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食品店离开,白杨又在镇子中逛了一圈,光顾了几家户外用品店,补充了一大堆有可能用得上的东西,这才心满意足的返回酒店。

    因为时差的关系,白杨也不知道具体几点了。

    酒店中他和宋一道的房间是挨着的,刚来到自己房间门口准备开门,边上宋一道的房门开了。

    那个宋一道从酒吧带走,身材高挑火辣,有着‘黑磨砂工艺’皮肤的黑美人从他房间走了出来。

    对方看到了白杨,撇撇嘴,双腿打颤扶着墙走了……

    “嘿,回来了?不会是乘我不在打野食儿去了吧?大家都是兄弟,如果有需要就明说嘛,我又不会给你媳妇告状”穿着大裤衩的宋一道出现在门口看着白杨挤眉弄眼道。

    冲着楼梯拐角处消失在视线中的黑美人方向努努嘴,白杨问:“那什么情况?你那么猛?黑妹你都给人腿搞软了?不会是走后门了吧?”

    “呸,你个污妖王,我才没那嗜好,哥的勇猛你不懂,话说自从喝了你那儿买的滋补酒和虎鞭酒,我这身体壮得能打死牛,黑妹子而已,分分钟草得她叫爸爸”宋一道臭屁说。

    耸耸肩,白杨丢下一句‘像只鱼儿在你的荷塘’就进入房间啪一声关了门。

    愣了一下宋一道在才反应过来白杨那句话的意思,当即上去拍门怒道:“我擦老白你居然敢质疑我,来来来,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驴活儿……”

    “格老子爬远点!”白杨在房间内没好气道,无语得都冒出一句方言了……

    吵闹一番,洗刷刷睡觉,第二天天还没亮宋一道就急匆匆的跑来拍白杨的门,边拍还边大叫道:“老白快起床,出发了”

    “你妹的,要不要这么激动,天都还没亮呢”白杨穿着大裤衩开门揉着眼屎说道。

    “我知道天没亮,但我们得出发了,先乘车去三十多公里外的第一个补给站做最后的补给,然后就要深入大漠,我先去洗漱,你快点”给白杨吵醒后,宋一道丢下这样一句话转身就走。

    走了两步,他停下转身上下打量白杨一眼吐槽道:“你大爷,没看出来身穿不错啊,八块腹肌怎么练的?而且皮肤比女人还白,不愧是‘老白’,去买屁股绝逼有市??!”

    “滚”白杨想踹死他,骂骂咧咧的走进洗手间。

    撒哈拉沙漠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沙漠,每年都有无数探险爱好者想要挑战大自然的威严来到这里找刺激,有人成功徒步穿行过撒哈拉沙漠,但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都失败了。

    失败的人要么埋骨漫天黄沙之中,要么满身狼狈得获救。

    当然,来到这里的大多都只是抱着玩闹一番的心态,并没有几个人真正的想去找虐。

    撒哈拉沙漠已经开通了几条横穿的路线,那是前人留下的成功足迹,在这几条线路不是太深入沙漠的边缘分部着几个补给站,如果迷失在沙漠中,有幸找到补给站的话还有活命的机会。

    如果自己太过深入,迷失在沙漠中,那么恭喜你,完蛋鸟……

    当白杨和宋一道乘车来到深入沙漠的第一个补给站时才天刚刚亮,无边无垠的沙漠边缘露出了红彤彤太阳的半张脸。

    空旷,荒芜,恒古……

    很难用语言来形容身处大漠中自身的那种渺小,大自然的威严壮丽扑面而来。

    清晨时分,补给站也是热闹非凡,有数百人在这里吵吵闹闹,各种肤色各种语言交织,每一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激动和期待的表情。

    想要去沙漠见识一下的可不止白杨和宋一道。

    所以然整装待发做最后的调整,有人背着很大的行囊,至少都是十人以上的队伍,有的则是开着适用于沙漠行驶的车辆,吵吵闹闹好不热闹。

    在这里,不管认识不认识,不管语言通不通,看到了,都会给对方露出笑容,竖起大拇指,用这样的方式给对方鼓励加油。

    都知道来到这里的人接下来要搞事儿找刺激。

    “要不咱也搞辆车吧,就我们俩背着个行囊穿行沙漠跟个傻逼似的”白杨边冲着周围的人点头示意边在宋一道身边说。

    “那能体验到沙漠的惊险刺激?再说,开车就能穿过沙漠了?到时候你到哪儿加油去?”宋一道撇嘴说。

    虽然接下来是要找刺激,但必要的准备和检查不能少,他这会儿坐在地上一件一件的检查自己的物品。

    他和白杨都准备了一个大半个人高的行囊,总量在一百斤左右,除了必要的工具之外,其他的全部是水。

    没错,背的是水,沙漠中最珍贵的不是黄金宝石米元,而是水。

    水是生命之源在沙漠中体现得淋漓尽致,人不吃饭的话最长能活三个星期才死,但若不喝水,三天就得挂!

    白杨耸耸肩,无所谓,你爱怎么搞怎么搞,反正老子只是来游玩,哪怕是沙漠,只要我愿意也能滋润得像天堂,但我不打算告诉你……

    每一支队伍都在精心的检查自己的装备,为接下来进入沙漠做准备。

    然而还不等补给站的数百人付诸行动,现实就给人们泼了一盆冷水,一个个洋溢激动笑容的表情变得凝重了很多。

    吵吵嚷嚷中情况清楚了。

    前几天有人进入沙漠,那是一个补给充足的三十人队伍,他们徒步进入沙漠,几天时间没有人知道他们遭遇了什么,外界接到卫星电话的求救信号,当救援队找到他们的时候,三十个人的队伍只剩下三个了,其他人全部葬身大漠不知所踪!

    最后获救的三个人严重脱水,神志恍惚,估计以后的人生已经废了!

    “还玩吗?”白杨问边上的宋一道。

    “大老爷们一口唾沫一个坑,干,走了,出发”宋一道咬牙道,压根没想过退缩的问题。

    那就走呗,两个人背上行囊,一步一步向着无边无际的大漠走去。

    白杨就不说了,虽然没有专门修炼身躯,但他吃了那么多好东西,身体素质岂是等闲,一百斤的行囊背在身上跟玩似的。

    意外的是宋一道的身体素质也不差,背着行囊并不吃力,应该是吃了百果酿和虎鞭酒的缘故。

    “妈的,接下来至少十天没有女人不说,还得面对枯燥的大漠,这可怎么活”远离补给站数百米的时候宋一道就开始纠结。

    “没事,到时候我给你抓一只母蝎子母蛇什么的,你将就对付一下,反正都是母的”白杨打趣。

    “那我还不如打灰机……”

    沙漠中是没有路的,即使是前一天留下的痕迹,也会很快被沙尘掩埋。

    两人相互吐槽打屁,深一脚潜一脚的前行逐渐消失在了大漠中。

    虽说补给站的时候有数百人先后出发,但随着深入大漠,数百人简直沧海一粟,很快就失去了对方的身影。

    日头渐渐升高,大漠中的酷热席卷而来。

    才走了不到半个小时,宋一道就开始浑身冒汗,严酷的环境下背着一百来斤的东西步行,简直累成狗。

    “呼哧,我擦,你怎么看上去屁事没有?汗都没有流多少?”宋一道拉下脸上的毛巾喘气看着白杨问。

    “你能跟我比吗?哥是超人这种事情就不说出来打击你了”白杨一脸轻松的说。

    往滚烫的沙子上一趟,宋一道摆手道:“不行了,休息一下,喝点水补充水分”

    白杨无所谓,坐下拿出一个一升装的水袋,哗啦啦给自己浇在了头上,弄得头发湿漉漉的,赞叹一声爽。

    噗……

    边上刚喝了一口水的宋一道喷了,指着白杨瞪眼道:“我说大哥,你是想死是吧?沙漠中水比黄金贵,你如此浪费到时候喝尿?”

    “我乐意,你管得着吗”白杨不搭理他。

    这点水算个毛,哥带的水都能搞出一个能游泳的游泳池来了……额……

    白杨想给自己一巴掌,我他妈没事带那么多水搞毛啊,异界那边要多少水没有?

    “我觉得你才是作死的行家”宋一道看一脸‘幡然醒悟’的白杨‘佩服’道。

    “休息好了没有?这才刚开始呢你就躺了,接下来还有几千公里呢”白杨站起来鄙视道。

    “走就走,看谁先跪”宋一道来了脾气,站起来背起行囊继续前进。

    几个小时后,日上中天,沙漠中的气温简直能把人烤熟,饶是白杨体质过人也是汗流浃背,每隔一会儿就得补充水分。

    这样不行啊,我可不是来找罪受的,得想办法降温!

    心头嘀咕,白杨对宋一道说:“休息一下,吃点东西补充体力”

    “嘿,你先坚持不住了吧”宋一道顺势往沙子上一趟呼哧呼哧喘气嘿笑道。

    没工夫搭理他,白杨背靠行囊,吃着高热量食品喝着水,悄然从空间袋中取出神道传承记载术法的传承玉佩,一部分意识渗入进去寻找实用的降温小法术。

    好吧,作为野路子出生的神道修士,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他压根就没想过认真修炼法术的事情。

    啧啧,作为阴神境界的神道修士,白杨就掌握了一个神道修士入门级别的‘**音’法术,说出去都丢人。

    “能降温的法术就行,最好简单一点的”

    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白杨的意识在传承空间进行寻找。

    玉佩中的传承空间很大,记载着各种术法的书籍堆积如山,根据这些书籍的光芒强弱不同术法的威力大小也不一样。

    不大会儿的功夫,白杨就挑选出了十多本适合于现在这种情况的小术法,是真正踏入神道修士门槛凝练出真灵的养灵境界就能施展的术法。

    小术法记载的信息量都不大,白杨干脆一股脑全部接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