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喜欢太过正式的场合,为了远离人群放松,白杨专门找了个五楼偏僻的洗手间,没想到跑这儿来居然正好遇到了这档子事儿。

    他不是雷达,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不会用念力乱扫,若不是感官敏锐听到女洗手间内传来的声音他也不会恰好看到这让人尴尬的一幕。

    真特么纠结。

    女洗手间内传来一阵微不可查的压抑和喘息,一个靠近角落的隔间里,一男一女正在抱着啃,上下其手,啧啧有声。

    男的是一个看上去二十来岁的青年,长得普通,此时双目通红,恨不得将怀中的女人吃了的样子。

    女的年纪看上去也在一二十岁左右,五官精致,小家碧玉类型。

    谁能想到这种小乖小乖的女孩会在人家婚礼的时候跑洗漱间和男人亲热?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女孩穿着婚纱!

    白杨认得,上次宋一道输钱让他救场的时候这个女孩就是跟在宋一道身边,换句话来说,这个女孩是宋一道明天要举行婚礼的老婆!

    然而此时宋一道的老婆却在别人怀中,正在和别人乱来。

    作为宋一道的好哥们,好基友,特么遇到这种事情怎么搞?你教他怎么搞?

    女孩此时双目水汪汪,脸颊潮红,婚纱已经凌乱,画面不堪。

    “草草草,老子草死你”男的嘴里吐出一阵压抑的低吼,在女的身上发泄似的揉捏。

    “亲爱的你弄疼我了”女孩无奈道。

    “对不起,我只是很郁闷”男的红着眼长长吐出一口气说。

    “我理解的”女的宽慰道。

    男的将女的翻个身,腰一挺开始耸动,咬牙切齿的道:“我和你是青梅竹马,十多年的感情,因为我家穷,你父母看不起我,就因为那个官二代看上了你,你父母要把你嫁给他,一想到你和他那样的画面,我恨不得杀了全世界泄愤!”

    “我的第一次都给你了,事已至此还能怎么办?我们只能好好谋划,未来还是能在一起的”女孩撩起婚纱迎合说道,眼中闪过一丝坚定道:“我先和他结婚,他家有钱有势,帮我爸妈度过难关再说,他是官二代,保不准会在外面乱来,到时候找个由头和他离婚就是了,那时我都离过婚了,还能分到一笔钱,我们就能远走高飞,父母也不会说什么”

    “我知道,可是,我还是好恨啊”

    “我们都要冷静知道吗?以后一定能在一起的,你好了没有?这是在举行婚礼呢,要是被发现的话,我们都将死无葬身之地,你知道他家的能量”女的近乎哀求道。

    一阵哆嗦,男的喘息,额,一分钟?

    一边收拾男的一边说道:“一想到他会经常搞你我就恨不得杀人,不过想到在他婚礼的时候搞他老婆我就气消了不少”

    “你啊,都不知道这要冒多大的风险,谁让我真正爱的人是你呢,由着你胡来了,那些个二代都不是好东西,他以为我不知道他根本就不喜欢我?还不是因为肚子里的孩子才和我结婚的”女的一边收拾一边说。

    “嘿嘿,几千块钱的一张膜他就以为你是处女了,至于孩子,也是你和他在一起那段时间坏上的,这叫天衣无缝”男的冷笑道。

    “嘿嘿,到时候他以为孩子是他的,离婚的时候他家必定要孩子,会给我一笔补偿,让他家给我们养孩子吧”女孩冷笑道。

    “呼,好了,心情放松多了,你先下去,免得时间长了他们起疑心”男的长出口气说。

    “没事,我借口肚子疼……”

    两人在洗漱间内完事儿后整理,简直是胆大包天。

    宋一道家是什么家庭?爷爷那辈都到省里老大的位置了,门生遍布各处,宋一道老爹如今是市一把手,亲戚朋友这些不乏高官显贵。

    这样的家庭,谁能预料到娶个媳妇特么是烂货?谁能想到有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然而偏偏就有这种胆大包天的存在。

    找谁说理去?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当你觉得越是不可能的事情就越是有可能发生,命运不会想当然的根据自己的想法来。

    “这种事情,电视上看多了,甚至新闻上爆出很多明星也是这样,然后这特么却活生生出现在我面前……”

    白杨挠头,纠结得要死,好几把尴尬。

    靠在洗手台上一根烟接着一根烟抽,想不到如何处理。

    无论如何,这都是对宋一道的一种伤害,尤其是作为他家那种家庭,一旦这种事情爆出去,明面上或许没有人敢说什么,但还怎么抬头做人?

    “真相肯定是要说的,然而怎么说?说了之后婚礼还怎么进行?”

    白杨仰天长叹,这他妈都什么事儿啊。

    明明这种事情好像很遥远,可却发生在自己身边,自己好哥们身上……

    伸手一招,避开酒店摄像头,女洗手间内飞出一个手机落到白杨手中,之前的画面都拍下来了。

    这种事情得讲究证据,如果没有证据的话,贸贸然的去告诉宋一道哥们你脑袋上顶着一片青青草原恐怕两人之间的关系就到头了,还搞得里外不是人。

    “不能当面说,免得对方面子下不来台,尤其是他家这种家庭,万万不能传出丑闻”白杨心中琢么,很快就有了主意。

    女洗手间内的狗男女已经整理好了,白杨眼睛一眯,耸耸肩离去。

    当他们准备走出隔间的时候,猛然发现,隔间的门怎么都打不开了。

    “怎么回事?门被锁死了?”

    “该死,五星级酒店的厕所没事装质量这么好的门干嘛,还特么坏了……”

    不理会那对心急如焚的狗男女,白杨下楼,运用念力随便偷了一个宾客的手机,将视频传到偷来的手机上,编辑短信给宋一道发了过去。

    不能当面说,要不然以后还怎么相处?哥们都没得做。

    为了防止宋一道忙起来听不到手机提示,白杨念力从他兜里掏出手机丢地上。

    “哥们,我能帮你的就只有这么多了”白杨心中叹息,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啊……

    酒店门口,在迎接宾客的宋一道只听身边吧嗒一声,原来是手机掉了。

    我明明放好了的啊,心头疑惑,他弯腰去捡,拿起来一看,上面有一个视频。

    视频没有播放,但定格的画面却让宋一道目光一凝浑身一颤!

    深吸一口气,他若无其事揣好手机,对客人说了一声抱歉转身离去。

    单独来到包间,播放视频,不堪画面落入眼中。

    他只看了几秒钟,目光冰寒到极点,啪一声将价值数十万的订制手机砸了,质量很好,特么居然没碎……

    “呵呵,呵呵呵,这种事情居然发生在我头上,没想到啊没想到,以前我的私生活的确乱了点,可我都改了啊,没想到他妈还是遭报应了……”

    背靠墙上,宋一道给自己点燃一根烟猛吸几口,然后直接丢在名贵的地毯上,捡起手机,搓了搓脸,一脸微笑的出门。

    原本想要直接上楼的他脚步一顿,转身拐进了厨房,借口朋友需要切蛋糕从厨房借了一把尖刀,然后上楼!

    楼上,洗手间中,狗男女依旧打不开门,类似于火车上的那种锁居然锁死了。

    “怎么办啊,快撞开!”

    ‘新娘’急了,可就是打不开。

    这个地方相对偏僻,几乎没什么人。

    宋一道手提尖刀来到这里,听到了洗手间内撞门的声音,听到了里面的话,他彻底死心了。

    “呵呵,去他妈的好男人,原本我已经收心了的,我本非良人,但你却这样对我……”

    苦涩一笑,宋一道抬起脚轰然踹开了厕所门。

    猝不及防,里面的两个人被门撞了一下,不等他们稳定身形,就看到了门外拎着尖刀一脸冷漠的宋一道。

    “……”

    看到宋一道,男的浑身一抖。

    “一道,你……你听我解释”女的一下子脸色苍白,浑身颤抖,直接吓尿了。

    被当场捉奸,他们两个狗男女,双方的家庭,都将要承受来自宋家的怒火!

    “好啊,我听着你们给我解释”宋一道还给直接点了跟烟笑道。

    “我……他,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女的颤抖道。

    “那是什么样的?”

    男的反应过来,双目一凝,直接冲向宋一道,为今之计,只能一不做二不休了。

    砰!

    宋一道一脚将对方踢回洗手间呸了一口说:“真当老子是被掏空身体的二代吗?就你也想鱼死网破?圈里人都叫我送一刀,今天老子就真正的送你们一刀!”

    都特么被带绿帽子了,宋一道这会儿还管的了那么多。

    扑上去,手起刀落手起刀落。

    噗嗤噗嗤噗嗤……

    鲜血飞溅,尖叫声中,狗男女被他砍了几十刀,死得不能再死。

    一场原本应该是高兴的婚礼,最后演变成这样的结果。

    将狗男女砍死后,宋一道冷静下来,丢掉尖刀,背靠墙上滑落在地上坐着,双目泪流。

    “我原本只想好好结婚生子的,为什么你们要这样对我……”

    茫然片刻,宋一道掏出手机拨打电话。

    “一道,你跑哪儿去了?你可是主角”宋一道爷爷乐呵呵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

    深吸口气,宋一道苦涩道:“爷爷,我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