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玉佩中,记载十多种小法术的书籍化作白光融入白杨的脑海,各种信息交织也让他有点轻微的脑胀。

    “老白你咋啦,这就扛不住了?还说自己有多牛呢”看到白杨突然变得有点苍白的表情,边上的宋一道一脸鄙视道。

    “没事,吃你的东西吧,看你都累成狗了”白杨撇了他一眼说。

    说话的同时,白杨脑海中快速整理接收的信息。

    十多种小法术都能起到降温的效果,然而如果这会儿当着宋一道的面施展出来的话恐怕对方会怀疑人生。

    就拿其中的冰铠术来说,神魂沟通天地,引来水汽,通过秘法将其凝练成坚固的铠甲套在身上,防御力还是不错的,甚至能抵挡一般武徒用刀剑劈砍。

    然而这会儿白杨要是莫名在身上套上一套冰铠,估计宋一道得活生生的吓晕过去。

    这不科学……

    “看来只能这样了”白杨心中暗道,选择了其中一门稍微在当下这种环境实用的法术。

    冰冻术,施展过后能将水凝结成冰,当然,你要在猪肉上施展这门法术也能弄出冻猪肉来……

    选择这门法术,制造点冰块来将就将就!

    有了目标,他开始着重研究这门小法术,虽然这只是一门神道修士入门级别的小法术,但如果让一个真君境界的神道修士施展的话,恐怕能挥手间冰封一条大江!

    法术的威力大小还是因人而异的。

    “需要用神魂沟通天地间的元气……握草……”

    才稍微一琢么这门法术白杨就蛋疼了,沟通天地元气施展这门法术这没错,然而地球上有毛的个天地元气,尤其是在这炙热的大漠中,在没有天地元气的情况下想要施展冰冻术?

    呵呵,想多了吧……

    “这怎么搞?”白杨傻眼了。

    边上的宋一道之前看到白杨脸色微微苍白就一直注意着他,这会儿见他表情阴晴不定变来变去,纠结道:“你练川剧变脸呢?”

    “有了”白杨眼睛一亮自语道。

    宋一道眨眼,伸手指着白杨惊恐道:“有了?你不会告诉我你要生宝宝了吧?擦,你可别吓我!”

    特嫌弃的横了宋一道一眼,白杨撇嘴道:“我只是想明白了一些东西而已,没你的事儿,边上玩去”

    “我发现你从刚才开始就变得不正常了啊,是不是沙漠中太热脑子出问题了?”宋一道跑白杨边上瞪大眼睛问。

    白杨想踹死他,没好气的给他推了个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说:“我脑子是有病,要不然还能跟你跑沙漠中来作死?”

    “嘿,现在来都来了说啥也晚了”宋一道无所谓的拍拍屁股站起来笑道。

    嘴上一边不着调的和宋一道瞎哔哔,白杨暗中大部分注意力都在琢么降温的事情。

    沙漠中干燥,高温,加上地球上没有元气,根木就没法施展冰冻术,哪怕它只是入门级别的小法术。

    当然,有这样的结论大部分是因为白杨根本就懒得去深入琢么而已。

    既然施展法术行不通,那么他就换一个思维方式,降温而已,又不是非要施展法术,用符箓代替也是可以的嘛。

    得,法术的事情白忙活了。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你不去实践一下怎么知道努力过后其实根本没卵用……

    因为想通了这点,他脱口而出‘有了’两个字,从而被宋一道调侃。

    有了方向,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

    冰冻符三个字赫然出现在他脑海,这种冰冻符在异界只属于一品符箓,虽然是入门级别的简单符箓,但用处很广泛,激活后能在一定范围内制造出将水都冰冻的低温区域,很多没有空间装的神道修士就喜欢用这种符箓来储存各种材料,就跟冷库储存是一个道理。

    当然,在异界也有人喜欢购买这种符箓来贴在尸体上,因为低温可以保证尸体不腐烂!

    这种符箓不是一次性消耗品,可以长期使用,如果不遭到人为破坏,保持个几十年跟玩似的。

    “沙漠中炙热,能够抵消掉一部分冰冻符的效果,就能让冰冻符散发的低温处于人体能够接受的范围……啧,我真机智”

    在心中默默的给自己点了个赞,白杨看向边上的宋一道说:“你累了吧?先休息一下?”

    “我……你别说,我还真有点累了”宋一道晃了晃脑袋说。

    然后他背靠背包就睡着了……

    好吧,这是白杨搞的鬼,手中没有冰冻符,接下来他准备画符,当然要让宋一道睡一觉了。

    见宋一道睡着了,白杨撇撇嘴,念力延伸出去,直径两公里内没人,很好,从空间袋中取出一把直径四米的遮阳伞撑开遮阳,免得宋一道被晒死。

    然后是一套桌椅,接着是刻画冰冻符的必要工具,齐活儿了。

    “作为一品符箓,冰冻符的刻画并不复杂,有了之前很多次的画符经验,这玩意分分钟搞定!”

    嘴里嘀咕,白杨笔走龙蛇,一种蓝色墨汁在土黄色的符纸上用极其细微的线条很快勾勒出了一朵形似雪花的图案。

    然而白杨还是失败了,而且还是一连失败了十多次,符箓讲究的是一笔成型,虽说这难不住他,然而他却忘了身处的环境。

    烈日炎炎的沙漠中,墨汁干得不要太快……

    “那没办法了”白杨耸耸肩丢掉手中的符笔,既然正?;环ǜ?,只能开挂。

    蓝色墨汁从瓶子中飞出,用念力拉伸凌空勾勒出符文图案,吧唧一下落到符纸上,微弱光芒闪烁,一张冰冻符搞定……!

    土黄色的符纸上,淡蓝色线条勾勒的雪花图案复杂得让人眼晕。

    “符箓这种东西当真神奇,用一些乱七八糟的材料就能创造出神奇的效果,没有激活的时候就一张普普通通的纸张,一旦激活就能展现出神奇的功效来”

    “符箓的材料和墨汁,通过精密的材料分量比例以及炮制手段,结合在一起发生了神奇的化学反应,有的能沟通天地元气,有的能在一定范围内改变自然规律,根本就没法解释得通……”

    端倪手中的冰冻符,白杨嘴里嘀嘀咕咕。

    这只是低等符箓而已,画好就OK,材料本身的化学反应就能达到想要的效果。

    详细了解过符箓的他知道,一些高等级的符箓,在刻画的时候甚至需要画符的人本身沟通天地元气通过符笔注入符纸和墨水,更高级的符箓,不但对材料本身条件极为苛刻,甚至还要讲究周围的环境和时间,复杂得很。

    正是因为高等级符箓刻画条件苛刻,所以威力大,当然也就出现得少了。

    其实符箓这种东西并没有那么神奇,白杨将其归类于物理化学学科,打个比方,将符比喻成huoyao,huoyao不也是不同材料混合而来么,只需要一点火星就能绽放可怕威力。

    符箓比喻成huoyao的话,那么激活符箓的那一点元气或者能量或者口诀就是点燃火药的火星了……

    心念急转,白杨对于符箓的认识更加深刻了一些。

    看了看边上熟睡的宋一道,试试效果先。

    “@#¥%……”嘴里念出一段拗口的口诀,白杨手中的冰冻符顿时被激活。

    嘶,白杨一把丢掉手中的冰冻符,太冷了,仿佛握着一块干冰。

    符箓上的雪花图案绽放微不可查的蓝光,以它为中心,周围的温度飞快变得清凉起来。

    丢在桌子上的冰冻符,甚至在它边缘,桌面上都有轻微的水滴凝结!

    “不愧是号称能将水都冰冻的冰冻符,效果不是盖的,不过在这炙热的沙漠中,温度还是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观察了片刻,白杨发现,冰冻符本身的温度应该在零度以下,因为沙漠中真心太炙热了,远离冰冻符一米之外就感受不到清凉。

    “不错不错,将冰冻符放在背包中,移动空调啊”

    很满意冰冻符的效果,白杨将它扒拉到边上,清凉的气温中,念力一动,墨汁飞出,几下他就又‘画出’了十多张冰冻符备用。

    完事儿收工,将东西收起,激活的冰冻符放在自己背包中,然而白杨看着宋一道犯难了。

    自己倒是舒服了,这货怎么办?

    眼睛一亮,白杨暗道一声自己真机智。

    从空间袋中掏出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充电宝,将其拆开,把冰冻符折叠几下塞里面。

    很满意,白杨推了推宋一道说:“醒醒,醒醒,怎么哪儿都能睡”

    迷迷糊糊地醒来,宋一道茫然道:“我这是睡着了?”

    “那可不,可能是沙漠中太热了吧,精神恍惚,诺,这个给你”说着,白杨将充电宝递给他。

    “充电宝?给我干嘛?”宋一道接过茫然问。

    干咳一声,白杨瞎忽悠说道:“这可不是充电宝,是高科技,说了你也不懂,嗯,简单的说就是强效移动空调,你看,这个按钮,我按下去,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很舒坦?”

    瞎忽悠的时候,白杨精神力波动,不动声色的激活了充电宝里面的冰冻符。

    “嘶,我擦,居然还真是,老白你那儿搞的?现在已经有这种高科技了吗?”感受到手中充电宝的冰冷,宋一道一脸懵逼问。

    “你个脑残二代知道个毛,东西放背包里面就行,你休息好了没有,好了我们继续上路”白杨耸耸肩转移话题说。

    你信也得信不信也得信,他就是移动空调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