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下,一朵赤红火焰凭空漂浮,将周围不大的范围照得通透,散发惊人热量,驱散夜间寒冷。

    有轻微的沙沙声传来,岩石地面,直径一米的洞口中飞出一连串几十公斤重的石块,飞向远处的黑暗中消失不见。

    白杨操纵血纹剑挖洞,王清雨在边上看着,觉得有些不真实,可这玄幻的一幕就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尽管不是第一次看到,却依旧震撼,她静静的看着没说话。

    半个小时不到,洞口已经深入地下五百米了,效率堪称无敌。

    白杨在身上摸索一圈,掏出一个烟盒,发现已经空了,郁闷,丢一边。

    看到这一幕,边上王清雨从白色小西装的兜兜里掏出一盒香烟,打开抽出一支,上前一步碰了碰白杨的肩膀。

    白杨转身,看着王清雨递过来的香烟,愣了一下,心头感动,接过笑问:“专门帮我准备的?”

    点点头,王清雨抿嘴笑道:“我看你是抽烟的,然后随时身上都准备了一盒,怕你什么时候就抽没了”

    说话的时候,王清雨掏出一盒火柴,嗤一声点燃给白杨点烟。

    点燃,白杨吸了一口,看着她问:“女孩子应该都不喜欢男孩子抽烟吧,你这么纵容我?”

    “还好啦,我爸爸他们也抽烟,不是很反感的”王清雨歪头说。

    白杨摸摸她的头不知道说什么,这样一个有洁癖的女孩子怎么可能不讨厌抽烟,她只是在包容我的一切而已。

    没拆穿,白杨继续忙活。

    又半个小时后,通道挖通,白杨收起血纹??醋磐跚逵晁担骸昂昧恕?br />
    站在洞口边,王清雨拉着白杨的袖子防止掉下去,看着黑咕隆咚的洞口问:“可以下去了吗?要不要准备绳子?”

    顺势揽住王清雨的腰肢,白杨笑道:“现在还不能下去,我倒是无所谓,你若是这样下去的话,不说里面会不会缺氧的问题,万一里面有毒气之类的怎么办?”

    “也是哦”王清雨拍了拍胸口。

    白杨看着她的动作,眨了眨眼。

    脸蛋一红,王清雨啐了一口说:“色//狼”

    “咳咳,媳妇你这么好看,怪我咯”白杨耸耸肩。

    心头感慨,没有和她深入接触的时候,只觉她是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女神,越是深入了解后,越发的了解到她也只是一个年轻女孩而已,该有的活泼一样不少。

    这样的王清雨才显得真实。

    “那怎么下去呢?”王清雨转移话题。

    白杨拉着她走到边上,有异能火焰驱寒,她不需要外套了,把外套扑地上两人依偎着坐下说:“等等吧,地下空间挖通,里面的温度必定比外面高,山间夜晚冷,冷空气空气对流应该能进入里面”

    没纠结这个,王清雨靠在白杨身上,看着夜空说:“杨杨,你知道吗,只是因为我当初一个任性的决定,却改变了我的命运”

    “任性的决定?”白杨愕然问。

    脸蛋微红,王清雨不好意思的笑道:“是的呢,我们相亲认识的嘛,当时我对你的印象并不坏的,原本以为那次之后我们的生命不会有交际,可谁知在米国又遇到了,当时呀,我心头莫名其妙的就蹦出一个念头,乘着年轻任性一回,那时我还不知道你的事情,没有任何理由的,就决定和你过一辈子,然后就有了后面的事情”

    白杨冷汗直冒,这女孩子的思维你就别想搞懂,一个莫名其妙的念头就把自己的余生和另外一个人绑在一起,找谁说理去?

    白杨无语道:“说道这个,我现在还一身冷汗,当时我莫名其妙的接到老妈的电话,告诉我说让我回去订婚,给我吓得亡魂大冒,至今还心有余悸呢”

    “嘻嘻,也不是啦,原本我抱着三分玩闹三分任性四分随缘的心态,万一随机找的人就是对的那个人呢,不相处谁知道是不是对的呢,我就把想法告诉的家里,结果他们比我还急,让我回去订婚,当时我也傻眼啦,不过话都说出口了,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应承下来咯”

    “原来你一开始只是觉得好玩啊”白杨狂汗。

    “也不全是,其实是知道了你为一个毫不相干的老人伸出援手才做出那个决定的,通过那件事情至少证明你不坏”王清雨笑道。

    白杨想到估计是那次帮希莱特的事情,眼睛一瞪,双手伸到她腋下挠痒痒说:“好哇,当时你居然调查我”

    “啊咯咯咯……痒……我错啦”王清雨痒得不行,赶紧求饶,白杨放过她之后,她气喘吁吁,白了白杨一眼,整理了凌乱的衣服继续说道:“后来旧金山机场出事儿,婚期延迟了,我暗自松了口气,以为会不了了之的,可得知你坚决不同意这门亲事,给我气得哟,我这么个大美女便宜你你居然还嫌弃,所以我决定找甄阿姨谈谈”

    “当时你找过我老妈?”白杨愕然。

    “是呀,也是那次谈话,让我彻底对你改观,从甄阿姨口中得知,其实在你开朗的背后,背负了无比沉重的枷锁,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作为母亲的,她得为你的将来打算,所以需要给你找个媳妇,嗯,这就是我们认识的初衷咯,我当时在得知这些后,心理沉甸甸的,突然就想帮你分担一些,哪怕只是力所能及的一些,如果一开始只是抱着玩闹的心态和你结婚的话,那次之后我就真的是认真的了”王清雨深吸口气说。

    白杨愣住,完全没想到还有这茬,心中很不是滋味,父母如今何等聪明,但他们不说,一直都在背后默默的为自己打算。

    王清雨继续说道:“后面的事情就不是我能掌控的了,被莫名的劫持到东瀛,当时我很迷茫和无助,得知对方劫持我是因为你,我当时在想,你会不会冒险来救我,然后你来了,以一种近乎天神一样的姿态!”

    说道这里,王清雨正视白杨的双目说:“你知道我当时有多震撼吗?”

    白杨摇头。

    靠在白杨身上,王清雨说:“也正是因为那次,我才真正的知道了为何家里要我和你在一起,说真的,当时我想过放弃,因为那样的你太过不真实,而且我若是和你在一起的话,会背负一种别有目的的心态”

    “那么是什么促使你最后下了和我在一起的决心呢?”白杨好奇问。

    “经过激烈的心理斗争,我想到了甄阿姨的话,真正的明白了电影中一句话的含义,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你有那样的本事,身上背负了太多,肩膀一定很重,所以我想给你分?!蓖跚逵耆险娴?。

    “所以你宁愿放弃优越的生活,处处为我着想?”

    不好意思的低头,王清雨点头道:“是呢,不过我好没用哦,能为你做的好少好少”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我很感动”白杨抱紧她。

    “那次,你向我求婚,我很感动……”王清雨摩擦手上的戒指,低头脸蛋红红的说。

    “所以你就爱上我啦?”白杨笑道。

    “哎呀,我也是女孩子嘛,也向往爱情的,当时就沦陷了”王清雨一脸甜蜜道。

    “啧,这傻媳妇真好骗”说着,白杨挑起了王清雨的下巴。

    王清雨抬头,水润的眸子看着白杨,脸颊微微红了。

    还犹豫个毛啊,白杨低头吻住她的唇瓣,兮兮品尝。

    一番谈话,两人之间的距离再度拉进了很多。

    浅尝辄止,白杨并未做太出格的举动。

    深吸口气,王清雨感觉到了某个东西搁着自己了,微微低头,耳根子都红了,说:“杨杨,如果……难受的话,我可以帮你……”

    “像昨晚那样?”白杨笑问。

    咬了咬嘴唇,王清雨脸颊绯红道:“嗯,如果,你想要的话,我可以给你的”

    “现在可不是时候,你都是我碗里的肉啦,跑不掉的,好了,差不多了,我们下去看看”白杨适可而止。

    “谢谢你”王清雨说。

    白杨懂她的意思,笑了笑,拉着她起身来到洞口边缘,为了保险起见,从空间袋中取出一个防毒面具递给他说:“带上,以防万一”

    待到王清雨戴好防毒面具,白杨手腕上的锁链飞出,一头栓在一颗大树上,搂着王清雨的腰肢,手握锁链跳入洞中。

    笔直的洞口一路深入地底,白杨带着王清雨飞速下落。

    千米高度很快到底。

    通道的尽头,地下是一个庞大的空间,比白杨预料中的还大,念力一扫,下方的空间高度在百米以上,宽千米以上,长度连他的念力也没法延伸到尽头!

    意外之喜,地下居然有如此大的空间,稍微修缮就是一个庞大的地下基地了。

    地面是干燥的,白杨抱着王清雨落到地上。

    周围漆黑空旷,王清雨害怕,下意识靠近白杨。

    念力一动,空中呼呼呼的出现几颗火球,将周围照得通透。

    “啊……”

    当火光亮起,带着防毒面具的王清雨发出一声惊叫。

    白杨瞪眼,看到周围的情况倒吸一口冷气,伸手拍了拍王清雨的背减轻她的恐惧。

    “龙……龙……”王清雨瓮声瓮气的说,声音抑制不住的颤抖。

    火光照耀下,在两人前方,一头庞然大物伫立。

    那是一头龙,一头恐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