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身出门的邱国荣被第一时间拷上带走,他是整个实验的第一负责人,发生了如此纰漏,难辞其咎!

    虽说意外没有谁能预料到,可是出了事情就必须要有人负责,无规矩不成方圆。

    嘴上虽然白杨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和看法,但他内心对于处理结果还是很满意的,该追究责任的追究责任,该赔偿的赔偿,没有出现和稀泥的情况。

    听了邱国荣的话,白杨意外的看了边上的叶幽月一眼,之前完全没想到整个基因实验居然是她在主导。

    “难怪她看人的眼神让人心头发毛,原来是个疯子科学家,而且从处理结果来看,她原本应该是要被定罪的,可却被压了下来,让上头出现这样的处理结果,可以想象她在专业领域中的建树,用一句话来形容,她无可取代!”

    心头嘀咕,白杨暗骂一声妖孽,看叶幽月的眼神怪怪的。

    敬而远之,一定要敬而远之,否则搞不好什么时候就被这思维不正常的妞按到手术台上切片了!

    在心头一遍又一遍的告诫自己,白杨下意识远离叶幽月。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叶幽月!

    这会儿白杨想起了在什么地方听过叶幽月的名字了,还是当初宋一道在知道自己和王清雨订婚的时候顺嘴提过一次,她和苏溪水王清雨还有一个什么赵胜男称为四妖姬。

    没一个简单的,苏溪水很能打,打得一群兵哥哥不要不要的,王清雨在商业管理领域很有头脑,这个叶幽月是个疯子科学家,还有一个赵胜男不知道在搞什么鬼……

    “白大哥你就答应我吧,只要你让我研究一下,我可以答应你的任何要求,你看啊,我长得还行吧?做你的小三二奶怎么样?我不介意的,只要你让我研究一下”

    白杨思绪万千的时候,叶幽月双目亮晶晶的看着他说道。

    在她眼中只有科学研究,管你什么处理不处理事故不事故,压根没放在心上,只要能让她研究感兴趣的东西,自己能做到的一切都不是问题。

    这就是个疯子!

    没搭理叶幽月,强忍着把她干掉的冲动,白杨看着刘青山苏溪水说:“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忙着呢”

    好吧,事实是白杨想离这个叶幽月远一点,那眼神让他浑身发毛。

    邱国荣让他来这里是想看实验结果,然而现在还看个毛线,白杨没事准备开溜。

    古怪的看了白杨一眼,苏溪水撇嘴说:“爱走不走,又没有谁拦你”

    问题是拦不住啊……

    在白杨正准备闪人的时候,有人推门进来了,是一个身穿中山装头发花白的老人,打扮一丝不苟,看上去六十来岁的样子。

    他目光巡视一圈笑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闫年建,暂代第九处处长一职,目前过来处理这里的善后统筹工作”

    上头动作好快!

    “闫处长你好,闫处长再见,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儿先走了”白杨站起来说。

    麻痹,如果不快点走的话,搞不好就要躺手术台上去了……

    越想越蛋疼,白杨真心不愿意多留片刻。

    闫建年表情一僵,上头急急忙忙让自己来这里可不就是为了白杨,你这看到我就要跑的架势让我很尴尬啊。

    不自然的笑了笑,闫建年冲着白杨伸手道:“这位就是白杨吧,小伙子不错,年轻有为”

    “大爷,我真有事儿”白杨和他握手纠结道。

    没看边上叶幽月小妞恨不得把我吃了的眼神吗?

    干咳一声,闫建年耐着性子看着白杨笑道:“不急不急,嗯,既然你忙的话,那么我就长话短说了”

    你倒是说啊……

    看着闫建年欲言又止半天张不开嘴的表情白杨差点没翻白眼。

    组织了一下语言,闫建年试探性的看着白杨问:“额,那个,白杨啊,你看,是这么个情况,之前的基因实验体你也看到了吧?”

    “嗯,然后呢?”白杨点头,你再这样婆婆妈妈的我直接闪人了啊。

    “咳咳,既然你也看到了,那么你应该知道,那样的存在若是能为国家掌控的话,将是无法估量的战略意义,虽然之前出了一些意外,但是研究还是要继续的……”

    “还要继续?”白杨皱眉。

    点点头,闫建年说:“因为意义非同寻常,所以必须要继续,有了这次经验教训,下一次肯定能保证避免这方面意外的发生,另外上头决定,这个地方已经不适合作为基因战士研究地点,所以决定将研究基地转移到隐蔽的孤岛上,杜绝意外的发生”

    “所以你闫处长到底想说什么?”白杨问。

    基因战士意味着什么白杨清楚,上头不愿放弃研究也在情理之中,然而这老头断断续续的说话方式白杨真想给他一拳,有什么话直说不好吗?

    最烦和这种婆婆妈妈的人交流了,根本不在一个次元,还要我说几次你才能把重点表达清楚?

    “呵呵,是这样的,嗯,基因战士研究中,有一种不可或缺的东西只有你能提供,嗯,就是那种丹药,之前你给的已经在实验中用完,接下来的研究就没有了,所以,你看能不能再提供一点?”被白杨逼到了死角,闫建年总算是厚着脸皮说出了想要说的。

    “好,但我没法提供太多”白杨听了他的话立即回答道。

    他如此干脆,反而是让在场的人都愣住了,这是不按套路出牌啊,难道你不应该乘机提出什么要求吗?

    茫然片刻,闫建年纠结问:“那你能提供多少呢?”

    “目前我只能提供一百颗,再多我也没办法了,诺,给你,没事我走了啊”白杨说道,说着还装模作样的在兜里掏了几下将一瓶壮气丹递给了闫建年。

    拿着装有一百颗壮气丹的瓷瓶,闫建年一脸茫然,如此干脆,不会是假的吧?

    把壮气丹递给闫建年之后白杨就往门口走,走到门口的时候顿住脚步转身说:“我希望,下次研究的时候三思而后行,千万别再出现这次这样的事故了”

    说完白杨转身出门跑了……

    房间内,闫建年刘青山等人面面相窥,有点没反应过来。

    “哎呀,怎么能让他走了呢,我还没有研究一下他呢”叶幽月一下子站起来焦急道,说着就去追,可来到门口早就没有了白杨的身影。

    心中大概也知道以白杨的本事是不可能追上的了,叶幽月从白大褂兜里掏出一个放大镜跑白杨坐的地方爬地上撅着屁股认真观察。

    “幽月你干嘛?”苏溪水问。

    不赖烦的摆摆手,叶幽月说:“别打扰我,我看看他有没有留下头皮屑毛发什么的”

    “……”

    然而寻找半天最终叶幽月还是一无所获,颓废的坐在地上一脸懊恼不甘的表情。

    研究基因战士固然好玩,但哪儿有研究白杨来的刺激啊,可是对方不干,玛德……

    边上的闫建年深吸口气反应过来说道:“好了幽月,你去整理一下必要的资料,转移到另一个地方继续研究”

    叶幽月眼睛一亮,翻身起来就往外面跑,嘴里嘀嘀咕咕的说道:“对啊,暂时奈何不了他,那我就先把基因战士研究出来,然后让基因战士把他抓住,这样一来我就能把他捆上手术台切片了,嘿嘿嘿嘿……”

    苏溪水一拍额头,疯子科学家叶幽月把目标瞄向了白杨,鬼知道以后会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离开房间后白杨真的跑了,准确的说是落荒而逃,他严重怀疑自己继续留下来的话难逃被搬上手术台的命运。

    科学家真心是一种可怕的生物,他们创造一项项奇迹改变世界固然可敬,可那股疯狂的劲头也让人害怕。

    从基地中出来,白杨给自己身上拍了一张隐匿符,然后在整个基地转了一圈,念力辐射出去,将基地中的士兵笼罩催眠,让他们忘了自己之前杀死四个基因战士的画面。

    虽说上头已经做出了安排,但他觉得还是这样保险一点,毕竟人多口杂,难免有人把自己的事情说出去。

    之所以想都不想的给出一瓶壮气丹让基因实验继续进行,白杨是处于两个原因,首先是基于基因研究的确应该进行,毕竟那对于国家来说是好事,风险是肯定存在的,做任何事情都有风险,但不能因为风险而让这项研究终止。

    至于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还人情了。

    上头在宋一道砍死狗男女这个事情上做出让步,这是看在白杨的情面上,这个人情得还!

    之前邱国荣打电话让自己来这里,看实验结果恐怕是假,想要一些壮气丹继续研究才是真的,只是没有预料到会发生意外而已。

    “基因战士的研究,如果没有发生之前的意外,我恐怕根本就看不到实验结果的,毕竟这种事情需要保密哪儿能让我知道”

    凌空而立,看着还在做善后工作的基地,白杨心头跟明镜似得。

    没有人注意到,也没有任何摄像装置拍摄到,基地中悄无声息的飞出一个U盘,最终落入白杨手中。

    拿到U盘,白杨真的拍拍屁股跑路了。

    无声无息间,他念力控制一个U盘将之前的基因实验数据资料拷贝了一份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