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星这种东西太过厉害,一般渠道私人几乎不可能弄到,但世事无绝对,有钱好办事儿,总有人会为了金钱铤而走险冒天下之大不为。

    白杨需要一颗卫星,而且还不是那种淘汰产品,其难度可想而知。

    熊大通过他的一些渠道,联系到一个卖家,对方有手段弄到一颗全新的卫星,而且功能强大,可是却要付出整整六亿美金的钱财。

    这笔钱只是购买卫星的价格,不包括发射和维护管理等等。

    钱已经付了,毕竟对方要冒着天大的风险,原本一切顺利,眼看都要‘发货’了,鬼知道那个环节出事儿,对方东西运不出来,正在焦头烂额的接受调查。

    了解了大致情况,拒绝了熊大他们帮忙的建议,白杨单和他们分开,坐在车上,用电话拨打了一个国际长途。

    电话接通后,对面传来一句英文不耐烦问:“你是谁?”

    “川普大爷的闺女长得还行”白杨没头没脑的来了这么一句。

    对方一愣,随即更没头没脑的说:“奥黑子家的母马下崽了”

    两句没头没脑的对话过后,双方沉默了半分钟,电话被挂断了。

    白杨不急,这是约定好的暗号,对方不管你是谁,只要暗号对了就行。

    一分钟后,另一个一堆乱码的号码发来了一条短信,上面只有几个单词,加利福利亚,硅谷,瓦波利,然后是一连串莫名其妙的字母。

    看完,白杨笑了笑,删掉短信。

    对面出事儿了,电话恐怕已经被监听,正常通话已经不行,用了一个加密号码发来了简短的信息,如果还想要那个卫星的话,需要去加利福利亚州的硅谷找一个瓦波利的人,后面的字母对应数字就是电话号码。

    “加利福利亚么,呵……也好,顺便将其他几件事情也办了”白杨拿着手机一脸玩味,上次自己就是去哪里搞出了一大堆事情,恐怕至今还是悬案呢。

    想了想,白杨直接拨打了一个电话,然后电话中却传来了一连串忙音,无法接通。

    “对方估计是在执行什么任务,算了,正常渠道去吧”白杨耸耸肩,收好手机,驾车前往魔都机场。

    一事不烦二主,原本他想找熟人苏溪水搞张最快去米国的机票,可对方无法联系上,只能自己想办法去了。

    上次出国的时候就办好了护照,白杨购买机票很顺利,三个小时后起飞,只是没有上次的待遇坐上豪华单人头等舱,而是一个经济舱。

    无聊的等待中,拿着手机刷新新闻了解当下局势,时间很快过去,顺利登机。

    漂亮空姐什么的可拉倒吧,这架属于米国航空公司的航班都一帮大妈,挨着的也没艳遇恰好遇到漂亮妹子。

    白杨坐靠窗的位置,边上是一个叫东东的五岁小男孩,调皮得很,上蹿下跳,他由他妈妈带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长得一般。

    漂亮少//妇?嘿,拉倒吧,人生咋可能那么好运气……

    “不好意思,孩子调皮”女人看着白杨歉意的笑了笑,将孩子按在座位上系好安全带。

    被小孩子踩了一脚,价值十多万的鳄鱼皮鞋上出现一个脚印,白杨不以为意道:“没关系,你们也去米国啊”

    反正没事,白杨和这个女人闲聊。

    对方是去米国看望丈夫的,她丈夫在米国一家公司上班,反正白杨也就听了,没在意,这次之后估计一辈子也不会再次遇到对方。

    飞机顺利起飞,直冲天际。

    “奇怪”当飞机稳定飞行后,白杨皱了皱眉嘀咕一声。

    不知道为什么,他心中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作为神道修士,对于心血来潮这种东西他并没有忽视,念力延伸出去扫描了整个飞机。

    一切都很正常,飞机没任何故障,也没有恐怖分子,可他就是觉得心里不舒服,感觉要出事儿。

    所以他觉得很奇怪,一切都很正常,问题来自什么地方?难道会遇到雷云?可天气预报说沿途根本没有这样的天气。

    这架飞机上加上机组人员有五百多人,有出去工作的,有出去旅游的,也有去谈生意的,老人小孩女人,一个个要么休息要么小声交谈,并没有任何异常情况发生。

    一路纠结,白杨一路都在想着心头那种古怪的感觉,可几个小时过去了,什么都没有发生。

    或许是错觉,他这样想,皱眉闭目养神。

    “小兄弟你不舒服吗?我这里有晕机药你要不要来一粒?”边上的大姐好心说。

    “谢谢,我只是在想一些事情”白杨笑了笑。

    飞机进入太平洋上空,一路往米国飞去。

    地面,东瀛,某隐秘基地中,十多个东瀛地位很高的人聚集,安贝一脸阴沉的问:“确认了吗?”

    “哈衣,首相大人,已经确定了,那个当初和柳生家族有冲突然后神秘消失的人,此时已经从华夏出发,目前正在飞往米国的路上”一个罗圈腿秃顶中年人站起来弯腰回答。

    安贝目光闪烁,咬牙切齿说:“柳生家族的叛变,以及上百万人昏迷的神秘事件,必定和那个人有关联,不管他是谁,哪怕是神,敢如此针对我大东瀛帝国,也要毁灭!”

    “传我命令,当那架飞机进入公海上空后,发射导弹给我打下来,我要宰了他,在华夏拿他没办法,但他敢出来就是在找死!”

    “遵命,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那架飞机全程落入监控之中,核潜艇已经提前到达指定位置,只待对方进入范围,就会发动导弹打下来,而且不会波及道我们,甚至我们还罗列了几个信息,可以将这起事件转移到中东那些国家头上”那个秃顶中年人狞笑道。

    上次白杨来一趟东瀛,让这里损失巨大,上百万人昏迷,虽然没有死,但间接引发的各种情况让东瀛经济损失达到了上千亿美元,这还不算其他死去的军警以及被毁的装备。

    不需要理由,东瀛需要泄愤,不敢也不能和华夏直接挑起战争,所以,哪怕只是在怀疑白杨的情况下,也要将其杀死,不惜用数百平民陪葬!

    他们早就盯上了白杨,可是白杨经?!思湔舴ⅰ菊也坏饺?,而和白杨有关的人则被华夏高度?;?,这用屁股想都知道有问题,那还说什么,一个字,干!

    飞机上,白杨心头越发的不安,甚至眼皮直跳,总觉得要出事却又不知道什么地方会出事。

    因为心头不安,他甚至全程每隔一分钟就会将念力放出去扫描一下飞机周围直径两公里的范围,然而还是没事儿。

    当这架飞机差不多还有三个小时就要进入米国凌空的时候,白杨眼皮猛然跳了几下,心脏有一种被拽紧的感觉。

    瞬间念力延伸出去,白杨眼睛一瞪大吼一声:“握草!”

    他这一声,让周围的人下意识看向他,然后所有人一脸惊骇目瞪口呆。

    只见白杨身边神奇的出现一柄带着血丝的长剑,人们还没有从这个人是如何将这把冷兵器带上飞机的想法中反应过来,那把剑撕纸片一样将机舱撕碎,他整个人凌空飞了出去。

    “妈……”白杨身边的东东惊叫一声,也跟着飞了出去。

    机舱被撕开,强风灌了进来,恐怖的气压当即让几个人压得喷血,好在都系好了安全带的,没有被气流带出去。

    当人们还没有从震惊绝望中反应过来,直接飞机一震,轰隆一声巨响,然后所有人都被火焰吞没,被撕碎!

    白杨撕开机舱飞出,带走了东东,紧紧的抱着她,意念包围两人抵挡狂风,甚至还立即使用了一张护体金光符,金光护体将两人包围。

    身后传来一声恐怖巨响,热浪袭来,白杨浑身一震,天旋地转热浪滚滚被冲飞出去,晕头转向飞出去去十几公里后,稳定身形,凌空而立转身,看着身后白杨目光冰冷到极点!

    就在之前,他眼皮直跳的时候,念力看到一枚导弹已经接近了飞机,他原本可以瞬间出现在异界躲避的,但为了救下身边这个还踩过他一脚的小孩,选择了撕碎机舱逃离。

    他念力控物的极限,在回到地球之后测试过,只能控制九十九公斤物品,再多一克都不行,达到了某种极限,加上他本人,只能带走东东这个小孩。

    “对不起,我尽力了,能做的只有这么多”看着前方,白杨咬牙切齿又苦涩自语道。

    那架飞机变成了一团火球,恐怖的爆炸直接将其撕碎成碎片,里面甚至很多人直接被高温碳化又变成粉末。

    导弹攻击,爆炸威力惊人,这不是简单的空难,若非他开挂了,根本就不可能活下来。

    “是谁,居然如此丧心病狂!”

    数百条生命就这样死去,他们原本全部都只是普通人。

    “哇……”

    白杨怀中的东东哇一声哭了起来,身处九天之上,小孩子差点没崩溃。

    “对不起,那样的情况下我只能救你,别怕,不管是谁,都要付出惨痛的代价!”白杨沉声道。

    念力控制,将东东弄晕,后面白杨还会催眠他将一切忘掉免得留下阴影,可是他却永远的失去了母亲。

    平复下心情,白杨看了看周围的金光,闪烁不定,随时都会崩溃,能在导弹爆炸的余波中活下来全靠护体金光符了,但仅仅是余波就已经到达了护体金光符承受的极限。

    “这里距离海面也就万多米而已,谁也跑不了!”

    沿着导弹飞来的轨迹,白杨抱着东东一头扎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