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白杨暗中观察整个绿洲营地的时候,不知道因何原因,整个营地一下子变得喧闹起来,一些古怪的语言叽哩哇啦的响起,除了白杨他们这种被抓来的人之外,全都神色激动无比。

    在营地中一个布置舒适的帐篷里,白杨他们刚来这里见过一面的那个白人青年,原本他正躺在躺椅上接受两个比基尼女郎的按摩,边上的卫星电话响起,他随意接了,听到对面传来的声音,顿时表情一喜。

    “哈哈,找到了,真的找到了,传说是真的,那个传说真的存在!”

    “数千年前留下了的传说,满是财富的城池,居然是真的!无尽的财富,无尽的财富!”

    “还有,神灵,传说中的神灵,或许可以得到永生!”

    他挂断电话,激动得语无伦次,嘴里用一种常人听不懂的语言激动得大吼。

    然后,他想到了什么,反身两巴掌在两个比基尼女郎的屁股上拍了几下,两个女人识趣的离开,他深吸口气,用卫星电话拨打了一个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他压抑激动说道:“父亲,经过我们几个月拉网式的搜索,付出了上千人的代价,疑似找到了那个地方,只待最后确认!”

    “好,我们这就收拾,等你过来……”

    说完,青年挂断电话,冲出帐篷用英语大吼道:“快,全部给我行动起来,打扫营地,带上所以的东西出发,该死,别问我去哪儿,你们知道的!”

    营地中短暂的寂静后,响起了震天的咆哮和欢呼,所有人忙碌起来……

    “怎么回事!”

    白杨他们所在的帐篷中,十多个人听到外面的动静一下子变得不安起来。

    “马蛋,语言语言语言,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语言不通连特么说的什么都不知道,那家伙打了个电话整个营地沸腾起来,可他喵的到底说了啥!”

    白杨无语,虽然念力看到听到了那个白人打电话的场景,奈何听不懂语言,这就没法搞了。

    “你们,快点出来,帮忙收拾帐篷,等下就出发!”就在此时,两个持枪的壮汉掀开帘子进来用英语大吼了一句。

    在场的大部分都会这门语言,听懂了,在枪械的威胁下只能胆战心惊的起身。

    “完了,接下来我们恐怕要死”王华绝望,和大家一起收拾帐篷,面对周围虎视眈眈的武装人员,根本就没有逃生的希望。

    “还算镇定,如果这次能够不死的话,回国后找我”宋一道拍了拍王华的肩膀说。

    白杨知道,宋一道接下来回去后是要走马上任的,这是在给自己培养班底了。

    两个多小时的忙碌,营地收拾干净,所有东西都放在了绿洲另一边的几十辆大大小小的车上。

    就在此时,两架小型直升机飞来,有一些人乘机率先离开,白杨在其中看到了那个白人青年,苦修者,摸金校尉等一些主要人员。

    “快走快走,上车!”

    有持枪人员过来催促,白杨等人被赶鸭子一样赶上了一辆卡车,类似于拉土石方的大卡车,人挨人一车能装下几十上百个那种。

    与此同时,白杨也看到了其他被抓来的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黑的白的黄的得有接近两百人,加上两三百个武装人员以及一干物资,组成一条浩浩荡荡的车队出发,往沙漠未知的地方驶去。

    沙漠中几乎没路,速度肯定是提不起来的,很多时候车轮陷入沙子还得人力去推,走走停停,烈日暴晒下,很多原本只是出来旅游的人出现了各种症状,可是在枪械的威胁下一个个都只能忍着。

    “娘的,老子的游泳啊”宋一道看着远去的绿洲无语道。

    “呜呜呜……”同车的那个叫晓菲的女孩直接浑身颤抖的哭泣了起来,她才高三,几个月后要参加高考……

    在夕阳西下的时候,车队停了下来,目的地到了,武装人员驱赶白杨等人下车,就地扎营。

    白杨打量了周围一下,这里依旧是一片荒漠,唯一不同的是,在远处有一块十多米高的大石头,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年,那块石头已经风化得差不多了,但在漫天黄沙中依旧显得无比醒目。

    他们显然不是第一个到达这里的,在一两百米外已经有了一个小型营地,且周围有人各种在忙碌。

    白杨看到,那几个地质学家以那块石头为基点,在四周干探着什么,各种仪器上阵,甚至还用机械挖掘十多米深的地下砂石出来研究。

    考古学家也没有闲着,仔细寻找任何有可能有帮助的物品,哪怕一块稍微大点的石头都不放过。

    最有趣的是那个摸金校尉,拿着个罗盘到处跑,不时嘀嘀咕咕比比划划。

    至于那个苦修者,则是嘴里诵念着古老神秘的经文,在周围四处乱转。

    总之,这个地方气氛古怪,神神秘秘让人心头发毛。

    一边装模作样的和他们扎营,白杨大部分注意力的用在了念力观察那些人的奇怪举动。

    最让白杨注意的是那个白人青年之处,他周围除了一二十个全副武装的人员守护之外,身边没有比基尼女郎,而是站在一个看上去年近五十的发福白人身边。

    那个发福白人一脸富态,很有威严。

    此时,那个发福白人神色激动的打量着周围,尤其是那块大石头,激动得浑身都在颤抖,在他手中,拿着一块张开后几乎一米见方的兽皮,上面简单的线条勾勒出一幅地图。

    “父亲,是这个地方没错,一百多公里外的绿洲,以及那块虽然风化了却依旧存在的岩石,是这里没错了,那个地方就在周围!”白人青年看了看兽皮地图,又看向那块石头激动道。

    “嗯,十多年前得到这张地图,经过十多年的准备,付出了无数财力物力,总算是要有结果了……去问问他们有没有什么发现”发福中年人收起兽皮点头道。

    有人立即去询问,很快地质学家和考古学家都相继给出了说法。

    地质学家说,这个地方的环境相对稳定,无数年来居然没有太大的变化,尤其是通过那块石头的风化程度来判断,至少存在了五千年历史,鬼知道他们是怎么得出结论的。

    接着,考古学家说,通过零星的一些痕迹,在几千年前,这个地方真的有人为活动的痕迹,而且规模不??!

    “他们呢?”发福白人指着远处的摸金校尉和苦修者皱眉问。

    赖二水,国内某个小圈子内人称赖二爷,住上数八辈都是以倒斗为生,一手寻找古墓盗取文物的本事出类拔萃,甚至在国际上小圈子内都很有名。

    这次,一个外国大老板找到他,请他去勘察一个奇特的地方,许诺若是找到,给他千万美金的酬劳。

    那么多钱,赖二水毫不犹豫的来了。

    此时,他手中端着一个古朴的罗盘走走停停,不时抬头看一眼周围的地形,调整方位,嘴里嘀嘀咕咕着一些神秘的专业术语。

    走着走着,当他距离那块风化岩石三百米,自己,岩石和天边夕阳成为一条直线的时候,目光一凝,手中罗盘的指针开始疯狂旋转起来。

    “那个方向!”看了看罗盘,赖二水赫然抬头,看向前方空旷的大漠。

    神色激动带着震惊,他上前几步,罗盘指针转得更凶了。

    “残阳光照,血气冲霄,地藏亡灵,绝杀之地!”

    嘴里莫名其妙的说出这段话,赖二水浑身一抖,几乎有转身就跑的冲动。

    前面去不得!虽然看上去什么都没有。

    ‘“!@#¥%……&*’”

    就在此时,赖二水不远处传来了古老而神秘的诵经声,抬头看去,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苦修者出现在他不远处,冲着前方不停跪拜,甚至还一脸激动的走向前方,三步一拜九步一叩首!

    远处,人群中,白杨赫然抬头,看向那个方向,目光凝重。

    “好古怪的波动,宛如一种无形的风暴,扰乱我的念力,居然无法渗透进去,那是什么地方?是科学说法中的磁场混乱之地?”

    嘴里喃喃自语,白杨双目中仿若有光芒闪现,慧眼开启看了过去,差点惊呼出来。

    在那个方向,原本空旷的大漠,此时在他眼中被无边无际的灰黑雾气交织笼罩,宛如一片天幕笼罩大地,给他一种心惊胆战的感觉。

    “草了,那个地方肉眼看原本什么都没有啊,居然出现了如此可怕的景象,是天然阵法还是自然形成的能量风暴?”

    心中震撼,不知道为什么,白杨脑海中一下子蹦出了那个卖饼子的老板所说的那个传说。

    那边,富态中年人指着赖二水和那个苦修者微笑道:“看看,他们已经有所发现了,古老而神秘的东方人,手段果然不容小看,还有那个苦修者,也值得尊敬!”

    他身边的白人青年笑着点点头,冲边上的武装人员递了个眼神。

    哒哒哒……

    噗噗噗……

    枪械喷射子弹,那帮地质学家和考古学家顷刻倒在了血泊中。

    废物而已,留着干嘛?他们可不是来考古研究地质的!

    “神城啊,蕴含无尽宝藏的神城,甚至有可能见到神灵的神城,就在前方”富态中年人一指前方空无一物的大漠激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