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什么意思”听到王华的话,宋一道面色凝重的问,虽然他作为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却也知道炮灰这个词语往往意味着死亡!

    白杨在边上不动声色,觉得这帮莫名其妙出现在沙漠中的人,肯定有什么了不得的目的,既然遇到了,这会儿赶他走他都不走了。

    “我们会死的,真的会死的,我不要,我要回家……”

    就在这个时候,帐篷中响起了一个近乎崩溃的声音,那是一个看上去十七八岁的女孩,一脸绝望的尖叫,哭泣着想往帐篷外冲。

    “晓菲妹妹别冲动,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们会没事的,有人会来救我们的,一定会将那些丧心病狂的家伙绳之以法……”

    众人手忙脚乱,好不容易才拉住了那个叫晓菲的女孩。

    虽然众人都在安慰她这个最小的妹妹,然而每一个人的眼神中都充斥着不安和恐惧。

    王华苦笑一声,看着白杨和宋一道说:“没错,我们会被当成炮灰,这帮不知道哪儿跑出来的人,好像是在寻找什么地方,而那个地方将危险无比,到时候我们会被作为炮灰去给他们探路,类似我们这样的人还有一百多个,都是这帮人分散出去从穿越撒哈拉沙漠路线上抓来的,我们不是第一批,在他们真正找到那个地方之前,我们也不会是最后一批”

    “这帮人到底在找什么地方?为什么要那么多人探路?他们自己那么多人不行吗?”宋一道凝重问。

    摇摇头,王华苦笑道:“那我就不知道了”

    “老白,我们估计真的摊上事了,刺激大了啊,估计要完蛋”宋一道看着白杨一脸纠结说。

    他是来沙漠找刺激散心的,可不是来找死的。

    “稳住,我们会没事的,先休息一下,看他们能搞什么鬼”白杨拍了拍宋一道的肩膀安慰道。

    一帮渣渣还能翻天还是咋地?

    接下来两人在帐篷中找了个角落坐下,和其他人闲聊,异国他乡,又是共患难的情况下,双方关系很快拉近。

    他们来自国内各个地方,都是喜欢玩的,在网上一个论坛相识,然后组队前来这边探索撒哈拉,然而却遇到了这档子事儿。

    能经常跑出来玩的都不差钱,有人是小二代,有人是金领级别的打工者,有人是创业成功的小老板,然而面对这样的情况一个个都没有了在自己圈子内的意气风发,忐忑不安充斥内心。

    他们到这边顾的导游和翻译都被带走了,鬼知道被安排到了什么地方。

    一边和这些人闲聊,白杨一边放出念力,想搞清楚这帮人到底有什么目的,一番观察下来,他并没有搞清楚这帮人到底想搞什么,天底下不可能有那么巧合的事情,他想知道正好对方就在闲聊把目的说给他听了。

    可是,白杨虽然没有能够了解到这帮人到底想搞什么,却有了意外的发现,这一发现让他轻咦一声眉头皱了起来。

    “老白不舒服吗?”宋一道问。

    “没有”白杨摇摇头,眼睛眯了起来。

    心头有些凝重,第一次,白杨在地球上念力施展**音的术法失败了。

    他的念力散发出去,在一个单独的帐篷中看到了一个人,一个很奇怪的人。

    因为对方是单独呆在一个帐篷中,外面还有几个武装人员严肃的看守,身份一看就不简单,所以白杨想将其控制看看能不能从对方的‘自言自语’中得到点什么。

    可是,这一次他却失败了!

    那是一个老人,一个皮肤皱得能夹死蚊子的老人,他身躯干瘦行将就木,仿佛一阵风就能吹上天。

    这个人不但老,而且身躯明显很多地方都变形了,那不是天生形成的畸形,反而像是后天活生生折磨出来的。

    在这个老人的褶皱皮肤上,几乎每一寸地方都被无数奇怪的刺青覆盖,那些刺青看上去神秘而古老,让人心生敬畏。

    他身穿麻布长袍,可那长袍之上污迹斑斑,好似万年没有洗过一样,很让人担心一碰就破了,不但他的衣服肮脏破旧,就连身上都污迹斑斑,简直跟一辈子没有洗过澡一样。

    原本安静盘坐在帐篷中的他,在白杨的念力临身的刹那,他好似若有所觉,猛然睁开眼睛!

    在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白杨的念力中感觉到,他仿佛化身恒古耸立在大地上的高山,任由风吹雨打佁然不动,任由沧海桑田恒古永存!

    白杨的念力奈何不了他,甚至都无法深入他的脑海,被挡在了他的体外!

    “好可怕的意志,居然能抵挡我的念力,地球上居然有这样的人!”白杨目光闪烁心中自语,觉得很不可思议。

    心念闪烁,他大概明白了什么。

    对方能挡住他的念力侵袭,并非自身拥有什么超自然力量,而是他本身的意志所致。

    “这是一个苦修者,终其一生为了心中的信仰艰苦修行,用世间无尽的痛苦折磨自己,从身体到心灵,一辈子坚持下来,心志坚如磐石堪比百炼精钢,我的念力无法影响到他也在情理之中!”

    白杨很快就想明白了这点。

    **音这个法术毕竟只是神道修士入门中的入门级别手段,在白杨强大的念力作用下,地球这边当然无往不利的横扫。

    然而总是会有那么几个例外,说白了**音类似于催眠而已,只是效果在他这里放大了很多倍,催眠师在面对意志强大的人催眠不成功是常事,所以白杨并没有太过意外。

    苦修者为了追求心中的信仰,用尽各种极端手段磨炼自己的心智,有人徒步行走一生不曾停下自己的脚步,有人举起一只手一生不曾放下,有人手段残忍杀死自己之外的所有亲人,包括妻子儿女,有人不断折磨自己……

    苦修者都是一帮疯子,所作所为是常人所不能理解的。

    了解到了对方的身份,那么他身上的那些古怪刺青也就不难理解了,那并非普通的纹身,而是某种文字所著的经文。

    “可惜啊,这样的心智和毅力,若是修炼异界神道的话,恐怕未来必定成为一方大能,但地球末法,再怎么磨炼也不会有成果的,最终只会把自己搞成常人无法理解的疯子”白杨心中叹息。

    这种修行并非没用,至少获得了强大的意志,只是,地球末法,没有相应的手段,无法将自身的意志化作实质性的力量……

    无法控制那个苦修者,白杨念力离开,在其他地方寻找。

    白杨念力临身的刹那,那个近乎疯子一样的苦修者猛然张开了眼睛,身形苍老的他眼神不再浑浊,反而好似有光芒绽放。

    下一刻,他无比激动的站起来,挚诚在地上跪拜,状若疯狂。

    “我三岁开始修行,历经八十一年,尝遍世间苦楚,经历人士沧桑,最终感动了上苍,得见真神!”

    “刚刚那一刹那,我感受到了伟大的气息,那必定是神的气息!”

    “是神看到了我的挚诚,最终注意到了我吗?”

    那苦行僧不停跪拜,嘴里诵念经文,内心波澜起伏。

    他感受到了伟大,宏达,旷古的力量和意志,几若神明,这让修行了一辈子的他怎能不激动?

    那老人内心如何激动白杨不知道,念力离开他所在的地方后继续在绿洲中巡视,很快有有了新的发现。

    在另外一个帐篷中,距离那个苦行僧不远,里面又出现了一个单独占据一个帐篷的人,居然是一个东方人,年龄看上去在六十左右,整个人看上去给人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

    在这个人的帐篷中,摆放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罗盘,香炉,黑驴踢……

    “大爷哟,这是八爷吧?传说中倒斗的职业,居然也跑这儿来了?”白杨瞪眼,他一眼就看出了这个六十岁左右的老人是传说中的摸金校尉。

    见到活的了!

    那不断整理自己一些奇怪东西的摸金校尉在白杨念力临身的刹那左右看了一眼,有点疑惑,摇摇头没发现什么,继续整理自己的东西。

    这边,白杨挠头,开始看的了一个苦行僧,又看到了一个传说中的摸金校尉,这帮人是想干嘛?

    然后,白杨念力继续巡视,又有了发现,在另外一个帐篷中,看到了三歪果仁,他们居然地质学家,各种设备齐上阵。

    接着,白杨还看到了考古学家……

    这些人,都在默默的准备着什么。

    这些情况说来话长,其实也就白杨念力一扫分分钟的事情而已,除了之前的那个苦行僧之外,没有人发现或者能抵挡他的念力。

    他试着控制了一个地质学家和考古学家,并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他们只是被各种手段邀请来,等到他们派上用场的时候才会知道自己要干什么。

    接着白杨念力控制了之前那个带他们到帐篷的白人大鼻子,他居然不是真正的老板,老板另有其人,而且不在绿洲之中。

    “应该是这帮人发现了什么,考古学家,地质学家,摸金校尉,苦行僧都出来了,啧,为毛有一种神鬼传奇和鬼吹灯的赶脚?”白杨一脸古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