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基地中得到的东西虽然没有上一次在米**事基地中得到的多,但却全都威力强大,这些东西对白杨来说有大用。

    离开这个基地后,白杨和国内方面联系,将小男孩东东交给对方通过秘密渠道带回国,自己带着他做很多事情都不方便,小男孩后续的事情国家会帮忙处理。

    整个东瀛都乱了,无数人走上街头游行,一面让官方出来解释客机事故,一面还要他们尽快解决如今来自全世界的怒火。

    东瀛本土海岸线上,海军基地的大军已经剑指‘西京’,若是安贝不下台他们不惜武力压迫!

    与此同时,另一支军队奔赴边境拦截他们,气氛紧张到极点,一旦交火,将会把整个东瀛带入战乱之中。

    上层派来的谈判专家压根起不到作用,被白杨控制的人什么都不听,唯一的目的就是要安贝下台,还得给全世界一个说法。

    整个世界都在关注这件事情,可以说东瀛的任何一举一动都将影响到整个世界的格局。

    每个国家都在分析接下来的局面,根据预测到的局面做出相应的安排。

    “接下来东瀛会发生什么事情?”

    手机视频中,华夏大老板一脸凝重的看着白杨问。

    国内高层了解一些白杨的手段,可不是很清楚,知道客机事故是东瀛的报复,那是白杨也没有预料到的,可后面的事情,就是白杨一手搞出来的了,接下来的走向,唯有白杨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

    “接下来会出大事儿,我自问不是什么好人,没有那么高尚的情操,别人想杀我,我就要报复,匹夫一怒血溅五步,管他身后背负万世骂名”白杨很平静的说道。

    他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会有多么大的影响,可那又怎么样,自己的心气顺了比什么都重要,瞻前顾后考虑那么多干嘛,活得不开心。

    “具体呢?也好让我们这边做好准备”大老板苦笑道。

    想了想,白杨直言不讳说:“会交火,会死人,但最终会平息下来,或许会莫名其妙,总之,接着看就知道了……”

    “不会波及到其他国家吧?”大老板眼皮直跳。

    “不会,我很好奇,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国内方面能得到多大的好处?”白杨问。

    “好处很多,最直接的,他们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军事方面必定会受到几个大国的牵制,我们这边,会想方设法安插一支维和部队上去扎根,打破米国在东瀛的局面”大老板沉声道。

    心念闪烁,白杨点点头道:“我明白了”

    挂断电话,白杨直接向着‘东瀛西京’而去,几个小时后,他再次来到了这个国家的政治中心。

    街头很乱,到处都是示威游行的民众,他们走上街头,谴责安贝的所作所为,同时也呼吁国家尽快将事情平息,给全世界一个满意的答复。

    然而如此紧张的局势下,上头迟迟没有做出回应,只是召开了两次新闻发布会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可就在这个时候,东瀛海岸线传来了第一声枪响!

    交火了,海军基地武装人员与前去阻止的军队交火,瞬间一发不可收拾!

    当第一声枪响后,大规模的武装冲突爆发,两支东瀛军队在海岸线交火,炮火连天,血肉横飞,大地颤抖。

    整个世界都懵了,完全没有预料到这一切来得如此突然,然后各方慌乱,生怕波及到自己。

    “你们看到了吗?这些东瀛军人用导弹炸死你们,现在是他们的葬礼,你们每一个人的生命都至少有一百个人陪葬,应该安心了吧?将炮火当做烟火,希望你们能去天堂”看了一眼东瀛海岸线的方向,白杨心中自语,然后,是时候让这件事情完结了,再闹下去,恐怕真的会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

    人生每时每刻都充满了意外,但白杨决不允许类似的意外再次发生!

    一间防守严密道极点的会议室中,东瀛主要负责人全部都聚集在这里,不但安贝在,整个国会个DANG派负责人都在,甚至连东瀛天皇也在。

    气氛很凝重,很紧张。

    “安贝,眼前的局面要如何处理?全都是你一手造成的,你必须要给全国人民一个说法,必须要给全世界一个交代!”其中一个老人站起来指着安贝咆哮道。

    如今局势太严峻了,稍不注意整个东瀛都将万劫不复,必须要尽快处理。

    “我一手造成的?你们太不负责了,当下令击毁那架客机的时候,可是通过你们所有人商量了的,现在一切都让我一个人承担?”安贝浑身冰凉咬牙切齿道。

    那种命令,若是不通过国会商量,给他安贝十个胆子都不敢下命令啊,原本一切都安排好了,可天知道最后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好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如何平息全世界人民的怒火才只管重要,如何安抚现在的战乱才最重要”老态龙钟的天皇大人此时开口道。

    会议室一下子陷入了死一样的寂静之中,如今的局面根本就不是一句话就能解决的。

    可就在这个时候,会议室的大门轰然打开。

    众人下意识看去,发现一个根本就不认识的年轻人走了进来,对众人视若无睹。

    “你是谁?卫兵!卫兵呢?”

    众人大惊失色,这个地方居然有人闯进来了,那还得了,当即有人站起来咆哮道。

    白杨一步一步走向会议室中心,摇摇头说:“别喊了,没用的,不想死,全都给我安静点,呵,如果你们这帮人全都死了的话,恐怕整个东瀛没有十年时间别想完全平息下来!”

    白杨说话的时候,在场的人浑身冰凉,一脸见鬼的表情看着他。

    一柄血红色的长剑凭空漂浮,在虚空中游走,在每一个人的脖子边上划过,尽管没有真的割掉他们的脑袋,可每个人都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视若无睹的来到安贝跟前,白杨虽然在电视上很多次看到他,可亲眼看到还是第一次,此时的他远没有电视上那么风光以及意气风发。

    “天照大神在上,你是人是鬼?”安贝惊恐的看着白杨浑身颤抖道。

    戏虐一笑,白杨直接坐在他跟前的桌子上,看着他说:“你不是在找我吗?摧毁那架客机就是为了杀我,你居然不认识我?”

    “是你?你居然没死!”安贝惊恐了,那架客机都已经变成碎片,可这个人居然没死。

    砰……!

    白杨一脚将其踹倒在地,眯着眼睛问:“你想死还是想活?”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安贝不可思议的看着白杨说。

    “我当然知道我在做什么,好了,废话不多说了,你的所作所为,已经付出了代价,虽说杀了你很简单,可是我觉得留着你作用更大,正好,你们的国会议员和天皇都在,那么,全部都成为我的傀儡好了!”白杨目光巡视一圈笑道。

    “笑话,你以为你是谁?纵然我们死了,也不可能听命于你!”

    有人大声冷笑道,当然明白白杨口中所谓的傀儡是什么意思。

    “死?在我面前,你想死都做不到”白杨撇了撇嘴。

    废话不多说,精神念力直接横扫,将在场整个东瀛的一干首脑全部控制!

    如此一来,整个东瀛可以说白杨说了算!

    “以后我有什么命令或者什么需要会直接打电话通知你们,现在我说,你们接下来照做,召开全球直播新闻发布会,对客机事件进行说明,鉴于如果干掉安贝你们再选一个首相要花太多时间,他就别死了,但至少要死三个议员,到时候你们全部,当着全世界人的面磕头忏悔,然后其中最老的三个给我切腹道歉,理由就是你们怂恿安贝下令攻击客机!总之就是这样,扯皮什么的你们绝对在行,让全世界满意就行”

    说完,白杨一脸微笑的离去,没有人敢拦,同时,没有人知道他来过,也没有人知道他如今一句话就能决定这个国家的走向!

    与其防备着以后再次出现类似的事情,白杨干脆釜底抽薪,找到这帮人的所在直接将其控制了,杜绝了类似情况的发生!

    离开会议室后,白杨并未过多在这个国家停留,直接离开,继续前往米国,拿到那颗卫星是小事儿,控制了这个国家的一干首脑以后要多少没有?是因为另外两件事情他不得不去一趟。

    当白杨离开后,东瀛海岸线死了几万人的激烈交火也诡异的停下了,同时,安贝出面,当着全世界的面开始现场直播新闻发布会。

    一切都如白杨所说的那样在上演,当着全世界人的面跪地道歉忏愧,然后交出三个位高权重的议员,是他们指使潜艇攻击客机的,而那三个议员也供认不讳,经过联合国的调查成员审查,‘确实是他们怂恿安贝’的,然后他们要求切腹赎罪……

    最后,鉴于客机事件,东瀛将公开想全世界道歉,再次拿出一亿美金赔偿那些死去的人。

    事情因白杨而起,又是他亲手结束,虽然结束了,可整个事件深远的影像却不是短时间能彻底平息下来的,全世界都在讨论。

    后面的国际纠纷白杨没兴趣知道,几个小时后,他再次踏上了米国加州的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