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给我把那些设备拆了打包”

    “对了,那几具死去的基因实验体尸体给我冷冻,到时候要一并带走的”

    “……”

    基地中,叶幽月一通指挥,在为实验地点搬离做准备,科学家的时间都是宝贵的,她恨不得一下子飞到新的实验基地那边去立马着手研究。

    指挥得差不多了,她才马不停蹄的来到属于自己的私人办公区域。

    整个基地范围内,可以说叶幽月的办公区域最为重要,她拥有最高进出权限,甚至有时候上头来人也要经过她的允许才能进入。

    在她的办公区域中有着太多高尖端设备,什么粒子对撞机,基因提取仪都只是等闲,甚至还有一台专用的超级计算机组!

    由此可以想象一个专业领域无可取代的科学家是有多么重要了,在这种人身上烧的钱超乎普通人的想象极限。

    如果她什么时候来了灵感,需要亚马逊从来中的一种蝴蝶做研究,恐怕不超过四十八小时所要的东西就能送到她手中!

    科学无价,时间就是生命。

    叶幽月用随身磁卡加上指纹,声控和虹膜密码打开办公区域的门,关门后径直来到超级计算机组边上,再掏出一个超大储存空间的U盘,接入计算机接口开始拷贝各种数据资料。

    超级计算机运行速度超乎想象,数不清的资料半分钟不到就拷贝完成。

    原本想要收好需要指纹密码才能使用的U盘,叶幽月拍了拍额头,将眼镜从脸上摘下,找到一根针状的数据线插在了眼镜上一个不起眼的插孔中。

    她这个眼镜可不简单,拥有高清声像资料录入的功能,里面录入了很多适时拍摄的资料,现在她要把资料倒入电脑备份,自己再随身备份一份。

    “咦?”

    当她操作到某个地方的时候,动作一顿。

    眨了眨眼,接着眉头微皱,然后双手噼里啪啦的在键盘上敲击,几乎是和她动作同步,随着敲击键盘,边上的显示器上分出了十多个小播放界面,一幅幅画面在上面开始播放。

    观看播放界面,她将视线定格在了不久前的休息室中那一段视频中。

    “这个地方不对劲,我记得在进入休息室后,我一心想的都是怎么把那家伙拉上手术台,然后根本就没有离开过那个休息室”

    下意识的将右手食指含在嘴里做思索状,画面萌到爆,可惜没用人看见。

    叶幽月看着播放界面,随即大惊失色,嘴巴开合,把自己手指都咬出压印了……

    播放界面上,她和苏溪水他们寒暄了两句,然后起身离开了休息室,根据眼镜拍摄的视频资料显示,以第一视角,她七拐八拐来到了实验室门口,开了门,然后又关门转身离去回到了休息室中!

    在这个过程中,她遇到了几十个人,有科研人员,有守卫的士兵。

    “不对头,严重不对头,我脑海中根本就没有这段时间的记忆!”

    目光闪烁,她心头并没有恐惧,反而在脑海中快速分析前因后果。

    顾不得手指的疼痛,她噼里啪啦的再度开始操作键盘,将进入休息室后的那一个小时不到的视频资料分成几十个片段进行播放。

    然后,一段只有两分三十八秒的视频被摘录了出来。

    在播放器上,她以自己的视角看着白杨,嘴里说出了超级计算机的启动权限密码!

    “嘶!”

    看完这段视频资料,叶幽月饶是一心只扑在科学上没心没肺也倒吸了一口冷气。

    自己脑海中没有的记忆,却被眼镜清晰的记录了下来!

    “我对白杨说出了超级计算机的启动密码,然后主动来到了办公区域开门,然后离开,这段记忆我脑袋里面是没有的……”

    心头划过一连串的念头,双手噼里啪啦的敲击键盘,想要调出那段时间段自己经过之处的监控录像。

    可是,超级计算机内根本就没有那段录像!

    不,准确的说是没有她经过的那段录像,那段时间的监控视频被篡改了,被以往的视频取代!

    想到了什么,她又操作超级计算机,然后动作定格。

    “超级计算机内的各种资料被复制了一份,时间就在我进入办公区域之前三分钟!”

    得到这个结果,叶幽月并没有声张,不笨的她迅速在脑海中将前因后果串联起来,最终得到这样一个绝伦:

    那个她很想很想研究的白杨,不知道通过什么手段控制了自己,并且让自己忘掉了那段记忆,帮他开门,然后被他复制走了一份资料!

    “他怎么办到的?”

    “我脑海中没有这段记忆,计算机中没有那段时间的影像资料,可是,我戴着的这副不起眼眼镜却忠实的记录了这段时间内的事情!”

    心念闪烁,叶幽月当即迅速将资料备份好,然后风风火火的离开办公区域。

    先是找到了苏溪水和刘青山,以她超乎常人的大脑旁敲侧击了两句,他们和自己一样,根本就没有那段时间自己离开的记忆!只记得在休息室平常聊天!

    “他们也中招了!”

    想到这里,她又去旁敲侧击的询问了视频上自己遇到的守卫士兵,对方也没有那段时间的记忆!

    最后,叶幽月独自又回到办公区域,脑海中闪过一个个念头。

    “他在无声无息间篡改了别人的记忆!不,不是篡改,应该是催眠,让人下意识遗忘,毕竟看了视频我隐隐约约有点印象,记忆并不是被抹除,而是潜意识遗忘”

    “如此说来,他应该是通过某种方式催眠我,让我告诉他计算机的启动权限密码,然后给他开门,他复制走了一份资料,神不知鬼不觉,若不是我眼镜还有记录功能,根本就发现不了!”

    “最后的结果是,他除了飞行和剑仙般放出飞剑杀敌的手段之外,还有一种类似催眠控制人的能力!”

    得到这一结果,叶幽月不但没有害怕,反而笑了,笑得无比开心。

    “虽然没有任何直接证据证明是他干的,即使是有证据证明也奈何不了他,那么我就不用声张了,东西落到他手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不可能外传,也不可能是间谍”

    眼睛一亮,叶幽月嘿笑道:“你越神秘,本事越多越好,总有一天我会把你搬上手术台的,那时候研究起来就更有成就感!”

    这件事情被叶幽月压在心底,谁都不打算告诉,成为了自己的小秘密……

    白杨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但始终是百密一疏,稍微那么一丢丢低估了疯子科学家的手段和联想能力。

    他喵的,白杨又不是雷达,还去仔细观察一个眼镜娘带的眼镜有什么奇特功能啊,盯着人家看人家还以为自己有什么想法呢。

    对于自己的行为暴露白杨压根不知道,收起叶幽月再度进入办公区域的时候悄然飞出的U盘,给自己拍了一张隐匿符,凌空虚渡飞跃大山。

    去的时候是坐直升机,走的时候是跑路,只能自己飞了。

    一个多小时后,他离开秦岭山脉来到了一个县城中。

    刚一进入县城区域,身上的手机就响起了一连串的提示声。

    “之前在山脉中的时候,那里的信号应该是被屏蔽了,没有人能联系到自己的手机,我之所以能和邱国荣联系,恐怕是因为对方技术手段的原因”

    心中想明白,白杨也就不纠结了。

    掏出手机观看上面的提示,有短信有未接电话,全部都是同一个人。

    宋一道。

    这家伙不应该是独自藏起来舔舐伤口吗?骚扰我干嘛?

    不明所以,白杨还是给他打了过去,电话被第一时间接通,不等对方开口他就问:“找我什么事儿?我说你这会儿不应该是在洞房花烛吗?咋啦,还想我去给你闹洞房?”

    他装作不知道宋一道事情的口吻说道。

    此时夜色正浓,小县城内灯火不算璀璨。

    万般寂静中,宋一道略带沙哑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说道:“你在哪儿呢?”

    “我去,管你吊事,合着你没事就骚扰我是吧?没事我挂了啊”白杨用平时和他对话的口吻说。

    那边宋一道笑道:“这不成婚了嘛,一下子觉得自己不一样了,嗯,家里给安排了一个工作,半个月后就得去上班,以后就不能这样无忧无虑了”

    “所以你到底要说什么?磨磨唧唧的你信不信我跑过去把你暴打一顿?我绝对干得出来这样的事情”白杨没好气道。

    “所以我想最后疯狂一把,算是摆脱无忧无虑的青春吧,可我一个人没意思,就只想到了你这个好哥们了”宋一道有些期待道。

    “不是,你到底想干嘛?我‘’跟内港‘’,你可是有媳妇的人,我不久后也要结婚,我不搞基的”

    “滚蛋吧,我的意思是,就咋俩出去疯狂一把呗,帮我庆祝即将放下的青春,我都计划好了,就去最严酷的地方疯狂,嗯,世界最大的沙漠,撒哈拉大沙漠,徒步穿行,敢不敢?给句话”宋一道认真道。

    脸皮抽搐,白杨嘴里却说:“好,什么时候出发?”

    “明天吧,你在什么地方?”

    “明天我们在魔都机场汇合”

    说完白杨挂断电话,看了看夜空,无奈一笑。

    去撒哈拉大沙漠徒步穿行,对于宋一道这样一个养尊处优的二代来说真心疯狂,简直是找死的举动。

    然而他不是找死,只是内心痛苦,想用身体上的痛苦去抹平内心的痛苦。

    被带绿帽的事情他不可能说出来,哪怕是最好的哥们,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发泄遗忘,估计丫一个人没那个胆量,想要拉个人壮胆,所以白杨躺枪……

    (咦?两分三十八秒是个什么梗?我怎么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