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邪?具体呢”白杨没听懂,愕然问。

    组织了一下语言,断言之声音压得更低说道:“具体就是,有人乘着如今天下大乱的时候兴风作浪,我们聚集在这里,就是为了铲除那个人或者那一伙人!”

    说道这里,断言之看了周围一眼,继续说:“看到这个高家庄了吗?村民全部被残杀,事实是这种事情并非这一起,若只是一两处的话,或许是穷凶极恶的匪徒干的,可这样的事情发生得太多了,数都数不过来,这就不得不让人怀疑”

    “经过有心人查探,发现这根本就是有目的性的在屠杀平民,就在这短短几天内,青木县境内起码有百万普通村民被屠杀,经推断,八层是有邪道妖人残杀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修炼邪门秘法”

    “这种事情天理难容,做出这种事情的人亦是人人得而诛之,是以,发现这一情况的人广邀好友,欲要联合起来将这为祸世间存在消灭,口口相传,得到消息的人越来越多,所以就聚集了这么多人在这里……”

    听了断言之的叙述,白杨才明白原来是这么回事。

    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去杀那么多人,这种手段,血腥狠辣无情,白杨觉得这恐怕是神道修士的手笔。

    他自己就是神道修士,当然知道神道修士的一些邪门手段,无论是人的生魂还是怨气,都能被神道修士用秘法利用,修炼成诡异莫测的诸般秘术法宝。

    转身,白杨看着边上的凌骄说:“你不是说,有人在高家庄聚集,是为了扫平如今的乱世吗?可现在看来压根就不是那样啊”

    “我也是偶然听到有人谈论有这么个聚会,至于对付山贼流寇甚至血莲教妖人和叛军,这些都是我猜的,当今局面,这么多人聚集,不是做那些事情还能干嘛,你说是吧”凌骄有些尴尬的说。

    说道最后,他不爽的摆摆手看着白杨无语道:“再说了,无论是对付邪道妖人还是为天下太平出力,你一点武力都没有,瞎操这个心干嘛,那是我们的事情”

    嘿,居然还说起我来了,白杨不和他瞎扯,再次看向断言之问:“既然很多地方都出现了被屠村的现象,为何大家聚集在这高家庄?难不成这里有什么特别之处?”

    “这里倒是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大家之所以聚集到这里,纯粹是因为这个地方是第一个发现被屠杀的村子,最开始放出消息说要聚集的地方也是这里,所以就来了”断言之解释道。

    点点头,白杨看了一眼周围的惨状,恍然道:“我明白了,有那么一个或者一伙人,他们肆意屠杀普通人修炼邪门秘术,最开始应该胆子小,所以才挑选这种偏僻的地方,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越往后面对方就越大胆,后面出事的地方估计越来越显眼,搞不好以后对方都敢对城镇下手!”

    “咦?你脑袋倒是转得快,的确是这样,后面出事的地方越来越接近城镇,最新发现被屠杀的村子是在一个离花溪镇不到三里地的地方,可见对方后面越来越疯狂了,可惜的是,花溪镇这会儿落入血莲教妖人手中,根本就没有人去管这种事情”断言之看着白说道,惊讶于他的分析能力。

    这种情况很好猜的好不好,白杨无语,然后叹息道:“天下大乱,波及苍生,什么妖魔鬼怪都跑出来了,权利的更替,鲜血铺路,但苦的却是底层平民”

    “可不是,天下大局我辈练武之人势单力薄无法出力,那也不是我们能染指的地方,可遇到这种祸乱苍生的家伙,心有正气的练武之人还是会站出来行侠仗义的”断言之深以为然道。

    凌骄左顾右盼,开口不解问:“大家伙聚集在这里,又不说话这是在干嘛呢?不是要去对付所谓的妖人吗?就这样干等着?”

    “倒不是干等着,最开始发话的人已经去追查做下这种事情的人了,大家聚集在这里是在等他,毕竟要斩妖除魔也得有个目的不是”断言之解释道。

    “好吧,那得等到什么时候?那个胆敢残害苍生的家伙别被我抓到,要不然我必定将其碎尸万段”凌骄左顾右盼说道。

    他明显是个闲不住的家伙,好不容易学成下山就是为了行侠仗义彰显自己的存在感,这样干等着浑身难受。

    “再等等吧,应该很快就有消息了,急也不是办法,毕竟我们不知道去哪儿找人”断言之也无奈道。

    白杨觉得这样干等着也不是办法,准备找点事情做打发时间,于是看向凌骄怂恿道:“你心系苍生,想为众生出力,诛杀妖邪固然重要,但小事情也不可忽略”

    “白……了你一眼,宋兄,你到底想说什么?”没懂,凌骄想到了白杨胡扯的名字,及时改口没好气问。

    白杨小声说:“你看周围这些人,打着正义的旗号,其实不过只是一帮想要诛杀妖邪获得虚名的伪君子,如果他们真的心有正义,为何眼看着周围那么多尸体视而不见?所以,我觉得你应该从小事做起,树立正义感,这样你的名声才能传出去,到时候人人知道你是行侠仗义的凌骄凌大侠”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直说要我做什么吧”凌骄就不是个喜欢动脑子的人,想都不想,直接看着白杨问。

    干脆笨死你算了,还闯荡江湖呢,白杨直言不讳的说:“我就合计着你出点力,将这些无辜惨死的村民给挖个坑埋了,别人看得过去我看不下去,懂了?”

    “懂倒是懂了,可为何你不自己去做?”

    “我有那个力气吗?死了上千村民,我光刨坑都得刨到明年去”白杨无语道。

    “也是,让你刨坑还真不行,这些村民已经死了,报仇的事情再说,先让他们入土为安吧”

    凌骄点头,然后迈步离开人群准备忙活。

    听到白杨和凌骄的话,边上的断言之超级尴尬,他们这么多人等在这里,光想着诛杀妖邪了,居然没有想到这点,于是说道:“我也去帮忙”

    哼,惺惺作态,有那力气还不如养足精神诛杀妖邪,死了上百万人,难不成都要把他们埋了吗!

    远处,看到凌骄和断言之忙活,被打伤的姬悯冷哼道。

    凌骄当然不可能去扛把锄头刨坑,他离开人群厚,来到一片空地,直接一脚跺在地上。

    顿时,以他跺脚的地方为中心,地面颤抖,泥土崩飞,一个两米直径的大坑就被他一脚跺出来了!

    这还不算,他脚尖一点出息在几米外,又一脚跺下,又一个大坑。

    就这样,他一路走一路是坑,走了一千多步,很大一片地上满是大坑被他活生生的踩出来了。

    这让过去准备帮忙的断言之很尴尬,完全帮不上忙啊。

    接下来是搬尸体,这个就没法取巧了,因为尸体腐烂,虽然是出于好心,凌骄也不想去触碰腐烂的尸体,只能劈了一块木板用手拿着,一具尸体一具尸体的用木板挑着弄到坑里去。

    他这举动无比突兀,那些无所事事等着的人看到,心中腹诽当什么出头鸟啊,干看着都不好意思,只能捏着鼻子帮忙。

    一个群体就是这样,如果还要点脸的话,很多正义的事情只要有人带头其他人就不好意思看着,当然,那种不要脸的人不算。

    就这样,一帮无所事事的练武之人帮忙下,不一会儿这个盆地中就出现了上千座坟堆。

    讲真,看着这些坟堆,真心有点凄凉,原本坟堆中躺着的尸体在不久前都是活生生的人。

    正事儿干完,然后一帮人又没事干了,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交头接耳的干等。

    还以为是什么武林盛世呢,搞半天说白了也就是一帮乌合之众……

    白杨已经可以预料到,等那个带头的人回来后,一公布地点,这帮家伙肯定会无组织无纪律的一窝蜂冲去,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鬼才知道。

    “我怎么感觉他们看我的眼神怪怪的?”凌骄忙完,来到白杨身边纠结道。

    “废话,你一脚一个大坑,连踩一千多个都不带喘气的,这一脚要是踢在他们身上估计能承受的没几个,你说看你的眼神会不会怪怪的?”

    “可是,既然这样的话,你为什么不和他们一样?”

    “被雷劈都没死的家伙,我有什么好奇怪的?”

    “你压根就不是练武之人,可却对练武之人展现出来的实力一点都不惊讶,真是奇怪”

    奇怪个毛线,哥能告诉你宗师高手都被我吊打过吗?能告诉你哥和人王之境的强者都称兄道弟吗?大惊小怪……

    白杨懒得理他。

    “快看,黄老爷子回来了”

    就在这时,一声大叫响起。

    嗡……

    前一刻还装沉默不说话的人群一下子就跟炸开锅了一样。

    所谓的黄老爷子,恐怕就是这起事件的发起者吧,白杨心中暗道,顺着人们的视线方向看去。

    那边,高家庄山外的方向,一个灰衣老人几若凌空渡步而来,一步一两百米,很快就出现在了人群前方。

    “这是个高手!”凌骄在白杨身边兴致勃勃的说道,一脸好想切磋一下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