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不知道宋家出了什么事情,但那些人也太过分了点,再怎么说,宋一道正式成婚的日子也应该去一下的,可几乎全都避之不及,这也太让人寒心了”王清雨叹息道。

    “人之常情,宋家能量不小,一旦出事会殃及很多人,远离旋涡中心作壁上观是每个人下意识都会有的举动,也怪不得他们,只是,恐怕很多人都要后悔了”白杨笑道。

    “后悔?”王清雨不明所以。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白杨没有多说什么。

    两人手拉着手慢步在公园,说着话,如同一对普通小情侣一样。

    春日暖洋洋,周围繁花盛开,清风吹来一阵花香。

    “杨杨,这段时间谢谢你陪我,我很开心”王清雨停下脚步,看着白杨认真的说道。

    白杨搂着她的腰,用鼻尖碰了碰她的鼻尖笑道:“傻丫头,你开心就好”

    主动亲了亲白杨,王清雨靠在他怀里说:“另一个工地那边来电话了,大体框架已经弄好,后期准备装修了”

    “辛苦你了”白杨闻着她的法香说。

    知道她说的是博物馆那边的事情,也大概读懂了王清雨的心思,她不想太耽误白杨的时间,隐晦的提出白杨不用太顾及她的感受,去忙自己的。

    “不辛苦呢,能帮到你,我很开心,也让我很充实,不会觉得自己只是一个好看的花瓶”

    “其实我宁愿你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不是一心都扑在我身上”白杨无奈道。

    “等下助理会开车过来,我就直接过去了”王清雨没接话。

    说这句话的时候,王清雨话语间透露着丝丝不舍,两人朝夕相处多日,感情正浓,分开的确带着点伤感。

    “注意安全,我有时间就去找你”白杨安慰道。

    “嗯”

    不一会儿,一辆奔驰商务车就停在了两人十多米外,没有过来打扰。

    从白杨怀中抬起头,王清雨说:“杨杨,我先过去了,你也要注意安全,凡事以自身为重”

    “我知道的,对了,你身体好点了吧?这几天别碰冷水,多吃点补血的东西”

    脸蛋莫名一红,王清雨低声道:“对不起哦,这两天那个来得真不是时候”

    “那下次见面的时候……”白杨心头一动。

    “嘻嘻,大坏蛋,不和你说了,我先走啦”王清雨害羞了,转身欢快的走向车子,走出去几步,王清雨转身,看着白杨扭捏道:“我爸爸妈妈和叔叔阿姨都商量好了,具体日期订在下月二十八号,那天是个好日子”

    还有一个多月,他们订婚的日期确定下来了。

    白杨上前两步,再次搂着她,狠狠的亲了一口说:“到时候,你就是我媳妇了,不对,很早就是了”

    “嗯,我先过去了”王清雨抬头说。

    两人黏黏糊糊的,看得不远处的大叔大婶直翻白眼,你们道个别倒个别有那么难吗?

    最终还是分开了,看着王清雨乘车离去,白杨莫名叹息一声。

    欠人的钱可以还,欠人的情拿什么还?尤其是欠一个人的一生,拿什么才能还得清?世间情感无数,唯有爱情最揪心……

    “我有慧剑十万柄,斩尽世间仇敌不平事,面对将一生托付给自己的人,一切皆是枉然”

    心里千头万绪,摇摇头,白杨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接通后说:“喂,是邱叔叔吗?我是白杨……”

    昨天和邱国荣说过,要去看看他们的研究成果的。

    其实,天底下哪儿有那么多平白无故的让步和宽容,律法纵然宋家的所作所为,看似白杨的一句话就解决了,可很多事情不用说明,白杨也是需要付出的,这次去看所谓的研究成果,大概就是去还国家的这个人情。

    这些东西白杨不打算告诉宋家,毕竟哪怕他付出点什么,对于他来说也只是微不足道的。

    哥们,我并非不懂你,这个时候应该和你喝酒解闷,但那只会让你难堪,这种事情需要你自己走出来,我能帮你的只有这么多了。

    妈的,我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我这种没心没肺的人居然会想那么多,这还是我吗?

    秦岭深处,卫星都拍不到的地方,看似荒郊野岭,实则这里防守严密到极点,方圆百里,哪怕一只蚊子飞过恐怕都会先检查一下是公是母。

    地下,一个坚固的房间中,华夏神秘第九处处长邱建国坐在一张桌子后,面对前方一人严肃道:“于年军,你确定吗?”

    “领导,我想得很清楚,确定”对面的于年军点头道。

    点点头,邱国荣说:“既然确定的话,那么请到这里来签字”

    说着,他将桌子上的一张协议推了过去。

    于年军,二十六岁,十八岁参军,表现优异被选入特种部队,几年的军旅生涯中出色的完成过多次任务。

    但人的命运就好比三节草,不知哪节好,他为国出力,家里却出事儿了。

    在他的老家,他有一个未婚妻,长得很漂亮,等着他退伍后回去结婚,可是,镇上镇长家的儿子看上了他的未婚妻,用尽手段想强娶,他未婚妻不从,不惜吃耗子药死去,死前给于年军去了一封信说清楚原委。

    当于年军受到信赶回家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镇长怕事情败露,伪造车祸等各种意外,将于年军家的父母以及他未婚妻的父母都弄死,于年军回去看到的只是几座孤坟。

    以他的军事素质当然知道这些有大问题,不动声色的调查,查清楚原委,一怒之下准备将敌人全部杀掉。

    可他这样的人一举一动都受到国家的监视,还未动手就被阻止,被仇恨填满内心的他凭借可怕的战力在围追堵截中还是杀掉了镇长一家,然后他面对军队的围攻只能束手就擒。

    背负四条人命的他不可避免的上了军事法庭,判决下达,执行枪决!

    在执行枪决的前一天,邱国荣找到他,说给他一次机会,参与一次实验,若是答应,罪行一律免去,他还可以为国家出力。

    没得选择,他答应了,前期准备了很多工作,这次邱国荣是最后一次询问他的意见。

    因为实验有风险,尽管是死刑犯,但出于人道主义还是要询问他的意见的。

    当于年军在协议上签字后,邱国荣收好对他说:“去吧,有人带你去实验地点”

    带着手铐脚镣的于年军站起来,来到门口的时候门打开,四个全副武装的战士默不作声的带着他离开。

    类似于于年军这样的人,还有其他九个,一共十个!

    这样的十个人,每一个都是身体素质过硬,但都犯下不可饶恕罪行的人,有人是黑道老大,有人是打黑拳的,有人是练武多年侠以武犯禁的……

    “有了米国几乎成功的资料,还有其他准备工作,一定能成功的”看着于年军离去的背影,邱国荣深吸口气给自己说的。

    不久后,于年军被带到了地底最深处,这是一个有着上百个平方的房间,周围的墙体内部镶嵌钢板,混凝土坚实,足以抵挡小型导弹轰炸。

    在这个房间的一边,一整面特种钢化玻璃墙隔离,这种玻璃于年军认识,一发火箭弹都别想一下子炸开!

    来到这个房间,于年军看到了其他九个和他一起接受实验的同伴。

    每一个人眼中都闪烁这野性的光芒,他们每一个手上都沾满了血腥,可是在国家机器面前,不得不低头。

    国之神器镇压,别说这帮穷凶极恶的人,哪怕是神也给你屠了!

    十个特种合金的架子一字排开,于年军在内的十个人被束缚在架子上,接着,一群白大褂默不作声的进来,给他们身上贴满了各种仪器的检测线路。

    在玻璃墙的另一边,站着至少一个连的士兵,他们全副武装,子弹已经上膛。

    在这群人最前方,邱国荣站在那里,他身边是近乎返老还童的刘青山,在刘青山边上,苏溪水也在。

    不过,这个时候他们几人都没有插嘴的份,全都在听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少女指挥。

    女孩看上去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一头鲜红的头发显示出她性格无比叛逆乖张,一张精致的娃娃脸可爱到爆,脸上驾着个大大的眼镜一下子就显得有些知性了,双目中闪烁疯狂的神色。

    她身材姣好,童//颜//巨//乳,腰肢纤细双腿修长,此时身穿白大褂手中抱着个平板电脑一通指挥。

    等到玻璃墙那边的白大褂给十个人身上贴满各种仪器的感应器之后,邱国荣忍不住问:“幽月,这次实验有多大的把握?”

    这个女孩,就是和苏溪水王清雨齐名,有着四妖姬称号之一的叶幽月,一个天才疯狂科学家!

    面对她,哪怕是超级能打的苏溪水都要胆寒,这个女孩平时看上去萌萌的,然而她看谁的眼光都有一种将其拉倒实验室切片的神色,谁不怕?

    此时她听到邱国荣的话,小手一挥说道:“前期做了那么多工作,又有那么多资料,成功的把握有百分之九十,剩下的百分之十就看天意了”

    说道这里,她目光疯狂的看着对面的十个人说道:“人类很多年前就在从事基因研究,想要制造出强大的基因战士,这么年的梦想很快就要实现了,各位,瞪大你们的眼睛见证奇迹吧,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