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休息一下?明天开始,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可不好过”白杨耸耸肩说。

    笑了笑,宋一道靠在门框上看着白杨整理物品说:“正是因为接下来一段时间的艰难旅途,所以有点激动得睡不着”

    便携式单人帐篷,睡袋,指南针,火柴,打火机,水袋,匕首,砍刀,弓弩,急救包,求救用的卫星电话……

    宋一道让人准备的东西很全面,白杨一样一样拿出来检查了一下,然后又分门别类的放好,弄成了一个大半个人高的背包。

    弄好后拍拍手说:“行,我们就出去逛逛,顺便喝一杯”

    关门出去,俩无聊又闲得蛋疼的家伙开始在杜慈镇漫无目的的闲逛,他俩都是男的,别提多别扭。

    杜慈镇虽然只是一个边陲小镇,但因为靠近撒哈拉,有撒哈拉门户之称,所以前来旅游探险的人很多,在这里发展起了很多旅游项目。

    各种户外装备店,世界各个地方的美食小吃,本地的土特产等等,林林总总,总能在不经意间给你带来一点点小惊喜。

    镇子不大,俩无聊的家伙个把小时差不多就逛了一遍,这会儿一人头上戴着个从小摊上买的牛仔帽,叼着烟以悠闲的插兜姿势漫无目的的走着。

    “那边有个酒吧,走,过去喝一杯,看看能不能钓一个妹子带回酒店”宋一道眼睛一亮冲着前边的街道拐角处说。

    你的后半句才是重点好吧?

    白杨无语,这家伙因为女人已经陷入魔障了。

    晚上正是酒吧热闹的时候,全世界的酒吧很多时候都差不多,是矛盾是非的多发地,而发生在酒吧的是非,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因为女人。

    白杨和宋一道踏足这家本地语言书写不知道什么名字的酒吧时,不出预料,这里也是一副‘鬼哭神嚎’的景象。

    重金属音乐刺耳,各种肤色的男男女女在舞池疯狂扭动身躯。

    “你自己随意,如果找不到我的话自己回酒店去,嘿嘿”进入酒吧大门,宋一道丢给白杨一叠米元嘿笑一声混入人群几下就消失不见了。

    来到这种场合,那货简直如鱼得水……

    拍了拍手中的米元,怕不下小五千,白杨耸耸肩收好,走向一张空桌。

    在大多数非洲国家,米元才是硬通货,比本国发行的钞票更好使,没办法,这边经济混乱,搞不好什么时候自己国家发行的货币就成废纸了。

    刚坐下,就有穿着这边特有服饰的使者前来询问白杨想要点什么,说的是英语,这个白杨听得懂,叫了一扎黑啤和一个果盘,付出了一百美元的小费后,小哥一分钟就给白杨送来了。

    果盘由十多种水果拼成,除了常见的西瓜葡萄火龙果这些之外,还有几种白杨压根不认识的热带水果,尝了一下,味道还不错。

    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酒,白杨目光在酒吧内巡视。

    这个酒吧大厅加卡座吧台乱七八糟的得有四五百个平方,此时有两三百人在这里消费娱乐。

    “按照正常套路,这会儿应该会出现一个漂亮的妹子,然后一大帮人争风吃醋,最后大打出手各种乱七八糟缺胳膊断腿……”

    白杨心头嘀咕,酒吧内漂亮妹子倒是不少,然而并没有发生什么狗血事件。

    噗……

    白杨一口啤酒差点没喷,他看到宋一道那家伙居然这么快就瞄上了一个妹子。

    他本来目的就是找妹子,这没错,然而那货瞄上的却是一个黑人妹子!

    马蛋,这口味也太独特了点。

    瞄了一眼,貌似宋一道和那黑妞聊得不错的样子,大有一副来一发的架势,摇摇头,白杨目光看向别处。

    一眼扫过,酒吧内的人,有人是单纯前来旅游见识沙漠风情的,有人是本地土著,有人是想去探险的,然而还有些人鬼知道是干嘛的……

    各种肤色各种语言交织,群魔乱舞。

    在白杨右手边几十米外的一个卡座中,十多个东方人面孔各种热闹,打量着周围的人不时嘀嘀咕咕,显得激动而开心。

    左手边十多米外,十来个黑白黄不同肤色人,小声嘀嘀咕咕,不知道在商量什么。

    各种无聊,当看到宋一道搂着那黑美人嘚瑟的离开酒吧后,白杨也起身付钱离开,实在是不习惯这种乌烟瘴气的气氛。

    慢步在异域风情的街道上,呼吸着夜晚的清新空气,白杨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

    鼻子抽动,眼睛一亮,白杨顺着一股独特的香味来到了一家没打烊的街边小店,卫生条件还不错,白杨找了个位置坐下。

    一个胖胖的中年人来到白杨身边先用他听不懂的语言说了句什么,见白杨听不懂,又用英语问:“这位客人你好,请问你需要点什么?”

    白杨一指不远处架子,上面摆着一些类似烧饼却散发独特香味的食物说:“那个,给我来两个,谢谢”

    “你真有眼光,这是我们当地的独特美食,你在世界其他地方根本就吃不到”中年人很健谈,给白杨取东西的时候笑道。

    东西上来,白杨看了看,这是烘烤出来的,表面金黄,撒着芝麻,其余看不出什么名堂,但香味真的很独特。

    咬了一口,香香脆脆,那种独特的口感和味道在嘴里散开,真心好吃。

    白杨咔咔几下解决一个,抬头看着一脸微笑注视他的中年人竖起大拇指说:“很美味,我很喜欢,其他的全部,给我打包我需要带走!”

    胖子中年人应该是老板,这会儿店里除了白杨几乎没客人了,所以才注视着他,兼任出师的他看到白杨喜欢自己做的食物原本很高兴,可听到白杨说要把剩下的全部带走顿时表情一僵。

    年轻人你逗我呢,我店里这种饼子得有上千个,你买土特产也不是这么买的呀。

    “东方来的年轻人,你确定吗?”老板确认一遍问。

    白杨拿起第二个饼子开吃点头道:“是的”

    有钱不赚老板除非傻了,眉开眼笑的去给白杨打包剩下的饼子,闲聊的口气说道:“你能喜欢我的手艺真是太让人开心了,我想这些美味的XX饼一定能让你的朋友满意”

    那饼子的名字是这边的土语,白杨没听懂,仔细询问后翻译过来大概是天神之恩的意思。

    说道这里,胖子中年人话匣子打开,一边给白杨打包一边说道:“说起这‘天神之恩’,却是有着一段流传很久的传说”

    “说是在很久很久以前,久到这个地方还是一片绿洲的时候,有一队上百人的探险队从这里进入了大漠,说是大漠深处埋葬了历史上一个古老的国度,那里有无数财宝,而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对得到那些财富”

    “可是,大漠无边无际,他们走了一个月都没有找到所谓的古老国度,携带的食物和水都快消耗完了,对财富的贪婪并未阻止他们前进的步伐,依旧坚持前进”

    “接下来才是他们噩梦的开始,先是遇到了沙漠中的狼群,死伤大半之下逃命,却因此意外的闯入了一片古老的城池”

    “那座城池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岁月,建筑几乎全部倒塌风化,可在那废墟般的城池中,却有着海量的金银财宝,阳光下散发耀眼的光芒”

    “见到眼前的画面,那些剩余的探险队员肯定了自己来到的是传说中被埋葬的古老国度”

    “因为财宝很多,他们并没有发生自相残杀的局面,反而是商量一番,齐心合力带走了一部分财宝”

    “可当他们带着财富离开城市的时候,可怕的事情发生了,他们刚刚离开城市范围,一转身,猛然发现身后的城市不见了,好像根本没有存在过一样,无论怎么找都再也找不到”

    “怀着对神秘国度的敬畏之心他们选择离开,可接下来,在他们带着财富离开的路上,一个个莫名其妙的相继死亡,有人说看到了魔鬼索命,有人说看到了古老的军队因为他们带走财宝而追杀他们”

    “总之到最后,所有踏足那座城池的人差不多都死光了,最后只剩下一个叫杜慈的人”

    “独自一人面对沙漠中的烈日暴晒,没有水没有食物,内心的恐惧,他已经绝望”

    “正当他等死的时候,一个天神出现在了他身边,给了他一块饼子就消失了,吃了那块饼子,杜慈浑身充满了力量,带着一部分财宝走出了沙漠,同样也带出了这个传说,最后他用那些财宝在这里建立了杜慈镇,以自己的名字命名”

    “为了纪念在沙漠中的遭遇,他发明了这种饼子,取名天神之恩,一直流传到现在……”

    胖胖的老板明显是个话唠,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给白杨安利杜慈镇的由来传说。

    事实是这套说辞他曾经告诉过无数来这里旅游的旅客,对于蕴藏无尽财宝的所谓古老城池他自己都不相信,只在推销自己的产品而言。

    看,俺家的饼子多么高大上,和天神能扯得上关系,你还不麻溜买点?

    只能说都特么是套路。

    白杨听了也就听了,信了是傻逼,即使是真的有那样的地方,恐怕早就被人挖地三尺搬空了。

    吃完最后一点饼子,老板已经打包好,白杨直接将所有的饼子扔空间袋中,将老板催眠忘掉自己收起饼子的画面付钱离开。

    老板最后只会记得有人买走了所有的饼子,至于谁买走怎么拿走的压根不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