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下,包围山谷的米军不知何时已经全都戴上了防毒面具,强效麻醉剂铺天盖地的向着苏溪水他们砸下,如浓雾笼罩不大的山谷。

    身处强效麻醉剂之中,苏溪水等人瞬间感觉头晕目眩身躯不受控制。

    尤其是此时他们弹药已经打光,根本无法远距离杀伤敌人,连同归于尽都做不到!

    他们知道出大事儿了,一旦被抓住,米国这种无理还强三分的嘴脸,不知道给国内带去多大的麻烦。

    麻醉剂的效果很强,一两秒时间他们身躯就不受控制,连自杀都困难。

    砰砰砰,短短几秒钟时间,苏溪水他们眼皮一翻全都瘫倒在地人事不省。

    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自杀,想尽一切办法自杀,这是他们五个人在昏迷过去之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当苏溪水他们被麻翻之后,山谷上带着防毒面具的米军分出数十人下去准备将他们带走。

    “果然,个人武力再强大也抵不过团体,还好你没遇到了我”

    暗中的白杨摇摇头,伸了伸懒腰,接下来该他动手了。

    念力在周围形成一个无形的屏障挡住消散的麻醉剂,同时念力扩散出去,将周围所有的通讯设备破坏,切断了不知道身处何地的米军指挥官??刂富诱饫?。

    然后嘛,然后这个地方的米军就见鬼了。

    最开始是冲向山谷的那一伙士兵,半途中,其中几个人手中的枪械居然不受他们控制的调转枪口对准同伴!

    拿枪的人敢用自己的米国大鸟发誓自己绝对没有扣动扳机,可邪门的枪响了。

    哒哒哒!

    枪口喷射子弹,枪口调转,同伴惊恐不解的目光中身躯颤抖血花绽放扑街倒地,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是的。

    “歪?”一个身中十多颗子弹的米军士兵不解的看着同伴。

    “我不知道啊,不是我……”拿枪的哥们茫然,手中的枪械还在喷射子弹!

    几秒钟时间,冲下山谷的数十个人全部死亡!

    这一情况让周围的其他人懵逼。

    然而下一刻就轮到他们了,同伴手中的枪械诡异的对着自己,在惊恐的表情中被射杀!

    “怎么回事?谁干的!”直升机上,有现场指挥官大声咆哮。

    这可是了不得的事件,一下子死这么多人,他那一身皮是保不住了,上军事法庭是绝对的,搞不好基地方面的直属上司都要倒霉。

    “奸细,你是间谍,我杀了你!”

    有人看到同伴手中的枪口对准了自己,尽管同伴一脸茫然,可本着先下手为强的原则,被枪口指着的人率先下手开枪!

    哒哒哒,噗噗噗……

    整个山谷周围的数千米军都乱了,变得不再相信同伴,唯一的念头就是杀光身边的人自己才能活下去。

    子弹横飞,鲜血横流,米军如同割麦子一样成片成片的倒下,不但如此,空中盘旋的武装直升机上装载的高射机枪也在喷射子弹洪流。

    这个地方,一下子就成为了人间炼狱!

    米军自己混乱胡乱开枪射击,天空中的武装直升机在倾泻子弹,直升机之间也在互相攻击。

    轰轰轰……

    近半的直升机爆炸化作火球跌落下去!

    五分钟后,这片地方彻底沦为了人间炼狱,武装直升机的残骸在燃烧,尸体横陈鲜血横流。

    临空而立,白杨冷漠的看着下方的人间炼狱。

    “我虽然不是愤青,但米国狼子野心,胆敢依旧在我国边上安装什么鬼系统牵制我的国家妄图给我的同胞带去无法估量的威胁,你们就要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

    关于米国坚持在棒子国安装‘傻逼’系统的事情白杨是知道的,这种事情,简直就好像自己家的一举一动都被别人看着一样,怎能让人不愤怒?

    不管米国说得多么冠冕堂皇,他们的狼子野心有目共睹,妄图想通过那个系统监视国内的一举一动,说不定在那个系统的指挥下屏蔽信号一颗导弹落到国内都不知道!

    有鉴于此,白杨灭掉这里的几千米国人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

    敢犯我中华天威者,杀!

    哪儿管什么是非对错,敢伸手老子就给你剁了,有种咬我??!

    看都不看下方的尸山血海一眼,白杨落到山谷中,来到了昏迷的苏溪水他们跟前。

    “无论如何,你们都是值得尊重的,正是因为有了你们的浴血厮杀,国内才能安宁,人们才能无忧无虑的生活”看着狼狈昏迷的苏溪水他们,白杨心中感叹。

    他们都受了伤,但伤势都不重,最多也就骨折而已,白杨相信,经过这次和恶犬怪物的厮杀,他们的战斗能力将更近一步。

    “苏小妞,这已经是我第二次救你了,虽然是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笑了笑,白杨蹲下,将一身狼狈的苏溪水抱起,原本想要飞起带着她离开这里,但白杨无语的发现,自己的念力根本没法控制两个人飞起。

    超重了!

    以后是不是要提醒苏小妞减肥?胸前那两坨也不嫌累……

    撇撇嘴,白杨念力看到几百米外有一辆山地越野车作战车,这就好办了。

    开过来,将五个人放在车上,带着他们远离这个地方,离开几十公里后,将他们放在一个隐蔽的地点。

    翻手间手中出现一个瓷瓶,打开后里面飞出一滴地乳精华,想了想,白杨将这一滴地乳精华分出十分之一那么点,然后将十分之一分成五份分别喂给了他们。

    这玩意蕴含滂沱精气,一滴就能让武者层次的人修为提升一个小台阶,如果完整的一滴下去他们的体质绝对要被撑爆。

    服下地乳精华后,白杨念力观察,他们身上的伤势飞速恢复,甚至体质还得到了极大的改善!

    “吸收完你们五个人的体质搞不好差不多和异界普通山民差不多了,在地球上来说想想都恐怖,只能帮到这里啦,我还得忙事情呢”拍拍手,白杨腾身而起离开,事情办完了再回来看看他们。

    事实是白杨走后不到五分钟,也不知道是因为苏溪水他们的体质异于常人还是地乳精华的缘故,全都相继醒来。

    这是哪儿?我们怎么会在这里?不是应该被米军抓住了吗?

    醒来后的五个人面面相窥,搞不懂情况。

    “我的伤好了?”二号在自己身上东摸一下西摸一下,惊奇不已。

    “我的力量,变得好强,至少翻倍,这怎么可能?见鬼了?”四号一拳砸在一块岩石上,岩石居然出现了裂痕,虽然他拳头都破皮了,可却根本没在乎。

    “身上好臭,简直跟掉粪坑了一样”五号皱眉。

    深吸口气,苏溪水沉声道:“现在不是研究这些的时候,我们得尽快离开!”

    尽管心中同样惊骇不解,可苏溪水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

    离开这个地方,和上头联系,说任务失败,同时还将他们莫名逃脱米军抓捕的情况上报。

    上头得知后,只是回答了三个字,知道了,然后就叫他们呆在米国待命。

    “知道了是什么意思?上头好像对于我们逃脱米军抓捕见怪不怪?”二号蒙圈的看着苏溪水说。

    “我也不知道,走吧,我们改头换面,上头暂时没有什么指示,我们先游玩放松一番再说”苏溪水摇摇头道。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上面不说他们也别问了。

    事实是上头之所以会如此淡定的态度,是知道白杨貌似来到了米国,既然白杨在的话,那么苏溪水他们安然离开也就情有可原了。

    其实白杨在离开苏溪水他们之后,想了想将情况简短的和国内方面简单的说了一下,那边在感谢白杨帮忙的同时,对于数千米军的死只有三个字,杀得好!狠不能杀更多!

    基地方面,米军的一帮大佬突然和山谷那里失去了联系,茫然片刻后立即派人去查看情况,当尸山血海的画面传递回去,所以人胆寒颤抖。

    在那里失去联系的短短时间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如此严重的伤亡事件是捂不住的,白宫方面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川普大爷咆哮下令,如果这里不给一个明确的调查结果全部都给我一辈子老死在监牢里面吧!

    然而这件事情无论怎么调查都不可能调查到是白杨开挂做的,这将成为米**事基地失窃后的又一悬案。

    当白杨再次来到那个科研基地外围的时候,这里一片鸡飞狗跳,大多数守军都派出去且已经死了,这里的守卫并不多。

    隐身状态来到基地中,催眠守卫给他打开通往地下的电梯,他比苏溪水他们要轻松万倍的来到了这个科研基地的核心位置。

    从催眠的守卫那里得知,这个基地最深处居然深入地下两千米,白杨咋舌,难怪自己的念力无法看到最深处。

    如此深入地下的基地不是一两天能建立起来的,上百年前这里是一个金矿矿区,后来矿脉枯竭改造成了基地。

    加州的旧金山历史上有淘金浪潮,说这个地方曾经是金矿矿脉也说得过去。

    来到基地中部后,白杨念力横扫,已经能看到这个基地的全部,当然也看到了这个基地的几个最高长官。

    “找到了你们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念力中看到那几个人白杨嘿嘿直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