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余晖下,空旷的大漠一直延伸到天边的尽头,偶有微风吹过,卷起沙尘打着旋飞向远方。

    不知为何,当夕阳最后一丝余晖消失后,聚集在这里的人们,心头莫名其妙的产生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仿佛暗中被什么东西盯上,心头不安。

    赖二水站在荒漠上,目视前方空旷的地带,浑身下意识一抖。

    他这辈子倒斗无数,见过千年古尸,遇到过无数机关,也遭遇过墓葬中的毒气,可曾经经历的一切都没有在这一刻这么让他感到不安。

    “恐怕这次要载在这里”他心头自语。

    可来都来了,没得选择,离开不现实,不说请自己来的老板不会放自己离开,哪怕是自己离开了,茫茫大漠自己怎么可能走得出去?

    “嗨,‘米斯特’赖,东方的神奇巫师,请问有什么让我惊喜的发现吗?”发福的中年人带着青年白人在几十个武装人员的?;は吕吹嚼刀肀呶⑿ξ?。

    深吸口气,赖二水看着这个大老板沉声道:“鲍威先生,我感觉到了强烈的不安,如果可以的话,我劝大家放弃吧,立即离开这里是最好的选择”

    这个跟向下老农差不多的赖二水居然说的是英语,而且字正腔圆……

    “你一定是在说笑对吗?”鲍威眼睛一眯笑道。

    “不,我没有说笑,请您相信我的直觉”赖二水凝重道。

    边上的年轻白人插嘴问:“能说说你的理由吗?”

    “恩凯先生,我没有理由,完全是多年的从业经历让我产生了这样的直觉”赖二水摇摇头说,尽管他知道说服不了他们,可还是想努力一下。

    “哈哈,赖先生一定是在说笑,可我一点都不觉得好笑,这次你的直觉恐怕是错的,嗯,营地已经扎好了,去休息吧,明天一早,我们正式揭开前方的面纱,那一定是激动人心的时刻,我想你不会错过的”鲍威笑道。

    边上有几个武装人员很识趣的上来,带着赖二水去休息去了。

    看了看赖二水的背影,鲍威转身,看着不远处停止前进不断冲着空旷大漠叩头的苦修者,想了想并未去打扰他,只是让人时时刻刻将其监视好。

    天色暗淡下来,营地扎好,并未立即展开行动,而是分发食物后大家休息一晚。

    白杨心头有些不安,总感觉暗中有危险蛰伏,可念力横扫,根本没法发现危险来自什么地方,一晚上都没睡好。

    啊……

    清晨,一声尖叫响彻营地上空,惊醒了所有人。

    武装人员持枪震慑躁动的人们,有人快速去查看情况。

    “发生什么事情了?”帐篷里,顶着黑眼圈的宋一道沉声问,他也没睡好。

    白杨摇头,念力延伸出去,当看到具体情况后倒吸一口冷气。

    在他们这个营地边缘,靠近他慧眼看到被诡异雾气笼罩的荒漠之处,十三具尸体被摆放成了一个古怪的图案。

    那图案根本就是一个抽象的太阳,三具尸体被绕成一个远,其他尸体在圆的边上成放射状,代表光芒!

    那十三个人是昨天一同来到这里的人之一,死状凄惨,全部被剥下了人皮,摆放在沙漠上,邪门阴森。

    营地一晚上都有武装人员值守,甚至周围还有猎犬守护,以及红外线感应器等高科技设备。

    可是,没有人知道那十三个人是怎么死的,没有人知道他们是怎么被摆放到那个位置的。

    一切都透露着诡异!

    “米斯特赖,你能给我一个解释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十三具尸体边上,鲍威脸色难看的问赖二水,老实说,他也被惊到了,莫名其妙的死了十三个人,而且如此凄惨,这让他感到很不安。

    “我不知道,周围没有任何痕迹,他们好像凭空出现在这里,如果硬要说他们是怎么死的,我想只有魔鬼才能无声无息的将他们杀死丢在这里”赖二水浑身颤抖道。

    “哼,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自然也不相信这个世界上魔鬼,他们的死,我宁愿相信是人为的,别让我知道是谁,要不然我会将他们全家吊死!”恩凯咬牙道。

    “米斯特赖,请准备一下,我们接下来探索那片区域”鲍威丢下这样一句话,没看死去的人,转身走向了不远处跪拜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苦修者。

    “森先生,据我的属下说,你昨晚一直在这里,请问你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吗?”鲍威问额头触地一动不动的苦修者。

    他所在的地方距离死去的十三个人不足三十米。

    “我不知道,昨晚我没有看到任何其他人来到这里,也没有听到任何脚步声,那些尸体好像凭空出现在这里,如果硬要说他们是怎么死的,我想,应该是神不想被打扰,施展神迹给我们的忠告”苦修者森头也不抬的说道。

    目光一闪,也不知道鲍威有没有相信森的话,笑道:“等下我们将要去探索那边,你会去吗?”

    “当然”森回答。

    太阳从地平线上逐渐升起,营地中有人派发食物,十三个莫名其妙死亡的人消息已经传开,所有人不安,恐惧的心情笼罩在心头。

    最终那十三具尸体被浇上汽油烧掉了。

    白杨没有贸然出手做什么,前面那片荒漠很邪门,肉眼看只是一片荒漠,但开启慧眼那边却被无边无际的诡异雾气笼罩,他的念力没法穿透,觉得还是让那些作死的人先探索一下的好。

    他念力观察十三具尸体,在周围仔细搜索,细致入微,别人或许没有发现什么,可他却明显看出,那死去的十三个人是人为杀死的,具体怎么杀死剥皮的他就不知道了,一些微不可查的痕迹延伸到了那片黑雾中。

    有未知的存在,从那片诡异的区域出来,无声无息的杀了人,剥了皮摆在了那里!

    是人还是鬼?

    白杨心头有些茫然,这茫茫大漠了无生机,那片区域有活着的未知生物,开玩笑呢,怎么活得下来?

    “那个传说中,杜慈他们进入宝藏之城,带出财宝后,一个接一个莫名其妙的死亡,说是有魔鬼追杀他们,难道就是杀死那十三个人的存在?可是相隔几千年,这可能吗?沧海桑田,如此恶劣的环境,有生物能活数千年?”

    心中自语,这个地方处处透露着邪门,白杨看不穿猜不透,一切的答案,都需要进入那片区域!

    那边,鲍威等人已经开始行动了起来。

    赖二水在无奈之下,用尽一生所学,不知道他以何种判断为依据,用石灰划出了一条安全线,一旦越过那条线,很可能遭遇恐怖的事情。

    白杨看得真切,那条线距离慧眼看到的黑雾笼罩区域边缘差不多五十米。

    “让几个人过去探路!”恩凯站在那条线的边缘指着前方说。

    在他们前方是空旷的大漠,他们看不到白杨眼中的景象,却能本能的感受到那个区域让人不安。

    “魔鬼大三角,海底十万米,埃及金字塔……地球上有太多未知而神秘的东西了,现在,还要加上这样一个地方”白杨心头自语。

    在恩凯下令后,有十多个武装人员粗暴的在人群中拖出了十多个人,引发一片尖叫。

    所有被抓来的人都被一圈武装人员用枪械包围,不敢反抗。

    炮灰,在这个时候派上用??!

    白杨只是看着,没有多事,被拖出去的十多个人要么是白人要么是黑人,并不是同胞,他不关心他们的死活。

    “他们要干嘛?”宋一道不安的问。

    白杨摇摇头说:“看着就是了”

    那十多个人被带到安全线边上,鲍威伸手一指前方,示意他们过去。

    “不,我们不去,求求你,放过我们吧”

    “我给钱,我把全部家当给你,只求放过我……”

    十多个人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让他们去前面,但那么多人都不过去,本能的感到害怕,死也不去,大声哭诉祈求。

    “我的耐心有限,不上的杀!”鲍威沉声道。

    哒哒哒……

    他的话音落下,有武装人员朝天鸣枪示警。

    然而那十多个人还是不肯向前,鲍威皱眉指了指其中两个。

    啪啪,噗噗……

    两颗子弹,被指的那两人倒地身亡。

    这一变故再度引发一片尖叫,尤其是白杨他们周围,大家都是普通人,哪里遭遇过这样的阵仗,直接有几个吓尿了。

    “那里,倒地有什么”白杨看着前方空旷的沙漠自语。

    念力延伸,无法进入哪怕漆黑的区域,那里未知而神秘。

    安全线之处,两个人被打死,其他人尽管不安恐惧,但没有办法,在死亡的威胁下,只能胆战心惊的向前。

    所有人注视着向前的十多个人,鲍威嫌弃他们走得慢,让人开枪威胁。

    “别开枪,我们过去就是……”

    十多个人惊叫,加快脚步向前。

    气氛很紧张,晨曦的光芒下几百双眼睛看着。

    越过安全线,一米两米……

    十多米后,变故突然出现。

    走在最前面的一个人,他脚下平静的沙地突然鼓起一个鼓包,鼓包顷刻爆开,砂砾四溅。

    然后,在那个人一声惊叫中,他的身影随着落下的砂砾消失不见了!

    看到这一幕的白杨瞬间瞪大眼睛,别人没看到原因,但他却看到了,那个人的消失,是因为地下冲出了一条庞大的虫子,一口将他吞掉再度深入地下了。

    速度太快,除了他之外没有人看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