没有正确的修炼方式,如若不然,单单是无数年来无数人的信仰就能创造出一尊信仰之神出来”

    看着前方的图画,白杨心中摇头,据他所知,异界有一种神道修炼方式,就是建立庙宇,收集无数人的信仰凝练神魂,不过异界国家林立,权柄掌握在朝廷手中,是不允许有人建立信仰的,一经发现就会被镇压。

    在这个大厅中白杨并没有看到苦修者森的身影,迈步向着边上走去。

    在太阳神图案的两边,分别有一道门户,背后是向上的楼梯,可以通往这座神庙的最高处。

    沿着古老斑驳的石质阶梯向上,足足三十米高之后,他看到了一个很大的房间,处于这座宫殿的最高处,四面有窗户可以看到外面的阳光。

    这个房间高二十米,长宽都在五十米左右,此时,白杨一眼就看到了苦修者森。

    森跪拜在距离门口只有五米外的地方,额头触地,无比激动的诵念古老的经文,白杨的到来他都没有发现。

    在森的前方,有一个用岩石砌成的巨大水池,长宽近三十米,高近十八米,都快到顶了,水池内有水,浸泡着一块巨大的黑色金属。

    因为角度的关系,白杨站在门口是看不到水池内的情况的,但他却能明显的感觉到,在水池的顶端,那种能影响念力的波动强烈到了极致。

    甚至白杨有一种感觉,若是自己强行释放念力的话,在那种波动之下,念力都要被可怕的波动搅碎!

    “嘶……”

    看着巨大的水池,白杨深吸口气,震撼了。

    根本就不用去猜测,这个巨大的水池里面一定是浸泡着灭神金,而需要如此巨大的水池来浸泡,白杨不敢想那块灭神金的体积有多么巨大。

    “长宽三十米的水池,差不多十八米高,水池内的体积差不多是一万六千立方,哪怕里面的灭神金体积只有一半,那也是八千个立方,如此巨大的灭神金,若是落到修为高强的神道修士手中,恐怕真的能炼制出一件足以灭杀一切的神器来!”

    白杨心中震撼莫名,米粒大小的灭神金加入兵器就能和神道阴神修士搏杀,如此庞大的一块,修炼成法宝,他无法想象有多么恐怖的威力。

    “难怪这片区域能消失在大漠中肉眼不可见,有这么大一块灭神金就不足为奇了,如果说这片区域的中心就是这座宫殿的话,那么从边缘地带到这个位置差不多有三十公里,直径就是六十公里,而覆盖这么庞大区域的,只是那块庞大灭神金展露在水面不足百分之一的体积,如果全部露出水面的话,强烈的波动百倍提升,覆盖的范围也将百倍提升……”

    白杨已经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在异界,米粒大小的一块灭神金就足以引发一场血雨腥风,若是这块灭神金出现在异界的话,恐怕整个世间都会震动,无数绝世大能都会出手抢夺!

    而如此堪称绝世重宝的一块灭神金,此时却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唾手可得!

    压下心中的震撼,白杨踏足房间,走向那安放庞大灭神金的水池。

    “这是神灵遗留在世间的物品,凡人不可亵渎,哪怕只是近距离接触,也是一种罪过”

    此时,跪拜的森抬头喃喃自语道,说的却是白杨听不懂的一种语言。

    奇怪的看了森一眼,白杨摇摇头,这也只是一个可怜人,一生苦修,只为追寻神的脚步,却不知道,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神。

    看到森的表情,白杨表情一愣。

    此时森无比激动的看着前方的水池,脸上带着笑,无比狂热,可是,却从他的口鼻眼窝耳朵中有鲜血流淌出来,在白杨愣神的时候,他已经没有了声息。

    死了!

    白杨默然,大概猜到了原因。

    森一生苦修,虽然意志力足够强大了,但本身还只是一个普通人,神魂不够强大,无法长时间近距离的承受灭神金散发出来的波动,而且他太老了,或许加上激动,从而死在了这里!

    灭神金可以说是一种未知的金属元素,它的波动可以比喻成辐射,普通人无法承受。

    这块灭神金毕竟没有经过炼制,自行散发波动,虽然能影响到白杨的念力,但他毕竟是神道修士阴神境界,神魂强大,自然奈何不了他。

    “或许,死在坚持梦想的路上也是一种幸福吧”

    看着死去的森,白杨心头叹息。

    很多事情,或许坚持一辈子都不会有结果,但那是一个人生命的意义所在,若是人生没没有坚持,那和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

    摇摇头,白杨手腕上的锁链缠绕在血纹剑剑柄上,锁链带着血纹剑飞起,插入了水池顶部,白杨拉着锁链来到了水池顶部。

    站在水池顶端,白杨深吸口气,再次震撼。

    装满水的水池中,透过水面,一块巨大的灭神金出现在他眼中,不规则的长方体几乎占据了整个水池,和白杨之前计算的出入不大,接近一万六千个立方!

    三十乘以三十再乘以十八!

    绝世重宝,绝世神物,恐怕在异界都找不到第二块这样的东西!

    蹲在水池边缘,白杨伸手掀起一些水,浇在了水面之上,在水的作用下,肉眼不可见,展露在水面的灭神金部分展现在了白杨的视线中。

    展露在水面的部分,只有桌面大小一点,距离水面也就几公分高而已。

    可就是这么一点,散发的波动却将直径六十公里的区域给覆盖了,隐藏在了茫茫大漠中!

    “这种波动,应该是以直线的方式散发出去,这块灭神金露出水面的部分略微呈弧形,所以延伸到三十公里外,形成一个无形的罩子将这片区域笼罩,外界看不到这里,也不影响内部……”

    看到展露出水面的部分,白杨一下子就联想到了这点。

    然而,这块庞大的灭神金,此时是他的了!

    “茫茫大漠,一座古老的城池展现在世间,若是有考古学家发现的话,估计能震惊世界吧,毕竟这里的历史,能够追述到三千年前甚至更久!”

    心中自语,白杨跳入水池中,伸手触摸庞大的灭神金,将其收入了空间袋中!

    当灭神金被他收起后,覆盖这座城池的波动消失,茫茫大漠中,这座古老的废墟城池突然出现,取代了之前的大漠景象。

    “不虚此行,原本只是一次无聊的旅行,没想到却能得到如此神物”看着空空荡荡的水池,白杨握紧了拳头,内心忍不住激动。

    收取灭神金,离开水池,白杨在这座宫殿中转了一圈,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那些神奴的生活区域只有一些少得可念的生活物资,可以想象,他们的生活过得极其艰难。

    离开宫殿,站在台阶之上,白杨一愣。

    在台阶下方的广场上,那些剩下的神奴全部死了,包括被白杨控制的那个。

    “怎么回事?”白杨问鲍威。

    鲍威立即回答道:“那个神仆说,神器消失,神放弃了他们,必定是他们做了错事什么惹怒了神灵,希望通过死亡的方式,灵魂回归神灵的怀抱,亲自向神灵忏悔,所以自杀了”

    白杨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好。

    那些人坚信神灵的存在,灭神金就是他们坚持的最大理由,自己收起了灭神金,他们觉得神灵放弃了他们,信仰崩塌,内心绝望,从而选择了死亡。

    与其为了虚无缥缈的信仰活着,或许死亡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解脱吧。

    白杨心中叹息,带着鲍威等人离开这种废弃的城池。

    走着走着,白杨赫然一惊,他看到,此时整个城池都在快速风化,化作粉尘随风飘散!

    表情一愣,他大概猜到,无数岁月以来,这座城池适应了灭神金的波动,当灭神金的波动消失后,这座城池从微观角度结构改变,从而快速风化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