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神秘隐没在沙漠中的古老城池充斥着诡异的能量波动,能影响到白杨的念力,无法透体而出,很多手段无法施展。

    但他手中的锁链,却能融入念力,如臂使指,仿若自己身躯的一部分。

    以锁链为载体,他可以让念力顺着锁链延伸出去,只是无法像正常使用念力那样观察观看洞察秋毫。

    轰……

    悄然伸入护城河中的锁链表面升腾赤红火焰,冲起十多米高,整条护城河变成了火焰之河。

    恐怖的高温席卷,空气都在扭曲。

    护城河中堆积交叠的无数蠕虫,在白杨的异能火焰之下,身躯飞速干枯,化作砂砾,顷刻死亡殆??!

    不但如此,火焰形成的高温席卷周围,那些爬出护城河的虫子也快速死亡。

    在这连钢铁都能飞速融化的异能火焰面前,虫子脆弱不堪!

    搞定!

    嘴角含笑,白杨悄然收回锁链,护城河中可怕的火焰刹那消失不见,之前的一幕若不是周围的温度没有下降,几若错觉。

    “咦?那种被窥视的感觉消失了一下,应该是被护城河中突然出现的火焰吸引了注意力”白杨眯眼暗道。

    “神迹,那是神迹,好可怕的火焰,是神在帮我们灭杀虫子吗?”

    “难道这座城池中存在一尊火焰神灵?”

    “太阳图案,我想起来了,这里难道是太阳神居住的地方?只有太阳神才有这样的手段!”

    火焰灭杀无数虫子之后,被白杨控制的鲍威等人目瞪口呆,有人下跪冲着城池方向下跪祈祷。

    他们虽然被白杨控制,但却有自主思维,只是听命于白杨而已,作为普通人,面对之前那可怕的一幕没有人能保持平静的心态。

    “好了,随我进城,揭开这里神秘的面纱,看看这里到底有什么神异之处,是不是如传说中那样拥有无尽的财宝!”白杨走过去说道。

    在之前,白杨就通过鲍威得知,这个地方应该就是那个卖饼子的老板告诉他的那个传说之地,鲍威手中还有一张地图,居然是传说中唯一逃出去的杜慈留下的。

    辗转落入鲍威这个大老板手中,经过多年查探才找到了这里。

    他让人鉴定过那张地图,居然有着三千年历史!

    那还只是杜慈留下的这张地图的时间而已,这座古老的城池在当初杜慈来到之前就已经存在,无法追述到底存在了多久岁月。

    地球在茫茫宇宙存在了数十亿年,无尽的岁月中谁也不知道埋葬了多少远古文明。

    之前那些武装人员和虫子战斗,死去了四五十个,白杨带着剩下的人走向古老城池的大门。

    越是靠近,就越能感受到那种扑面而来的历史沧桑。

    古老的城墙上布满了岁月留下的痕迹,每一道痕迹都仿佛在述说历史上这里发生的故事。

    城门已经没有了门板,当来到城门下的时候,白杨能够感觉到,那种被窥视的感觉越发的强烈了,甚至还有危险正在靠近。

    “这个地方念力受到干扰,要不然就能提前知道危险来自于何处了”

    白杨心中暗骂,悄然给自己拍了一张坚甲符,皮肤隐隐约约有土黄色光泽闪现,这种一品符箓能给人加持一种防护力量,白杨实验过,能抵挡普通手枪子弹的攻击。

    当然,被子弹攻击还是会感觉到疼痛的。

    两百多人穿过城墙,出现在白杨他们面前的是一片残垣断壁,从视线中那些倒塌的建筑可以看出,曾经这里是一座繁华到极致的城池,可是却葬送在了历史长河中。

    两百多人来到这里,而且是艳阳高照的时候,彼此之间不但没有感觉到安全,反而心情更加沉重了起来。

    这里寂静无声,没有任何虫鸣鸟叫,甚至连风都没有,压抑而阴森。

    “没有任何生物的活动痕迹,那么,那种被窥视的感觉来自哪里?”走在人群中,白杨目光四下巡视,可没有半点对自己有利的发现。

    传说中这个地方拥有无尽的财富,可白杨半根毛都没有看到,入眼只是一片残垣断壁。

    抬头,他看向城池中心,觉得这座城池不管有任何神秘之处,答案应该都能在那里找到,因为在这种古老的城池中,唯有那片最为宏伟壮观的建筑还保持相对的完整!

    那座宏伟的宫殿,完全是有石质材料建成,一根根近三十米高需要至少三人合抱的石柱伫立,白杨无法想象在无尽的岁月之前,如此宏伟的建筑是如何修建起来的。

    随着众人越发深入,周围静悄悄,内心无比压抑,暗中好似有洪荒猛兽在盯着他们一样。

    噗……

    一声闷响传来。

    “什么人!”原本就胆战心惊的鲍威当即大吼。

    砰!

    有人倒下了,是他们这一行其中的一个。

    倒下的人,双手捂着脖子,瞪大眼睛无比不甘,仿佛在述说对生命的眷念。

    导致他死亡的,是一支贯穿他脖子的弩箭!

    白杨过去查看,发现杀死他的弩箭长一尺,小指头粗细,扁平的箭头不是金铁,而是一种动物的牙齿打磨而来,白杨瞬间就想到了护城河中死去的那些蠕虫!

    这种弩箭的箭头,是蠕虫的牙齿打磨而来。

    “难道说,那护城河中的蠕虫是人为饲养的?”白杨皱眉,这就邪门了,这里明明没有任何人为活动的痕迹。

    然而最为关键的一点,这支莫名杀死一个人的弩箭来着何处?

    站起来,白杨根据死去的人站的位置,以及弩箭的朝向四下巡视,看到一栋倒塌的石质建筑,在人群的簇拥下快速走了过去。

    仔细查看这个倒塌建筑的周围,最后白杨在一个角落发现了一点微不足道的痕迹,在不久之前,这个地方之前有人!

    “有趣了,不管你是人是鬼,我都要把你揪出来研究一下”白杨眯眼看向城池中心那宏伟的宫殿自语。

    接着,他再度带人向前,前往那座宫殿。

    可暗中的存在仿佛不想让他们靠近一样,一行人刚走出去没有多远,又出变故了。

    噗嗤一声,不知道哪儿飞出了三支弩箭,杀死了三个武装人员。

    一击毙命!

    杀死这三个人的,是和杀死第一个差不多的那种弩箭。

    “那个方向,火箭筒,给我轰!”白杨一指数十米外一栋残破的建筑说道。

    咻咻咻……

    三枚火箭弹冲过去,轰轰轰的爆炸声中,烟尘四起,碎片崩飞,然而什么都没有,哪怕是之前那个地方有人,也在第一时间离开了!

    藏头露尾!

    白杨冷哼,带人继续前进。

    可接下来,死亡的情况依旧在发生,不时有弩箭飞出,杀死一个个欲要前往那座宫殿的人。

    尤其是到最后,落在最后的人,居然被一种利器给割断了脖子!

    明显是近身将其杀死的,但是,没有人看到是什么存在动的手。

    “杜慈留下的传说中,他们从这里带走了财宝,遭遇到了魔鬼的追杀,难道这座城池中真的有魔鬼?无声无息杀人,这种手段只有魔鬼拥有”

    鲍威胆战心惊的嘀咕道。

    若不是被白杨控制,他这个养尊处优的大老板根本就不会亲自前来,哪怕花再多的钱,他都会雇人前来查探这个地方。

    屁的个魔鬼,白杨连神道修士的阴神都见过,就是没见过魔鬼,所以他是不信的。

    不过,变相的来说,神道修士的阴神和鬼魂貌似差不多……

    “那是什么!”突然,鲍威的儿子恩凯指着前方惊叫道。

    在他们前方,有一个不大的广场,此时,在那个广场上出现了十多具尸体,人皮被剥下,摆成了一个抽象的太阳图案。

    白杨皱眉走过去看了一眼,发现这些尸体是新鲜的!

    转身看了一眼,距离他们最近,之前死去的一个人的尸体不见了,摆成眼前太阳图案的尸体,正是之前死去的那些人!

    好快的速度,好快的动作,他们是怎么办到的?

    白杨越来越感兴趣了。

    “全速前进,目标,那座宫殿”白杨一指前方说。

    所有人被他控制,无法反抗,只能前进。

    奔跑起来,两百多人越过地上的太阳图案快速前进,途中,依旧有人在相继死亡。

    半个小时后,当白杨和剩下的人来到那座宫殿下方的广场时,来到这片神秘区域的三百来号人最后只剩下了一百二十来个了!

    其余全部在途中无声无息被杀掉!

    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或许是暗中的人没有把握杀死白杨,居然没有人向他动手。

    他们速度已经够快,可是,在来到宫殿前方的广场时,这里居然无声无息的再度摆上了几个太阳图案,由尸体摆放的太阳图案!

    没有人皮的尸体,鲜血淋漓,看得人头皮发麻。

    站在广场上,白杨能够明显感觉到四面八方那种被窥视的感觉。

    深吸口气,他用英语大声说道:“出来吧,不管你们是什么人在装神弄鬼,若是再不出来,我将这座宫殿给炸了!”

    说完,白杨吩咐鲍威等人,将所有的火箭筒都对准前方那座宫殿。

    莫名的,这个地方的气氛一下子就压抑了下来。

    然后,在白杨惊讶的目光中,他们前方,通往那座宫殿的台阶上出现了一个人。

    一个浑身笼罩在黑袍中的人。

    他真的是凭空出现,就那么突如其来的出现在了白杨的视线中。

    “数千年前的人?”白杨惊讶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