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大的蠕虫尸体摆在众人眼前,所有人被惊住,没有人见过听过这么庞大的虫子!

    “这是什么鬼东西?有人见过听过吗?”鲍威目视周围沉声问。

    没有人回答,天知道这是什么鬼东西。

    虫子表皮灰黄,和沙漠中沙子的颜色差不多,体表布满粘液,看上去无比恶心,从它被打烂的部位流出的,也不是鲜红的血液,而是一种类似稀粑粑一样的液体,看上去让人作呕。

    烈日的暴晒下,虫子的身躯表面在快速干枯,随着干枯的部位越来越多,虫子的身躯居然从干枯的位置变成砂砾一样的粉尘!

    “这……”

    众人再次被惊住,这一幕很像是虫子的尸体经历了无尽岁月在风化一样,只是那速度太快了,看到这一幕,所有人心头莫名诡异,浑身发寒。

    怎么会有这种鬼东西?

    十分钟时间,那条长达十米的虫子尸体变成飞灰消失不见,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人类不知道的东西太多太多。

    “那里面到底有什么?”白杨眯眼看向前方‘空无一物’的大漠心头自语,产生了一种要去探索一下的兴趣。

    他是个行动派,产生了兴趣就闲不住了。

    从被带到这里来,他一直都只是抱着无所谓的心态,觉得那些人大张旗鼓的来到这里不会有任何结果,可现在见识了这神奇诡异的一幕,他觉得若是不揭开前方那神秘之处的面纱自己很长时间会睡不着的。

    于是干了!

    “老白你干嘛,快蹲下!”

    看到白杨下意识看向前方站起来,宋一道连忙拉他提醒,生怕被周围的武装人员给突突了。

    白杨笑了笑,无所谓的蹲下,心中快速思索。

    那个地方诡异,能影响到自己的念力,无比危险,若要进去的话,肯定不能带宋一道他们进去的,白杨也不敢保证他们的安全。

    “我也不能确定里面有什么,得借助鲍威他们这帮人,或许在里面他们能帮上忙,宋一道他们就让他们在外面好了……”

    心念闪烁,白杨心中很快就有了完整的计划。

    看了看边上的宋一道他们,念力一扫,将他们全部弄晕过去。

    站起来,白杨翻手间手中出现出现十多张护体金光符,给宋一道他们每个人身上贴了一张,完了还不放心,坚甲符也给他们来了一张。

    “连高射机枪都要一会儿才能打破的护体金光符,应该足以保证他们的安全了”

    心中这样想的同时,白杨看向了周围的那些武装人员。

    那些人身躯一颤,面无表情的走过来,小心翼翼的将宋一道他们搬到了帐篷里面。

    心头再一琢么,白杨觉得就这样让他们在帐篷里面睡觉搞不好一个个都得被热死,正好剩下的冰冻符派上用场了。

    忙完这些,白杨看向周围剩余的那些被抓来的普通人开口道:“你们忘掉这段经历吧,开上周围的车辆,往东方前进,五百多公里外就能离开沙漠,他们储备的汽油应该足够你们离开沙漠了”

    虽然白杨无数次和宋一道说迷路了不知道在什么位置,但以他的头脑在沙漠中怎么可能迷路,不过只是为了营造和宋一道刺激的气氛而已。

    那些人站起来,对白杨点点头,然后走向不远处停着的车辆驱车离去,离开沙漠后,他们会忘掉这次可怕的经历……

    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周围的所有人都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事实是他们已经全都被白杨控制。

    仰头看天,烈日如熔炉悬挂苍穹。

    无敌也是一种寂寞,白杨心头叹息,为毛地球上就没有个超人之类的敌人?这他娘的套路不对,不应该是自己厉害一点就马上跳出来一堆更厉害的家伙吗?

    一切安顿好,白鲍威这帮人抓来的无辜之人,除了之前已经死去的和宋一道他们十多个华夏人之外,其他的全部都已经离去,在这里剩下的全部都是鲍威他们一帮武装人员。

    迈步来到最前方,站在鲍威身边,白杨一指前方说:“所有人,带上能带上的武器跟我走,前往那片神秘的区域!”

    “好的”鲍威点头回答。

    他们全部被白杨控制,无法反抗,之前鲍威还是这里的主导,可现在他的生死只在白杨的一念之间。

    近三百武装人员,在白杨的带领下一步一步走向前方,避开流沙之地,来到了苦修者森消失的地方边上。

    营地中一下子人去楼空,只余宋一道他们十多个人呼呼大睡,一个个身上有金光绽放,那是护体金光符被白杨激活后的状态!

    站在苦修者森消失地点的边缘,白杨眉头深皱。

    在他前方,好像有一道无形的屏障能够阻挡他的念力,直白点说,他的念力在这里失去了作用!

    “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有什么鬼东西”心头发狠,血纹剑出现在他手中,一指前方吩咐道:“鲍威,带五十个人走前面”

    “好的”鲍威本能回答,带着五十个武装人员陆续前进,诡异的凭空消失。

    他们前方,肉眼可见,明明只是一片空无一物的无边大漠。

    待到鲍威带着五十个人消失差不多三分钟后,白杨深吸口气,手握血纹剑带着剩下的二百五十个左右的武装人员向前。

    一步踏出,白杨只觉好像穿透了一层水膜,又好像是从冷库中一下子出现在了炙热的高温下。

    总之,一步之遥就是两个不同的世界,眼前的画面一闪,完全变了一副模样。

    “嘶……”

    看到眼前的画面,白杨也忍不住惊讶,深吸了一口气。

    烈日依旧悬挂在苍穹上,身后依旧是那副黄沙大漠的画面,并没有所谓的屏障。

    可眼前,原本是荒芜大漠的画面,却出现了一座庞大而宏伟的古老城池!

    这座城池周围有差不多二十米高的石质城墙,左右延伸出去恐怕得五公里,透过城墙,依稀能看到城中高大的石质建筑,越往中心之处建筑就越发高大。

    甚至透过城墙,视线向前,数千米外,应该是城中心的位置,伫立着一座高大的宏伟石质宫殿!无比瞩目。

    这座宏伟的城池,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岁月,城墙已经变得斑驳不堪,很多地方都已经倒塌崩坏,风化得严重。

    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建筑都已经崩塌,几乎是一片废墟!

    面对这座城池,古老苍凉神秘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个地方有古怪,充斥着一种未知的能量波动,严重的影响了我的念力,甚至念力都无法延伸出体外,也就是说,在这里,我失去了飞行的优势,失去了提前知道危险的优势,失去了查看隐藏?;挠攀?!”

    看到前方城池的第一时间,白杨就想用念力先查看一下,可是却发现,念力无法透体而出,就好像一个人落入水中,被水流包围,失去了那种‘自由’。

    这一切,不过只是白杨踏足这里一瞬间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而已。

    此时,他们站在距离城墙三百多米远的地方,在他们左前方的城墙上有一个十米高的城门,从那里可以进入城池。

    哒哒哒……轰轰轰……

    前方传来了剧烈的枪炮声,却是先一步进来的鲍威等五十人正在开火。

    在前方那座城池外,有一条宽三十来米的护城河,此时,从那条护城河中,一条又一条庞大的虫子蠕动爬出,源源不断向着鲍威等人冲来欲要将他们吞噬。

    阳光下,一条条布满粘液的虫子蠕动,恶心无比,争先恐后,嘴里发出嘶嘶的尖利叫声,口器张开,狰狞人牙齿让人胆寒。

    很明显,这些虫子在地上没有了在沙子中的灵活性,可是,它们没有明显的头部,找不到弱点,枪械很难杀死,除非是火箭弹正中这些虫子的口器部位。

    “原来那些虫子的源头在这里”看到那条护城河,白杨目光闪烁。

    伸手一指前方吩咐道:“所有人上前,帮忙击杀那些虫子!”

    身后两百五十个武装人员立即上前,和鲍威等人一起,与从护城河中出来的虫子展开激烈的战斗。

    那些虫子没有在沙子中的灵活性,加之皮肉并不是那么坚韧,子弹也能杀死。

    可是,杀死这样一条虫子,因为没有致命弱点的缘故,往往需要将它们的脑袋打烂才行,如果是火箭筒的话一发就能解决一条。

    “虫子虽然多,但速度不快,不足为虑,反倒是之前进来的苦修者森去了什么地方……嗯?”

    看着前方战斗的画面,白杨心头思索,突然目光一凝,有一种被盯上的感觉,但目光巡视,并未发现那种被盯上的感觉来自何处。

    念力失去作用就是麻烦!

    这个地方处处透露着诡异。

    “若是念力不受束缚的话,控制血纹剑轻易就能灭杀这些虫子,但现在却有点麻烦……”

    白杨皱眉,前方和虫子战斗的武装人员已经出现伤亡了,一旦被虫子近身,一口就被吞掉!

    目光一闪,白杨有办法了!

    因为念力无法延伸出体外,他只能手动接下手腕上的锁链,握住一端,躯体接触下,他的念力进入锁链中。

    于是,发丝大小的锁链伸长,穿入地下,无声无息在地下穿行延伸,进入护城河中,沿着护城河延伸到最大距离。

    然后,轰!

    锁链之上火焰升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