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席灰衣的黄老近乎凌空踏步而来,一下子就成为了瞩目的焦点。

    他面容看上去六十来岁,一头白发根根晶莹闪烁光泽,目光深邃让人捉摸不透,身形挺拔,并不健壮,面容慈祥,给人一种温和的亲近感。

    “黄老好”

    “黄老可算是来了”

    “结果怎么样了?找到那些妖人的老窝了吗?”

    这个黄老很有人缘,一经出现,很多人都围了上去,纷纷开口,语气和善。

    “黄老一生嫉恶如仇,见不得欺凌弱小的事情,他大半辈子不是在帮人就是在帮人的路上,解决无数纠纷,无数次冒着身死的危险万里追杀穷凶极恶之辈,虽然不是公门中人,却获得了无数荣耀,在周围几个县,他无论是在官府还是民间都有极大的威望”

    断言之在边上说道,看向黄老也是一脸叹服的表情。

    人生坚持一件事情容易,难得的是一件事情坚持一生,显然黄老做到了,将惩恶扬善这种事情渗透到了骨子里。

    “这就是传说中的圣人模式了吧”白杨点头。

    用慧眼看了一下那个黄老,白杨发现他真的一身洁白浩然正气,浓烈无比,甚至身上还有一尺厚的功德金光。

    这些东西都是做不得假的,断言之所言非虚。

    可是,此时归来的黄老状态并不好,脸色有些惨白,眼神中甚至带着丝丝惧怕。

    众人看到他这样,心头微沉,声音逐渐减弱下来。

    “诸位”人群前方的黄老伸手下压开口,待到声音彻底消失后,他再度说道:“因为我一句话,诸位聚集到这里,在此我先表示感谢”

    他明显还有话要说,众人没有打扰,静静听着。

    “我辈练武之人,虽说心有正气,惩恶除奸是本分,可我要提醒大家的是,这次行动很危险,无比危险!”

    “经过我多日查探,犯下滔天罪孽的人是一个神道修士,手段诡异莫测,之前我和两个同伴一路追查,总算是找到了他的落脚点,我并未打草惊蛇,提前回来通知大家”

    “不知道他下一步就会流窜到何处去残害无辜,所以我们得立即行动起来,不过我要提醒诸位的是,此次我们要对付的是一位神道修士,修炼邪门功法的神道修士,去了或许会死,如果这个时候有谁想退出还来得急,一旦遇到对方,后悔就来不及了,生死难料……!”

    黄老一口气说了很多,将这次行动的利弊阐述清楚,去与不去都是自愿,不会强迫任何人。

    “黄老,我等明白厉害关系,我们练武之人,武德是人德,锄强扶弱是本分,哪儿能因为危险就退缩的”

    “是啊,踏入江湖的那一刻起,生死就由不得自己了,神道修士又如何,我们这么多人一人一口吐沫都能淹死他”

    “无数平民随时都可能被他杀掉,黄老,带路吧……”

    黄老的话音落下之后,周围的人七嘴八舌表示自己的决心,居然没有一个人退缩的。

    人世间有正就有邪,有光明就有黑暗,有冷漠之人自然就有热血之辈,这一点不分世界,总的来说,心向光明的人更多。

    “那好,事不宜迟,我们立即出发,目标是白石沟镇以西三百里外,那里有一个石盘村,村外有一片荒山,那个邪道妖人就在那里,我们到那里汇合!”

    黄老大声说道,随即,他刚来没几分钟,转身带头快速离去。

    聚集在这个山谷中的众人纷纷施展手段跟上,有快有慢,分分钟这个地方就变得空空荡荡了。

    无组织无纪律,就这样一盘散沙的跑去,结果真的很让人惆怅……

    一阵风吹过,树叶飘零,白杨一脸早就知道的表情。

    “两位,我先行一步,我们到那边再会”断言之丢下这样一句话也跟着大部队跑了。

    凌骄看向白杨纠结道:“你怎么办?”

    “我当然也想去看看”白杨点头。

    “可是,带着你的话,我就跟不上他们了”凌骄急得跺脚,其他人都已经没影了,他全速赶路的话分分钟就能追上,可带着白杨要顾忌他普通人的体质,根本无法全速赶路。

    “没事,一时半会儿打不起来,我们慢慢跟去也来得急”白杨平静道。

    “哎,不对,你一点武力都没有,去了遇到那个神道真人简直就是找死,我可不能害了你,这样,我先带你出山,然后把你放在大路上,你自己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吧”

    凌骄反应过来,说了这样一番话,然后一把抓住白杨的肩膀就跑,嗖嗖几下出现的山顶,然后往山外跑去,根本就没有给白杨反驳的机会。

    几分钟时间,原来高家庄还热闹无比,最后却只剩下一地孤坟,或许要不了多久这个地方就会被世人遗忘,毕竟太偏僻了。

    凌骄说道做到,带着白杨离开山中后,来到白石沟镇外的大路上,把他丢下就自己跑去凑热闹去了,留下白杨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在白石沟镇不远的石盘村,不带我去我自己去”

    站在路上,白杨撇嘴,挥挥手,边上出现一辆炫酷的跑摩,骑上轰油门,突突突的绝尘而去。

    他的空间袋够大,回地球那边拿车的时候顺便把摩托车装在了里面,原本还想带着蓝欣飙车的,没用上……

    石盘村是白石沟镇下面的一个村庄,并不难找,随便问几个人白杨就知道了具体位置,没进白石沟镇,拐上另外一条路直接就能到达。

    那些武道高人不走寻常路,翻山越岭走直线,是以白杨尽管骑着跑摩差点把油门轰到底也没能撵上他们的脚步,当他来到石盘村的时候,已经距离出发足足三个多小时了。

    “果然,这个石盘村也遭到了毒手”

    来到村外,白杨皱眉叹息。

    这个应该是淳朴的村庄已经死寂一片,血迹斑斑,到处都是被撕碎的村民尸体,有些地方还在冒烟,那是燃烧的建筑。

    夕阳西下,落日余晖,这里显得格外阴森。

    黄老所说的荒山就在这个村外不远处,一眼就能看到。

    那里山势起伏,山上植被不多,光秃秃的,一根根奇形怪状的石柱耸立,宛如一片刀山。

    荒芜的石林中,偶有一根竹子坚挺的生长着,在风中摇曳。

    那些练武之人已经到达那边,聚集在山脚下,山不高,也就几十米的样子。

    此时,山脚下,上千从高家庄那边奔赴过来的练武之人已经呈现半包围的趋势,以黄老为首,和半山腰上那山洞口的一个人对峙。

    半山腰上山洞口站着的那个人,身躯干瘦,仿若一具蒙着人皮的骷髅,身着一件布满了骷髅图案的长袍,这副打扮,很符合邪道妖人的装束。

    那边气氛有些压抑,双方应该是在说着什么,距离太远,白杨听不到。

    想了想,白杨嘶啦一声将衣服撕下一块布,往脸上一缠,然后翻手从空间袋中取出一杆巴雷特狙击枪抗在肩上,然后使用了一张用青色墨汁绘制的二品疾行符,周围有无形的清风环绕,他速度提升一倍跑了过去。

    “不知道那骷髅一样的家伙经不经得起一颗子弹”过去的时候白杨心头嘀咕。

    不出意外的话,半山腰上那个骷髅一样的家伙就是这次的目标了,白杨严重怀疑风大点都能给他吹飞。

    当然,对方是神道修士,不能以常理来推断。

    距离越发近了,白杨隐约听到了那边的谈话,或许是因为注意力都击中在那个邪意的神道修士身上,白杨的带来并未引起关注。

    “……今天就是你丧命之日,天道昭昭,你的所作所为必将付出代价!”

    之前他们说了什么白杨没听到,近了就听到人群前方的黄老来了这么一句。

    半山腰上,那个骷髅一样的家伙声音刺耳,邪笑道:“我知道你这个喜欢多管闲事的死老头,也知道你在调查我,更知道你准备联合人手准备对付我,我特地在这里等着你们呢!”

    “杀普通平民已经不能满足我,正好你给我带来了这些练武之人,杀了他们,必定让我更近一步,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

    啧,看来这就是所谓的开干之前放嘴炮了。

    过来的白杨在心中嘀咕,你说你们早晚要干架,说这些有毛用啊。

    白杨是个行动派,没心情听他们放嘴炮,没有人注意到他,来到人群后面,他直接举起巴雷特狙击步枪,瞄准半山腰上那死老头。

    砰……!

    突如其来的一声枪响,让前面的人一惊。

    然而让他们更加惊愕的是,随着声音响起,那个前一刻还和他们放嘴炮的目标,骷髅一样的脑袋哗啦一声爆了!

    什么情况?

    一群练武之人茫然懵逼,我们还没动手呢,目标就挂了?这样会很尴尬的。

    “不好意思,我觉得既然都已经目标明确了,说再多也没有意义,所以我就动手了,话说神道修士肉身被毁也会挂的,现在应该死了吧?”面对一圈茫然看向他的目光,白杨扛着巴雷特耸耸肩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