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家庄并非某个大户人家的庄园,而是由几十户姓高的人家组成的村庄,故名高家庄。

    或许其间还夹杂着其他姓氏的人家也说不一定。

    据传这个村庄往上数十多代是一个祖宗开枝散叶传下来的……

    所以,当了解到这些信息之后白杨有点懵,到底是高家庄还是‘高家庄’?

    这些都只是小细节,并没有在意。

    白杨和凌骄两人,就近打听了一下高家庄的情况,然后就直接过去了。

    高家庄距离白石沟镇有二十多公里,但那是直线距离,这个村庄位于群山之间,只有一条小路能进出,小路在半山腰上,普通人稍不注意落下去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这不折腾人么,也不知道高家庄祖上是怎么想的,居然将村庄建立在群山里面”站在山脚下,白杨仰天无语。

    “村庄毕竟比不得城里,除了要面对猛兽袭击,还要防备盗匪,其实高家庄祖上很聪明,将村庄建设在山里,被盗匪袭击的可能性大大减少”

    和白杨的无语不同,凌骄看着前方的群山一副很懂行的表情说道。

    “还不都是你们这些练武之人,一言不合就动刀子,完全没有考虑过老百姓的感受,人家防备的就是你们”白杨撇嘴说。

    “关我什么事儿,我学艺下山才两天呢,都还没有来得及和人动手”凌骄大叫冤枉。

    这家伙身手高明,其他方面完全是小白,这会儿和白杨混熟了,完全没有作为自己是一个高手的觉悟,嗯,装逼的臭德行还是没有改……

    “那保不准你以后也不和人动手被平民百姓看到吓到他们”

    “……”

    凌骄无言以对。

    就在这个时候,他俩后方有风声传来,一个身穿青衫的中年人不走寻常路,身影在丘陵间滕娜,一步数十米飞速来到他们不远处。

    “咦?这个前辈身手不错的样子!”转身看到来人,凌骄兴致勃勃的嘀咕,手中的长刀下意识抓紧一副就要切磋一下的样子。

    白杨赶紧阻止小声说:“你这样很容易得罪人的”

    “我是因为从小被师傅打到大,还没有和人动过手,手痒”凌骄尴尬一笑。

    那中年人在白杨他们十多米开外,脚下踩着一块明显不牢固的石头,白杨觉得对方随时都会摔倒的样子,可人家站得四平八稳。

    练武的人,平衡能力真心牛。

    他很友善的冲着白杨两人拱手,一副你懂得的表情问:“两位,你们也是为那事儿去高家庄的?”

    “是的,难道你也是?”凌骄立即开口说,一副我总算踏入江湖的萌新样。

    “嗯,那我先走一步,我们高家庄见”那人点头,一切尽在不言中的说,然后腾身而起,如灵猿攀岩般消失在山间。

    “武士八层,我都懒得切磋”看到那人离去,凌骄失望道。

    白杨古怪的看了他一眼问:“合着你是看出了他的修为比你低才不动手的?”

    “那是,要不然你以为你拉得住我?区区武士而已,我和他动手算不上切磋,根本就是在指点,也可以说是欺负”凌骄下巴微微一抬。

    又开始装了……

    白杨不理这家伙,看着前面的山路发愁,他现在是个‘普通人’,面对前面那悬崖峭壁上只能落一只脚的路,简直就是黄泉路。

    他真心佩服,高家庄的村民是怎么将生活物资带进带出的。

    “没事白兄,我带你进去就是”凌骄看出了白杨的为难,拍了拍他的肩膀说。

    “我擦,你轻点,哎……”

    猝不及防,白杨差点没被拍散架,可不等他把话说完,凌骄就一把抓起他的肩膀腾空而起,脚尖在山崖上轻轻一点就如同老鹰一般飞跃而上。

    面对身边的悬崖,白杨生怕他某一个瞬间脚下打滑两人掉下去成为肉酱。

    我晕,这么喜欢不走寻常路,找机会把你吊悬崖上吹三天三夜的冷风!白杨心中无恶意道。

    凌骄速度很快,风吹得白杨差点睁不开眼睛。

    “啾啾……啾啾……”

    两人在半山腰奔袭,头顶上方传来一阵奇怪的鸟叫。

    凌骄一只脚站在一块随时都会滚落悬崖的石头上,一只手拿刀,一只手提着白杨,仰头看去,兴致勃勃的说:“哎,快看大//鸟,上面有人呢”

    白杨艰难抬头,那只鸟的确很大,展翅差不多十米了,通体翠绿,形似老鹰,雀有灵鹊一样的优美身形,上面有一个身穿翠绿衣衫的女子。

    “呸,登徒子”

    一声娇哼传来,那大//鸟背上的女子抖手甩出一把雪亮柳叶飞刀,寒光一闪只扑凌骄面门,然后头也不会的骑着大//鸟离去。

    咔擦……

    凌骄张嘴用牙齿咬住飞刀,一口气不知道喷什么地方去了,一脸冤枉问白杨:“我什么都没做啊,那女的为什么说我是登徒子?”

    “你当着人家女孩的面说大//鸟她有好脾气才怪了”白杨无语道。

    “额,我不是那个意思,不行,我得去找她说清楚”凌骄挠头,然后拎着白杨速度更快了,去追那个女的。

    所以说,遇到一个人情世故近乎小白的家伙就这么让人无语,白杨觉得他即使找到了那个女的,结果估计是打起来没第二种可能,这种事情怎么解释得清楚?

    哦,当着人家女孩的面说‘我说的大鸟不是那个大鸟而是那个大鸟?’

    “两位,我先走一步,高家庄见”

    就在这时,两人身边一个白影飞速远去,留下这样一句话,几个呼吸人影都看不到了。

    “嗯,那家伙虽然只有武者六层的修为,但明显练过特殊的轻身功法,运转血气速度还不错”凌骄看了一眼远去的人评头论足。

    “话说你是高手,为毛还没人家快?”白杨纠结这个。

    “我是为了照顾你,速度放缓了百倍,要不然你根本吃不消”凌骄一副我很好吧的表情说。

    难怪追不上那只鸟,好歹你也是个武师的说……

    白杨不说话了,觉得这家伙已经在装逼这条路上渐行渐远一去不回,抓住每一个瞬间秀优越感的人你伤不起啊。

    山路难走,但对于高来搞去的凌骄来说如履平地,更是带着一个人的前提下。

    顺着山路走了半个小时,他们总算到了目的地,期间起码有十多个人从他们身边经过,全都友好的打了个招呼。

    目的都是一样的,去高家庄参加所谓的盛会。

    站在高家庄村口的山梁上就可以俯瞰整个高家庄的全貌。

    这里坐落在群山之间的一个盆地中,面积不小,横纵估计有一公里,从山上流下的一条小河穿过整个盆地消失山脚下,应该是顺着地下河流走了。

    河边是田地,顺着盆地的边缘是建筑物。

    看到这里的第一眼,白杨差点以为自己来到了传说中的桃花源,这里真的很漂亮,环境优美,如果稍微修饰一下的话,简直可以养老。

    当然,前提是如果这里没有被毁灭的话。

    整个高家庄的建筑都已经被毁,大多都已经被烧掉,处处焦黑,一片残垣断壁!

    白杨视力很好,在泥泞中看到了很多尸体,有老人有小孩有女人,他们的身躯没有一具是完整的,被人残忍杀害。

    这些尸体不知道摆了多久,加之不久前的暴雨浸泡,那画面根本就没法看。

    “该死,怎么会这样!”凌骄看到眼前的画面一脸见鬼的表情。

    那些死去的人,明显是高家庄的村民,可现在根本没有一个活口。

    “或许他们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白杨指着盆地中间聚集的一堆人说。

    人数不少,恐怕不下一千,都是江湖人士打扮,拿刀带剑,一看就不是善茬。

    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千把人聚集,却几乎没有怎么交流,各自待在一边好像在等待着什么,唯有相熟的人会凑到一起小声讨论。

    “难道是他们杀了这里的所有村民?可是,他们不是聚集起来准备行侠仗义的吗?我去把他们干掉!”凌骄握拳杀气腾腾的说。

    你够了啊,白杨无语,劝说道:“别妄下结论,应该不是他们干的,你看,那些村民都死了至少两天以上时间,这些人明显才来不久”

    “是这样吗?”凌骄纠结问。

    初出茅庐的江湖新嫩啊,一切都是那么想当然的认为……

    白杨理解,说道:“我们先过去问问是什么情况再说”

    “好”

    接下来的路况还可以,白杨摆脱了被他拎鸡仔一样拎着走的尴尬局面,迅速走向人群。

    看到他俩过来,几乎所有人都看了他们一眼,大多数都友好的点点头,至于其他的全都一脸古怪的看着白杨。

    这种眼神白杨秒懂,不就是觉得自己一个战五渣跑来凑什么热闹嘛,你们才是战五渣……

    “两位,我们又见面了”

    边上,人群最外围,一个青衣中年人看着他们友好点头道。

    这个人就是最开始在山外遇到的那个,感觉他很好说话的样子,白杨走过去小声问:“前辈,这里怎么会这样?”

    “你们不知道?”对方愕然反问。

    “我们应该知道吗?”白杨有点懵,好像全世界都知道的事情就我们不知道一样。

    事实的确是这样。

    “既然你们不知道跑这儿来凑什么热闹?”中年人无语了。

    “我们听说这里有一场盛会,然后就来了,人好多啊”凌骄举目四望,实话实说。

    大爷,你能别丢人了吗?千把个人你就觉得多了?你是那个山旮旯跑出来的土鳖?

    白杨让开一步,一副我不认识他的表情。

    “哼,原来是两个因为好奇跑来凑热闹的家伙”一个冷冰冰但很好听的声音在边上响起。

    虽然我们的确是因为好奇才来凑热闹的,但是你说出来是不是有点尴尬?白杨看向那个骑着大//鸟来到这里的女子。

    之前那声冷哼就是她发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