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车来到租住的别墅小区门口,白杨在刷门禁的时候发现保安大哥眼神透过车窗看自己的表情有点奇怪,欲言又止的样子。

    “有事儿?”白杨摇下车窗好奇问。

    “是白先生?您回来啦”看清楚白杨的面孔,保安大哥表情一喜,不过内心却吐槽,这有钱人就是任性,才多久啊又换一辆车。

    “你在专门等我?”白杨古怪道。

    “对,额,白先生,是这样的,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有人送来了很多东西,说是交给你的,可找不到你人,于是寄存在了我们保安处,你看是不是签收一下?”保安大哥笑道。

    白杨点头,先把车开进大门停在边上,对王清雨说稍等一下,然后下车问保安大哥:“是什么东西,谁送来的?”

    “白先生跟我来,东西很多,具体是什么我们也不知道,不过送来的却是一个歪果仁”保安大哥前面带路说。

    来到保安室,白杨看到了角落堆放了一堆纸箱子,差点堆满了半个保安室。

    带路的保安大哥指着一堆纸箱说:“就是这些东西,白先生,您需要不需要打个电话确认一下?送来东西的人留下了电话的”

    接过保安大哥递过来的电话号码,白杨打过去询问之下,这才明白了事情的原委,话说上次自己在魔都的时候通过唐家的介绍找了个歪果仁做衣服,走的时候玩笑的口吻说让对方再做百八十套的,然后对方就真做好了送来,不过却没找到自己人,放在了保安室……

    歪果仁也太实在了点,自己都差点忘了这茬,白杨心头嘀咕,确认后看着一堆纸箱子装着的衣服说:“能不能请各位帮忙搬一下?”

    值班室除了带路的保安大哥之外还有其他十来个没有站岗的,白杨盯上了这帮劳动力。

    “没问题”保安大哥回答,然后冲其他人说:“兄弟们干活了,帮白先生搬一下东西”

    他们都知道白杨住哪套别墅,搬着走过去,白杨先开车过去开门。

    进屋后,王清雨好奇打量周围说:“这就是杨杨住的地方呀?还挺干净的嘛,我以为男孩子住的地方都很乱呢”

    白杨才不会告诉她每过几天就有家政的过来打扫,要不然这屋子恐怕都要生一层灰。

    “清雨你先去楼上坐,我去招呼一下他们”

    门外一群保安已经搬着衣服过来了,白杨对王清雨说完转身,先指挥保安将衣服放客厅,他们放好东西后借口还要值班并没有多留,也没有多看王清雨一眼,明白这样的女人不是自己这样的人能觊觎的。

    想了想白杨出门开车离开,十分钟后回来,买了一箱中华,每个帮忙的保安发了一条。

    “白先生大气”一个个保安大哥眉开眼笑的竖起大拇指。

    一条中华几百块呢,都顶的上他们一个星期的工资了。

    对于帮助自己的人白杨从来不吝啬,哪怕只是保安。

    当白杨再次回到租住的别墅时,发现王清雨正如同一只百灵鸟一样欢快的忙碌,她将客厅的纸箱拆开,把里面的衣服鞋子裤子袜子等等东西分门别类的一件一件往衣帽间拿,显然已经忙了一会儿,光洁的额头已经冒汗。

    “休息一下吧,这些我自己来就可以了”白杨笑道,有媳妇就是好,如果就他自己的话,恐怕直接堆一边,要穿的时候才会想起拿出来。

    “不累呢,我先把这些衣服放好,哎,杨杨,这些衣服都出自名家手笔呢,这样的衣服一般人想求一套拿着钱都没有门路,居然有人给你送来这么多”王清雨惊讶道。

    “名家不名家我不知道,但这些衣服穿着的确舒服”白杨笑道,然后过去帮忙。

    说是帮忙,其实白杨也就打下手,用王清雨的说法,这些东西不能乱放,要不然就糟蹋好东西了,别说,经过她的一双手,百十来套衣服摆放整齐,居然颇有一番美感,丝毫不显凌乱。

    女孩子懂得真多,白杨心头感叹。

    “去洗漱一下吧,你看你一身汗”忙完后,白杨看着脸颊通红的王清雨说。

    “嗯嗯”她点头,去了洗手间。

    乘着王清雨洗漱的时候,白杨将装衣服的箱子丢别墅外面的垃圾桶边去,第二天有人收拾。

    忙完还不等他坐下,王清雨的脑袋从洗手间伸出来,可怜兮兮的看着白杨欲言又止。

    看着沐浴后的王清雨,白杨再次被惊艳了一下,不过好奇问:“怎么了?”

    “我忘了我没换的衣服,刚才的礼服我丢洗衣机里面了”用浴巾把自己包着的王清雨咬着嘴唇说。

    看了看只敢露出一个脑袋的王清雨,白杨笑道:“那要不你穿我的?嗯,衬衣!”

    “好啊”她眨眼,脸蛋微红。

    然后白杨就给她找了件白衬衣递给她。

    等王清雨穿好出来后,白杨眼睛都值了,他的衬衣穿在王清雨身上明显大了几号,松垮垮的,直接垂到了她膝盖往上十多公分的地方,感觉下身什么都没穿一样,一双白嫩笔直的长腿俏生生的站着。

    上下打量一眼,白杨摸着下巴不怀好意的说:“简直让人犯罪呀”

    “哎呀,我先睡了”惊呼一声,王清雨一下子跑床上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

    耸耸肩,白杨去洗手间洗刷刷,洗手间内还弥漫着王清雨身上的香味,让人陶醉……

    洗完白杨就穿着条大裤衩走了出来,原本还想逗一下王清雨呢,但白杨却发现她脸色有点不对。

    床上的王清雨眉头微皱,脸色有点苍白,额头还有丝丝冷汗。

    “怎么了?”白杨走过去关切问。

    脸颊微红,王清雨扭捏道:“我那个来了……”

    “那个?哪个?”白杨一时没反应过来。

    “哎呀,就是那个啦”

    “哦哦,那个呀,你等等……”白杨恍然,反应过来说道,然后麻溜穿衣服,拿着车钥匙出门。

    王清雨还没反应过来,白杨就风风火火的出门了……

    “呆子,不过来得真不是时候哦……”王清雨喃喃自语。

    驱车来到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超市,白杨拎着个篮子直奔日用品区域,嘴里嘀嘀咕咕手里挑挑拣拣。

    “日用的夜用的,薄的厚的,棉的清爽的透气的,玛德,居然还有这么多门道,算了,每样搞一包,嗯,一次性裤裤?这个也拿一包,咦,那边还有红糖……”

    挑挑拣拣,他也不知道王清雨习惯用什么类型的,都拿了一些,最后拎着一大包在营业员古怪的目光中落荒而逃。

    当看到白杨拿出一大堆东西献宝似的递给自己,王清雨哭笑不得的同时又感动不已,红着脸说了声谢谢然后提着东西近了洗手间。

    “弄好后去床上躺着,我去给你弄红糖水”冲着洗手间说了一声,白杨跑去了厨房。

    他哪儿弄过这个啊,差点没给厨房烧了,然后掏出手机搜索攻略,按部就班下好不容易弄好一杯红糖水,端上去的时候王清雨已经弄好再次躺床上了。

    “来,快喝了,听说这个对那几天的女孩子身体有好处,我之前没弄过啊,不知道味道怎么样”白杨不好意思的说。

    “嗯”王清雨双手捧着小口小口的喝着,微微低头,双目中隐隐约约湿润。

    白杨所做的一切她都看在眼中,虽然笨手笨脚的,但她能感觉到,白杨真的是在努力做好一个男朋友。

    她并不在意白杨做得有多好,重要的是那份心意。

    “喝完乖乖睡,如果哪里不舒服的话告诉我,我带你去医院”白杨给她盖好被子说。

    “嗯”王清雨点头,看着白杨甜甜的笑。

    白杨也上床,身躯碰到王清雨,发现她浑身有点冰冷,然后小心翼翼的将她楼在怀里问:“这样舒服点了吗?”

    靠在白杨怀中,王清雨甜蜜道:“杨杨,谢谢你,你真好”

    “乖,睡吧”白杨亲了亲她的额头说。

    想到对方为了自己抛弃美好的生活远赴山区,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她努力去学习厨艺,甚至还细心的帮自己洗脸洗脚,自己所做的一切也就不算什么了。

    两个人相处是相互的,没用谁比谁卑微,单方面的付出只会让双方显得公式化……

    一觉醒来神清气爽,两人起床洗漱过后,再次驱车前往酒店见证宋一道的婚礼。

    再次来到这里,白杨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

    相比起昨天的高朋满座,今天宋一道真正婚礼的日子可谓门可罗雀来形容,显然昨天来的那些人都听到了点风声,觉得宋家要倒霉了,下意识疏远。

    “自古锦上添花容易雪中送炭难,那些以为宋家要倒霉的人恐怕会后悔死!”

    心头嘀咕,那边依旧一身红的宋一道强笑着走过来在白杨肩膀上捶了一下笑道:“老白来啦,那边坐”

    “恭喜”白杨拍了拍他的肩膀说。

    显然心情不佳,宋一道没多说,领着白杨落座后又去忙碌了。

    接下来,等到中午的时候,吉时已到,宋一道和那个叫韩月的女孩在司仪的见证下正式结为‘夫妻’,整个过程压抑而沉闷,一点都没有婚礼该有的气氛。

    婚礼惨淡收场,面对如此情况,宋家一家心情都不好,对来参加婚礼的每一个人都记在心里,至于没有来的人嘛,哼哼……

    明白事情的原委,白杨知道宋一道没有心情,哪怕找他他也只会强颜欢笑而已,最后白杨和他寒暄两句带着王清雨离去……

    (这不是狗粮,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