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栋典型的美式家庭建筑,两层小楼,前后有花园的小院,在国内来说这就是别墅了,不过这种小楼是拼接结构,造价并不高。

    初春的时节已经让这个小院的植物吐露嫩芽,小院显得很宁静。

    夜幕下,小楼窗户中有灯光透射出来,杯盏碰撞,显然是在进行晚餐,白杨念力看到,在建筑中老老小小起码十来个人围着餐桌,很大一家子,米国可没有计划生育这一说法……

    还未进屋,白杨眼睛一亮,因为他的念力已经观察到,在这家人的客厅摆放着一个当初希莱特寄给他那种一样的小木盒子,念力透过盒子,里面躺着一块不规则菱形的黑色石头,如果不出意外,那应该就是希莱特遗留下来的陨石碎片了。

    当初希莱特在信件上说,这些陨石都拿去专业坚定过的,不具备太大的价值,显然这家人知道这一点,没有太放在心上,装有陨石碎片的盒子放在壁橱上,都已经生灰。

    “虽然能不告而取悄然拿走,且估计这家人很久之后才会想起这茬,但若没有必要,偷窃还是算了吧,毕竟他们只是平民”

    心头思索,白杨换上笑脸站在了门前,伸手敲响了房门。

    房门敲响,里面明显安静了一下,随后有类似于谁会来拜访的嘀咕声,接着有人走向门口打开了门。

    门开后出现在白杨面前的是一个金发女孩,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典型的米国式叛逆期女生,带着耳钉,身上衣服密密麻麻的亮片在灯光下晃眼。

    看到白杨这个黄皮肤的东方帅哥出现在门口,对方明显一愣,然后还算友好的好奇问:“请问你是谁?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说的是英语,白杨听得懂,从查理那里得到的资料显示,这个女孩应该是希莱特的重孙,十六岁,貌似有过三个男朋友,已经不是处……

    咳咳,只能说查理这个私家侦探的手段太高明了,查得一清二楚。

    “嗨,小妹妹你好,我是希莱特先生生前的朋友,我能进去和你家大人谈谈吗?”白杨笑道。

    女孩眨了眨眼,耸耸肩偏头冲着白杨做了个请进的动作。

    “嗨,各位请看,来了一个东方人,还说是曾祖父生前的朋友”女孩进屋后嚷嚷道。

    “冒昧打扰,还请见谅”进屋后,面对一圈视线白杨笑道。

    餐桌边一个大鼻子老人看着白杨说:“我们正在用餐,请问您能稍等一下吗?”

    “好的”白杨点头,在女孩的带领下到客厅坐下。

    米国可不比国内,遇到人家吃饭的时候会客气的叫你一起吃,实行的是你想吃就说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的生活方式……

    白杨的到来显然让这个家庭很好奇,不一会儿他们就结束了晚餐,那个老人,资料上希莱特的大儿子亲自来接待了白杨,其他成员则是好奇的看着。

    “东方来的年轻人,让你久等了,我听父亲生前说过,有一个东方人曾经了却了他的一桩心事,从而成为了朋友,没想到你如此年轻”老人看着白杨友好的笑道,且递过来一根烟。

    白杨没客气的接过,但却没点,米国好像有法律说不能在未成年面前吸烟,不知道这个州有没有这样的法律。

    难怪对方对于自己的说法不奇怪,原来是希莱特生前说过自己。

    并不想在这里耽搁太多时间,白杨直接说出目的道:“谢谢夸奖,我冒昧前来,其实是对希莱特先生生前留下的陨石碎片感兴趣,不知道他有没有告诉你,在他去世之前还寄给我一片陨石碎片,我很喜欢,得知他还有一些交给了他的亲人,所以我找到了你们,想从你们手中以你们满意的方式获得陨石碎片,不知老先生意下如何?”

    “陨石碎片?哦……抱歉,你不提我都快忘了,父亲生前的确交给了我一片陨石碎片,但我并未在意”老头老了记性明显有点不好,愣了一下才想起来。

    “哇哦,酷,不远万里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寻找陨石碎片?曾祖父留下过陨石碎片吗?我怎么不知道”那给白杨开门的女孩咋咋呼呼的在边上惊讶道。

    此时边上一个带眼镜的中年男子开口了,他审视白杨问:“抱歉,冒昧打断一下,你如何证明你是我祖父的朋友?又是如何找到我们的?”

    白杨早有准备,装模作样的从衣兜里拿出希莱特的信件递给对方说:“我想,这应该能够证明我的身份”

    对方快速浏览信件确认真伪,递给白杨歉意道:“抱歉,你也知道,现在坏人很多,请理解我的怀疑”

    “没关系,应该的,你很好,只有这样谨慎的心态才能?;ぜ胰说陌踩卑籽钍掌鹦偶?。

    “那么,既然已经确认了你是父亲的朋友,想要那块陨石碎片的话,那么我就送给你吧,毕竟我们留着也没用,不过,那毕竟是父亲生前留下的遗物,请你妥善保管”老人看着白杨笑道,然后转身看向那个中年人说:“去把陨石碎片取来,我记得是放在了壁橱上的”

    稍微迟疑,那中年人起身离去,不一会儿就将装有陨石碎片的盒子给白杨拿了过来。

    心头微微愕然,白杨没想到这么顺利就得到了一片陨石碎片,但这是好事不是吗。

    “我想,我应该为此付出一定的报酬,要不然我会感觉受之有愧”稍微迟疑,白杨看着他们说道。

    老头摇摇头说:“你是我父亲的朋友,陨石碎片在我们手中并没有什么作用,所以就送给你了,如果因此索要报酬的话,我死后都无法去面对我的父亲,所以请不要提报酬的事情”

    不得不说,国外的很多人很直接的,心中想什么就说什么,不像国内的一些人,嘴里一套心里一套。

    点点头,白杨不再提报酬的事情,看着老人问:“我是一个天文爱好者,实在是太喜爱这些陨石碎片了,那么,我能请问一下,希莱特先生生前一共有多少陨石碎片吗?分别都给了谁,我想全部聚集了,或许对天文研究有所帮助”

    “哇哦,天文研究,酷,我能参观一下你的研究成果吗?”那女孩双眼放光。

    “如果你到我的国家去,我很乐意带你参观”白杨张嘴瞎扯。

    老人在边上笑道:“事实上父亲生前留下了六块陨石碎片,其中一块送给了你,还有五块分别送给了我们四姐妹以及另外一个兄弟,就是当初你帮忙寻找的父亲的初恋生的那个孩子,不过老实说,我也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和他们联系了,并不清楚他们将陨石碎片如何处理的”

    “多谢,有这些信息已经足够了”白杨心头松了口气感谢道。

    一下子就将目标缩小到了其他四个人,他们的信息白杨都有所掌握,寻找起来就简单太多了。

    “能帮到你,我感到很高兴,当初你能不计回报的帮助父亲,现在我能帮到你,父亲在天堂知道的话,一定会感到高兴的”老人笑道。

    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白杨当初的一次无心之举,虽然逝者已逝,但活着的人却记得,好人有好报大概就是这样了。

    尽管白杨并不觉得自己是好人,做事随心,开心就好。

    “那么,我就不打扰各位了,如果你们能到我的国家去,我一定请你们吃华夏美食”白杨站起来说道,准备告辞。

    “那么我就不送了,请原谅我老了腿脚不方便……”

    收起装有陨石碎片的盒子,白杨离开,是那个开门的女孩送他到门口的,站在门口,女孩看着白杨挤眉弄眼说:“嗨,东方来的帅哥,我看你很顺眼,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们来一段跨国恋怎么样?”

    握草,你要不要这么直接,而且你还只是个孩纸??!

    白杨无语,差点没摔倒,耸耸肩看着她说:“如果你稍微改变一下打扮风格的话,我想在你再大两岁的时候我应该不介意”

    “哦,那真是遗憾”女孩耸耸肩关门。

    看看,这就是米国的说话方式,直接高效,干就干不干就拉倒,谁有功夫跟你磨磨唧唧……

    掂了掂手中的陨石碎片盒子,白杨翻手将其收近了空间袋,准备将其他几块找到后再一起仔细研究,毕竟万一有什么惊喜的话,如同当初那样必定会搞出大动静,眼前的环境明显不适合。

    乘着没有人注意,他冲天而起,前往下一个目标。

    希莱特的其他四个子女,其中三个生活在洛杉矶周围,另外一个则是在纽约那边去了,接下来两天白杨辗转多处,总算将其他几块陨石碎片全部搞到手。

    除了第一块陨石碎片之外,其他四块都有些波折,希莱特的二女儿觉得那是父亲生前的遗物,死活不给,不得已白杨只能将其催眠,三儿子是个赌鬼,漫天要价,白杨看在希莱特的份上,砸了三十万美元到手,四女儿特么是混黑的,反过来想绑架白杨拿回其他陨石碎片顺便敲诈白杨一笔,反而被白杨教训一顿拿到了陨石碎片……

    最后希莱特的初恋给他生的那个儿子,本身居然是个科学家,自己也在研究那块陨石,不过毛都没有研究出来。

    拿到所以陨石碎片后,白杨不得不感叹,同样是一个爹生的,然而尽特么出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