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到宋一道电话的时候,宋老爷子正在一个清静的包间中和十多个老人聊天喝茶,他们中年纪最小的都六十往上了,是老爷子那一辈的关系。

    宋一道的爷爷一身喜庆的唐装,脸上抑制不住的开怀笑容。

    孙子结婚,孙媳妇肚子里已经有孩子了,他很快就要报上重孙,怎能不高兴?

    “爷爷,我杀人了……!”

    听到电话中宋一道说的这句话,宋老爷子开怀的笑容定格了那么一瞬间,然后若无其事的点点头说:“嗯,知道了”

    年近八十,宋老爷子一生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见过?早就喜怒不行于色。

    若无其事的回答一句,挂断电话,老爷子冲着周围一群老友笑道:“你们先聊,我去下洗手间”

    “屁事多”

    “哈哈,老宋你这老胳膊老腿的别掉茅坑里了”

    “快去快去,磨磨唧唧的,小心尿裤裆……”

    一帮老友打趣。

    找了个上厕所的借口离开包间,送爷爷收起笑容,来到没人的地方掏出手机给宋一道打了过去问:“你在哪儿?不是开玩笑?”

    “爷爷,我在五楼角落的卫生间,你来就知道了,这种事情我怎么可能开玩笑”宋一道回答,声音除了苦涩之外,还有一丝恐惧。

    “等着”宋老爷子沉声道,挂断电话,然后打给自己的儿子,也就是宋一道的父亲,只说别带任何人去五楼,其他什么都没说。

    酒店中依旧洋溢着欢快的气氛,可没有人知道,在这喜庆的气氛下,一场风暴正在酝酿,一个不好就要出大事儿!

    五楼,宋一道靠墙呆坐,身躯轻微颤抖。

    在他前方的厕所隔间中,狗男女被砍得血肉模糊,死得不能再死,鲜血流淌。

    新婚的头一天发现自己老婆和别人乱搞,哪个男人不怒?那个男人不发狂?所以宋一道想都没想就将两人砍死了。

    可是,砍死之后呢?

    冷静下来,他心中抑制不住的产生了恐惧,这是法治社会!

    在当下这种社会环境中杀人,尤其是杀两个人,这可以说得上是惊天大案,他是二代不假,上面有人,可是,这样就能安然无恙了吗?

    官越做越大的人就越是需要小心,一旦这件事情传出去,他宋一道再怎么二代不死也脱层皮!

    牵一发而动全身,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他杀人,一旦被有心人利用,一个不好就会导致整个家族被打落凡尘!

    别看如今很多人依附他家,一旦这件事情被人拿来做文章,必定树倒猢狲散,痛打落水狗的人大有人在。

    官场官场,一个萝卜一个坑,不把别人搞下去自己怎么上位?

    宋一道不笨,内心想了很多,杀了狗男女固然痛快了,可是接下来的局面如何应对?一时之间他有点六神无主,只能依靠长辈了。

    “祸水!自古女人是祸水”宋一道看着前方血肉模糊的尸体咬牙道。

    脚步声响起,宋一道年近八十的爷爷第一个来到这里。

    他身躯苍老,但脚步稳健,身上带着一股让人无法直视的气势。

    “爷爷”宋一道看向自家爷爷,脸色惊恐,有些不知所措。

    一眼看到眼前的画面,老人深吸口气皱眉问:“给我说清楚,是怎么回事!”

    “他们两个,在这里乱搞,被我发现了,一怒之下,我把他们杀了……”宋一道简短的说明情况。

    听到宋一道的解释,宋老爷子脸色一下子变得阴沉无比。

    “爸,怎么回事?一道……这……!”宋一道的父亲也来了,看到眼前的画面脸色一变。

    “别慌!”老爷子沉声道,声音中透露一股铁血威严。

    宋老爷子一生大风大浪都过来了,当年混乱时期尸山血海睡过觉,眼前的画面还无法乱了他的心境。

    “爸,现在怎么办?”宋一道的父亲眉头紧皱,这个事情一旦处理不好,不但宋一道保不住,他家恐怕都要倒大霉。

    妈的,明明是喜事,怎么会搞成这样?

    目光闪烁,老爷子霸气无比的说道:“老大,你听我安排,第一,让急救中心的人秘密过来,将尸体第一时间拉去火化,别留下任何证据,记得找可靠的人”

    “第二,想办法将酒店的监控记录处理掉,不要留下任何把柄”

    “第三,通知市工商局的,就说那臭婊子家的公司涉嫌偷税漏税,将他们带走,后续给他家搞破产,妈的,如此侮辱我宋家,老子恨不得杀了他家全部!”

    “第四,婚礼照常进行,紧急去安排一个女孩明天当新娘!”

    “这些事情,能处理好吗?”

    宋老爷子一条条有条不紊的安排道,三言两语就安排清楚了,后续必定还有收尾,可眼下只能这样了。

    “爸,这样做会不会不妥?”宋一道的父亲纠结道。

    这不是小事儿,毕竟死了两个人啊。

    “那还能怎么样?难道要我宋家从此万劫不复?这也是时代不同了,若是搁我们那会儿,老子亲自拿枪将那一家子屠了!你按照我说的做,我等下也打几个电话,我这张老脸还管点用”老爷子大手一挥说道。

    “好吧,我来安排”宋一道的父亲深吸口气说道,立即掏出电话在边上开始安排。

    整个过程,宋一道插不上话,只能在边上看着。

    在宋一道的父亲打电话的时候,宋老爷子指着宋一道摇摇头说:“你啊,做事不经过脑子,发生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不先给老子说一下?明明有一万种方式搞死这对狗男女,你却偏偏要用这种极端的方式,哎……,不过不这样做你也不是年轻人了”

    “爷爷,后面会不会有麻烦?”宋一道忐忑道。

    “后面的事情就不是你这种小孩子操心的事情了,给我清洗一下滚下去继续当你的新郎去,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老子还没死,天塌下来有我顶着!”老爷子踹了宋一道一脚没好气道。

    “嗯”宋一道深吸口气点头,立即清洗身上,然后腿肚子打转的下楼。

    妈的,老子一辈子行得正坐得端,没想到到老来却要做这种糊涂事,老爷子心中暗骂,然后掏出电话开始联系人。

    不久后,急救中心的人悄悄来了,尸体被抬走,自始至终没有人说话,第一时间送往火葬场火化,力求不留下任何把柄。

    洗手间的血液被清洗干净,酒店的监控被处理,一切都在悄然中进行。

    楼下一个包间中,新娘的父母还不知道楼上的事情,正在和一帮富甲高官谈天说地,自家女儿嫁进宋家,以后凭宋家的人脉,他家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可是,得到命令的市工商局局长却来到了他们身边,借口让新娘的父母到边上去聊聊,这一去就没有再出现……

    婚礼肯定会照常进行的,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有心人却感觉到了点什么,找人打听,却什么都打听不到。

    老爷子安排得滴水不漏,找的也是信得过的宋家一系,当然不会传出一点风声,昔年能坐上省一把手的位置,若是没有点手段怎么行?

    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孩,因为要给父母治病,有人找上门去,出价一百万,让她当一天新娘,她当即同意……

    婚礼照常进行,宋一道依旧在门口迎接宾客……

    楼上发生的一切白杨都‘看在眼中’,只能用目瞪口呆来形容他的表情。

    “老爷子霸气,老爷子威武,这还是当初为了一点百果酿和我斤斤计较的那个老头?”白杨一脸懵逼。

    原本还想暗中帮忙的,得,这下省了。

    “不愧是老江湖啊,做起事情来毫不心慈手软,当机立断,佩服”白杨感叹。

    原本他还以为会麻烦,搞不好婚礼都进行不下去,没想到老爷子出面暗中一切都搞定了,他能做的就是暗中将那些要去五楼的服务员什么的弄走,要不然哪儿有时间给老爷子安排事情?

    觉得没自己什么事儿了,白杨这才往王清雨所在的包间走去。

    还没到门口,一声黑色礼服的苏溪水就向白杨走了过来。

    “你是不是搞事了?”来到白杨跟前,苏溪水沉声道。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听不懂”白杨无语道。

    看了白杨一眼,苏溪水眯着眼睛说:“我闻到了血腥味,还有气氛不对,你离开这么久,是不是做了什么?”

    女人真敏感,尤其是这种精英战士,白杨心道,脸上却不动声色的撇嘴道:“搞你妹的事儿,我就是去蹲了个坑而已”

    说完就和苏溪水错身而过想要进入包间。

    呼,苏溪水抬腿就踢向了白杨,又快又狠。

    这俩人八字不合,每一次见面没两分钟就要干架。

    白杨麻溜闪开嘿笑道:“你今天穿的是裙子,小妞,你踢腿的一瞬间走光了哦,黑色的!”

    丢下这样一句,白杨快走两步进入包间。

    苏溪水连忙放下腿,看着白杨的背影咬牙切齿,早晚有一天打爆你的眼睛,妈的,老娘穿的长裙子啊,这都能看到?

    包间内的其他人古怪的看了白杨一眼,门没关,之前白杨和苏溪水的‘互动’他们都看到了,一个个暗中对视,嘿笑一声一切尽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