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下一血哦不,一杀的白杨继续追下一个基因怪物。

    因为之前耽搁了一点时间,加上对方全力奔跑的速度够快,他凌空飞行也追了十多分钟才看到第二个基因怪物的身影。

    相隔老远白杨就看到有几架直升机在进行追踪,直升机上火力倾泻,将山间草木山石打得粉碎。

    这个是四个成功的基因怪物中的五号申屠,虽然四个基因怪物成功的时间相当,可无可置疑他是第一个成功的。

    面对直升机的追杀,他迅猛在山间奔行,如同一头霸王龙横冲直撞,奔跑中他不时转头看一眼天上,表情凶悍狰狞。

    就在越过一片乱石堆的时候,他一个弯腰,捡起一块磨盘大的石头,转身一丢。

    呜的一声,石头划过虚空,如同一颗炮弹一样砸在了直升机上。

    轰。

    一阵轰鸣炸响,直升机直接爆了,化作一团火球,碎片四射。

    这一幕适时传递到很多地方,让很多看到的人都吓一跳。

    丢一块石头打爆一架飞机,基因怪物也太可怕了一点,这他喵的是名副其实的打灰机了……

    白杨凌空而来的画面也被传递回去,邱国荣为了减少伤亡,下令其他直升机远离,原本追杀基因怪物的他们改为白杨的专用摄像师。

    狂奔中的申屠身躯一顿,赫然转身看向虚空中的白杨。

    他目光狰狞面容扭曲,似心有警惕,看着白杨居然一步一步后退。

    “居然具备本能的危险意识,看来基因改造过后,他们情绪上变得异常暴躁,可正常的思维还是有的”白杨心头自语。

    一眼就从申屠的反应中看出了这些,居然和叶幽月那个科学狂人的猜测结果不谋而合。

    虽然白杨不是专业领域的科学家,但并不表示他不聪明,如果专研科研领域的话,以他的大脑叶幽月给他提鞋都不配。

    “你也是他们创造出来的?”申屠一边后退,一边问出了和六号一样的话。

    他们具备正常意识,看到临空而立的白杨,加上自身遭遇,很容易就联想到这一点。

    “可惜了”看着对方白杨摇摇头轻语。

    没有多余的废话,心念一动,血纹剑再度出现在身边。

    既然要杀,就没有那么多废话,你和对方嚷嚷半天还不是一样的结果,浪费时间。

    看到血纹剑的那一瞬间,申屠感觉到了?;?,本能的抓起一块大石头就向着白杨砸了过来,接着看他动作应该是要跑,可却身躯一伏,冲天而起,欲要跳起来将白杨撕掉。

    白杨表情不变,伸手一指,其实根本没必要做出这种多余的动作,习惯而已……

    血纹剑凌空而去,在虚空中留下一道红色残影,炮弹般飞来的石块顷刻撕开。

    噗……

    鲜血冲天,申屠脑袋和身躯分家,庞大的无头尸体掉下,地面轰鸣颤抖,被砸出一个大坑。

    秒杀,没有费半点力气。

    对于异界宗师都能吊打的白杨来说,申屠这样的基因怪物连人形小怪都算不上。

    “交给你们了”收起血纹剑,白杨转身看着几十米外的直升机丢下这样一句话再度凌空远去。

    还有两个。

    “上千士兵,各种枪械武器齐全,不但没有留下那几个基因怪物,反而死伤惨重,却被他轻易灭杀!”

    “太可怕了,那是神吗?”

    很多人心头震撼,仿佛觉得自己置身于梦境。

    四个基因怪物有多可怕有目共睹,可此时这分分钟变成了尸体……

    第三个,八号,因为四个基因怪物是分头跑的,速度够快,白杨追了半个小时才追上。

    然后,血纹剑飞过,噗嗤,脑袋冲天而起。

    三杀!

    就是这么简单,打个小怪而已,若不是念力延伸距离有限,千里之外割人头对白杨来说更为方便,都不用跑一趟。

    “还有一个,继续”

    惯例将八号的尸体交给驾驶直升机来的士兵后,白杨收起血纹剑继续追杀。

    可此时他手机响了,边飞边接通电话,是邱国荣打来的。

    信号有点不好,断断续续,邱国荣的声音带着焦急传来,却也将情况说明。

    根据卫星监控画面显示,九号于年军已经远离基地一百多公里,很快他就要离开山区,距离他几公里之外是一个村落!

    “那个村落有几十户人家,一旦让九号冲进那里,后果和影响力将不堪设想,请务必阻止他!”这是邱国荣带着祈求语气的话。

    他们搞出基因怪物,错误的估计了他们的危险程度,导致了可怕的后果发生,如果再殃及平民的话,那就真的真的犯下大罪了。

    “我尽量吧”白杨皱眉回答,挂断电话收好,加速追击。

    因为方向不同,他距离于年军不止一百公里,等到他凌空来到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晚了。

    虽然有意识,但却陷入狂躁中的于年军依旧冲进了村子中。

    尖叫四起,恐慌弥漫整个村落。

    “妖怪,那是妖怪”

    “有鬼,妈妈,有鬼啊……”

    村落陷入绝望的气氛中,有人磕头祈祷,有人夺命狂奔。

    砰……,可怕的于年军冲入村落,随手拍飞一个村民,对方被拍出数十米,撞破一栋房子的窗户,再撞到墙上身死。

    噗……!他一脚踩下,将一个惊恐迷茫的妇女踩成肉酱,身躯一跃,他跳起落下,将一栋小平房踩蹋半边。

    身高近三米五,有着绿巨人一样身躯的于年军横冲直撞,普通村民在他面前连蝼蚁都不如。

    短短一分钟不到,死在他手中的村民超过了十个,毁掉的建筑八栋,而他还在肆意破坏杀戮。

    “坏人,都是坏人,我保家卫国,未婚妻惨死,家人遭遇横祸,世间黑暗,全部都是坏人”

    于年军目光狰狞,嘴里大吼,一个劲破坏。

    负面情绪放大十倍以上的他,在背后直升机没有追上他的时候,眼中心中只有无尽的破坏和杀戮。

    路过一栋木瓦房的时候,里面传来了一声尖叫,于年军脚步一顿,转身,伸手撕开一面墙,将里面有一个身穿翠花衣服的年轻女孩抓了出来。

    女孩被大手捏住,恐惧得说不出话来,已经绝望。

    正要一把捏死女孩的于年军赫然转身,看到了凌空而来的白杨。

    “孽畜,放开那个女孩!”看到狼藉的村落,白杨目光冰寒大吼,他并不是在搞笑,真的不想那个女孩在自己眼前惨死。

    面目狰狞的于年军看向白杨,第四次问出了同样的一句话:“你也是他们……”

    “别给我废话,放开他”白杨沉声道。

    目光凶悍,于年军狞笑道:“都是坏人,该杀!”

    说着他就要用力捏死女孩,女孩绝望而恐惧,面对如此情况他无法左右自己的命运。

    噗……!

    一道红色虚影闪过,于年军正要用力的右手一下子失去了知觉。

    微微愕然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一整条胳膊断裂,握着女孩往地下掉落,直到他看的时候,肩膀才开始喷血。

    顾不得手臂和女孩,于年军后退,转身就想跑。

    “死!”

    白杨冷哼,手指一点,血纹剑拐弯斩向于年军脖子。

    “等等!”

    就在血纹剑临身的刹那,于年军猛然大吼。

    血纹剑一停,距离他的脖子只有十公分!

    于年军转身,看着临空而立的白杨,表情扭曲道:“你为什么要杀我?”

    “因为你该杀”白杨回答。

    “哈哈哈,天底下那么多该杀的人你不去杀,为什么专门盯着我一个?我不服”于年军咆哮。

    还有思维的他,从手臂断裂就知道自己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只能述说心中的不服。

    “别人做坏事你就跟着做坏事?或许你遭遇过不公,但这些村民何其无辜?为什么只盯着你一个,因为你撞我枪口上了,满意了?”白杨冷声道。

    “我做坏事也是被逼的……”

    噗……血纹?;?,于年军脑袋冲天而起,死了。

    废话真几把多!

    白杨才懒得和他废话,既然要杀,我还和你**个毛线,其他人,其他人关我毛事,我又没看到,如果看到的话也一样会动手。

    干掉于年军,白杨目视狼藉一片的村子,摇头叹息。

    念力一动,延伸出去,以他为中心,两公里都笼罩在念力范围中,将村子里的每一个人催眠,让他们忘掉这次灾难。

    然后,白杨掏出电话给邱国荣打了过去说:“四个基因怪物已经别我杀了”

    “多谢”邱国荣松了口气说。

    皱了皱眉,白杨沉声道:“但是,追上于年军的时候还是晚了一点,他已经冲入村子造成了很大的破坏,我能做的只是让村民们忘记这件事情,没有起死回生的本事,你们自己犯下的错误,自己想办法收场,该如何赔偿赔偿,帮他们重建家园,至于死去的人你们编什么借口那是你们的事情”

    “应该的,是我们犯下的错误,一定会做出满意的赔偿,给死去的人的家人亲属满意的答复”邱国荣近乎用保证的语气说。

    “嗯,那就好”事已至此,白杨也没有办法。

    那边邱国荣顿了一下,苦笑道:“你说过可以抓活的,虽然事情出乎了我们的控制,但那四个人的价值太大了,杀了是不是有点……”

    “我就那么一说,你别当真”白杨耸耸肩说道。

    “好吧”邱国荣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