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空间袋之后,白杨自身根本就是一个小型移动军火库,之前装模作样的在地上寻找,其实就是避开人们的视线拿出火箭筒来。

    一发火箭弹将半山腰上的歪脖子树轰碎后,所有人的视线都投向了那个地方。

    火光升腾,一个人影从中腾空而起,没有重量一般悬浮在距离地面二十米的虚空中。

    他一身布满骷髅头的黑袍,身躯干瘦,和之前被白杨‘干掉’的两个人一毛一样。

    “大宗师?”

    当看到那个人凌空而立的画面,除了白杨之外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气,浑身颤抖。

    因为在这些练武之人的意识中,唯有大宗师级别的高手才能脱离地心引力无拘无束,若真是那样的强者,人家一指头就能摁死在场的所有人!

    那还搞个毛线,根本就没法愉快的斩妖除魔了……

    “这个也不会是障眼法吧?”凌骄心大,在白杨身边瞪大眼睛嘀咕,明显他是被之前那家伙的套路给搞得不自信了。

    看了看天边夕阳的余晖,白杨眯着眼睛说:“这个不是障眼法,但也不是他本人,他不是武道大宗师,是神道真人境界的阴神,已经度过了天雷淬体阶段,阴神具有了一丝阳气,不惧阳光,能够在青天白日下现行!”

    “神道真人!”边上的黄老瞪眼,身躯颤抖了一下。

    若是真的如白杨所说的那样,对面那个凌空而立的人影是神道真人的话,搞不好比武道大宗师更难对付。

    “安啦,其实神道真人也就那样,找到他的肉身毁掉他就活不了,再不然将他这个神魂灭了也是一样”白杨扛着火箭筒说。

    周围的人脸色苍白的看了白杨一眼,虽然不知道你是哪儿来的大爷,可是那是神道真人啊,有你说的那么简单么?

    还找到他的肉身干掉,问题是要找得到好吧,灭掉他的神魂?你逗不逗,一般的物理攻击对神魂根本无效,更别说鬼才知道他掌握了一些什么秘法。

    “小鬼,眼光不错嘛,居然能知道我隐藏在什么地方,你难道不知道这样会死得更快吗?”

    对面虚空中,那个诡异的神道真人目光直接看向白杨说道,声音难听至极。

    白杨扛着火箭筒后退一步说:“这么多人都要杀你呢,我只是把你找出来,你盯着我不放太让他们没面子了,他们会觉得自己没有存在感,从而对我有看法的,你不能这样挑拨离间,所以你还是先和他们闹闹磕怎么样?”

    说道这里,白杨对黄老他们说:“把他找出来容易,接下来我就没辙了,你们都是武道高手高手高高手,接下来就交给你们了”

    说完,他很不负责的跑人群后方去了……

    大爷,你能不能别这么坑?周围的人无语的看了白杨一眼,不过这时可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得先解决了这个神道真人。

    “也好,我觉得你这小家伙挺好玩的,我先把他们玩死了再和你玩”那神道阴神对白杨嘿嘿冷笑道。

    这会儿姬悯站出来刷存在感,瞪着白杨说:“大家都看到了,我就说这个人有问题吧,你们听他和那个妖人的对话,明显就是一伙的!”

    白杨想一巴掌给她糊脸上,我草你妹的,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妹的就不能思维正常一点?老子严重怀疑你是怎么长大的。

    白杨没搭理她,这种人你越搭理她就越来劲。

    “神道真人,我听师傅说,神道修士手段诡异莫测,我还没遇到过呢,今天倒是要看看这种存在有什么手段”凌骄眯着眼睛说道,手握长刀随时都要冲出去。

    这家伙,一遇到有架打的时候思维就正常了,典型的战斗狂。

    “黄老,我们上?”有人在边上问。

    毕竟这起事件的发起者是黄老,现在正主出现了,得听他发号施令。

    黄老纠结啊,那可是神道真人,只听说过没见过,我们虽然人多,但行吗?

    就在黄老举棋不定的时候,那边的神道真人发话了,他一脸戏虐的说道:“别急,我们慢慢玩,有的是时间,人生太漫长,也太无聊,总是需要找点乐子不是,我接下来和你们好好玩玩,说不得你们玩着玩着玩不起就想跑,所以……”

    说道这里,那个神道妖人挥手,手中四根牙签一样大小的黑色棍子飞向四方。

    那几根棍子初始很小,脱手而出后迎风暴涨,最后变成四根足足二十米长的漆黑柱子,闪烁金属光泽,上面有很多活灵活现的骷髅浮雕。

    四根柱子飞出,轰轰轰四声巨响,分别插在了大地之上,柱子颤抖,嗡嗡作响,有漆黑的光芒涌动,同时鬼哭狼嚎,一个个燃烧着黑色火焰的骷髅头飞出,多得数不清,将这一片空地包围!

    一个呼吸间,以人群为中心,一公里范围内被隔绝了起来!

    做完这一切,那个神道妖人邪笑道:“嘿嘿,这样一来就没有人能逃走了,可以好好玩玩,玩到心情愉悦为止!”

    “这……”

    面对这一幕,来到这里的一群练武之人大部分双腿打颤浑身冰凉,太恐怖了。

    虽说都有听闻神道修士手段诡异强大,可这也太离谱了点吧?

    四根柱子插在大地之上,轻微颤抖发出雷鸣般让人心悸的声音,周围无数燃烧黑色火焰的骷髅头邪意阴森,咔吧咔吧作响甚至还发出一声声让人发毛的声音,怎么看都有一种自身坠入地狱的感觉。

    “我去,法宝啊,虽然看上去邪门了点,不过貌似很强大的样子,不知道能不能变得更大一点,如果能变得更大的话,我这不是还有两根锁链嘛,抢过来搞成两根双节棍法宝?”白杨看着四周的柱子双眼放光心头嘀咕。

    想想看,让自己的两根锁链链接柱子搞成双节棍然后祭出的画面,那酸爽也是醉了。

    看到士气低落,黄老不得不站出来说话,深吸口气给大家打气道:“诸位别怕,他只是在装神弄鬼而已,我们这么多人,一定能杀了他弘扬正气的”

    这会儿一个个都装孙子了,微微低头不说话,一副大爷你行你来的表情。

    也别说这帮练武之人是怂包蛋,毕竟此时看到的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见识,不怕不行啊。

    “我老婆快生孩子了,我得回去看看,诸位,我回去看看我老婆生了没有,如果没生的话我第一时间赶回来和你们一起灭杀妖人,遗憾啊,我老婆怎么在这个时候快生孩子了呢”

    也不知道人群中是谁这么说了一句,表示好纠结,然后拔腿就跑。

    妈的,你的借口能不能再烂一点,节操都被狗吃了吧,临阵脱逃就算了,说得这么大义凛然你媳妇知道吗?

    然而这个时候却没有人笑话他,因为他们也想跑。

    有人带头,其他人纷纷表示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必须要离开一下下。

    “哎呀,我记得我欠隔壁老王好多钱,他催了好多次了,今天说好要还钱的,人要讲信用,我先去把钱还了再回来……”

    “我老妈给我安排了相亲呢,不能让人家姑娘等久了”

    “我……我想拉屎……”

    你一句我一句,起码上百个人匆匆丢下操蛋的借口拔腿就跑。

    这一幕看得白杨目瞪口呆,你们这帮狗曰的,节操呢?还能再无耻一点吗?出发的时候那种雄心壮志都哪儿去了?

    果然都只是一帮刷声望的伪玩家,一遇到强力的BOSS就怂了。

    “哈哈哈,这样才好玩”面对这种让人蛋疼的局面,那个神道妖人哈哈大笑。

    也没见他有什么动作,周围封锁这片地方的无数骷髅头中飞出一个个燃烧黑色火焰的骷髅头,丑陋的嘴巴开合卡巴卡巴作响,谁跑就飞出一个去追谁。

    最先跑的那个哥们面对飞来的骷髅头大吼道:“滚开,我真有急事”

    骷髅头也就正常人脑袋大小,燃烧黑色火焰跟鬼脑袋一样。

    那个人大吼中,浑身金色真气鼓荡,整个人好似黄金浇筑,一拳轰了过去企图将骷髅头打碎。

    可是那个骷髅头真心很猛,嘴巴一张咔吧一声就给他把拳头给咬了下来,火焰一烧成了飞灰。

    啊……

    惨叫声中,咔擦咔擦没几下,跑路的那哥们被咬成了碎片,又被黑色火焰烧成了飞灰!

    类似的场景在四周上演,但凡跑路的都没有一个好下场。

    其中也不乏有点本事的,居然打碎了追去的骷髅头,然而下一刻一群骷髅头一窝蜂上去也只能悲剧扑街……

    分分钟时间,跑路的一帮家伙全部消失!

    嘶!

    没跑的人倒吸一口冷气,这他娘的吃枣药丸啊,还怎么搞?神道修士如此可怕吗?

    “嘿嘿嘿,现在谁还想跑?没关系,就当给我的宝贝增加营养了,杀了数百万人炼制的这件法宝急需滋养,普通人已经不能满足,你们武者的精气不错,我的宝贝很喜欢呢”那神道修士邪笑道。

    “上,大家一起上,灭了他,要不然全都活不了!”黄老深吸口气大吼道,知道事情大条了,原本想斩妖除魔,这会儿搞不好要以身噬魔。

    “杀!”

    人在绝望的时候往往都会爆发出强大的勇气来,这会儿就有人没办法之下选择和这个妖人拼了。

    他身影冲天而起,手持一柄利剑吞吐三尺剑气,向着虚空中那个神道妖人劈杀过去。

    噗……

    一道灰色痕迹闪过,冲出去那哥们整个人都崩碎了,血雨喷洒。

    砰,下一刻,杀死他的东西落地展现在众人眼前。

    那是一具灰蒙蒙的骷髅架子,手持一柄斑驳铁剑长剑,站在人前,长剑之上还在滴血。

    “别急,既然要玩就慢慢玩”那神道妖人在空中戏虐道。

    白杨再度瞪眼,你哪儿是什么神道修士啊,又是骷髅头又是窟窿架子的,压根就是传说中的亡灵法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