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吧?”

    白杨刚坐下,王清雨就在他身边担忧的小声问。

    捏了捏她的手,白杨微微摇头什么都没说,在这个包间内的人别看一个个都挺年轻,背后能量大得惊人,言多必失。

    此时已经是下午六点过,宴席开始,各种菜肴流水线般上来,众人吃吃喝喝好不热闹。

    不一会儿,一身红的宋一道推门进来,身边领着一个身穿婚纱的女孩。

    “招待不周,我自罚一杯”宋一道举起酒杯说道,他表情有些不自然,显然没有从不久前的事情中摆脱出来。

    他身边的女孩还算漂亮,但却显得很拘谨,而且畏畏缩缩,话都不敢说。

    这想来就是新找来的‘新娘’了吧,白杨心中暗道。

    看到宋一道和新娘,包间内气氛一下子变得古怪,他们之前都是见过新娘的,可根本不是这个女孩啊。

    搞什么鬼?

    “这是我媳妇韩月”宋一道先介绍身边的女孩,没多说,然后对女孩分别介绍包间内的人说:“这个是白杨,我好哥们,那个是唐十六,家里巨有钱,那位是吴乐吴公子,不久后就要走马上任了,那是大姐头苏溪水,很能打的……”

    “白少,唐少,吴少,苏姐……”叫韩月的女孩畏畏缩缩的给众人敬酒。

    众人莫名其妙的回应,心道这特么是什么情况?新娘临时换人了?还能这样?

    介绍一圈,宋一道强笑道:“大家吃好喝好,我还得招呼其他客人,见谅见谅”

    待到宋一道带着‘新娘’离开后,包间一下子陷入了沉默,众人面面相窥,这不对头啊。

    “来来来,我们自己喝,新郎官嘛,很忙的”白杨举起酒杯打岔。

    “喝喝喝,别管老宋,我们自己吃自己的,明天我们大家一起闹洞房”唐十六在边上嚷嚷,想要把气氛搞起来。

    可众人情绪都不高,酒席吃得没滋没味,气氛相当之尴尬,虽然众人都从新娘换人的事情中预感到了什么,但都识趣的没提这茬。

    “我还有事儿,先走一步,抱歉了”吴乐目光闪烁,突然起身看着众人点头道,然后迈步离开。

    与此同时唐十六接了个电话,小声嗯嗯两句,站起来说:“我妹子生病了在医院,我得去看看,抱歉了,改天赔罪”

    说完,唐十六也走了,仿佛在躲避什么。

    “我还有任务”苏溪水站起来说,离开的时候,若有所思的看了白杨一眼。

    半个小时时间,众人陆续离开,宴席草草收场。

    人都走得差不多了,白杨也没单独留下来,牵着王清雨离开。

    “发生什么事情了?”电梯中,王清雨在白杨身边小声问。

    白杨捏着她的手笑道:“没事,别多想”

    两人来到楼下的大厅,宾客众多,但却笼罩在一种古怪的气氛下,都是人精,预感到发生了什么,却不清楚原因,表面上没提,私底下都在打听。

    宋家做得隐蔽,这些人肯定是打听不到什么的。

    尽管白杨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明白好哥们宋一道心头不是滋味,却不能去找他说什么,人家被戴绿帽子了,能说什么?安慰?别闹了,这种事情说出来以后宋一道怎么见人?

    和王清雨离开酒店,在大门口的时候,白杨转身看了一眼里面人群中强颜欢笑的宋一道,目光中有莫名神采闪过,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

    他开启慧眼,看到在宋一道的头上,一团漆黑的霉运正在酝酿滋生,不但如此,在他头上,原本应该是屁胡他的官气也在颤抖,隐隐约约有崩散的趋势!

    种种迹象表明,那件事情没完,搞不好很快宋家就要倒大霉!

    应该没什么事情才对啊,白杨心头疑惑,老爷子做得滴水不漏,哪儿还能出差错?

    王清雨察觉到白杨的心情不对,乖乖跟在边上没说话,明白在白杨离开那段时间一定发生了什么。

    来到车上,白杨坐在驾驶室,却没有发动汽车,皱眉沉思。

    恰在此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白杨掏出一看,居然是分开才几分钟的苏溪水。

    王清雨在边上也看到了白杨手机屏幕上那个名字,抿了抿嘴没说什么。

    当着王清雨的面,白杨接通了电话,问:“干啥?我和我媳妇要去睡觉了”

    脸蛋一红,王清雨把脑袋偏向一边,白杨这是在告诉她他和苏溪水没什么。

    “虽然我不知道宋家发生了什么事情,但隐隐约约觉得不对,我知道你和宋一道关系好,本来不应该说什么,但我还是劝你离宋家远一点吧,不会害你”苏溪水在电话那头说道。

    “没事我挂了”白杨平静道。

    “你……谁管你去死……”苏溪水在那头没好气道,可不等她把话说完白杨就已经挂了。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好心提醒你你却挂我电话,爱死不死!拿着电话,苏溪水差点骂娘……

    刚挂断苏溪水的电话,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是不久前分开的吴乐,含糊其辞的告诉白杨远离宋一道,没多说,挂断了。

    然后唐十六也打了过来,总之电话一个接着一个。

    “这是摊上事儿了啊,必定有人拿之前的事情做文章要搞宋家!”白杨目光闪烁。

    边上的王清雨这个时候也接了个电话,脸色变得有些凝重,挂断后看向白杨说:“杨杨,刚刚家里打电话给我,问我们是不是在宋家吃酒席,若还在的话,尽快离开,家里没说清楚,但隐隐约约说宋家好像要出事儿”

    白杨点头没说什么,再次看向前面的酒店,那里仿佛在酝酿一场恐怖的风暴。

    女人啊,麻烦的根源,白杨心头叹息,死了一对狗男女,宋家搞不好要在这上面栽个跟头,而且是爬都爬不起来那种。

    嘟嘟嘟……

    这会儿白杨的电话又响了,拿起来一看,是一个不认识的号码,目光闪烁,白杨接通后不说话。

    那边沉默了一下问:“是白杨吗?”

    “我是”白杨回答。

    再次沉默,那边斟酌了一下语气说:“我是邱国荣,第九处处长,我们没见过面,这还是我第一次和你通话呢”

    “原来是邱叔叔,不知道找我什么事儿?”白杨问,大概猜到对方打电话来是因为宋家的事情了。

    “我直说吧,宋家的所作所为,让我很为难,我知道你和宋一道的关系,想听听你的意见”邱国荣在电话那头说道。

    白杨皱眉道:“我不懂邱叔叔你在说什么”

    “你啊,还给我打马虎眼呢,那里发生的事情,瞒得过一般人,还能瞒过我?要不然你真以为国安和我们第九处是吃干饭的?虽说事出有因,但两条人命啊……”邱国荣叹息道。

    果然,纸是包不住火的,宋家虽然做得隐秘快速,但更上头还是知道了,宋家也只在本省影响力超然,更上头能量就很小了。

    法不容情啊,管你是不是事出有因,死了人,法律就要管!

    白杨摇摇头笑道:“邱叔叔啊,你都知道事出有因了,狗男女嘛,死了就死了,不如就这样算了呗,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当这个世界上没那么两个人就是了”

    “呵呵,对了,上次你给的东西研究有进展了,你要不要抽个时间过来看看?”邱国荣转移话题道。

    “行,明天过了我给你打电话”白杨撇撇嘴说,没问具体是上次的壮气丹还是不久前的基因药剂,反正到时候去看了就知道了。

    “那行,就这样啊”邱国荣挂了电话。

    白杨收起手机,再看酒店中的宋一道,他头上的霉运已经消散了,代表着屁胡他的官员的官气也稳固了下来。

    一个电话,宋家的?;粲谖扌?!

    话不用说得很明白,意思到了也就够了,若是白杨不表态,任由事情发展的话,搞不好宋家会因为那对狗男女被打落凡尘,他表态了,上头也就不提了。

    这就是白杨的影响力!

    如果不是这个电话,白杨相信,恐怕要不了十分钟,宋一道家老老小小恐怕都要被抓起来,杀人本身就是犯法,毁尸灭迹啊,虽说事出有因,但也太过了点。

    哥们,我能帮你的就只有这么多了,以后希望看人的眼光准一点,白杨心中暗道。

    与此同时,宋老爷子也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那边的人告诉他,有人帮忙说话了,狗男女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点到即止,说完对方就挂了。

    当电话挂断,老爷子浑身颤抖了一下,苍老的面孔冷汗滚滚。

    “我只当事情做得够及时够隐秘了,但还是被人知道,国家机器监察天下,天网恢恢啊……是谁帮忙说话?能影响到上头,甚至说出就当没有发生过那件事情,那影响力……”

    老爷子脑海中闪过一个又一个身影,却想不通谁有那么大的能量,一句话的功夫,就让整个宋家从万劫不复回到天堂!

    “没事了,走吧,明天过来见证‘婚礼’?!卑籽畛沟追判南吕炊酝跚逵晁档?,发动汽车,直接往自己租住的别墅开去。

    虽说第二天宋一道的婚礼只是在演戏,但必须得演完……

    (小白悄悄装逼,他低调他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