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间阴风怒啸,无尽黑煞阴刀席卷,将一个个前来准备斩妖除魔的武者撕碎,邪道妖人在狰狞咆哮。

    短短几个呼吸间,来到这里的千多号人,起码近半惨死。

    一声声绝望的惨叫中,凌骄持刀,一步一步向前。

    他目光好似能穿透虚空,死死的盯着邪道妖人咆哮的方向,眼中战意升腾。

    每走一步,凌骄脚下的地面就颤抖一下,他身上澎湃的赤红真元澎湃,冲起十来米高,虚空扭曲。

    此时的他如同一尊火焰神灵行走在世间,脚下的地面干枯龟裂粉碎。

    他身上太炙热了,简直就是一尊人形烘炉,不得已白杨都只能远离。

    在慧眼的观察下,凌骄好似化身天地的中心,无尽至刚至阳之气汇聚而来,融入他的真元之中,那些席卷的黑煞阴刀无法伤害道他,反而被那恐怖的真元给粉碎。

    “你是什么人,身为一个武者,居然能引来天地之力,这不可能!”

    那边的邪道妖人狞笑戛然而止,声音带着丝丝惊骇。

    “天地之力?我不知道,我只想和你切磋一下”凌骄脚步一顿,手中漆黑长刀直指虚空中的神道妖人。

    “就凭你?给我杀!”

    对方咆哮,伸手一指凌骄。

    呼呼呼……

    阴风怒啸,原本在席卷撕裂其他人的所有黑煞阴刀汇聚,形成一道恐怖的漆黑龙卷风向着凌骄笼罩而下。

    白杨在远处皱眉,凌骄能行吗?虽然他身上的真元得到天地至刚至阳之气加持,抵挡零散的黑煞阴刀或许还行,可数以百万计的黑煞阴刀,搞不好他会被撕成碎片!

    毕竟凌骄不是正统的神道修士,功法吸收天地至刚至阳之气只是被动属性而已,由不得白杨不担心。

    面对无尽黑煞阴刀,凌骄毅然抬起了手中的长刀。

    刹那间,他身上升腾的恐怖真元消失无踪,整个人变得平平无奇,反而是他手中那把原本漆黑的长刀刀锋之上出现了一抹若隐若现的赤红。

    “破晓!”

    站在地上,凌骄目视席卷而来的黑煞阴刀轻轻吐出这两个字。

    双手握刀,他依旧一个简单的下劈动作。

    那一刻天地好似静止了一瞬间,整个世界仿佛变得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就好像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

    可紧接着,天边无尽金光喷薄,驱散黑暗,世界变得鲜活了起来。

    一道弧形刀光横空,如同天边若隐若现的骄阳一角,欲要升空之际,喷薄漫天金光。

    在这一道弧形刀光之下,那数以百万计的黑煞阴刀好似白雪遇到炙热阳光般刹那消散!

    下一刻,天地又变得鲜活了起来,凌骄双手持刀保持动作,看着前方。

    从他脚下开始,一道百米长的裂缝延伸出去,前方那座山头都差点被劈开。

    黑煞阴刀消散无踪,侥幸活下来的人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全都傻眼,心中充斥无尽惊骇。

    刚才那一幕是错觉吗?一刀之威,如同演变出骄阳破晓的画面来。

    “你……这怎么可能,刀法中居然包含了一丝大日骄阳的意志,能引来天地间正气的加持,这怎么可能”

    那边虚空中,邪道妖人死死的盯着凌骄,宛如见鬼。

    “你居然没死?我都放大招了啊”原本威猛得一塌糊涂的凌骄摆着造型,听到邪道妖人的话却挠挠头来了这么一句。

    “我傻逼啊,老子不知道躲?”那邪道妖人回了一句,然后沉声问:“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会有如此刀法?”

    “我师傅不让说,既然你没死,那么我们再来,破晓只是我修炼的这部刀法的第一招,原本威力很大的,可以我如今的修为只能发挥出十分之一不到的威力来,这套刀法一共九招,下面我要施展第二招了,名为东升,旭日东升,其光浩大,威力更强,你要注意了!”凌骄看着对方说道。

    双手持刀改为单手持刀,他说完又开始酝酿大招。

    白杨想伸手捂额头,然而身上清洁溜溜不适合,只能无语撇嘴。

    你说你要放大招吧,还给对方解释一番?以为是在打擂台呢,还给你那么讲究啊,话说你们干架之前放嘴炮的德行就不能改改?

    果然,人家邪道妖人压根就不讲究,眼睛一瞪狞笑道:“什么乱七八糟的,给我直接去死”

    说话的时候对方就动手了,伸手向着凌骄一指,顿时鬼哭狼嚎之声响起。

    原本插在地上封锁这片区域的四根漆黑柱子升空而起,无数燃烧漆黑火焰的骷髅头环绕,向着他当头劈下。

    “我草你不讲究”凌骄瞪眼。

    说时迟那时快,他顷刻腾空而起,手中漆黑长刀隐隐约约闪烁金色锋芒,快如闪电的斩出一刀。

    那一刻,他的身影都消失在了天地之间,唯有一抹金色光芒在虚空中划过,勾勒成一个完美的圆。

    当那一个金色的圆形线条出现在虚空中之后,无尽金光喷薄,让看到的人无不双目流泪,特么辣眼睛……

    这一招,真如凌骄说的那样,旭日东升,其光浩大,如同一轮烈日东升,光芒掩盖一切。

    白杨捂眼,没法直视,心中吐槽,这声势也太牛了点吧,你一个武师为毛这么吊?难道我以前遇到的都是假的?

    那漫天金光也就闪了那么一下,随即整个世界安静了,随之而来的,是四声咔擦咔擦的声音。

    白杨抬头看去,发现那四根横空而来的柱子在虚空定格,中间出现一道裂纹,然后全都断成两节跌落,轰隆隆的砸在地上。

    我擦,老子的双节棍没了……

    至于原本环绕在四根柱子周围的骷髅头,全都消失不见,白杨依稀记得在凌骄使出那一招的时候那些骷髅头就已经粉碎了……

    砰,凌骄持刀落地,脸色有点惨白,看向前方深吸口气说:“这会儿你死了吧?没死我也没辙了,这套刀法消耗太大,虽然有九招,可我只能施展前两招,看来我师傅说我的修为马马虎虎是对的”

    “我死你妈,先是毁我的骷髅法宝,接着毁我黑煞阴刀术法,现在又毁我杀了数百万人才炼制而成的万鬼噬魂棍,老子要夺舍了你,吞噬你的神魂”

    那边山头上传来邪道妖人的咆哮,歇斯底里。

    宝贝一连被毁,他心在滴血,我他妈招谁惹谁了我。

    “这都没死?完了,看来死的人是我了,师傅,我估计要让你失望了”凌骄傻眼,有些无奈道。

    白杨微微皱眉,果然,作为度过雷劫的神道真人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看了看天色,太阳已经下山了,黑暗笼罩大地,夜幕降临。

    “果然,最后还是要我来把这个逼装完,这帮人都不行!”

    心头嘀咕,乘着所有人都被吸引了注意力,白杨悄悄的跑到边上,先从空间袋中拿出一套衣服穿上,然后装死往地上一趟。

    那边,狰狞的神道妖人已经不玩什么法宝秘术了,直接整个阴神扑向了凌骄,要以强大的神魂之力夺舍他的身躯吞噬他的神魂。

    “完了”凌骄绝望,他是武者,一身武道修为惊人,可在神魂方面却很脆弱,面对扑来的邪道妖人,他只觉灵魂都无法动弹一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接近。

    “是谁!”

    邪道妖人在快要接近凌骄的时候,阴神顷刻停下,凝重的怒吼,抬眼看去,瞳孔一缩,一脸见鬼的表情。

    在他前方,虚空中,一个庞大的身影横空而来,漆黑阴森,分明就是一个神道修士的阴神。

    然而这个阴神和他接触的不一样,太大了点,大得有点你是在开玩笑的状态。

    一般的神道修士,阴神境界修炼出来的阴神也就和自己差不多大小,而且虚幻如同烟雾。

    可这会儿他看到了什么?前方虚空中,一尊高达十米的阴神凌空而来,这么大也就算了,他还不是幻化出来的,而是整个都根本就是一个实体,和一般神道修士如烟如雾虚幻的状态根本就是天壤之别。

    “是你大爷我!”

    白杨阴神出窍凌空而来,也没变成正常人大小,直接就是最大状态,为了避免被天地罡风撕裂阴神,他阴神体外有赤红火焰升腾。

    此时的他,宛如一个火焰魔神一样凌空而立,相比起来,对面的邪道妖人尽管已经是真人境界了,然而好袖珍……

    “你是何人?”对方下意识问。

    “你管我是谁,话说你好袖珍??!”

    白杨直接来到他跟前,也不是个讲究的人,说着,他直接伸手,一把就将对方的阴神抓在了手中!

    “啊,你,怎么可能,阴神之力居然如此强大!这是什么火焰,放开我!”被白杨抓在手中,邪道妖人惊骇,用力挣扎,却发现根本无法挣脱。

    “真人境界好像也就这样嘛”白杨抓着对方好奇打量。

    大家都是神道修士阴神状态,没有施展秘术法宝的时候就跟两个人赤手空拳干架一样,这会儿比的就是力量。

    虽说对方比白杨高了一个境界,但那又如何?你一个大人面对一个绿巨人般的小孩还不是一样要跪。

    尤其是白杨异能火焰环绕,将对方抓在手中,对方的阴神燃烧起来,眼看就要被烧得灰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