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通就不想。

    毕竟是时隔几千万年的事情,世界上那么多科学家都没有搞明白,若是白杨一下子就清楚了那才叫有鬼。

    目光巡视这个庞大的地下空间,白杨心念闪烁,慧眼开启,双目中仿佛有光芒亮起。

    再看周围,依旧什么都没有,那些风化的恐龙依旧是粉尘,石壁上的特殊符号也没有任何特殊的异常情况。

    这里,只是历史长河中被忽略的角落。

    “还以为开启慧眼能看到数千万年前的恐龙神魂呢,啧,数千万年时间能磨灭一切,即使恐龙有神魂恐怕也灰飞烟灭了……”

    心头自语,将周围石壁上那些奇怪的符号深深烙印在脑海,白杨看向身边的王清雨说:“走吧,这地方没什么看头了,如果你以后想看周围的岩画我可以再带你下来”

    面对白杨的目光,王清雨莫名的心头一慌,脸颊绯红低头轻轻嗯了一声。

    那双眼睛,王清雨只觉自己的一切都被看穿,仿佛一丝不挂的站在白杨面前。

    “媳妇你脸红什么,我又没调戏你”白杨愕然道。

    “没……没什么啦,我们走吧,这个地方怪渗人的”王清雨摇头道。

    白杨眨眼,随即反应过来了,收了慧眼。

    慧眼能看穿世间本质,难怪王清雨会有那样的表现了。

    别说,王清雨还挺健康的,无病无灾,没有在她身上看到任何负面东西。

    最后看了这个地方一眼,白杨和王清雨来到那个洞口下面,揽住她的腰肢说:“走咯”

    抓住上方垂下来的锁链,两人腾空而起,离开这个地下空间。

    等上方的工地完工后,挖出几个通道直通地面,装上电梯,将下面改造成秘密基地,这里经历数千万年依旧保持完整,作为秘密基地再理想不过了,白杨心中如是计划。

    当白杨和王清雨离开后,这里再度陷入了黑暗,了无生机,一如曾经无数年月,这里被世间遗忘……

    来到地面,白杨控制血纹剑在通往地下的洞口周围挖出一些凹陷,填上石头堵住,然后升腾蓝色火焰融化岩石,待到冷却后,地下再次被埋葬,不会有人发现。

    再清理了一下周围的痕迹,这才背着王清雨往住处返回。

    “真是不可思议,谁能想到,在地下会埋藏那样一段历史,这个世界上,无数未知的角落,也不知道还有多少远古遗迹没有被发现……”

    回去的路上,王清雨安静的趴在白杨背上,回忆之前在地下的见闻,王清雨心绪难平。

    “历史留下了无数未知事物,并非每一件事情都能够得到答案,除非有人能穿越回去,到达事情发生之初……”

    说着话,两人回到了住处,没有惊动其他人。

    此时已经是下半夜,周围寂静,好似整个世界都只剩下了他们两个。

    “我去给你拿热水洗漱”来到房间,王清雨脸红红的开始忙碌。

    白杨坐在床上大老爷一样享受这女神般的王清雨伺候,看着王清雨忙前忙后,白杨有些恍惚,这一切显得有些不真实。

    一年前,自己还只是一个普通人,甚至可以说是一枚吊丝,而一年后,自己一言一行甚至都能左右世界格局,虽然没多少人知道。

    王清雨这样的女子,当初的自己恐怕连远远看一眼的资格都没有,可如今,她这个女神级别的女孩子,只要自己愿意,随时都可以为所欲为……

    “命运,当真神奇”白杨感叹。

    “杨杨说什么?”王清雨给他擦脚,没听清,抬头问。

    笑了笑,白杨穿着拖鞋起身,扶起王清雨,按着她的肩膀让她坐在床上说:“你都给我洗脚了,现在换我给你洗”

    “那怎么行”王清雨忐忑道,想站起来。

    “呵呵,媳妇你就坐好吧,这都什么时代了,给媳妇洗脚咋啦,你不也给我洗了么”白杨笑道。

    “可是……”王清雨眨眼,脸蛋红红的,不知所措,有点小羞涩。

    白杨自顾自的蹲下,给她脱下平底鞋白袜子,捏着王清雨一双秀气白嫩的小脚丫赞叹道:“媳妇你的脚真好看,白白嫩嫩的,一手都握得下”

    “哎呀,别说了,好羞人”王清雨脸红如血,伸手捂脸,蚕宝宝一样的脚趾微微弯曲,显然她很紧张很羞涩。

    女孩子的脚算是最私密的部位之一了,此时被白杨握着,王清雨浑身都在轻微颤抖。

    白杨笑了笑,没有撩拨她,给她放到温水中清洗,其实一点都不脏。

    不管双方是怎么认识怎么走到一起的,未来会成为夫妻,会过一辈子,相互之间,不应该是单方面的付出。

    感情需要培养,从生活的点滴做起。

    自始至终,王清雨的身躯都崩得很紧,很羞涩很紧张,白嫩的皮肤都隐隐约约透着粉红。

    “谢谢”在白杨给她擦干脚丫后,王清雨一脸不好意思的低头道。

    “谢什么啊,以后我们可是夫妻,睡吧”白杨站起来笑道。

    她为自己付出了很多,不管如何,自己也不应该辜负她,只是,哎……

    人这一辈子,很多时候是很矛盾的,心中有自己的坚持,但很多时候却不由自己的意愿想当然的那么去发展。

    听到白杨说睡吧两个字,王清雨又忐忑了,虽然两人已经足够亲密,但她依旧很害羞,跑洗漱间换好睡衣,连忙钻被窝里面,只露出一个小脑袋看着白杨,一双眼睛眨啊眨的,显得特可爱。

    褪去女神的外表,王清雨起身也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

    白杨哑然失笑,当着她的面脱得只剩一条四角裤衩进入被窝,伸手在她惊呼声中将其拉到了怀里说:“搂着香喷喷的媳妇睡觉就是舒服”

    仿佛认命,王清雨乖乖躺好,靠在白杨怀中,转移话题问:“杨杨,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啊”

    “明天估计要走了”白杨笑道,故意逗她。

    “哦”王清雨情绪稍微低落的回答。

    两人以后可是要结婚的,好不容易在一起,双方之间的情感得到升温,却又要分别。

    “不过,过几天宋一道要结婚了,再呆几天吧,陪陪你,到时候你陪我一起去”白杨看着她似笑非笑的说。

    听了这句,王清雨表情一喜,抬头目光灼灼的看着白杨说:“真的?”

    “呵呵,骗你干嘛”白杨刮了刮她的小鼻子。

    “嗯嗯,对了,宋一道怎么会这么早结婚的,事先一点风声都没有”王清雨一下子就疑惑了。

    “还能是什么,他给人家肚子搞大了呗”白杨笑道。

    王清雨不敢说话了,呼吸有点重,脸红如血,白杨的手不老实……

    “对了,我们订婚的日期不远了吧?”白杨突然问,没做太多出格的动作,只是握着某个软软的物体。

    这还不叫出格?

    “是哦,还有一个多月了呢,听家里说差不多都准备好了,过段时间就发请帖,唔,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紧张”王清雨仰头忐忑道。

    “老实说,我也有点紧张,想想也觉得很神奇,我才毕业不到一年时间,一年前还是学生呢,这会儿就要订婚了,尤其还是这么一个大美女媳妇,简直在做梦”白杨眨巴眼睛说。

    “杨杨你上学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呢?从没听你说过”听他这么说,王清雨反而不紧张了,好奇问。

    身躯轻微颤抖,白杨的手又不老实了……

    “我啊,嘿,那时候就是一个普通学生,上网打游戏逃课一样不缺”白杨另一只手挠头道。

    “那杨杨上学的时候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呢?”王清雨来了兴趣。

    深层次的意思是问白杨有没有恋爱,女孩子的套路……

    “喜欢的女孩子?有吧,什么系花院花?;ǖ?,美女嘛,都喜欢,但人家不喜欢我,气哭,谁知道我是谁啊,而且我还是比较懒散的那种,没主动追求过谁,所以直到毕业都还是单身狗,泪流满面啊,知道遇到了你个美得冒泡的傻妞”白杨无奈道。

    哎,还有一个更傻的,这是债……

    “真的呀,嘻嘻,我上学那会儿追我的人倒是挺多的,不过我根本就不想谈恋爱,觉得那些人都好不成熟好傻,而且在学校的时候我就开始创业了,忙起来就忘了恋爱的事情,谁能想到我恋爱都没经历就要结婚了,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难怪我俩都没有恋爱经验……”

    絮絮叨叨,两人依偎在一起说话,没做其他事情,很温馨很放松,两个人相处,不一定要做那样的事情。

    不知不觉两人依偎着睡了过去。

    接下来的几天白杨都待在这边,工地已经步上正轨,没再出什么意外,进度很快,没事的时候白杨就带着王清雨出去周边游玩,增进感情,一路留下无数欢声笑语,记录了很多美好的瞬间,俩人感情迅速升温,不在那么陌生。

    其中也有冲动的时候,但两人都没有突破最后一线,白杨知道王清雨虽然不会拒绝,但骨子里却是一个保守的女孩子,碗里的肉,不急,免得留下遗憾。

    当然,每当那个时候,王清雨都会主动‘帮忙’……

    抽空白杨也会去异界那边看看,那边一切如常,陈王朝的依旧兵荒马乱,但未曾波及到葫芦山谷这个偏僻的地方。

    这天,王清雨详细安排了工地上的事情后,和白杨驱车离去,第二天就是宋一道结婚的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