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大,通知工程队过来拉钢铁,最好开几辆起重车过来,地点是……”废弃的校园中,白杨坐在一堆崭新的铁条上给熊大打电话。

    “这么快?”熊大在那边明显瞪眼,老板你在逗我吧,这才多久?

    白杨没好气道:“废话那么多干嘛,赶紧的”

    啪挂了电话,白杨开始慢慢等待。

    几个小时后,熊大亲自带着车队来到这里,当看到废弃校园堆积如山的崭新铁条后,明显一副目瞪狗呆的表情。

    “老板,这哪儿来的?明显刚出炉没多久吧?”他来到白杨身边傻眼问。

    “赶紧装车”白杨不愿多做解释。

    那边开来的起重车启动,装运铁条,一个胖胖的中年人来到熊大身边迟疑道:“监理,我多句嘴啊,这些铁条纯度都很高,可是明显强度不够啊,根本不适合做建筑材料的”

    熊大来到工地捞了个监理的职位,其实就挂个名,主要是?;ね跚逵?。

    铁毕竟不是刚,质地相对要软,作为建筑材料容易变形,对方作为工程方的材料负责人眼光还是有的。

    白杨在边上说:“没关系,这些铁条作为地基骨架应该足够了,质地软反而抗震性能强,反正作为地基骨架,和混凝土浇筑在地下,将就吧”

    “哪儿有这样的,这是对工程的不负责,以后要是出了什么事情谁承担得起责任?”对方明显是个认死理的人。

    “我负责”白杨说。

    “你谁啊,付得起责?不行,没有投资方肯定,不能用这些来历不明的材料”对方摇头。

    这不没事找事儿嘛,白杨无语,搞地基什么的不过都只是面子工程,何必那么认真?

    但对方负责的态度还是很不错的,白杨笑道:“我就是投资方”

    我真不想装逼,是你逼我的。

    “你?可我记得投资方明明是个女的”对方明显不信。

    熊大在边上插嘴道:“那是老板媳妇”

    “……”

    对方妥协了,好吧,你们有钱,你们说了算,任性,乱搞,出了事情关我鸟事,反正拿钱干活,爱咋咋地……

    小插曲过后,上百辆大型拖车开始搬运铁条,这里有两百多万吨,这些车辆得运好几天,让熊大安排几个人在这里负责看守,白杨和熊大驱车前往工地。

    途中熊大迟疑道:“老板啊,其实对方说得也很有道理,那些铁条真不适合用来作为工程材料”

    “我知道,还要我说几次,到时候那里的基坑挖好了,全部灌满混凝土,里面就用这些铁条支撑,那是一大坨实体浇筑,一颗流星掉下来都砸不烂,还怕有安全隐患?再说,上面只建几栋几层楼的建筑而已,还怕塌了不成?”白杨很惆怅道,你们不懂我要干嘛……

    熊大闭嘴,鬼知道老板在想什么。

    眼看天色黑了下来,就这么忙忙碌碌一天就过去了,回到工地的时候天色已经伸手不见五指。

    黔省有天无三日晴的说法,这边的天气情况并不好,湿气重,夜幕下的山区云遮雾绕,风一吹别说还挺冷的。

    晚上已经停工,因为是山区,工人们下工后要么窝工棚睡觉,要么三五一堆燃起篝火聊天打屁。

    熊大将车停在一栋围墙围起来的小楼下,对白杨说:“老板,兄弟们搞到了好东西,等下喝一杯?”

    “什么好东西?”白杨来了兴趣。

    “一头野猪,得三百公斤以上,别说,这山区野味就是多,这段时间兄弟们口福不小,每次出去一会儿就能搞来好东西”熊大眉开眼笑道。

    “小心别犯事儿,等下搞个烧烤大家喝一杯”白杨笑道。

    山区野生动物是不少,可国人这个嘴啊,但凡看到的都分为能吃的和不能吃的,活生生将无数野生动物吃成了?;ざ?,连蚂蚱都不敢扎堆……

    “嘿嘿,我去安排”熊大迈动壮硕的身躯跑了。

    熊大走后,白杨若有所觉,抬头看向这栋三层小楼的第三层阳台,一席白衣的王清雨站在那里,美目看着下方的白杨,眼中欣喜溢于言表。

    她钟爱白色,夜幕下她如山间一朵白花静静绽放,宁静而优雅。

    “你来啦”她看向白杨,语气中带着雀跃和惊喜。

    冲着她招手,白杨笑道:“过来看看,这段时间清雨你辛苦了,熊大他们搞到了一头野猪,等下烧烤,你要不要一起去?”

    “好啊”王清雨很开心的笑,迈动轻快的步伐下楼。

    白杨看到,王清雨的秘书生活助理和女保镖在三楼稍微露头,然后修炼隐身术你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

    王清雨来这边主持工事,虽说后续白杨让熊大他们过来?;?,但毕竟是女孩子,很多事情男人不好做,是以她带来了秘书生活助理等等,加起来得七八个。

    来到院子中,王清雨看着白杨,静静站在他身前,美目望着他,一脸恬静的笑。

    不管世人怎么说,缘分也罢,安排也好,事到如今,我心头有你,纵然我与你之间依旧有无法逾越的鸿沟,我在追赶你的脚步,能帮到你哪怕一点,我也是开心的……

    仿佛读懂了王清雨的心思,白杨很自然的身手捏了捏她嫩嫩的脸蛋说:“你瘦了哦,这段时间辛苦了”

    脸颊微红,她似乎还不喜欢这样的亲昵,却没有拒绝,双手背在身后扭捏道:“这里的生活虽然不如家里,但很开心,辛苦谈不上,能为你分忧,我就很开心”

    “傻”白杨使出摸头杀,很自然的牵着他的手离开小院,来到边上的一个院子中。

    这个院子是熊大他们一帮人居住的,此时在院子中已经生气了一堆篝火,野猪肉已经腌制好,随时可以放在火上烤。

    “老板,老板娘……”

    白杨和王清雨出现,熊大他们立即打招呼。

    对于老板娘的称呼,王清雨还不太适应,但却落落大方的点头回应。

    她,一直都在适应着自己的身份,适应着自己的改变,努力的去融入白杨的生活。

    篝火边摆着一圈简单的塑料凳子,一堆啤酒已经到位,高谈阔论,篝火噼啪,野猪肉肉汁滴落嗤嗤作响,香味弥漫。

    “来来来,敬老板一瓶,嘿嘿,我不会说话,总之,跟着老板有肉吃”熊大一手拿着一坨野猪肉,一手拎着一瓶啤酒,大拇指一翘,啤酒盖崩飞,冲着白杨举起酒瓶说。

    “对,敬老板一瓶,只从跟着老板后……嘿嘿……”王清江站起来附和。

    明显有些话适可而止。

    “干”白杨也不矫情,拿起一瓶,牙齿咬掉啤酒盖,仰头咕嘟嘟就是一瓶。

    其他人喝水一样干掉一瓶,一切尽在不言中。

    边上,王清雨拿出一条洁白的手帕细心的给白杨擦嘴,她看着,笑着。

    “嘿,借着这个机会,我们也敬老板娘一杯,祝老板老板娘百年好合”

    有人瞎起哄,王清雨没有丝毫大家闺秀的做作,拿起一瓶啤酒,用开瓶器打开,起身说:“谢谢你们”

    说完,她一仰优美的脖子,咕嘟嘟一瓶干,明明豪迈的动作也显得那么优雅。

    人都是会变的,她一直都在努力适应白杨的一切,融入他的生活。

    一瓶啤酒下肚,王清雨脸颊通红,明显不适应,在打酒嗝,白杨拍了拍她的背说:“别勉强”

    “我很开心,真的”她看着白杨双目亮晶晶说。

    烤野猪肉下啤酒,气氛很开心,一圈人吃吃喝喝两个多小时才结束。

    篝火逐渐熄灭,十多个人,啤酒干掉二十件,几百公斤的野猪吃掉大半,这帮人没有一个省油的灯。

    最后,王清雨已经半醉,白杨也差不多了,在一帮人嘿嘿嘿的怪笑声中,白杨和王清雨相互搀扶回到边上的小楼。

    小楼三楼,一间十多个平方的房间,是王清雨临时的住处,条件虽然不好,但布置得很干净清爽。

    睫毛颤抖,她脸颊如胭脂,目光闪烁道:“我去给你打水洗漱”

    白杨坐在床上,看着王清雨提来水壶,倒入水盆,先打湿毛巾给自己搽脸,然后蹲下给自己拖鞋洗脚,无微不至,忙得一头汗。

    白杨忍不住笑着感叹道:“清雨啊,你这么个女神一样的女子,此时却好似一个丫鬟一样,老实说,我心中怪怪的”

    将一个女神打落凡尘,啧啧,心情复杂。

    抬头,看着白杨,王清雨说:“我们以后是夫妻呀,这些不都应该我做的吗?”

    白杨一愣,笑了笑,一拉王清雨,两人滚倒在床上,两人靠拢,脸颊不过十厘米,能闻到彼此的呼吸。

    “娘子”白杨看着她的眼睛说。

    噗嗤……,王清雨忍不住笑场,轻轻捶了白杨一下说:“这都是称呼呀”

    “睡吧”白杨眨眼。

    轻轻一颤,王清雨点头,呼吸明显急促。

    被子一拉,盖上两人,白杨搂着王清雨睡觉,什么都没做。

    明显感觉到异样,王清雨声音颤抖道:“你这样会不会难受?”

    “肯定啊,睡吧没事,忍忍就过去了”白杨说。

    黑暗中,王清雨咬了咬嘴唇说:“我……可以……用手帮你……”

    “那还等什么……”

    窸窸窣窣……

    “手酸了”她可怜兮兮的看着白杨。

    白杨眨眼,看向王清雨的小嘴。

    白了他一眼,王清雨迟疑,然后低头……

    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