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充满牛仔风情的酒吧内,爵士音乐舒缓,人们谈天说地,不大的舞台上黑人说唱歌手吐字不清叽哩哇啦。

    白杨坐在靠窗的位置,此时已经是华灯初上,可窗外的街道上依旧有大批的人群在游行,关于东瀛的所作所为依旧让世界人们愤慨,怒火难平,尽管他们已经做出了道歉和赔偿。

    这里位于米国加州硅谷的一处酒吧,白杨约定好了个那个叫做瓦波利的人在这里见面。

    “都说歪果仁很守时,看来也不怎么样,都已经超过了三分钟了”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白杨微微皱眉。

    一大杯黑啤酒已经喝了一半,可对方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嗨,东方来的帅哥,能请我喝一杯吗?”

    此时,一个金发长腿大美妞来到白杨身边问,波涛汹涌身穿火辣,说着就往白杨身上贴。

    白杨伸出一根手指头顶住她的肩膀笑着摇头道:“对不起,我在等人”

    “哦,真是太遗憾了”对方耸耸肩站好,胸前一阵波浪让人眼晕,然后离开寻找下一个目标。

    啧,大美妞倒贴,哪儿有那么好的事情,这特么就是个‘外围’,最后要付钱的,而且还不知道身上有多少病毒呢,话说在国外艾滋什么的很流行……

    酒吧内气氛很热烈,也不知道是谁起了个头,谈论客机事件,热来一阵谩骂和诅咒。

    就在不久前,白杨从直播的新闻上看到,东瀛公开直播道歉,上面一大帮东瀛头头跪下忏悔,做出天价补偿,然后三个议员被联合国调查员公开审理,最后切腹赎罪。

    一帮东瀛头头跪下忏悔,世界很多地方闭嘴,人家都已经做到如此地步了。

    明面上,这件事情差不多到这里就为止了,尽管世界人民依旧怒火难平,可暗地里,各个国家之间的博弈才刚刚开始。

    尤其是米国,仗着之间是老大,严重指着东瀛军方丧心病狂,要求进驻军队到东瀛本土进行监管,东瀛当然不干,严词拒绝,火药味很浓。

    让各国大跌眼镜的是,东瀛居然接受华夏的‘监督’,允许华夏军队进驻,再次引发全世界关注。

    这件事情简直荒谬,东瀛民间不理解,恐慌愤怒,可东瀛上到天皇下到各要害部门一致通过,反对无效!

    无疑,东瀛虽然不会允许华夏太多军队进驻,可是这却释放了一个信号,东瀛在向华夏靠近,甚至倒向了华夏,严重损害了米国的利益,尤其是在亚洲的布局,所以现在以川普为首的一帮米国大佬跳得欢腾……

    米国在棒子国坚持部署所谓的系统,如此一来,效果大打折扣,哪怕布置下去也没有太大的实际意义了。

    这些上层博弈白杨并未亲自参与,可因为他的存在,世界格局在悄然改变。

    “东瀛的反水,估计米国不好受吧,相当于他们伸向亚洲的那只手被狠宰一刀!”

    心中想着事情,时间过得很快,又几分钟后,一个带着棒球帽的黑人青年出现在了白杨座位的对面。

    看了对方一眼,好吧,白杨脸盲症犯了,黑人在他眼中都一个样子,只是这位仁兄身材并没有那些打篮球的魁梧而已,眼中闪烁丝丝精明和警惕。

    “黑啤要配五成熟的牛排才有味道”对方坐下后没头没脑的来了这么一句。

    虽然事实是他们这是在地下接头,可为毛特么这么蛋疼?

    “玫瑰花和香槟才能吊到大美妞”白杨无语的跟着暗号回答一句。

    对方看了白杨一眼,起身就走。

    “‘外石头儿’,买单”白杨冲边上的服务员说。

    结账走人,白杨跟上那位黑人老兄的步伐,七拐八拐来到了一个独栋民宅中。

    进屋后,对方丢掉棒球帽,审视白杨说:“卫星这种东西太过关键,引起了CAI的注意,老板已经被请去喝茶,现在很麻烦,东西放着不敢拿出来,而且面临着搜查,根本没法运出去”

    “东西在什么地方?”白杨直接问,在他面前就没有带不走的东西。

    “在我们的一家工厂内”对方皱眉道。

    “带我去,钱已经付了,东西交给我,我自己想办法弄走”白杨平静说。

    瓦波利摇摇头说:“我不能这样做,那玩意见不得光,而且工厂正在接受CAI调查,你无论如何也带不走,还会让我们陷入麻烦,老板的意思是,你先在这里住下,等过两天风头过了再想办法给你运出去,我们是很讲信用的”

    老子分分钟几十亿美金的收入耽搁几天你陪得起么?早知道在确定你身份的时候就直接让你带我过去了……

    懒得废话,白杨直接将其控制,说:“带我去你们那个所谓的工厂”

    “好的”成为傀儡的对方没法反抗,回答一声带着白杨出门。

    从熊大那里得到的消息,对方口中的老板明面上是一个拥有十多亿美金市值公司的老板,暗地里却是一个国际走私巨头,卫星就是对方通过特殊手段搞到的。

    这个瓦波利带白杨去的地方,只是一个汽车配件生产工厂而已,有上千工人,只能算中型,卫星就藏在这里。

    表面上这里是一家正规的汽车配件制造厂,实际上这里还承接汽车改装服务,而且这里的工人大部分都是对方所谓的老板手下的打手。

    瓦波利就是这个厂子名义上的老板,所以那个真正的老板才会让他到米国来联系这个人,此时对方还在和CAI扯皮呢,没时间来见白杨。

    当白杨和瓦波利来到这个厂子的时候,这里已经停产,正在接受调查,数十辆警车停在外面,一群警察正在对这个厂子进行全面检查,目的是搜出那台卫星。

    警戒线已经拉起,按理说哪怕是这家工厂的工人如今也无法正常进出,可白杨和瓦波利却那么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那一帮警察视若无睹。

    这当然得益于白杨催眠的手段了,而且在念力观察下,没有留下任何影像资料。

    进入工厂后,白杨意念扫描,第一时间就发现了那颗没法运出去的卫星隐藏地点。

    这帮家伙居然把卫星伪装成空调主机大摇大摆的安放在厂子上方,难怪那帮警察一时半会儿没有搜查道,谁能想到要找的东西就在眼皮子底下?

    这颗卫星足足一辆轿车那么大,四四方方,如果发射到太空展开的话,会延伸出一对如翅膀一样的太阳能电池板。

    型号颇为先进,功能很多,除却强大的通讯能力之外,还配备了高倍光学望远镜,简直就是天空中的一只眼睛,能时时刻刻观察地面情况。

    东西已经找到,那就没有什么好麻烦的了,白杨直接催眠周围的人,避开摄像头,腾空而起,将伪装成空调主机的卫星收进了空间袋中。

    在别人手中,这东西见不得光,想运走都几乎不可能,可在他这儿都不算事儿。

    拿到卫星后白杨就和瓦波利分开了,爱上哪儿上哪儿去,只是给对方一个东西已经交给了自己,交易已经结束的暗示。

    白杨给那个所谓的老板打了个电话过去,对方快半分钟才接通,没说话。

    “东西我已经拿到,你还能不能搞来更多的?”白杨直接说。

    “啥?”对方明显没反应过来。

    “以后再合作吧”白杨挂了电话,也不指望对方再搞一颗卫星出来了,而且从电话那头传来的隐约动静,周围明显还有人,多说无益。

    事实是对方这会儿正在CAI的一间办公室‘喝茶’,很多话没法说清楚,等白杨挂了电话也没反应过来。

    然后他看了一眼周围的几个调查员,咬牙给瓦波利打了个电话过去询问情况。

    “老板,我把东西给他了,一切顺利”瓦波利根据白杨的暗示回答。

    老板茫然了,这特么是在逗我吧,众目睽睽,CAI的包围下,对方怎么拿走那么大的卫星的?然而事实就是这样。

    得到瓦波利的再三确认后,东西已经脱手了,后续事情和自己没有一毛钱关系,老板态度强硬起来,拍着桌子对CAI的人咆哮道:“你们将我带到这里来,严重耽误了我的时间,我的律师会对你们提起起诉,法克!……”

    发了一通脾气,这个老板大摇大摆的走了,CAI没法拦,毕竟他们没有直接证据证明这家伙走私卫星……

    拿到卫星,白杨原本此行到米国的目的已经达到可以回去了,但是来都来了,还有两件事情他觉得也可以顺便完成。

    “先去做哪件事情呢?”白杨心头琢么。

    也没纠结太久,剩下的两件事情,其中一件事情相对来说要耽误一些时间,是以,他决定先去看看另外一件事情的结果。

    乘着周围没人注意,他直接冲突而起,在夜空中向着目的地飞驰而去。

    “妈妈快看,超人!”一个两三岁的小屁孩指着夜空叽哩哇啦的大叫。

    然而他的父母却叫他少看点漫画,那些都是假的。

    飞驰在夜空中,白杨根据脑海中的记忆,两个多小时后就快要接近目的地了,那个地方防守很严密,从空中过去的话搞不好会被雷达发现,是以他下地选择从地面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