刹那间千百个念头在脑海中划过,很多东西白杨一想就明白了。

    “融入我阴神内的那些东西,让我的神魂也就是精神力得到壮大,量或许没变,但质却是得到了提升”

    想到这里,思维如此敏捷,白杨发现自己的思考能力也至少提升了一倍!

    思考能力这种东西很难具体说清楚,可他就是感觉到了。

    心念闪烁,他悄然实验了一下,意念延伸出去,一百米……两百米……

    好吧,最后他发现,念力覆盖的范围依旧没有改变,还是差一米千米距离,可覆盖范围内,他念力观察事物更加细致入微,而且接收处理信息的能力也比之前强了一倍!

    念力一扫,范围内几乎一切都无所遁形!

    接着,他又悄悄实验了一下念力控物的重量,瞄准一块磨盘大小的黑色岩石,用念力包围,居然能轻松的让其离开地面!

    那块石头多重他不知道,但绝对超过了一百斤。

    “这下可爽了……!”

    用手摸了摸屁股下面,白杨高兴得直咧嘴,忍不住想哈哈大笑,好歹忍住,不过忍得好辛苦。

    他用念力包围自身,居然让自己的身躯脱离地面凌空而立,屁股下面空空荡荡,确实是漂浮在虚空中的!

    视线肉身飞行的梦想,居然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达到了……

    为了不让其他人发现,这一切都在悄然之中进行,无声无息间,谁能知道这个躺一边装受害者挺尸的家伙居然得到了长足进步?

    自身具体的情况还需要认真研究一下,眼下的确不是时候。

    邪道妖人死了,余下的人依旧处于惊恐和茫然之中。

    周围到处都是漆黑的碎尸,地面坑坑洼洼,惨烈无比,来到这里的一千多人,到现在还活着的不足三百,而且活下来的也大部分带伤,其中至少三分之一都缺胳膊断腿……

    “结束了吗……”

    这起事件的发起者,黄老茫然的看着眼前的画面自语。

    整个过程,发起斩妖除魔的旗号,带人来到这里,然而包括他在内几乎都只是打酱油的,就给白杨和凌骄表演了。

    当然,白杨干掉邪道妖人的事情没有人知道,阴神状态的他周围火焰升腾没有人能看到他的面容,恐怕阴神乌漆墨黑的看到也不会有人联系到他。

    他也不打算说出去,打枪滴不要,低调闷声装逼就行,说出去多没意思……

    “黄老,结束了吗?”脸色有点苍白的凌骄来到黄老身边问。

    和那个邪道妖人干架,他放了两个大招有点脱力,后面的事情只能看着。

    见识到了凌骄之前施展的实力,黄老不敢托大,很认真的说:“如你所见,有另外一个神道修士出现,将邪道妖人杀了,大概应该就是这样吧,应该结束了”

    凌骄再度问:“可是他人呢?是谁,黄老你认识吗?是不是你请来的?”

    “我要有那么大面子请来如此强者就不会弄成现在这样的局面了,对方恐怕恰好遇到,顺手帮忙就走了”黄老苦笑道。

    面多所谓的黑煞阴刀威胁,大家都快挂了,天知道哪儿跑出来的神道修士帮忙。

    “好可惜,若是能和那个人切磋一下就好了”凌骄有点失望。

    其他劫后余生的人此时也逐渐反应过来,一个个心有余悸,面对眼前的画面心情复杂。

    面对沉默的场面,黄老站出来面对活下来的众人说:“诸位,妖魔已经被除掉,这原本值得高兴,只是这并非我等的功劳,那位强者不愿露面离开了,行事不是我们能揣测的,接下来,死去的同伴我们也不能让他们抛尸荒野,大家帮忙,若是还能认出熟人,想办法给他们送回家去,若是实在认不出,也就地掩埋吧”

    话都说到这里了,再怎么不愿意也要表示一下,活下来还完好的人帮忙处理尸体,大部分都给就地埋了,被黑煞阴刀撕碎的尸体大多都没法辨认。

    至于那些还能认出的尸体,有人立即去雇佣人手过来帮忙送回家去,有钱就是好办事,有人愿意挣这个钱。

    如此忙活了大半夜才算搞完。

    这个过程中白杨也在帮忙,大家都在忙活他一个人也不好意思不是。

    “啧啧,那俩家伙也死了,运气貌似不怎么好”看着雇佣来的人运走最后一批尸体,白杨心中嘀咕。

    姬悯和那什么江寒悦的也在之前的黑煞阴刀中挂了,对此白杨表示呵呵,活该,自以为是的人活着就是一种犯罪,并不是每一个祸害都能活千年的。

    白杨觉得那俩家伙就是祸害……

    “各位,此事已经结束,恐怕大家心情都不好,就此散了吧”一堆篝火燃起,黄老面容沉重的看着剩下的人说。

    “黄老不必如此,江湖就是这样,我等踏上江湖就预料到这样一天,若下次还有这样的事情尽管通知一声……”

    场面话谁都会说,下次有这样的事情恐怕傻子才会再次傻乎乎的跑来。

    这会儿不知道多少人在心中大骂,他妈的声望没刷着还差点死了,老子下次再也不干这种事情了……

    “诸位,其实我觉得大家应该高兴,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齐心协力将妖人除掉,数百万人大仇得报,更有无数苍生免遭惨死,虽然死了很多人,但我想,世人必定会感激的”此时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说道。

    几乎所有人在听到这番话之后都保持沉默。

    拜托,虽然我们心中都是这样想的,可你说出来就太特么尴尬了吧?还齐心协力斩妖除魔呢,我们都特么来打酱油的……

    “难道我说得不对吗?”见众人没反应,那哥们还傻乎乎的问。

    没人搭理他,那哥们相当尴尬。

    白杨问凌骄:“你接下来干嘛去?”

    “我不知道啊”凌骄挠头道。

    这家伙初出江湖,压根就没有半点目的,参与这件事情还是运气好偶然遇到呢。

    眼珠子一转,白杨说:“既然你不知道去哪儿的话,要不跟我一起回去呗?我那儿有好玩的”

    “不去”凌骄当即拒绝。

    白杨愕然,问:“为何?你不是不知道接下来干嘛吗?”

    “你当我傻啊,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我跟着你干嘛,乱世中给你当免费保镖?再说,我和你也玩不到一块去啊,这次是你运气好,下次你遇到这样的事情以为还能活下来?”凌骄看着白杨鄙视道。

    我擦,居然被这家伙看穿了,而且你果然是个新手,说话就不能委婉点?

    “刚才听他们说县城那边好像很热闹,我接下来准备去看看,就这样,我先走了,你自己想办法回家去吧”不等白杨说什么,凌骄继续说道,说完,也不和其他人打招呼,身影一闪就消失在了夜色下。

    “……”

    白杨无语,果然光棍一条就是好,想干嘛就干嘛,无拘无束的。

    那家伙就是个闲不住的人,白杨毫不怀疑自己还会和他遇到的,到时候那家伙绝逼不是在装逼就是在装逼的路上……

    凌骄离去,周围好多人都有点失望,他展现出来的实力太牛了,都想结交,然而人跑了根本就没机会唰存在感拉关系。

    “小友,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人们陆陆续续离开,黄老来到白杨身边问。

    扛着巴特雷,白杨点点头表示友好接着说:“我出来一段时间了,接下来回家”

    “哦,回家也好,那需要我送你一程吗?看你并无多大武力的样子,乱世安全为重”黄老很好心的说。

    最开始白杨用枪崩了两个邪道妖人糊弄人的玩意,算是刷了一把存在感,黄老记得他。

    “多谢黄老好意,不过不用了,我家离这里不是很远,而且有这把武器呢,不会有事儿的”白杨晃了晃手中的巴特雷笑道。

    “如此的话,就此分别了,有机会来我家玩,我在莲花镇中”丢下这样一句话,黄老也离去了。

    人都走得差不多,白杨意念扫了一下,周围没人了,收起巴特雷,张开双手,念力包围自身,嗖一下冲天而起。

    “御剑乘风,除魔天地,爽,肉身飞行和阴神飞行就是不一样,阴神状态根本就无法感受到这种真实摆脱重力的感觉,这才叫自由”

    翱翔在夜空中,无拘无束,如鸟儿般自由自在。

    谈不上有多么激动,毕竟他已经体会过阴神飞行的感觉。

    飞够了,他测试了一下自己念力包围肉身飞行的速度,理论上念力包围肉身,念力延伸多快肉身就能飞多快。

    但那毕竟只是理论,若真那样的话他简直能瞬移了。

    事实是肉身飞行时速三百公里左右差不多就是他能承受的极限,这还是在念力排开空气抵挡一部分阻力的情况下。

    也不是不能再快,再快的话他身躯都有被撕裂的感觉。

    那是体内血液无法适应这种高速飞行的状态,就好比坐飞机的时候机舱内可是加压了的,要不然那种高速飞行状态下人体都要被血液挤爆,而且风阻原因也把握不好方向,保命的情况下或许可以尝试一下极限飞行。

    肉身飞行,在虚空中走直线,两个多小时时间白杨就回到了葫芦山谷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