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次,场面又一次陷入了迷一般的寂静,几乎所有人的脑袋都有点蒙,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刀,凌骄只一刀简单的下劈,将一群可怕的骷髅全给撕了,这让正准备拼命的人们很尴尬很纠结很茫然。

    那是什么手段?太可怕了。

    陷入装逼模式的凌骄站在人群前方,双手怀抱大刀,看着对面的邪道妖人有点不满。

    什么嘛,说得那么厉害,一刀就挂了,我还没尽力呢。

    “你……”对面邪道妖人丑陋的脸皮抽搐,看着凌骄居然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难道是我搞错了?自己炼制的那些骷髅是水货?或者被人掉包了?

    见对方不回答,凌骄摇摇头,来到白杨身边低声道:“我觉得有点不对啊”

    “什么不对?”白杨愕然,你一刀就解决了麻烦还有什么不对吗?

    挠挠头,凌骄有点不确定的说:“是这么回事,你看啊,这个是神道真人境界的修士吧?”

    “嗯,然后呢?”白杨点头,你到底要说什么?

    “所以啊,应该很厉害超级难对付的样子,可现在看上去不怎么样啊”凌骄很纠结。

    白杨没懂,有点懵,问:“你到底要表达什么?”

    “我下山的时候,师傅告诉我,我的实力其实也就马马虎虎,虽然是武师之境的修为,可搞不好山下随便一个人都能弄死我,让我低调点,可是你看啊,那个神道真人搞出的骷髅架子一点都不强力,周围这些人好像也很弱的样子,这是怎么回事?”凌骄纠结了。

    眨了眨眼,白杨懂了,这家伙的师傅绝逼是牛到没边的那种猛人,连他都说凌骄的实力马马虎虎,估计那本身就是对凌骄的一种肯定,所以才放他下山。

    之所以要用马马虎虎来形容,绝逼是他师傅用自己的实力来衡量的,那能一样吗?

    心中无语,白杨觉得他师傅口中的马马虎虎,鬼知道是在大宗师境界的马马虎虎还是在人王境界的马马虎虎,你和这些江湖底层人士比是在欺负人你知不知道?

    你好意思吗?

    想明白了,白杨也不点破,其实对方这样也好,免得知道自己其实很牛的情况下滋生骄傲的心态,让他一直保持这种低调心理,偶尔来个致命的无形装逼感觉吊吊的……

    拍了拍他的肩膀,白杨同情道:“说实话,你的实力真心马马虎虎,别不信,我认识一个家伙,他也就武徒境界,用一破块木头做的??峙戮湍芨愀膳肯?,所以你别嚣张我跟你讲”

    “还有,也不是那个神道妖人手段不高明,你没听到嘛,对方说这是在玩呢,既然是在玩对方就没认真,一会儿就要放大招了,你注意点……嗯,大概就是这样了,懂?”

    听了白杨的话,凌骄深以为然的点头道:“我懂了,还好你提醒,要不然我就小看天下英雄了,如果真那样的话,恐怕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然后你说的那个用木头片子的高手在哪儿?有机会我想和他切磋一下”

    “有机会的”白杨认真点头道,差点没憋出内伤。

    几句对话后,凌骄转身继续看着那边的神道妖人,一脸认真的等对方放大招。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他自以为是的低调,然而却忘记了周围那帮人的感受……

    那个邪道妖人好不容易炼制出来的骷髅被搞成碎片,心情之愤怒可想而知。

    愣神片刻反应过来,死死的盯着凌骄尖叫道:“该死该死该死,你居然敢毁掉我的宝贝,我要将你碎尸万段千刀万剐,把你的人皮做成灯笼挂在门头上!”

    “你的大招呢?就是放嘴炮?”凌骄没头没脑的来了这么一句。

    这句话差点没给神道妖人造成暴击,将凌骄的话当成是鄙视和挑衅,当即冷笑道:“你想是五成全你!”

    说着,临空而立的他伸手向下一压。

    呼呼呼……

    刹那间,这片被封锁的区域狂风怒啸,无尽黑气凭空出现,化作一道道锋锐的黑色锋芒,阴森诡异,充斥整个天地。

    “这是什么鬼东西!”

    “啊,我……”

    顷刻间,惨叫四起。

    无尽黑雾化作的锋芒席卷天地,温度都瞬间下降了数十度!

    那些黑芒划过人们的身躯,如同切豆腐一样将人的身躯切碎,没有鲜血流淌,但凡是被黑芒切碎的身躯,全都在第一时间变成了漆黑的冰坨子!

    “黑煞阴刀,每死一个人,才能采集到他的怨气死气加上地阴之气才能炼制一道,老子生气了,让你们这帮家伙尝尝千刀万剐的滋味,神魂都要给你们撕碎!”

    阴森的锋芒席卷天地,邪道妖人的声音在咆哮。

    当这些所谓的黑煞阴刀充斥天地的第一时间,起码就有上百人被撕碎,身躯变成漆黑的冰坨子,惨烈无比。

    人们本来就处于危险之中,一直都在小心防范,当这些数以百万计的黑煞阴刀刀芒席卷的时候,他们的反抗显得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所谓的真气真元根本无法抵挡这种诡异的锋芒,有人身上真气鼓荡妄图抵挡,可一道黑芒闪过,真气并未有丝毫波动,人的身躯却诡异的裂为两半!

    尤其是,其中很多修炼冰寒属性真气的武者,当黑芒临身的时候,他们身上的真气都被污染,化作黑芒的一部分对自身造成伤害!

    无人能挡,上千号武者成片成片的被撕碎!

    有剑气刀芒横空,可根本就对那些黑芒造成丝毫影响,所有人绝望……

    那所谓的黑煞阴刀,是属于神道修士的术法,并非实体,介乎于存在和不存在之间,有形而无质,武者修炼的真气真元,是一种能量方式的释放,是物理手段,物理手段当然无法影响到这些有形无质的存在!

    “哈哈哈,死吧,原本还想和你们玩玩的,现在我生气了,不玩了,全都给我去死!”邪道妖人咆哮。

    如此惨烈的场景中,唯有三个人安然无恙,分别是白杨凌骄和黄老。

    黄老此时面容惊骇,脸色越来越苍白,表情很是茫然,看着周围的惨烈画面直接傻眼了,他们是来斩妖除魔的,可现在看来却是来送死的。

    周围无数人正在惨死,唯独他屁事没有,那些可怕的黑芒靠近他之后神奇的消失无踪,这让他搞不懂是什么情况。

    尽管如此,但他却感觉浑身越来越冷,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却感觉得到自己不久后恐怕下场和其他人没两样。

    白杨看得真切,黄老之所以在这无尽的黑煞阴刀之下安然无恙,其实是因为他身上有功德和浩然正气护体。

    作为武者的他自身是看不到的,但一辈子都在做好事的他身上的确被上天赋予了这种东西,黑煞阴刀属于阴邪手段,被浩然正气和功德金光克制,能伤害到他才怪了。

    可他不是神道修士,根本无法运用这些浩然正气和功德金光,只能算是被动技能,且在无尽的黑煞阴刀之下快速消耗着。

    白杨估计,要不了两分钟,他做了一辈子好事积累起来的浩然正气和功德金光就会被消耗干净!

    另一个凌骄之所以也没事,并不是他身上有所谓的功德金光或者浩然正气护体,而是运转秘法在抵挡。

    或许是感受到了威胁,他本能的运转真元抵挡,身上有赤霞升腾,周围的空气都在扭曲,好似化身一座烘炉,那些可怕的黑煞阴刀被那炙热的真元抵挡,无法对他造成伤害。

    此时凌骄一脸惊骇,还有点茫然,只是本能的运用真元抵挡,压根就不懂为毛自己的真元能抵挡这些可怕的黑煞之气。

    他自己不懂,可白杨在慧眼之下看得真切。

    鬼知道这个凌骄修炼的是什么武道功法,运转真气居然能沟通天地阳气环绕在他身上抵挡黑煞阴刀,这一点恐怕他自己都不知道,也有可能他师傅是个坑货,根本就没有告诉他这种功法还有这种特质。

    至于白杨为毛没事,并不是因为他运用同样的神道术法抵挡,作为野路子出身的神道修士,他压根就没有修炼什么术法呢。

    之所以没事,是用了异能火焰抵挡,这种火焰以精神力为燃料,不是术法却比术法更猛,用地球人的说法这叫异能,用这个世界神道修士的说法这就是天赋神通,比辛辛苦苦修炼出来的术法更牛。

    这会儿白杨有点尴尬,异能火焰虽然只是薄薄的一层覆盖在体表,然而温度高啊,所以一身衣服化作飞灰,只能用手捂住关键位置。

    在他身上,唯有脖子上的空间袋和两根锁链没被烧毁,其他的啥也没有了,变得清洁溜溜。

    “神道修士果然强大,真的是我小看了”凌骄惊骇自语道,这会儿完全认同了白杨之前那翻忽悠他的话。

    他没退缩,反而是目光灼灼的看着那边在无尽黑芒中若隐若现的神道修士沉声道:“这就是你的大招吗?果然很强大,但我还是要和你较量一下!”

    说着,他缓缓抬起了手中漆黑的直背长刀。

    周围正在惨死的人他不关心,被挑起战意的他只想切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