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理会电话那头的邱国荣是什么心情,白杨和他说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之所以杀掉几个基因实验体,是因为他们完全不受控制,在他们本身还保留意识的情况下,若是留下不受控制的他们,稍微一个疏忽大意就会酿成更大的灾难!

    可以想象,若是留下他们的话,肯定会进一步进行研究,而白杨又不可能天天在这里看着,若是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怎么阻止?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所以杀掉是最好的结果。

    “虽然不知道你遭遇了什么,但那却不足以成为你滥杀无辜的理由”看着地上于年军的尸体白杨心头自语。

    周围直升机轰鸣,没有敢靠近临空而立的白杨,飞机上有士兵顺着绳索下去,拴住于年军的尸体将其带走,不但如此,连周围混合于年军血液的泥土都被带走了。

    这些东西,后续都是研究材料。

    看了看狼藉的村子,白杨摇摇头跟着直升机前往基地,后续会有人来做善后工作。

    落日西下,残阳如血,基地中的硝烟还未散尽,一片凝重的气氛。

    一次结果判断错误的实验,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这是谁也无法预料了到的。

    四个基因实验体失去控制,造成了数百人的死伤,这是一起严重的事故,事先谁也无法预料到这样的事情。

    万幸的是实验体及时被白杨除掉,事态被控制在一定范围内,并未造成更严重的灾难,一应后续善后工作正在紧张的进行。

    基地中,士兵们的心情无法平静下来,之前亲眼见证了基因怪物的可怕,那种震撼的画面久久回荡在心头,让人浑身发麻颤抖。

    可以想象,很多人事后都会留下心理阴影,那是必然的情况。

    白杨来到基地中,每一个看到他的士兵都激动而忐忑。

    之前他那天神般的身影深深的烙印在这些人的脑海,每一个近距离接触白杨的人都敬畏无比,不敢贸然上前打招呼。

    一路所过,白杨对周围忐忑注视自己的人微笑点头,并未因为自己实力超然而目空一切不将别人放在眼中。

    邱国荣带着苏溪水刘青山叶幽月他们亲自前来迎接,远远的,邱国荣就伸出双手走过来看着白杨感激道:“小杨,这次真的谢谢你了,若不是你的话,我真无法想象事情会演变成什么样子”

    “邱叔叔客气,于情于理,面对这样的情况我都不可能袖手旁观的”白杨和他握手点头道,同时,白杨看着边上的苏溪水他们点头打招呼。

    苏溪水抿着嘴唇看着白杨,亲眼目睹了之前的事件,再次面对白杨,她已经没法像以前那样淡定,心情相当复杂。

    一头红色长发的叶幽月,此时在边上一双美目看着白杨简直在放光,上下打量,恨不得一口将他吃掉。

    虽然叶幽月美得冒泡,但面对她的目光白杨也浑身发毛,总有一种自己是猎物被盯上的感觉。

    刘青山看着白杨,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形容自己的心情,真心没法将现在的白杨和当初那个被自己随手教训的白杨联系起来,此时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恍惚的状态。

    他的世界观被颠覆了。

    邱国荣看着白杨说道:“小杨,你先和小苏他们去休息一下,我先把接下来的事情安排好”

    “好的,邱叔叔你忙”白杨点头。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可以想象接下来邱国荣忙得估计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了,在这种情况下他还亲自出来迎接,可见对自己的重视。

    前往休息室的路上,苏溪水神色复杂的看着白杨纠结道:“其实,我早该想到了”

    “呵呵……”白杨耸耸肩,知道苏溪水指的是两次救了她的事情。

    摇摇头,苏溪水没继续这个话题,苦笑道:“看来以后我是没机会打爆你的眼睛了,你能让我打一顿吗?”

    心道一声你丫有病,白杨看着她撇嘴说:“你可以试试的其实”

    翻了个白眼,苏溪水决定不和白杨说话,又不是傻逼,她可不想继续自讨苦吃,和白杨硬肛吃亏的只会是自己。

    可是,好不甘心啊,被白杨欺负了那么多次,看来没机会报仇了,这让她牙根痒痒。

    实在是没法忽视边上叶幽月那一双饿狼般的眼神,白杨看着叶幽月无语道:“你又是哪路神仙???再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信不信我把你打得你妈都不认识你?”

    苏溪水看了看叶幽月和白杨,古怪一笑,边上的刘青山也忍俊不禁。

    老实说,不管是谁,面对叶幽月那双随时都要把自己切片的眼神都会心头发毛的,果然,白杨也不例外。

    那眼神太可怕了,没人能保持淡定。

    推了推眼镜,叶幽月双目亮晶晶的上前一步,伸手看着白杨说:“你好白杨,我叫叶幽月,你可以叫我幽幽,也可以叫我月月,叫我幽月也行”

    和她握了握爪,白杨心头茫然,这妞谁啊,貌似在哪儿听过,不过脑袋有病吧,老子和你很熟吗?还什么幽幽月月的,你这么热情是几个意思?

    “你好”白杨看着她干巴巴的回答了一句。

    然而叶幽月握着白杨的手居然就不想放开了,跟个女牛虻似的死死的抓住,还不停的揉捏说道:“白先生,我对你仰慕已久,见到你实在是太开心了”

    边上的苏溪水抿嘴偷笑,看着白杨懵逼惊恐的表情心里开心得不要不要的,这家伙总算是吃瘪了。

    白杨连忙甩开叶幽月的手后退一步,看着苏溪水小声问:“什么情况?”

    “她估计是‘看上’你了”苏溪水古怪一笑说。

    什么乱七八糟的,白杨信了她的鬼话,下意识远离叶幽月,总觉得这妞很危险,心道要不要称人不注意的时候将她干掉?嗯,可以考虑考虑……

    “哎呀,白先生,你别跑呀,我们聊聊”

    白杨避之不及,然而叶幽月不打算放过他,紧走两步上前说道。

    那眼神太可怕,白杨后退指着她说:“我警告你,你别过来,要不然我动手了??!”

    叶幽月止住脚步,一脸不甘。

    严肃的气氛被叶幽月这么一闹倒是轻松了不少。

    几人来到位于基地内部的休息室,有人端上茶水之后,气氛一下子沉凝了起来,没有人说话,心照不宣的等待这什么。

    边上叶幽月没管那么多,打破沉默看着白杨一脸期待的说:“白大哥,能给我你的一滴血液或者毛发吗?求你了,只要你给我,我可以付出一切”

    短短时间,叶幽月对白杨的称呼变了好几种。

    “滚”白杨决定不搭理她,这妞脑袋有问题。

    “好不好嘛”叶幽月不依不饶,甚至还想赖到白杨身边来。

    苏溪水一巴掌把叶幽月按在沙发上摇摇头道:“好了幽月,别闹”

    “可是……”

    叶幽月还想说什么,邱国荣推门进来了。

    看到推门进来的邱国荣,休息室内的气氛为之一正。

    巡视一圈,邱国荣点点头,看了看手中的一个文件夹,抬头目光放在白杨身上说道:“鉴于这次的事故,上头紧急召开会议,然后商量了一下解决方案,大家听一听”

    没有人说话,其实心头都明白,所谓的让大家听一听其实主要是说给白杨听的。

    邱国荣说道:“第一,这次事故中,死去的士兵,全体记特等功一次,发放抚恤金两百万到每个人的家属手中,伤残的士兵,全体记一等功一次,发放慰问金五十万”

    “第二,被波及的村民,会帮他们重建家园,至于死去的人,会给予每人一百五十万的赔偿,他们的父母专人赡养,子女提供一系列优惠政策直到成年”

    “第三,此次事件列为绝密,基地每个人进行隔离,直到解除隔离命令下达,关于小杨的各种视频资料一律删除不做备份!”

    说道这里,邱国荣看向白杨。

    在白杨微不可查的点点头后,他深吸口气,看了看文件夹继续说道:“鉴于这次重大事故,对相关负责人予以相应处理,处理结果如下”

    “第一,对于直接负责人第九处处长邱国荣,予以撤职处理,记大过一次,后续等待审查予以定罪!其他相关责任人全部予以降职记过处分等待审查,涉及人员一十三人……”

    “第五,有关于实验体于年军当初的情况,涉案人员一共一十八人,除了被于年军杀掉的之外,其余人予以逮捕,届时该枪毙枪毙该监禁监禁绝不姑息!”

    “第六,苏溪水刘青山等人因为只负责安保,虽没有能够控制住实验体,但情有可原,不予以处理”

    “第七,此次试验主要负责人叶幽月,因为预估不当,难辞其咎,但鉴于特殊人才关系,罪行暂时压下再议,希望将功补过,但若再次发生类似事故,一并处罚!”

    宣布完,邱国荣看向白杨,表情有些忐忑。

    “看我干嘛,我又无权干涉任何决定”白杨平静道。

    其他人默不作声,没有任何异议。

    心头松了口气,邱国荣说:“嗯,就这样吧,我要去接受调查了,接下来有人来接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