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脆也不走了,白杨就蹲在边上看。

    被雷劈得比包黑炭还黑的哥们也不管白杨,自顾自的运转真元疗伤,他体内好似有江河在奔涌,血液流淌哗啦啦作响,体外有赤霞升腾,不一会儿,仪表焦黑的部分就开始脱落,新的皮肤生长出来,神奇无比。

    好歹白杨也是‘见过世面’的人,连陈永发晋升人王几近返老还童的画面都见过,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哪儿跑出来的怪物,不说其他,单单是伤势恢复这一手,若是和同级人物厮杀恐怕就立于不败之地!”

    看着闭目疗伤的家伙,白杨心中特好奇,哪怕是玉飞凤他们那种号称青年俊杰的人物恐怕都没法和这个人比,不说其他,在迷宫中的时候,叶商函受伤就没这疗伤本事。

    十来分钟时间,那哥们睁眼睁开,浑身一震,死皮脱落,整理了一下衣衫,看着白杨有点小得意但装着平静说:“我修炼的功法可不简单,不管是疗伤还是战斗时的持久力以及威力都不是一般功法能比的……算了,跟你一个没有练过武的人说这些你也不懂”

    啧,这是在装逼秀优越感吧?其实你是在秀下限……

    话说新手都这种心态,初出茅庐,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自己有多牛逼,得到别人的认可,然后闯出很大的名声迎娶白富美什么的。

    而这种心态会随着阅历的增加逐渐改变,认清事实,最后才知道其实那些虚名并没有鸟用。

    然而事实是江湖是一个炼狱,无数新手蜂拥而至投入其中,最终能活下来的有几个?

    白杨差点没愁死,就眼前这家伙,装得自己一副很有经验的样子,其实还是一个小白,我还什么都没问呢你就告诉我你修炼功法的特性,简直是被人买了恐怕还得帮人数钱。

    “真的?那么厉害?”白杨故作惊奇。

    对方下巴微微一抬,明明心中得意得要死,却装着平静道:“那当然,我师傅……算了,他不让说,我下山的时候还是他踢我下来的呢,说我若是不闯出一番名头就别提他的名号,省得丢人”

    大哥,你能有点常识不?虽然你看似啥都没说,这不明摆着告诉我你师傅超级牛叉么。

    白杨瀑布汗,觉得他师傅估计不是为了让他闯出一番名头,而是怕这家伙被人弄死了丢自己的脸……

    “你看啊,咋俩也算认识了,我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呢,我请你喝一杯怎么样?”白杨装模作样的在怀里掏了两下拿出两瓶二锅头说。

    “也好,跑江湖的,风里来雨里去,要大口喝酒,你这瓶子太小,不过现在条件有限,将就了,我叫凌骄,十方无敌凌绝顶的凌,世人皆碌我唯天骄的骄,很高兴认识你”

    对方一脸你快崇拜我但是我低调我不说的表情淡淡道,只顾着装逼了都忽略白杨之前怀中怎么都不像是藏着两瓶酒的事情。

    他随意拿过一瓶没有标签的二锅头,不懂怎么拧开盖子,有点尴尬,但有自己的办法,直接指尖一缕真元切断瓶口,然后仰头就是一大口……

    你装,你倒是再装一个给我看看?傻逼了吧,你不吹牛能死?

    白杨心中憋着笑,这家伙明显不怎么会喝酒,一口下去脸色火辣辣还强制压下装作没事儿的样子。

    小喝一口,白杨笑道:“我叫白杨,话说凌兄去白石沟镇具体干嘛?我们都是朋友了,应该没什么不可说的吧?你说你是去对付血莲教又不是,给我整蒙圈了”

    凌骄再也不提大口喝酒的事情,握着酒瓶悄悄用真元化解酒气装模作样道:“其实也没什么不可说的,只是觉得这个圈子距离你太遥远了说了你也不懂”

    “我去白石沟镇的确是去对付血莲教,可又不单纯的是去对付血莲教,应该是不止是白石沟镇的血莲教成员,毕竟那里阿猫阿狗几只根本就不够看”

    “我之所以去白石沟镇,其实是听闻了在那周围今天有一场盛会,是江湖有志之士自发组织,联合起来对付血莲教的盛会,我准备去参加,和其他江湖同道一起横刀立马,乱世仗剑惩恶除奸”

    白杨不着痕迹的撇嘴,觉得这家伙绝逼是和他师傅学艺的时候憋坏了,压根就是个话唠吧。

    不过话说白石沟镇周围居然有一场所谓的盛会他居然不知道,好奇问:“有这样的事情?”

    “那还有假,我听说他们还为这次盛会起了个名字,叫同济会,意思是天下大乱,大家应该同舟共济扫平乱世,这次盛会不问出处,只要是有志之士都可以参加,大家联合起来,对付犯上作乱的血莲教,对付穷凶极恶的匪徒,对付叛军……原来还有那么多和我志同道合的人啊,这个江湖果然精彩”

    白杨再一次确认了这家伙的话唠属性,你直说有这回事不就得了呗,噼里啪啦这么一大堆我又没问。

    “这是很多人要搞事儿的节奏啊……那既然大家都有志扫平乱世,为什么不去参军?搞地下组织???会不会犯法?还有,最后那些人听谁指挥?如果权力分配不均匀的话会不会火拼?”白杨张口就问出了这几个关键点。

    估计凌骄压根就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有些烦恼的甩甩头说:“管他呢,去了再说,不过这种盛会嘛,往往都是谁拳头大听谁的,真想和他们切磋一下啊,从小到大我和师傅相依为命,一直打不过那老家伙,还不知道自己的水平呢……”

    白杨自动过滤他后面话唠的部分,来了兴趣问:“真有这回事啊,感觉好精彩好刺激的样子,虽然我没啥本事,但也想出一份力,老司机带带我呗?”

    “嗯?”凌骄蒙圈,老司机是什么鬼。

    “不是,我的意思是,既然你要去参加那什么同济会,我也想去看看,要不你带我一个呗?你都有志向为芸芸众生出一份力了,不会连我也?;げ涣税??”白杨用语言挤兑他。

    “这……那……好吧”凌骄挠挠头,然后莫名其妙的就答应下来了。

    他心头有点古怪,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莫名其妙的我带个拖油瓶干嘛?然而都答应了反悔也不好,不答应吧,连一个普通人都?;げ涣烁翁肝寇恐谏鲆环萘??

    为芸芸众生出力啊,他一下子又觉得自己高大上起来了。

    对头,我辈练武之人,就应该这样,心怀天下,横刀立马乱世当歌……

    “哎哎,凌兄,那赶紧走啊,去晚了搞不好人家都散场了”白杨摇了摇陷入幻想中的凌骄说道。

    小样,就你这样的还跑江湖呢,也就是遇到我,干脆带带你这个萌新好了,遇到别人估计不是被干掉就是被人忽悠成小弟。

    初出茅庐的新嫩你伤不起,都这么萌吗?

    “哦,对,走,我们现在就去”凌骄反应过来点头,一只脚踏出去又停下了脚步,挠挠头看着白杨说:“我只听说那个盛会在白石沟镇外一个叫高家庄的地方,具体不清楚啊”

    然后你就这么二呵呵的跑来了?高家庄?不会还有一只猪妖吧……

    白杨之无语,你连地方都不清楚你激动个毛线。

    算是看出来了,凌骄这典型的武疯子,武力值爆表但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听到一个正义的盛会就觉得那个盛会是正义的,还好没听到血莲教那套建立极乐净土忽悠人的玩意,要不然估计屁颠屁颠的跑去加入血莲教……

    “我也不知道,我们先往白石沟镇的方向去吧,遇到人了找个人问问就是”白杨提议道。

    内心很惆怅,江湖啊,不是身怀武力就能闯的,遇到这样的萌新,根本就不需要动脑子动武力,一包‘蒙汗药’干翻!

    “行,那我们走吧”凌骄一想也对,迈步就走。

    他一步踏出去数十米,转身才发现白杨没他跑得快,尴尬的看着。

    “我们其实走慢点也没事”白杨无语道。

    “可是,万一他们聚会完就走了怎么办?”凌骄纠结。

    “要不你背我?”白杨翻了个白眼。

    凌骄摇头说:“你要是个女子还差不多……额……呵呵……,没事,我们慢慢走”

    “憋坏了吧?想妹纸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走走走,搞不好盛会中就有绝色妹纸,到时候任由你挑选”白杨走过去嘿笑道,原来这家伙是闷骚,下山想的第一件事就是女人。

    “那多不好意思……哦对了,师傅说但凡遇到跑江湖的女子都得小心三分,找媳妇最好是找那种大家闺秀,没有那么毒辣的心肠,这些金玉良缘你听了也就听了,一般人我不告诉他”凌骄小声道说。

    你师傅是对的,白杨心道,嘴里却说:“我这小胳膊小腿的也不敢喜欢江湖女子啊,万一成婚了整天还不给我打折了”

    “嘿,那倒是,找个会武功的女子你降不住,女孩子啊,听说皮肤很嫩的,摸起来很舒服,啧啧,没师傅那老头管着,我要摸个够……”

    “擦,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不用害羞啦……”

    两人嘀嘀咕咕交流经验,凌骄明明什么都不懂却装得很懂的样子,到头来被白杨忽悠得晕头转向找不到北。

    估计他师傅教他武功的时候,关于人情世故顺带那么提了一嘴,然后被这家伙拿来当金玉良言了,只是自己根本就不懂!

    同济会?好玩的话给他搞成武林大会,凌骄这家伙虽然经验不足,但人不错,是不是想办法让他当上武林盟主?估计有点难度,自己嘛,搞个军师当当也不错,打打杀杀的多没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