骷髅架子抓着染血长剑立于人群前方,轻微动一下身上都发出咔吧咔吧的声音,好似随时都会散架,它骨骼灰蒙蒙,却又闪烁金属光泽,给人一种无比坚硬之感,窟窿眼中有黑色火焰跳动,让人毛骨悚然。

    “看到了吗?这又是我的另一件宝贝,用死去的武师骨架炼制而成,掺杂数十种珍贵金属,它的强度足以承受武师之境真元的劈砍,同时,我还抽取武师之境武者的神魂抹去意识封印在其中,除了没有真元之外,他根本就是一个武师之境的练武之人,能够施展招式”

    那边的虚空之中,神道修士一脸炫耀自己杰作的表情给大家介绍。

    听了这番话,众人脸色大变。

    在这里的练武之人虽然上千,可武师之境的强者却不足十个,面对这样一个坚不可摧又懂得施展招式的怪物,绝大多数人压根没法反抗。

    接下来对方的一番话让在场的人更加绝望,只听他阴森森的说:“这样的东西,我还有九十个!原本我想筹齐九十九个后在它们脑袋中封印合击之术的,可惜武师之境的骨骼太难寻找了……”

    “接下来,我要让这些我弄出来的小家伙们陪你们玩,要么你们把它们拆了,要么它们把你们撕碎!”

    “哈哈,是不是很好玩呢?放心,你们死了也不要紧,血肉身躯我不会浪费的,会让那些骷髅把你们的精血吸收帮助它们成长!”

    说完,对方宽大的袖口一挥,几十个小点飞出,迎风暴涨,落地后变成了一具具骷髅架子,有的拿着长剑,有的提着长刀,还有拿长枪和斧子的。

    足足九十一个骷髅架子站着,面对众人,眼窝中跳动黑色火焰,让人浑身发毛。

    安静,死一般的安静,面对前方那一群骷髅架子,在场几乎所有人都忍不住恐惧,还未交手,他们就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

    然而就在这种压抑的气氛中,一个古怪的声音突然想起。

    咻……

    一个铁疙瘩后面拖着长长的火焰从人群后方飞出,径直撞在了那群骷髅架子边上的一个身上。

    轰,火光闪烁,炸了。

    泥土纷飞,原地留下一个一米多的大坑,硝烟过后,原地的骷髅架子没了,变成碎片散落四处。

    一个骷髅头滚到人们前方,眼窝中的火焰已经熄灭,布满了裂纹。

    气氛很怪异,这什么情况?

    人们艰难的看向源头。

    白杨扛着还在冒烟的火箭筒,面对众人的视线,他尴尬一笑道:“不好意思,你们继续,我只是觉得他说那些骷髅架子很坚固,想试一试是不是真的,忍不住来了一发,事实证明也不是坚不可摧的样子,不用管我,你们继续玩你们的”

    大家心情如此沉重,你能不能别搞事儿?

    一具骷髅架子被白杨用火箭筒轰碎,那边的神道妖人表情扭曲,阴沉沉的看向白杨说:“有意思的小子,一具骷髅而已,我还不至于心疼,反正这里还有十来个武师,等下宰了再炼制就是,反倒是你,我觉得完事儿了我们可以聊聊,比如你那种奇怪的‘法宝’哪儿来的,我可以购买一点,给我的这些骷髅装配上,这个想法貌似挺不错的!”

    对方将白杨使用的火箭筒当成法宝了,居然一下子就联想到了把自己的骷髅兵搞成炮兵的想法,不得不说神道修士的脑袋转得就是快。

    “这个啊,很贵的,你估计买不起”白杨笑道。

    “哈,大家都听到了吧,我就说这个人有问题,你们听听,他都和这个妖人达成买卖了,现在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边上的姬悯不甘寂寞跳出来刷存在感,指着白杨一副你别狡辩的得意样子。

    没人搭理这个无脑货,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兴趣纠结这个,再说白杨压根就和那个神道修士不对付好吧,当我们傻啊。

    “你们……!”面对沉默的众人,姬悯有点下不来台,表情纠结不知道如何是好。

    锵!

    就在此时,一声刺耳的金鸣交击之声响起,很突兀。

    众人下意识看去,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凌骄已经站在了那群骷髅架子前方,手中长刀已经出鞘。

    他手中的是一把直背长刀,刀长一米五,巴掌宽,通体漆黑,连锋刃之处都是黑的,一点都不反光,冰冷深沉。

    看到凌骄手中那把刀,白杨表情有点古怪,他手中的刀越到刀尖的地方刀身越宽,压根就是黑化版英雄联盟剑圣手中那把剑嘛。

    “这些骷髅听上去很厉害的样子,我试试是不是真的”他兴致勃勃的说道,单手持刀就走向了骷髅群。

    在他脸上,一点都没有害怕的表情,反而是一脸找到了好玩东西的样子,这让一群心中惧怕的人很是无语,大哥,你严肃点行不,玩呢?没看我们都快被玩死了吗?

    “别去,危险,我们一起对付这些骷髅……”人群中的断言之好心提醒。

    可是已经晚了,凌骄已经站在了一具骷髅前方。

    他是直接走过去的,面对前方持刀的骷髅,上下打量一眼,也没什么招式,直接一刀劈了下去。

    众目睽睽之中,那具骷髅架子眼窝中火焰跳动,咔咔举起手臂,闪电般一刀横扫。

    别看骷髅架子没施展真元冒出刀芒什么的,可就那简单的一刀横扫,刀锋撕裂空气发出刺耳的尖啸,狂风吹拂地面飞沙走石,凌厉到极点。

    完了,众人心中一叹。

    凌骄一刀劈下‘慢腾腾的’,反观骷髅架子一刀横扫简直快如闪电,都以为凌骄要被斩成两节。

    “这家伙也在搞事儿啊”白杨咋舌,他不认为这个雷都劈不死的家伙会搞不定一具骷髅架子。

    别人怎么想凌骄不知道,但当它看到身前的骷髅架子挥刀的时候眼中却闪过一丝失望。

    刹那间,他手中的长刀一个加速,一刀劈下。

    锵!

    一声轻鸣,凌骄已经长刀归鞘往回走了。

    反观那具骷髅架子,依旧保持着挥刀的动作,只是在凌骄转身的时候,骷髅架子身上传来轻微的咔擦声。

    然后,神道妖人吹得很牛的骷髅架子从中间裂为两半,连带手中的刀都断成两节。

    那真的是两半,从上到下,仔细看的话居然两边还狠均匀的说。

    鸦雀无声,所以人都好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样。

    这家伙逮到机会就装逼,白杨在心中无语,不过这身手貌似有点牛啊,真心好奇他师傅是谁,居然能调//教出这么牛叉闪闪的新手?

    沉默的气氛中,众人的视线看向了那个在虚空中表情微微定格的神道妖人,一脸怀疑,仿佛在说那些骷髅架子真的如同你吹得那么厉害?

    虚空中,那个神道妖人表情定格,一脸愕然,估计他自己也没想到,自己营造出来的气氛就这样被白杨和凌骄两个奇葩破坏殆尽。

    两个都想试试骷髅架子是不是真那么厉害,一个直接轰成碎片,一个一刀劈成两半,结果都是一样的,让人纠结。

    “妈的,哪儿跑出来的两个臭小子愣头青,还能不能让人愉快玩耍了,上,给我杀光这些家伙!”

    自己吹嘘多么多么厉害的骷髅就这样被秒了两个,神道妖人绷不住了,恼羞成怒的他直接下令开杀!

    好特么尴尬,明明老子说的是事实好吧,哪儿蹦出来的两个奇葩。

    吼吼吼……咔咔咔……

    在他一声令下之后,那一群骷髅架子发出一声声阴冷的咆哮,鬼知道一个骷髅架子是怎么发出声音的,然而事实就是它们在咆哮。

    身躯一动,一群骷髅架子手持兵器如亡灵大军般冲向了人群,所过之处劲风凛冽。

    虽说之前凝重的气氛被白杨和凌骄破坏殆尽有着莫名的喜感,然而此刻面对冲来的一群骷髅,在场的人可高兴不起来,只觉浑身发寒灵魂都快被冻结。

    都不是傻子,当然能感受到那些骷髅架子的可怕,最开始那哥们就是例子呢。

    “杀,大家一起上,就不信还对付不了一群骷髅!”黄老一脸凝重的低吼,不知何时,他手中出现了一柄米许长,洁白光亮的金属尺子,上面有刻度,真的是尺子,那就是他的兵器。

    心有正气的人,连兵器都不一样,尺子在你手中或许不但能衡量长度,更是能衡量人心的险恶吧。

    白杨多看了黄老一眼,都准备取出一堆火箭弹意念控制挨个塞到那些骷髅架子的胸腔将其炸成碎片了。

    可紧接着他发现根本就没有自己表现的机会。

    凌骄这家伙在装逼这条路上估计一百头牛都拉不回来了,作为江湖萌新压根就不懂得藏拙,直接不屑一声道:“大家别怕,不就是一堆模样怪了一点的怪物嘛,看我弄死”

    说着,他赫然转身,长刀无声出鞘,依旧是那么简单的一个下劈。

    嗡!

    一片无形刀锋席卷而下,空气出现一道道扭曲的褶皱。

    嗤嗤嗤嗤……

    那些冲过来的骷髅架子瞬间定格,从脑袋位置,整个身躯裂为两半,哗啦啦散落在地上。

    地面,一道道几米长手指宽的裂缝横陈,一堆骷髅架子没有一个完整的。

    一阵风吹过,场面再度陷入死一样的寂静之中。

    “这就牛叉了,话说这样装逼真的好吗?都不给其他人发挥的机会是会被人记恨的”白杨心中纠结。

    锵……

    凌骄将长刀插回刀鞘,仰头看着那边的神道妖人失望的说:“还有什么厉害点的玩意没?这些骷髅架子太不经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