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活了一晚上,白杨离开那个米国秘密基地,其他的事情爱谁谁去,直接飞到了加州洛杉矶进入一家五星级酒店休息。

    出门在外没必要委屈自己不是。

    第二天,日上三竿,刺眼的阳光从全景窗户照射进来,白杨才懒洋洋的从柔软大床上起来,叫了一份豪华套餐填饱肚子,接下来该办正事儿了。

    直接用酒店的电话拨通一个号码,接通后白杨问:“是查理探长吗?”

    “你好,我是查理,请问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对面传来一个中年人很客气的回答。

    “或许查理先生不记得我了,但我们上次合作过,这次恐怕还得劳烦你一下”白杨笑道。

    上次在米国帮希莱特那老头寻找失散多年的初恋,白杨就是找的这个叫做查理的私家侦探。

    当初对方效率很高,半天就查到了希莱特初恋的具体信息,圆了希莱特一个遗憾,不久后白杨回国,收到了希莱特那老头去世的信息,对方死前还给他国际快递了一份年轻时找到的陨石,也正是因为那块陨石,白杨得到了连异界神道修士阴神都为之忌惮的异能火焰。

    这次来米国,除了拿卫星和基因药剂之外,最后一件事情就是寻找当初希莱特捡到的其他陨石碎片。

    当初希莱特给白杨的信件中说,他当初同时捡到了几块陨石碎片,给白杨的只是其中之一,具体多少块他没说清楚,但却顺便提了一嘴剩下的陨石碎片都送给了他在世的亲人。

    这次白杨找查理,就是让他帮忙调查一下希莱特亲人的下落,寻找其他陨石碎片,看看能不能在陨石碎片中得到意外的惊喜。

    虽然内心白杨并没有报太大希望,但来都来了,顺便把这件事情给办了,免得心头一直有一个疙瘩。

    挂断电话,半个小时后白杨就在这家酒店下属的咖啡厅包间见到了私家侦探查理。

    谨慎起见,白杨将其控制,说明情况,让他尽量的将希莱特的亲人具体信息查到。

    随后查理离开,动用他的手段全力帮白杨办这件事情,想来要不了多久就会有结果。

    虽说将其控制,但事后白杨还是会按照市场价格给予报仇的,毕竟不能让对方白跑腿不是。

    在等待的过程中,白杨显得无所事事了,话说来米国几次都没有好好逛一逛,临时决定出去游玩一番。

    不差钱,刷卡购买了一个相对专业的单反,还有便携式照片打印机,背着个双肩背包带着耳机就开始在洛杉矶街头走街串巷。

    遇到感兴趣的东西就拍下来,遇到美好的瞬间也记录下来,甚至遇到感兴趣的人,他也会现场拍下来用便携式照片打印机打印出来送给对方。

    米国是一个相对开放的国家,很多被拍摄的人都不反感白杨的举动,甚至在得到获赠的照片后还会说一声三克油。

    事实证明米国街头也有乞丐,而且还不少,有的职业就是干这个的,而且收入不菲,在递了几根烟之后,白杨从一个米国职业乞丐那里得知,他们一天的收入,哪怕少的也有两三百美元,一个月下来换算成//人民币也有好几万!

    同样,这边的乞丐也是分地域性的,谁要是过界了会被其他区域的乞丐联合起来打……

    “也不知道宋一道在干啥,估计在筹备婚礼吧,想到当初和他去学校拍新生妹子的画面,不甚唏嘘啊……”

    端着单反在洛杉矶街头扫街,白杨想到了那茬,当初他和宋一道去学??墒且鹆斯叩?。

    正要拍摄一张吃冰淇淋美金发美萝莉,白杨发现镜头被人挡住了

    挡住镜头的是一个女人,他的镜头正好对着人家胸前的高耸,相距不过一尺……

    放下镜头,看着身前一张漂亮的脸蛋,白杨叹息一声:“世界那么大,到这儿都能遇到,好巧!”

    苏溪水站在白杨跟前,一头干练的齐耳短发,白色紧身T恤,低腰牛仔裤,小板鞋,优美的身材展现得淋漓尽致。

    嘴里嚼着口香糖,苏溪水咬牙切齿的看着白杨说:“我巧你个头!”

    说着她就握拳照着白杨的眼睛一拳怼了过来,曾经无数次在白杨手中吃亏,她可是很记仇的,一直都想把白杨暴打一顿,可一直都没有如愿。

    她老早就看到白杨端着个相机乱扫的画面,心道这家伙一准没干好事儿,跟上来准备暴打白杨一顿报一箭之仇。

    白杨麻溜的往后跳出一步躲开她的拳头撇嘴说:“苏小妞,有话就不能好好说啊,动手动脚的像什么样子”

    目光一闪,昨晚过后自己身体素质莫名其妙大幅度提升,苏溪水深知自己的速度有多快力量有多大,猝不及防的一拳白杨居然躲开了,早知道这家伙不简单,没想到如此深不可测!

    乘胜追击,苏溪水不打算放过白杨,修长浑圆的双腿来了个大劈叉,闪电般一脚踢向了白杨低声喝道:“谁跟你有话好好说,看打!”

    “我打你妹,你是想杀人是吧”白杨无语,面对这能一脚踢死一头猪的力量,他从容躲避,还有心情还嘴。

    “看你能躲多久!”苏溪水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各种凌厉的杀招往白杨身上招呼,到最后甚至连幽影绝杀的招数都出来了。

    周围一帮米国大鼻子瞪大眼睛看着发狂野猫一样的苏溪水,一声声惊呼此起彼伏,拆你曰康复……

    没完没了了是吧,白杨翻了个白眼,找到苏溪水的一个空挡,端着单反,在她单腿站立的时候,右脚巧妙的伸到她脚后面,然后身躯前倾,肩膀顶在苏溪水的肩膀上。

    砰……

    苏溪水美好的身躯惯性下抛出去两米远,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再来我不客气了啊”撇撇嘴,白杨撒丫子跑路,这女人你一旦搭理就没完没了了。

    也不嫌地面脏,苏溪水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冲着白杨追,大有追到天涯海角的架势。

    远处四个哥们人手一支冰淇淋,看着吃亏的苏溪水方向嘀嘀咕咕。

    “哎,老大和白哥天生八字不合,每次见面不是在干架就是在干架的准备之中”

    “然而老大每一次都在白哥手中吃亏,何苦呢”

    “是啊,你们说老大不会喜欢白哥吧?用这样的方式找存在感?”

    “有可能,可是白哥好像要订婚了吧?这样一来老大岂不是要当小三的节奏?”

    “嘘嘘,不想死小声点……”

    几个嘀嘀咕咕的哥们突然感觉浑身发毛,转身一看,发现苏溪水似笑非笑的站在他们身后,瞬间一个个傻眼。

    “你们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再说一遍呗”苏溪水眯着眼睛说。

    “没……,我们什么都没说……”

    一个个战战兢兢冷汗直冒。

    苏溪水双手插在裤兜,冲着不远处的一栋建筑努嘴说:“那边有一个健身俱乐部,走走走,去活动一下”

    “老大,不要了吧?”四个哥们变得可怜兮兮。

    “走不走?”苏溪水眼睛一瞪。

    没办法,四个哥们如丧考妣的向着俱乐部走去,为自己接下来的命运感到悲哀。

    苏溪水目光巡视,周围根本没有白杨的身影,心头大恨,跑得比兔子还快,别被我逮到!

    她哪儿能追上白杨,被轻易甩掉,心中有气,只能撒到几个哥们身上了,谁让他们撞枪口了呢。

    苏小妞脾气可是很大的……

    轻松甩掉苏溪水之后,白杨吹着口哨,端着但凡继续扫街,不和那娘们一般见识,谁有功夫搭理她啊。

    不过昨晚给他们吃的地乳精华还是起了作用的,苏溪水的身体素质都快赶上当初白杨第一次遇到的小猫了,战斗力可怕。

    不过苏溪水也知道这里是米国街头,适可而止,要不然某些动作简直夸张。

    就这样无所事事的在洛杉矶瞎逛了半天,快夜幕降临的时候,白杨接到了查理的电话。

    “老板,希莱特的资料已经查到,他本人在几个月前已经去世,我将他五代以内的直系亲人具体资料发给你”

    和查理通话结束,白杨翻看他发过来的资料,死去的希莱特五代以内的直系亲属有四十六个家庭,三百多个成员,其中百分之八十都在加州境内,其他的有的去其他地方工作了有的在其他地方上学。

    “这么多人,每一个都有可能获得希莱特赠与的陨石碎片,麻烦了”

    看完资料,白杨挠头,寻找陨石碎片这种事情又不可能加以别人之手,只能他一个一个去寻找。

    好在并不需要全部都找到,只需要找到希莱特的儿子女儿,从他们口中得到具体有多少块陨石碎片,然后分别给了谁,然后有目的的寻找就可以了。

    没有迟疑,白杨收起玩闹心思,就近打车去洛杉矶郊外的一个独栋民房,希莱特的大儿子居住在那里,而且资料上还显示,这会儿希莱特的大儿子就在家中。

    不在家中还能去哪儿,希莱特的大儿子都快六十岁了,在家养老呢。

    辗转一个多小时后,白杨来到了目的地,付了车资,迈步走向了这栋精美的民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