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坑中水位持续上涨,周围的施工人员束手无策,事先并未预料到这种情况,并没有准备水泵等设备。

    原本这个基坑是要挖掘三十米深的,靠近出水位置的地方已经挖了差不多二十米深,边上的石壁出现一道高一米宽三公分的裂口,正有激流涌出。

    喀斯特地貌很容易出现地下溶洞,地下河也很多,事先这个工地是经过勘察的,谁也没预料居然会挖出水来。

    王清雨作为这里的总负责人,此时有条不紊的安排各种事项,让大家注意安全的同时,紧急让人去联系大型水泵,想先排水再解决出水问题,期望不耽误施工。

    白杨在边上默不作声,不插手这里的事物,念力穿透地表,很快就发现了原因,一下子哭笑不得,暗道运气不好。

    这个工地周围三百米内根本就没有地下河,出水的这边,五百米外,地下二十多米处倒是有一条地下河,地下河边上有一道米许宽的裂缝,一直弯弯曲曲眼神到这边来,在接近基坑边缘三米外就已经到尽头了。

    按理说基坑中不会出水的,可是在大型机械的震动下,岩层裂开,贯通了那道裂缝,好嘛,地下水就顺势流到这边来了。

    这种情况对于施工队来说或许是很大的麻烦,但对白杨来说,找到原因那就好办了,只要用异能火焰将岩石融化堵住裂口就能解决。

    他的异能火焰在水里都能燃烧,是以精神力为燃料,根本就不用考虑地下有没有氧气的问题。

    在不动声色之下,地下那条裂缝中部较窄的地方,蓝色火焰凭空出现,不大,在方圆三米内的岩石中燃烧。

    高温下,半分钟不到,岩石融化成赤红浆汁,裂口被堵住,待到冷却之后基坑出水的问题就解决了。

    蓝色火焰燃烧的地方,地下出现了一个直径几米的空洞,高温汽化原本裂缝中的水流,形成滚烫的雾气,一部分顺着裂缝进入了地下河那边,一部分往基坑这边涌来。

    基坑中冒出了咕嘟嘟的气泡,伴随着大片雾气升腾。

    “这不会是挖出温泉了吧?”基坑周围有人愕然嘀咕。

    有脑袋转得快的,想到了这里是要修建一个高档娱乐场所,觉得投资方是不是早就知道这里有温泉这回事。

    然后还没有等他们这个念头落下,基坑中的水位停止了上涨,出水口的气泡也停止了冒出。

    这就没了?

    再三确认地下没有水冒出之后,工程队的头头愕然道:“可能是我们运气不好,正好挖开了一个地下积水处,现在水流完了”

    “那么刚刚流淌出来的滚烫水流是怎么回事?”

    这个就没法回答了。

    作为总负责人的王清雨镇定的安排道:“大型水泵来了之后先将基坑中的水排干净继续施工,再去请几个地质干探所的人来看看地下是不是有温泉”

    事情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解决了,工地再次忙碌了起来。

    在那边忙碌的时候,白杨为了避免类似的事情再度发生,游走在工地周围,念力散发出去查看地下的情况。

    观察一番下来,总的来说,除了那条远处意外的地下河之外,工地周围的地下结构还是很稳定的。

    走着走着,白杨脚步一顿,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神采。

    他的念力一直延伸道基坑地下千米距离,意外的在岩层下方发现了一个漆黑的地下空间!

    那个深处地下千米的地下空间很大,他也的念力延伸下去也只能看到一角,具体多大不清楚,但哪怕只看到的一角也有篮球场那么大了,还只是地下那个空间的顶部而已,念力根本就没法看到底!

    真是天助我也,有了那个地下空间,后续就减少了无数麻烦,即使那个地下空间不够大,自己下去以此进行扩建就是,到时候加装一个电梯和地面链接,就是一个天然的地下秘密基地!

    晚上下去看看!

    白杨心头有了决定,虽然那个空间是密封在地下的,上方还有千米深的岩层,但那都拦不住他!

    出去旅游了一趟,又回来忙碌,这会儿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总算是没有出太大的意外,等到明天大型水泵来了,排干基坑中的水就能继续施工”王清雨找到白杨如释重负道。

    “辛苦了”白杨握着她的手说。

    摇摇头,王清雨笑道:“不辛苦呢,能帮到你,我很开心”

    目光闪烁,白杨点点头说:“嗯,谢谢”

    “对了,这段时间我学会了几道拿手菜呢,我做给你吃好不好?”王清雨有些忐忑的看着白杨说。

    这个没有什么不能答应的,白杨点头道:“好啊”

    小楼中就有厨房,一应家伙事儿都有准备,王清雨的生活助理什么的识趣消失。

    王清雨系上卡通围裙下厨,白杨在边上看着,不时打打下手,享受难得的温馨。

    她明显专心练习过,做了三菜一汤,味道都不错,白杨稀里哗啦吃了大半,最后竖起了大拇指。

    王清雨吃得很少,大部分都帮白杨夹菜了,不时用湿巾帮他擦嘴,脸上一直都带着开心的笑容。

    吃饱喝足,已经是晚上九点了,王清雨莫名其妙的就脸红了起来,起身说:“我去洗碗,等下烧水给你洗漱”

    好好的脸红什么,女孩子的心思真难猜,白杨心头嘀咕,却是起身拉住了王清雨的手。

    娇躯一颤,王清雨水润的眸子看着白杨,呼吸有点重。

    朦胧的灯光下,她一身白衣,双腿笔直修长,胸脯高耸,腰肢盈盈一握,美得有点不真实的脸庞看着白杨,如同受惊的小兔子。

    傻子都知道王清雨此时的心思了,白杨心头汗了一个,摸摸头好笑道:“在你眼中我就是那么个急色的人啊”

    王清雨脸红,抿嘴点头说:“嗯,你就是个大//色//狼……”

    汗了一个,白杨刮了刮她的鼻子说:“我要是色//狼的话昨晚就把你吃了,额……不说这个,洗碗什么的丢给你的助理去做,要不然养她们干嘛啊,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王清雨心情有点复杂的点头。

    一贯冷静波澜不惊的她,如今在白杨面前越发的变得像一个小女孩了。

    拉着王清雨的手离开小楼,来到了外面,周围黑咕隆咚,王清雨有点害怕,紧紧的跟着白杨。

    山间的路并不好走,王清雨体质弱,深一脚潜一脚的,但她还是紧紧的跟上,察觉到这点,白杨半蹲,转身看着她说:“路不好走,我背你”

    黑暗中王清雨脸蛋红了一下,但还是趴在了白杨的背上,双手环住他的脖子。

    “背媳妇咯”白杨笑道,环住她修长的双腿走进黑暗中。

    王清雨很轻,白杨背着几乎没觉得什么重量,但她却忐忑问:“我是不是很重?”

    黑暗中白杨嘿笑道:“是的,很重,媳妇我跟你说啊,你胸前的兔子好重,压得我浑身冒汗……”

    “哎呀,不准说”王清雨羞红了脸。

    “嘿嘿,具体多大呀媳妇?”白杨嘿笑问。

    脑袋趴在白杨背上,王清雨小声说:“D加吧”

    啧,有福了,白杨心道。

    很快白杨就停了下来,将她放下说:“到了”。

    “来这里干什么呀?”王清雨见白杨停下忍不住问,周围黑乎乎的,下意识缩了缩身子,有点害怕。

    暗道自己不称职,王清雨可没有自己的体质,这山间湿气重,晚上很冷的,白杨将外套脱下给她披上,指了指脚下说:“我们去地下探险!”

    “地下?”王清雨眨眼,没懂。

    白杨打了个响指,几米外呼一下出现一团拳头大的赤红火焰将周围照得通透。

    王清雨下意识一惊,但想到白杨的本事,一下子就释然了。

    天见可怜,这都多久了,白杨总算能打响指了……

    “嗯,地下有一个未知的空间,我想下去看看,你怕不怕?”白杨点头道。

    摇摇头,王清雨咬了咬嘴唇说:“有你在,我不怕,可是,周围是岩石地面,我们下不去啊”

    “忘了你男人我的本事了?”白杨摸摸头笑道。

    “也是哦”王清雨眨眼。

    歪了歪头,白杨看着她说:“清雨啊,我发现你变了好多,以前你安静得好像一朵白莲花,哪怕我们关系确定,我也觉得有点遥远”

    “这才是我本来的样子呢,在别人面前我不是这样的”王清雨眨眼道。

    她在为自己改变,经过昨晚的事情,双方更亲近了。

    心中明白,白杨笑道:“记得只在我面前表现你真实的一面啊”

    接着,白杨从空间袋中取出血纹剑,凌空插在了石质地面,念力驱动,在石质地面上划出了一个完美的圆,然后血纹剑横竖切了几下,将岩石切成碎片,念力将碎片丢得远远的。

    如此往复,一米之境的洞口飞快的深入地下。

    这个地方白杨专门看过,全部是岩石,一直到下面的地下空间。

    王清雨在边上看着,虽然不是第一次见识白杨的手段,但心头依旧震撼,犹如做梦,觉得有些不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