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一道想去自虐散心,找到白杨,他能怎么办,只能答应呗,毕竟俩人关系到位了。

    白杨的朋友不多,尤其是在能穿越两个世界之后,以前的同学朋友几乎都断了联系,他可不想和宋一道也闹僵。

    这个时期的宋一道是很脆弱的,稍不注意就要出大事儿,陪他去作死白杨也可以顺便照看一下,免得他真的想不通。

    当然了,白杨可不想跟着自虐,除非他疯了。

    徒步穿行撒哈拉,用屁股想都知道那得多‘带劲’,稍不注意就得挂在里面,白杨没有磨炼自己心性的打算,哪怕是去环境恶劣的撒哈拉,他也能整得超级享受。

    所以准备途中的所需的物品那是必须的。

    乘着县城中还不是太晚,很多商店和超市没关门,白杨立马开始行动起来,进入一家又一家超市商店进行扫荡。

    吃的用的玩的,管他用得到用不到先准备点再说,万一到时候需要呢。

    有空间袋就是方面,那么多东西往里面一丢完事儿。

    忙活到晚上十二点,黑灯瞎火的白杨冲天而起,往魔都方向飞去,到第二天早上九点才风尘仆仆的到达魔都机场附近。

    找了个地方降落,装模作样的背着个背包打车前往机场,宋一道都打电话催几次了。

    “这一去搞不好就回不来了,你真的想好了陪我去疯?”两人见面,宋一道笑问。

    虽然他表面上看上去和平常没什么两样,但白杨还是从他眼神中看出了那种压抑的苦涩和无奈。

    “怕毛,话说我还没去过沙漠,这次正好见识一下”白杨耸耸肩说,心道别说一个小小的沙漠,你就是给我整月球我也能活得很滋润。

    “那行,这是登机牌,我订了头等舱”宋一道没说什么,递给白杨一张登机牌。

    他都准备好了,倒是省事儿。

    随手接过放兜里,白杨看着一身休闲打扮的他愕然问:“话说你就这么去?”

    宋一道空着双手,别说必要的准备了,就连行礼都没有。

    “你是不是傻,哥们我带了钱,到那边再买就是,又不是搬家,我准备那么多干嘛?”宋一道撇嘴说。

    你牛,有钱任性……

    在VIP候机室一番交流,白杨得知他们要去撒哈拉沙漠,先得飞往一个叫做突尼斯的国家,然后辗转乘车前往沙漠边缘的杜慈镇,最后才开始徒步穿行。

    用宋一道的说法,他已经提前找关系联系了那边的外交官,通过对方在沙漠边缘的城镇帮忙准备了必要的物品,到时候过去拿就是。

    得,这家伙准备充分,并不是脑子一抽就跑去作死。

    撒哈拉位于北非,他们坐飞机过去都快横跨半个地球了,顺利登上飞机,接下来就是长达十多个小时的漫长飞行。

    看来那件事情对宋一道的打击真的相当大,哪怕明知这种事情在当下这种社会环境司空见惯他也走不出心里的阴影。

    才刚刚登上飞机不久,两人的旅行还未真正还是,白杨就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放纵麻痹自己了。

    在白杨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宋一道晃着手腕上价值数十万的江诗丹顿对长腿空姐妹子说:“和我聊聊人生?”

    长相甜美的空姐妹子也是个妖艳贱货,眼光很毒,一脸‘娇羞’的看着宋一道‘怯生生’的问:“这位乘客需要聊什么呀?”

    妈的,俩贱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白杨脑袋转向窗外,眼不见为净。

    嘿嘿一笑,宋一道丫彻底放纵了,顺势把空姐妹子往怀里一带,上下其手说:“说说你好吗,别说,你这身材真不错,就是皮肤有点糙,是不是因为长期飞行的缘故?”

    “哎呀,帅哥懂得真多呢,我们这在天上飞来飞去的,对皮肤伤害很大,都没时间保养……”空姐妹子媚眼如丝道。

    “真的?我看看……”宋一道开始善解人衣了。

    飞往突尼斯那么个小国家的乘客不是很多,尤其头等舱,都没坐满。

    宋一道的举动让边上一个秃顶胖子看得目瞪口呆。

    对方一身名牌,大金链子怕得几斤,跑非洲去生怕黑叔叔不抢他似的。

    喉咙发出咕咚一声吞口水的声音,胖子按了下呼叫按钮,不一会儿又一个空姐妹子来了,胖子有样学样,晃动手腕上的大金表说:“妹子,我们谈谈人生呗?”

    “这位旅客请问你有什么需要?”空姐妹子不买账,公式化的笑容问,对边上宋一道手都伸到怀里空姐妹子衣服里面的画面视而不见。

    切,多正常,大惊小怪。

    死胖子,虽然老娘也想傍大款,但你长得实在对不起观众,有钱不行,还得有颜,尤其是一看你特么就结婚了的,聊你麻痹的人生……被叫来的空姐妹子心中冷笑。

    边上的宋一道看过去,一脸似笑非笑。

    胖子觉得自己被嘲笑了,脾气一上来,看着跟前的空姐妹子说:“旅途无聊,五十万,陪我解闷如何?可以的话,我马上写支票!”

    胖子为了面子也是拼了。

    “哎呀,这位乘客你想聊什么呢?”那空姐妹子当场就跪了,顺势坐到了胖子的怀里。

    胖子得意冲着宋一道挑眉,签下一张支票塞对方胸口后有样学样的说:“我们聊聊你皮肤的问题……”

    艹,贱人,这特么的世界也太放纵了,有钱你就是大爷,节操呢,坚持呢?

    白杨心中疯狂吐槽,这是在乘灰机好吧,不知道的还以为去了特么角色扮演的大宝剑了……

    “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哎,哎,哎……”不远处一个穿着考究的老人连连叹息,然而他却伸手去按呼叫按钮去了……

    噗,这是要疯。

    转身,白杨看着越来越过分的宋一道说:“你们能不能离我远点?再这样下去你俩都快怼上了”

    “这位帅哥,我还有几个姐妹在休息,要不要给你叫一个来?”宋一道怀里的空姐妹子居然开始拉生意了。

    “不需要,谢谢”白杨无语道。

    他没鄙视也没看不起什么,每个人对自己人生的选择不同而已。

    “火急火燎的,走走走,我们去厕所咋样?”宋一道看了看白杨耸耸肩,然后看着怀里的妹子说。

    “我休息室更舒服哦”妹子很上道的在宋一道耳边说。

    贱人!

    “嘿嘿,那还等什么”宋一道说完当即起身。

    那边的胖子也跟着有样学样,然而他们去了厕所……

    白杨闭目,带上耳机听歌,这世界太浮躁了,他需要洗涤一下自己的心灵。

    一个小时后,宋一道神清气爽的回来了,脖子上还有唇印,衣衫不整,像是在回味。

    白杨摘下耳机看着他微微皱眉道:“话说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没提他结婚那茬,免得揭他伤疤。

    宋一道撇撇嘴说:“你不懂,那空姐妹子以后是别人老婆,想想看,玩别人的老婆啊,还是在飞机上,那种滋味你不懂”

    他是在报复,是在发泄,是在放纵。

    没说什么,白杨心中只道希望地方别就这样经过一次打击而消沉下去才好。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这段旅途过后,我将不再是我……”宋一道背靠座椅,目视前方喃喃自语道。

    白杨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劝什么,只能在内心一叹。

    当初多么开朗多么没心没肺的宋一道,经历一次打击,简直‘改头换面’,这样的他甚至让白杨有点陌生。

    一阵沉默后,白杨说:“好好休息一下,未来几天就没有这么安逸了,得养足精神”

    接下来的飞行并未发生什么狗血的事情,顺利抵达突尼斯这个国家。

    下机的时候,面对一开始胡天胡地过的空姐妹子抛来的眉眼,宋一道连看都没看一眼,甚至嘴角还出现了一丝嘲讽的笑容。

    典型的拔吊无情……

    “是不是觉得我很操蛋?呵,她得到了我给的二十万现金支票,我得到了享受,就这么简单,这只是一场交易而已”宋一道自嘲道。

    “关我屁事,这地方真特么热”白杨吐槽道。

    刚刚走下飞机,白杨就感受到了作为北非的闷热气候,稍微有那么一丢丢不适应,不过以他的体质也无伤大雅。

    边上的宋一道打了个电话,挂断后说:“接机的人已经在外面了,我们直接去撒哈拉边缘的杜磁镇,在那儿休息一晚,明天一早进沙漠”

    “行,反正你都已经安排好了”白杨耸耸肩,还能说什么呢。

    这也是两人关系到位了,如是换其他一个人,你爱死不死去,谁搭理你……

    杜兹小镇位于突尼斯南部,由于最靠近撒哈拉沙漠而被誉为“撒哈拉的门户”,因为时差的关系,白杨和宋一道乘车来到这里正好是夜幕降临。

    这里靠近撒哈拉沙漠,空气干热,夜幕下到是能感受到一丝凉爽。

    作为全世界最大的沙漠,每年都有无数人前来旅游,杜慈镇就是第一站,是以街道上随处都能看到各种不同肤色的歪果仁。

    宋一道家不差钱,一个电话就有人跑腿将一切弄好,他俩直接进入了预定好的酒店中。

    安顿下来,宋一道敲响白杨房间的门问:“要不要去感受一下这里的异域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