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传来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鲍威他们被吓到了,这个地方本来就邪门,如今又诡异的凭空出现一个黑袍人,一个个被吓得心肝乱颤。

    若不是他们被白杨控制,这个时候恐怕早就哭爹喊娘的跑路了。

    庞大而宏伟的石质宫殿伫立在高台上,阳光下显得神圣而庄严。

    在那通往宫殿大门长达近八十米的台阶上,一个黑袍人凭空出现,浑身笼罩在黑袍中,看不到面容。

    他身上的黑袍,样式古老,有一些金色的丝线,像是光丝,反射阳光,居然给人那么一丝神圣的感觉。

    “¥%……”

    当白杨看着对方问出话之后,对方沉默片刻开口了。

    听到他嘴里古怪的声音,白杨问边上的鲍威:“他说了什么?”

    鲍威茫然摇头道:“不知道……他说的,应该是一种早已经失传的古老语言”

    好吧,语言是沟通最大的桥梁,然而语言不通这就没法好好说话了……

    目光一凝,白杨看向周围,不知何时,一个又一个的黑袍人凭空出现在周围,和台阶上那个黑袍人装束差不多。

    他们,也是凭空出现,好似从虚无中走出。

    数量不少,粗略一看,起码三百。

    和台阶上那个黑袍人不同,出现在周围包围白杨等人的黑袍人,人人手中都拿着武器,有人手持弓弩,有人手持刀盾,有人拿着长矛。

    他们手中的武器,无论怎么看,都给人一种古老的感觉,充满了岁月的痕迹,同样,也杀气腾腾。

    那些武器,曾经不知道杀过多少人!

    为什么这座城池处于沙漠中却在远处无法看到?为什么这里会有人?为什么他们能凭空出现,仿若修炼了隐身术一样?

    这一刻,白杨脑海中充满了疑惑。

    但很快就有答案了。

    白杨心头没有害怕,哪怕是在失去了念力优势的前提下,连数百米长的恐怖巨蟒都见过了,怕毛啊。

    连穿越两个世界这种事情白杨都习以为常了,这座古老的城池很奇怪吗?

    “¥%……&”

    对方说了话,见这边没有回答,又说出了一段古怪的语言,然而白杨他们还是听不懂。

    紧张的气氛下,鲍威吩咐剩下的武装人员将武器对准了周围包围他们的人,大有一副一言不合就干仗的架势。

    无法沟通之下,台阶之上的黑袍人,漆黑的长袍下缓缓深处了一只手,抬起,指向了白杨他们。

    那只手,居然是一只年人的手,血肉饱满,很有力的感觉。

    唰唰唰……

    当台阶上那个人抬手指向白杨等人的时候,周围包围他们的黑袍人瞬间凭空消失!

    与此同时,空气中传来了一声声破空声,一支支弩箭从虚无中出现,横空而来,射杀白杨他们。

    噗嗤噗嗤的闷响中,一个个来到这里的武装人员被射杀,不但如此,人群边缘,还有人的脖子凭空被撕开,鲜血喷薄。

    一言不合就开干,那些黑袍人,凭借邪门的隐身能力,对白杨他们挥起了屠刀!

    一切来得太突然,说干就干。

    然而鲍威他们这帮人也不是吃素的,尽管心中恐惧颤抖,却也展开了反击,手中枪械乱扫,子弹呼啸,火箭弹穿空。

    也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好,乱枪之下居然还打中了不少敌人,虚空中有血花绽放,有人凭空出现,已经死去。

    被乱枪打死……

    心头一紧,白杨感觉到一股凌厉的气息在向着自己靠近,想都不想,血纹剑一抬,向着边上虚无之处劈了下去。

    虽然没有修炼过武道,但白杨的身体素质和反应能力远超常人,一剑劈下,锋利的血纹剑受到了轻微的阻挠。

    咔擦噗嗤的声音中,他挥剑的地方鲜血喷薄,一个人凭空出现,已经被劈成了两半,连带着那个人手中的一把古老长剑也被劈成了两节。

    “念力受到干扰,太麻烦了”白杨持剑而立皱眉自语。

    若是他念力不受干扰的话,敌人必定无所遁形,血纹剑横空,足以轻易灭杀那些装神弄鬼的家伙。

    砰!

    身躯一个趔趄,白杨肩膀传来一阵刺痛,却是一支弩箭飞来击中了他的肩膀位置。

    衣服已经被弩箭刺穿,却没有能够伤害到他,被坚甲符挡了下来。

    “那个人应该是关键!”周围的人在快速死亡,白杨皱眉,看向了台阶之上的那个黑袍人,其他人都隐身消失了,唯独他还站在那里!

    或许是感受到了白杨的目光,那人身影飞速变淡,眨眼就要消失。

    想跑?

    门都没有!

    白杨眼睛一瞪,握住手腕上锁链的一端,锁链化作手指粗细,横空延伸而出,顷刻来到台阶上那个黑袍人站立的位置,哗啦啦蜿蜒扭曲,形成一个茧往内部收缩,最终将已经隐身的对方束缚了起来。

    在白杨使用锁链的时候,那人已经消失不见,可并非化作虚无,而是隐身了,被捆住也是必然。

    锁链缩回,白杨将锁链捆住的对方给拉了过来,锁链缠绕,中间隐隐约约有一个人的轮廓。

    叫你一言不合就开干,白杨瞪眼。

    将其踩在脚下,手中血纹剑抬起,照着轮廓腿部的位置噗嗤一声刺了下去。

    顿时,白杨脚下就传来了一声痛苦的声音,伴随鲜血流淌。

    这一切发生在不足一分钟内,当白杨一剑刺下后,周围响起了一阵听不懂的惊呼,不再有弩箭飞来射杀白杨带来的武装人员。

    白杨抬头一看,或者来到这里的一百多个人现在只剩下八十多个了,而且大部分带伤,同时,周围也出现了几十个黑袍人的尸体,是被乱枪打中的。

    白杨脚下锁链捆住的人在挣扎,可能是觉得无法挣脱,身影慢慢显现出来,正是之前站在台阶上的那个黑袍人。

    此时,他大腿被白杨的血纹剑刺穿,鲜血淋漓。

    “我倒要看看你是什么鬼东西”白杨一把扯下对方头上的帽子。

    顿时,一张中年人的面孔出现在白杨视线中,看上去也就三十多岁的样子,是一个白色人种,一头金发,面容粗狂,此时看着白杨一脸震惊。

    不知何时,周围其他隐身的黑袍人也显现出了身形,虽然看不到他们的面容,但白杨也能从他们的动作中看出他们正紧张的注视着这边。

    “不是魔鬼?”边上手臂被一支弩箭贯穿的鲍威看着白杨脚下的人惊讶道。

    魔鬼个毛线,见过魔鬼能被枪杀死的吗?白杨撇嘴……

    “你们踏足神城,亵渎神灵,全部都要死!”

    白杨脚下,那白人中年看着白杨一脸惊恐中带着怨毒道,居然说的是英语。

    眨眼,白杨当场就怒了,踢了对方一脚无语道:“你特么的会说英语之前还给我装神弄鬼?”

    “你们都要死,都要死”对方疼得面容扭曲,但依旧一脸怨毒的看着白杨说道。

    就这破地方还神城呢,若不是因为好奇请我我也不来,白杨心头鄙视。

    语言相通,能沟通就好,白杨蹲下,看着对方眯眼道:“能好好说话吗?”

    对方依旧一脸怨毒狰狞的看着白杨说:“你们区区凡人居然敢踏足神域,神是不会放过你们的,都要死,全部都会死!”

    他妈的,就不能好好说话吗?神?神经病吧。

    手中的血纹剑横在对方脖子上说:“如果还不能好好说话的话,我觉得你马上就会死!”

    “作为神的仆人,我们未能阻挡你们这些凡人亵渎神城,本身该死,但是你们也一样会死,神不会放过你们的!”那人依旧怨毒道。

    这家伙近乎偏执疯狂,根本就没法好好沟通。

    “那么,你口口声声的说着神,你的神在什么地方呢?”白杨无语道。

    “……”

    面对白杨的这个问题,对方居然一下子卡壳了。

    好吧,白杨大概明白了,这些家伙恐怕也没有见过所谓的神,而是因为心中的信仰而变得偏执疯狂而已。

    简称神经病……

    既然正常方式没法沟通,那么他就不得不使用点特殊手段了。

    “看着我的眼睛!”白杨突然看着对方瞪眼道。

    对方一愣,看向了白杨的双目,然后,在白杨嘴里吐出一连串古怪音节中,这个偏执的家伙双目变得迷茫了起来。

    成功控制,搞定!

    在这片神奇的城池中,白杨的念力无法延伸出去瞬间将人控制,只能以正常手段施展**音,效果不错。

    “现在,告诉我,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所谓的神又是什么鬼东西!”白杨问道。

    “我们是神城的守护者,负责守护这里,将一切踏足这里的人杀掉,神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他去了神国,在世间留下这样一座神城,早晚有一天会再度降临,我们守护这里,等待神的再一次降临!”对方双目迷茫的回答。

    尽管已经被白杨的**音控制,可对方眼中依旧闪烁疯狂而执着的神色。

    对这样的说法嗤之以鼻,如果世界上真的有所谓的神的话,白杨会不知道?如果这个地方真的是神留下了的,岂会被遗忘在历史长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