俩人顶着大太阳继续上路,在冰冻符的作用下,他俩除了觉得太阳比较晃眼之外其实旅途还是很惬意的,尤其在带上一副墨镜后,沙漠中的阳光其实也是很温柔的……

    脚下深一脚潜一脚,宋一道一脸纠结的问:“老白啊,你确定那玩意是空调?”

    “对,没错,你不是也感受到清凉了吗?”白杨十分肯定的点头,那语气,他自己都差点信了。

    “可是……”

    “闭嘴,再问捶死你信不信!”

    都问八百遍了,白杨差点就忍不住给他篡改记忆。

    “不是,我想说的是咱到哪儿了?”宋一道站在一个沙丘上说。

    表情一僵,白杨随即理直气壮的说:“我哪儿知道?”

    俩人从白杨搞出冰冻符的地方继续前进,因为不用忍受酷热的缘故,速度还是很快的,走了几个小时,至少前进了五十公里。

    然而这会儿他们周围除了沙丘就是沙丘,沙漠都一个样,连个参照物都没有,鬼知道在什么地方。

    “把地图拿出来研究一下,希望别偏离横穿沙漠的路线太远”宋一道说。

    白杨笑了,看着他一脸古怪的说:“我这儿没地图!”

    裤衩,宋一道只觉自己被雷击,指着白杨懵逼道:“你那儿没地图?”

    “对啊,你有?”

    “……”

    俩人啥都准备好了,唯独忘记了地图!

    虽说撒哈拉的地图没啥鸟用,但至少在指南针的作用下能辨别自己大概在什么方位,然而他俩都忘了这茬,找谁哭去?

    一个比一个坑……

    “那咋办?”宋一道傻眼。

    耸耸肩,白杨指了指天边说:“还能怎么办,太阳都快下山了,找个地方扎营呗,别看白天沙漠热得裤裆流水,一道晚上能冻掉你的**”

    “那边那个大沙丘就不错”宋一道认命,指着远处的一个沙丘说。

    看着不远,其实相隔他们至少还得三公里,走过去的话差不多就是太阳下山的时候了。

    好不容易到达目的地,一通忙活,营地扎好,宋一道躺在滚烫的沙子上,啃着压缩饼干喝着水,看着天边的落日余晖说:“我有点想念家里温软的大床了”

    “现在后悔还来得急,也就一天的路程”白杨在边上说,压缩饼干那么难吃谁吃那玩意啊,他吃的是真空包装的鸡腿……

    “半途而废可不是我的风格”宋一道死鸭子嘴硬。

    白杨丢掉鸡骨头看着他说:“话说你半个月后就要上班了,可以咱们这个速度,先别说成功不成功的问题,想要横穿沙漠至少得俩月,你时间确定来得急?”

    “走到哪儿算哪儿呗,到时候卫星电话叫直升机来接……你去哪儿?”宋一道倒是干脆,可话还没说完就看到白杨爬起来跑了,一脸愕然。

    白杨转身冲着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躺沙丘顶上装死。

    脑袋抽风了吧?

    宋一道无语,眼神偶尔看了一眼天上,明白了白杨的用意,无语道:“你是在找死吧?”

    几百米的高空,一只展翅两米开外的老鹰盘旋,显然当他俩是目标了。

    “别说话,等老鹰冲下来,我抓住它,然后咱们烤老鹰吃”白杨小声回答。

    “不是你疯了就是我疯了,老鹰俯冲下来,强有力的爪子能洞穿你的头骨,你还想徒手抓它呢”宋一道超级无语,然后麻溜组装弓弩。

    被老鹰盯上,在对方确定不会得手后是不可能放弃的,是以必要的防备措施必不可少。

    然而埋头组装弓弩的宋一道只听呼一阵风声响起,接着就是老鹰短暂的嘶鸣声,当他抬头的时候,就看到白杨拖着死去的老鹰往这边走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宋一道茫然问。

    晃了晃手中被拧断脖子的老鹰,白杨嘚瑟道:“事情是这么回事,就在你组装弓弩的时候,这畜生飞下来想吃我,然后我翻身而起抓住它脖子,咔擦弄死,就是这么个情况”

    “我读书少你别骗我”宋一道懵逼。

    “爱信不信”白杨撇撇嘴,才不会告诉你我称你不注意直接用念力给它拽下来的。

    麻溜掏出刀子切掉老鹰的脖子放血,等下给他扒皮去脏放火上烤来吃。

    没错,就是扒皮,这会儿上哪儿找水烫毛去……

    宋一道特纠结的蹲白杨边上,看着他麻利的给老鹰剥皮去脏,想了想说道:“白大爷,虽然我觉得你抓老鹰的本事很神奇,然而你等下到哪儿去找柴火烤去?沙子可点不燃!”

    “我刚才都看到了,那边有干枯的树枝,等下去捡过来就是”白杨信誓旦旦的说,双手瞎比划,压根没个准确的方向。

    “不可能,周围根本没有”宋一道跳起来说。

    他和白杨一直都是一路的,白杨看到了他岂能看不到?

    这会儿白杨已经把老鹰收拾干净了,看上去很大个的老鹰,其实扒皮去毛后比大个的公鸡大不了多少,念力作弊,干净得很。

    把收拾干净的老鹰丢宋一道怀里,白杨说:“你等会儿,我弄过来你就知道了”

    十多分钟后,宋一道就真的看到白杨抱着一捆干柴回来了,揉了揉眼睛,没错,白杨真带来了!

    “这会儿信了吧?”白杨哗啦将一大捆干柴丢地上说,为了避开你的视线我专门跑远去了一趟异界我容易嘛我……

    宋一道严重怀疑人生,这他妈不科学,然而事实摆在眼前!

    他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可就是想不明白!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漫天星斗。

    篝火噼啪,老鹰表面很多地方都被烤焦了,没办法,白杨做饭的手艺真心不咋地。

    然而就是这烤焦的老鹰却散发着浓郁的香味。

    宋一道真正的懵逼了,白杨跑沙漠来还在包裹里面准备了各种调料这种事情找谁说理去?

    “哥,你确定不是来度假的吗?”宋一道麻木道。

    “我就是来度假的,喏,差不多了,吃吧,纯天然野味”白杨很肯定的点头,用刀子分了半个老鹰给宋一道。

    宋一道不纠结了,管他什么地方不对,先吃再说,啃一天压缩饼干嘴里都快淡出个鸟来。

    他也不是没带真空包装的肉食,只是舍不得吃,看到大手大脚的白杨,决定等他吃完了自己的留着救命……

    吃得差不多了,宋一道抬头看着白杨纠结道:“你有没有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

    “知道啊,我们被盯上了,准确的说是被狼群盯上了”白杨一边吐骨头一边说,虽说自己手艺不咋地,但老鹰肉挺有嚼劲的说。

    宋一道眨眼,然后麻溜跑到沙丘上去看,借着月光,他看到远处有一双双绿油油的眼睛在靠近,数量不少!

    浑身一抖,宋一道连滚带爬的跑下来拿起弓弩说:“老白,我们要完蛋了,至少有上百只沙漠狼在靠近我们,真的完蛋了,兄弟,对不起,是我害了……额……”

    原本面对上百只沙漠狼宋一道已经绝望,然而当他看到白杨从背包里面掏出来丢给他的东西一下子傻眼懵逼怀疑人生。

    白杨一边组装AK的弹夹给子弹上膛一边说道:“之前我注意到远处有一匹狼,应该是狼群中斥候的角色,果然,不一会儿就引来一大群,愣着干啥,这玩意比你手中的烧火棍有用”

    说着,白杨咔擦一声拉动枪栓,扛着AK走上沙丘。

    “妈蛋,你还有这玩意?我怎么不知道?哪儿来的?”宋一道丢掉弓弩捡起AK蒙圈道,说话的时候手没有停,麻溜组装弹夹。

    别看他是二代,但该玩的东西都玩过。

    “大爷,这是非洲啊,搞这玩意还不好搞?在你和黑妹子滚床单的时候我到一家商店去买的,快点,狼群过来了,上来突突突……”白杨随意瞎忽悠道。

    虽然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但宋一道就是说不上来,怀着茫然的心态来到沙丘上和白杨并排站好。

    月光下,一百多匹沙漠狼被老鹰的血腥味吸引过来,一双双绿油油的眼睛看着都渗人,呈半包围向着两人逼近。

    “愣着干啥,开火啊,难不成你还想和它们肉搏?”

    看着百十米外的狼群,白杨嚷嚷道,果断开火。

    哒哒哒,AK喷射火舌,子弹咻咻划过夜空,远处的沙漠狼一匹一匹倒下。

    宋一道反应过来,也跟着开火。

    好吧,狼群也是曰了狗了,咱哥一群在鸟不拉屎的沙漠好不容易找到猎物,原本仗着狼多势重,然而你们居然开挂,用AK扫射,简直欺负人,不对,是欺负狼……

    半分钟,狼群扑街,丢下百分之九十的尸体,只有零星的几匹狼夹着尾巴跑路了。

    出来狩猎遇到俩不讲道理的,这特么就没法活……

    “这样就完了?”宋一道端着发烫的AK茫然道。

    “不知道啊,搞不好这些狼群的尸体还会引来其他的,比如狮群什么的,所以我们得有人守夜”白杨扛着AK大大咧咧的说。

    这才哪儿跟哪啊,若不是怕吓到你,哥们绝逼开着装甲车去碾死那群狼!

    “好吧,你先去睡,我来守上半夜”宋一道自告奋勇道。

    “行”白杨也不和他争夺,扛着AK回到营地,进入帐篷钻进睡袋。

    守夜不守夜的只是个形式,有我在,稳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