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话的女子看上去二十来岁,一身翠绿衣衫,瓜子脸,英气勃勃,给人一种别样的中性美,头上插着三支尺长的青色鸟羽,走起路来一摇一摇的。

    她腰肢纤细,一条巴掌宽的腰带将那柔弱的腰肢勾勒得淋漓尽致,不过那条腰带上却插满了一圈柳叶飞刀,让人望而却步。

    此时她目光微冷,看着白杨两人一脸厌恶。

    凌骄看到这个女子,眼睛一亮,不待白杨说什么就急吼吼的跑过去嚷嚷道:“姑娘,刚才在路上你骂我们登徒子,这其中或许有什么误会,我那时说的大鸟不是那个大鸟,我意思是说你的鸟好大,额,也不是,是你骑的鸟好大,对,就是这个意思,咦?你的鸟呢?”

    她的鸟在她男人哪儿……

    白杨一脸就会这样的表情,下一刻估计就要开干了吧?

    果然,听到凌骄的说辞,那女子原本只是厌恶的表情变得无比冰冷,且充满了杀机,玉齿紧咬寒声道:“臭牛虻,给我死!”

    说话的时候,她双手化作残影,咻咻咻三声,三把柳叶飞刀向着凌骄眉心喉咙和心脏三个致命之处激射而去。

    那飞刀穿空,居然有莹莹白光闪烁,被灌注了真气,杀伤力惊人,恐怕精铁都能轻易洞穿撕碎。

    尤其是,那三把飞刀并不是快那么简单,也不是走直线,而是特么会扭曲拐弯的,让人分辨不出飞刀下一刻的轨迹。

    这种施展飞刀的手段,简直要人老命。

    “大爷哟,这就是江湖,一言不合就拔刀砍人”白杨心中无比惆怅,大家坐下来喝喝茶聊聊天谈谈人生理想不是更好么。

    当那女子动手的瞬间,凌骄瞳孔微微一缩,旋即脸上出现一丝不屑的表情。

    只见他伸出右手往前面一捞,三把半尺长的柳叶飞刀被他夹在了手指中。

    手指用力,叮叮叮三声,三把飞刀应声断成六节跌落地上!

    “姑娘,我自问没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说错话,有什么误会我道歉我解释,但你想杀我,这就说不过去了吧?”凌骄不悦道。

    再怎么江湖小白,别人都想要你的命了,都不会有好脸色的,甚至愣头青干起事情来更不计后果。

    他露出这一手,明显镇住了那女的,对方感受到危险,嗖一声窜出去数十米远,身躯微微低伏,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扣上了一把飞刀。

    “你……”她惊疑不定的看着凌骄,无比忌惮。

    下不来台了吧,别以为对方是个江湖萌新就好欺负,其实厉害着呢。

    白杨心中嘀咕,问边上有些傻眼的青衣中年人:“前辈,那姑娘什么来头?脾气很大的样子,一言不合就要杀人的节奏,这样的人还能活到现在?”

    “她叫姬悯,来自无痕山庄”青衣中年人下意识回答了一句。

    “无痕山庄?”白杨眨眼,听名字好像很牛的样子啊。

    反应过来,青衣中年人看了看白杨,想了想认真说的:“无痕山庄在鹏瑜县地位超然,人人都有一手飞刀绝技,尤其是庄主姬无痕,武师九层修为,一柄飞刀号称夺命无痕,死在他手中的人唯有在咽气的时候才看到对方的飞刀,江湖传言,若是有心算无心的话,姬无痕或许能威胁到一般宗师高手的性命,而这个姬悯,则是姬无痕的女儿,唯一的女儿!所以,你们得罪了她,能息事宁人就息事宁人吧”

    啧,原来有这么个来头,难怪能骑得起那么拉风的大鸟,不过脾气那么臭,然而没有被砍死简直可惜了……

    至于中年人明显是好心告诫不要得罪无痕山庄的话白杨压根没在意。

    在青衣中年人说话的时候,那边又有了新的变化,姬悯见没有能杀死凌骄,迟疑片刻,尽管心中忌惮,可依旧没有罢手的意思。

    明显是嚣张惯了,或许是被宠出来的臭脾气。

    她并未理会凌骄的话,手腕一抖,一柄飞刀再度甩出。

    和之前的三柄飞刀不同,这把飞刀脱手,并无丝毫锋芒闪现,甚至连声音都没有,离开她的手之后,瞬间那把飞刀就消散无踪。

    “哼,姑娘你过分了!”凌骄冷哼,他有点生气了。

    闪电般抬手,在身前屈指一弹。

    叮的一声脆响,他的手指正好弹在了突然出现在他身前的飞刀之上,这眼力这感官简直恐怖!

    下一刻,那把飞刀倒飞而回,虽然飞回去的轨迹没有姬悯甩出飞刀那么神奇,可却更快,撕裂空气发出的声音让人耳膜刺痛。

    “什么!”姬悯下意识惊呼,连躲避都来不及,只能看到那把飞刀向着自己的脖子飞来。

    这一刻她明显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浑身发寒,心头难以置信,难道自己就要这样死了?

    “姬妹妹小心!”就在此时,一声惊呼响起。

    当声音出现的时候,一个白衣青年就闪电般出现在了姬悯身边,他抬手,指尖真气闪烁,屈指一弹,如同之前凌骄一样点向飞来的飞刀。

    看到那白衣青年,凌骄面无表情,仿佛在无声嘲笑。

    那飞刀眼看就要被白衣青年弹飞,却在那一瞬间,飞刀突然拐了个弯,那青年扑了个空,当即表情一僵。

    噗!

    一身闷响,有血花绽放,青年茫然转身,看着姬悯痛苦的捂着肩膀半蹲在地,那把飞刀近半都插在了她的肩膀上。

    青年目光闪烁,赫然转身看向凌骄,表情阴晴不定。

    “我若想杀她,她早就死了,在我面前玩刀?她也配?虽然是飞刀!姑娘,我并非有意要冒犯你,可你想杀我,我也不能不还手,留你一命,我们就当扯平了”

    凌骄沉声道,这句话是对姬悯说的,也是对那个莫名其妙的白衣青年说的。

    说完,他再不看那边一眼,转身走向白杨这边。

    那白衣青年下意识握拳,目光闪烁,深吸口气没有进一步动作,转身看向边上的姬悯关切道:“姬妹妹,伤势不要紧吧?我这里有疗伤药……”

    “滚,谁要你多管闲事?瞻前顾后,你之前若是上去和她打的话我回叙会多看你一眼”姬悯不领情,大骂一声捂着肩膀转身就走。

    嘿,那白衣哥们想要英雄救美,却不曾想英雄没当成变成了狗熊,变得里外不是人了,表情尴尬,最后一甩衣袖走了。

    他想在姬悯面前表现,却不清楚凌骄的底细,迟疑了一下,还来这样的下场。

    白杨和青衣中年人都看到了这一幕,心态各不相同,白杨在想,这凌骄又在装逼了,而青衣中年人则在思索白杨两人的来头,有如此身手的人必定名声在外,为何没有听说过?

    他哪儿知道,白杨两人一个是刚刚点了技能点下山的萌新,一个的名声并不在江湖上,听说过才怪了。

    这边的动静引起了聚集在这里的所有人关注,然而事情已经结束,没有人站出来说什么,只是每个人的表情都变得不一样了,不再将凌骄当成是来打酱油的,至于白杨,依旧被人忽略,谁让他一看就没有练过武……

    “那个白衣服的又是什么来头?”白杨看那边没事了,再次问身边的青衣中年人。

    “他叫江寒悦,来自鹏瑜县另一个世家江家,江家不比无恒山庄弱小,这江寒悦一直都在追求姬悯,很多人都是知道的,只是做事比较谨慎”青衣中年人小声解释道。

    说对方做事谨慎,白杨觉得这是委婉的说法,从对方刚才想英雄救美却犹豫没有和凌骄动手来看,根本就是瞻前顾后一点都不决断。

    妈的,没点身份背景都不好意思出门闯荡江湖,看到没,随便出来一个都是数得出来路的……

    “不对啊,他俩都是鹏瑜县的,跑青木县来干嘛?两边相隔上千里呢”白杨反应过来愕然问。

    “当然是因为这次盛才来到这里的,对了,鄙人断言之,不知小兄弟如何称呼?”青衣中年人看向白杨拱手道。

    白杨张口就来,说:“你叫我宋一道就好了,无名小辈不足挂齿,这些人聚集在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段前辈可否为我解惑?”

    虽说白杨的名声不在江湖,但估计知道的人不少,是以他随便扯了个假名字。

    宋一道,嘿,哥们不错吧,让你的名字都传到另一个世界了……

    “原来是宋兄弟”断言之一副久仰大名的客套表情,其实根本就没有听说过,心中思索却压根就没听说过这号人,然后才一脸古怪的问:“你们真不知道来这里的目的?”

    白杨摇头,我要是知道我还会问你?

    凌骄来到边上,看着白杨一脸古怪,欲言又止的样子,被白杨用眼神制止了,不用他开口白杨都知道他想说什么,不就是自己张口瞎扯了一个名字的事情嘛。

    断言之先是对凌骄点点头,然后才小声说道:“大家聚集在这里,其实是有一个共同目的”

    面对断言之一副我要抱猛料的样子,白杨很配合的问:“什么目的?”

    “诛邪!”断言之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