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天时间一晃而过。

    茫茫大漠,除了沙子就是沙子,翻过一道沙丘前面还有N多沙丘,永远都没尽头,枯枝的环境,若不是白杨和宋一道俩人还有个伴,这样的环境真心能让人疯掉。

    “然而,我们他妈在哪儿啊”宋一道仰躺在沙丘上,一脸生无可恋。

    白杨装模作样的拿着个指南针比划,然后指着前边说:“那边是南边,嗯,我们应该是走横穿撒哈拉去埃及的路上,对了,埃及在哪个方向?”

    谁特么没事去记哪个国家在哪个方向啊,吃饱了撑的?

    五天时间的沙漠生活,俩人过得倒是挺滋润的,至少没饿着,也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好,除了那晚的狼群之外他们都没有遇到大点的生物。

    这让白杨有点遗憾,原本还想搞点野味呢,超越贝爷做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不是梦想,可特么看不到猎物玩蛋蛋。

    俩无聊的家伙都黑了,给太阳晒的,虽说肤色赶不上黑叔叔,但也真心纠结,要换女人的话乌漆墨黑的皮肤估计得哭死。

    “鬼知道埃及在什么方向,哎,老白你那儿还有水没?没有的话最多两天咋俩就得挺尸”宋一道倒干水袋中的最后一滴水,丢掉水袋问白杨。

    食物不缺,压缩饼干管饱,然而没水,在沙漠中没水几乎就代表着死亡!

    “管够”白杨随意丢给宋一道一个满的一升装水袋说。

    咕嘟嘟喝了个饱,宋一道看着白杨纠结道:“老白啊,我觉得吧,是这么个情况,你看,你每天都那么浪费水,用水洗脸洗头擦身体,然而我们出发的时候背的水数量是一样一样的,为毛你还能拿出来?而且感觉用不完的样子,能不能给我一个完美的解释?”

    “嗯,我的也不多了,你省着点用”白杨装模作样的说。

    “拉倒吧,这说法你都说八百遍了,我觉得把,你是不是偷偷在身上带了个移动泉眼?”宋一道压根不信。

    白杨心道虽说你差点就猜到真相了,但我还是不打算告诉你,踢了踢躺沙子上装死的他开口道:“起来走了,鬼知道还有多远,我跟你说啊,半个月一到,别管我们能不能走出沙漠,立马打卫星电话求援”

    “老白啊……”

    “搞毛?”

    “你说我是不是出现幻觉了,居然在前面看到了一片绿洲,你说可笑不可笑”宋一道表情纠结说。

    “幻觉你大爷,那就是绿洲,我估摸着距离我们恐怕有一二十公里!”白杨放下望远镜说道。

    “你哪儿来的望远镜?”宋一道仰头看他。

    时隔五天,这货学聪明了,白杨身上掏出什么东西他都不觉得惊奇。

    “在你和黑妹滚床单的时候我去买的”

    宋一道心中叹息,我特么就知道你会这么回答,翻身而起激动道:“走走走,有绿洲就证明有水,不得了,现在一想到水我就想洗澡,速度走起,我要畅游一番!”

    那还等什么,走起。

    白杨确定那不是幻觉也不是海市蜃楼,真心有一片绿洲在他们前方,虽然相隔很远,但白杨依稀看到那片绿洲中高大的仙人掌类植物。

    望山跑死马,一二十公里差点活生生将两人给累死。

    “哟呵,这片绿洲不小,方圆差不多两三平方公里了,老白,加把劲,咱很快就能游泳了”面对前方几百米外的绿洲,宋一道激动得差点冒烟。

    绿洲中仙人掌仙人球仙人树成林,在中心位置居然有一个数万平方米的小湖泊,漫天黄沙大漠,孤独前行了几天都是一样枯燥的景色,遇到这样的地方谁能不激动?

    “啧,他娘的,这是要搞事情的节奏啊”白杨看着前方的绿洲眨眼自语。

    “你嘀咕啥呢,速度走起”冲出去的宋一道催促道。

    白杨咧嘴,得,这他娘原本应该只是一次枯燥的作死行动,接下来估计好玩了。

    跟上宋一道的步伐,俩货风尘仆仆的冲向绿洲。

    不出白杨预料,在他们靠近绿洲还有十多米的时候,黄沙下面噗噗钻出来几个人,准确的说是七个,身上捂得严严实实,那打扮倒不是为了伪装,而是为了防止暴晒。

    “我擦,啥情况?”面对突然冒出的人,宋一道蒙圈。

    “@#¥%……&*”

    那边的七个人跑向白杨两人,嘴里大叫出一连串叽里咕噜他俩听不懂的话。

    “我特么招谁惹谁了我,这都什么几把情况,老白啊,等他们过来之后,咱想办法干死他们跑路”宋一道看着白杨说道,说话的声音不小,自己听不懂他们的话,他们估计也别想听懂自己的。

    在说话的时候,宋一道和白杨一幅鬼子来了的时候一样举起了双手。

    没办法,冲过来的七个哥们特么手中有枪!

    虽说白杨分分钟就能弄死那几个渣渣,但他更好奇这帮家伙是想要干嘛。

    白杨的念力可是清楚的看到,在这个不大的绿洲中或者说周围可不止这七个人,在绿洲里面,仙人掌林子挡着的地方,起码还有三百号人存在,都带着真家伙的,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里面帐篷遍布,还有车,甚至直升机都有!

    七个捂得严严实实的家伙拿着枪支来到白杨两人边上,嘴里叽哩哇啦的说着一些听不懂的话,粗暴的推推嚷嚷让白杨和宋一道往绿洲走。

    “别动手别动手,我们是好人,我们是华夏来的,听说过没?咱华夏和非洲是好哥们,你们不能这样对我们……”宋一道面对七支不同型号的枪械果断萎了,之前说要干仗的话扔到了爪哇国。

    然而语言不通压根就是对牛弹琴。

    对方居然没动手,只是让他们过去。

    走就走呗,白杨不怕。

    当他们顺着绿洲仙人掌林子中的小路来到里面的时候,一个身穿灰色短袖短裤带着牛仔帽和墨镜的大鼻子白人就迎了上来,边拍着手用英语笑道:“哇哦,看看,又有新朋友来了”

    “他说啥?”宋一道问白杨。

    好吧,别看这货条件优越,然而除了华夏语言就不会其他的。

    “他说欢迎我们,你信吗?”白杨耸耸肩对宋一道说。

    “完全可以相信,我擦,老白,快告诉他,给我来杯冰镇果汁,我都看到了,他们那儿有,我擦擦擦,还有比基尼妹子,跟他说,让他给我一个,多少钱随意提”宋一道双眼放光的看着前方说,就差流口水了。

    如果不是还被人用枪指着,估计这货都能自个跑过去。

    绿洲中的小湖边上,遮阳伞,沙滩椅摆放,小桌子上还有果汁,有比基尼妹子懒懒的躺着,也有妹子在湖水里游泳。

    对于宋一道来说,这样的画面无疑是天堂。

    “为什么带我们来这里?”白杨看着大鼻子白人好奇问,一点都不害怕。

    被人拿枪带到这里来,白杨可不会觉得对方会安什么好心,尤其是这个绿洲中还有数百个武装人员的前提下。

    “我就不多解释了,跟我来,会有人告诉你们的”大鼻子冲着白杨耸耸肩说道,转身带路向前。

    和宋一道对视一眼,两人跟上。

    不一会儿对方把白杨和宋一道带到了几个连着的军用帐篷边上,周围有几十号手持枪械的人守着。

    “进去吧”带路的白人指着其中一个帐篷对白杨他们说。

    “老白别冲动,我知道我们摊上事儿了,对方居然没有收走我们的行礼,等下我们就通过卫星电话联系外面求救……”

    宋一道不笨,之前想的果汁美女什么的都是自我安慰,这会儿给白杨打预防针,免得一冲动被人干掉。

    可是怕什么来什么,宋一道话还没有说完,两人身上的包裹就被人粗暴的抢走了。

    白杨无所谓,反正里面的东西都只是一些常见的户外用品而已,哪怕是枪械被人看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拿去就是,反正自己想要随时可以拿回来。

    “千万别冲动啊”宋一道看着白杨说。

    “我没冲动”白杨无语,然后进入帐篷。

    刚一进去,里面十多双眼睛就看过来了。

    在这个不大的帐篷中,有着十多个亚洲人面孔的黄种人,男女都有,年纪最大的看上去也不超过三十岁,最小的估计还只是十七八岁的学生。

    “你们也是被抓来的吗?”

    看到白杨和宋一道进来,其中一个身穿短袖的青年男子试探性的问。

    “晕咯,总算听到除了老白之外的‘家乡话’,哥几个,谁能说说这是什么情况吗?”宋一道看着对方的十多个人倍感亲切的问。

    “你们不知道?”那青年苦笑问,眼神中的恐惧无法掩饰。

    “我们在沙漠中迷路了,远远的看到这个绿洲就跑过来,哪儿知道就被人逮到了带来这里,什么都不知道”宋一道连忙解释。

    “我都不知道应该说你们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青年一脸纠结,然后说道:“你们好,我叫王华,是华夏济省人,酷爱户外运动,这次是想来见识一下撒哈拉沙漠,原本走的是指定的旅游路线,哪儿知半道被突然冒出的这帮人给绑架到这里来了,这里的其他人都是这次旅行团的团员,其中几个歪果仁导游之类的被带到其他地方去了”

    叫王华的青年噼里啪啦的说道,说完深吸口气看着白杨两人说:“准确的说,我们不是被绑架,而是运气不好被抓炮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