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暂时的分别是为了下一次的相逢,是以白杨心中根本就谈不上伤感。

    搞不好什么时候就遇到了,有什么好纠结的,人生的每一次不期而遇都充满了惊喜不是。

    于是他很快收拾好心情前往白石沟镇,倒是好奇被血莲教控制的那里变成一副什么鬼样子,反正都已经接近,去看看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随着逐渐接近白石沟镇,路边的植被开始变得稀少,取而代之的是一望无际的田地。

    收获的季节已经过了,田地显得有些荒芜,田间地头连个鬼影子都没有,估计是这乱世闹的,农民都不敢出门了,烈日下田地被晒出一道道裂口,宛如丑陋的伤疤。

    白石沟镇不比德阳镇小,也是有着几十万人口居住的,周围村庄无数,可这个世界太大,不专门去找的话很难遇到一个。

    轰隆隆……天雷炸响,闪电穿空。

    前不久还艳阳高照,这会儿已经是乌云盖顶。

    白杨还没有能看到白石沟镇城墙的影子,老天爷的脸说变就变,任性得很。

    “晕咯,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连个躲雨的地方都没有,去白石沟镇明显已经来不及了,啧,蛋疼……”看了看天色,白杨很是无语。

    他不想被雨淋,于是奔跑吧兄弟,迈步就往白石沟镇方向冲,能少被淋一会儿是一会儿。

    他也纯粹是无聊,跑地球去就能躲雨的说……

    唰唰唰,大雨说下就下,暴雨倾盆,电闪雷鸣伴随着狂风,别说,还有点冷,雨点打在身上生疼。

    跑了一段,他恰好看到前方路边几十米外有一个小山坳,上方一块石头支出可以避雨,麻溜跑过去。

    蹲在岩石下,明显无法完全避雨,半边身子都湿了,这没办法,总比在雨中淋着好一点。

    啪啪啪……

    想抽根烟的白杨郁闷,风太大,打火机都点不然,指尖出现一缕异能火焰,麻痹直接把一根烟烧成了飞灰。

    不得已他只能用念力撑起一个无形的屏障,总算把烟点燃了。

    “我是不是傻?撑起念力完全可以将雨水排开啊,那我还躲个毛雨?”

    拍了拍额头,想到这茬的白杨自己都无语了。

    伸出一条腿正要付出行动,下一刻他有把腿缩了回来。

    暴雨中,泥泞的路上,德阳镇方向走来了一个人。

    一个……怎么说呢,一看就逼格很高的家伙,一身黑衣,衣服做工精细,一看就是高级货,,头上戴着一个斗笠看不清面孔,手持一柄长刀在雨中漫步行走。

    那家伙一看就实力不弱,白杨都能感受到他体内澎湃的真元,然而丫好像是为了装逼,就不用真元排开雨水,任由风吹雨打,漫步在雨中的他,看似缓慢,却一步就是数十米,好似缩地成寸一样。

    “绝逼是高手没跑了,至少是武师六层,然而这样的一个高手跑白石沟镇这种小地方来搞毛?”白杨食指中指夹着烟看着那家伙评头论足。

    对方脚步一缓,停在雨中微微抬头看了白杨的方向一眼。

    他看到白杨的同时白杨也看到了他的样子,意料之外,对方居然是个年轻男子,也就一二十岁的样子,当然,这个世界的长相年龄不能用地球的标准来衡量。

    “兄弟,前方有棵大树,枝繁叶茂,正好可以避雨,比你这个地方更好”看了白杨一眼,对方微微点头好心提议道。

    相隔数十米,他的声音清晰的穿过暴雨落入了白杨的耳中。

    已经撤销了念力的白杨看向前方,两百多米外的确有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宛如华盖,暴雨倾盆下方居然还很干燥。

    然而白杨却是摇摇头说:“不了,我觉得这个地方就挺好,对了,我劝你也别……”

    过去两个字还没说完,对方很淡然的点点头,然后迈步,几下就出现在了大树下,背靠大树怀抱长刀默然的看着暴雨。

    白杨傻眼,这哥们是在作死吧?电闪雷鸣的时候跑树下,是嫌弃自己活够了?

    这还不算,尤其是你躲雨就躲雨把,跑大树下还拿着一把金属武器!

    “哥们,快离开,危险”白杨扯着嗓子好心提醒。

    然而雨太大,他肺活量不行,对方压根就听不到几百米外的白杨说了什么,甚至还手持长刀冲着白杨招了招手示意了一下。

    轰隆隆,噼里啪啦……

    天上雷声滚滚,闪电穿空,张牙舞爪的闪电宛如苍龙游走苍穹,在乌云中划出一点点可怕的轨迹。

    就在那家伙举起手中长刀的时候,白杨眼睁睁的看着一道叉子状的闪电正中那颗大树的顶端!

    然后,大树宛如被天刀劈了一刀,从中间被撕成两半,有火焰升腾,却迅速被雨水浇灭。

    大树下的地面,一道道蜘蛛网般的沟壑延伸,甚至还在冒烟。

    轰隆,地面颤抖,传来巨响,被撕裂的大树倒塌。

    然而大树下面那逼格很高的哥们悲剧了。

    当闪电劈下的时候,白杨明显看到了他身上真元澎湃而出,在体外化作一道苍白巨蟒虚影盘绕,头上的斗笠一下子被冲飞。

    然而一道电流串过,他体外的真元顷刻粉碎!

    接着对方头发根根竖起形式传说中的葬爱家族长老冷少造型,皮肤眨眼变得焦黑,还有一道道裂口出现,鲜血迅速覆盖体表。

    砰,手中还拿着长刀的他浑身冒烟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浑身不停抽搐。

    “我可是已经提醒你了的”白杨瞠目结舌,怪我了?

    天雷之威岂是等闲,虽然没有正面击中对方,哪怕只是一道分支电流,也让一个武师高手顷刻扑街。

    不知道死了没有。

    白杨心头琢么,然而却不敢过去看,鬼知道老天爷会不会再来那么一下,如果过去的话正好被劈中算谁的?

    雷霆闪电,暴雨倾盆在继续。

    不过雷阵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十多分钟后雨势减小,渐渐的云开雾散,阳光撒落下来。

    雨彻底停了,白杨这才踩着泥泞的道路走向那边。

    蹲在对方两米外,白杨发现那哥们居然还没死,不过浑身抽搐口吐白沫凄惨无比。

    “打雷的时候你跑树下本身就作死了,偏偏还拿着把刀,我都替你无语”捡起一根小木棍捅了捅对方白杨无语嘀咕。

    “嘶……呼……!”

    打了几分钟摆子,那哥们直挺挺的坐了起来,浑身颤抖龇牙咧嘴痛苦不堪的表情。

    这会儿他浑身焦黑,头发根根竖起还在冒烟,活像一个非洲来的非主流黑叔叔。

    “哥们没事吧?需要帮忙不?”白杨蹲边上很友好的问。

    那哥们艰难转身,摇摇头,接着瞪眼看向白杨惊奇道:“我平身自问并未做过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却不曾想遭到天罚,应该是上天在给我示警,让我一身所学尽快用到该用的地方,路上我已经耽搁太多时间了……不对,兄弟你也被雷劈了吗?”

    “呸,你才被雷劈”白杨翻了个白眼。

    对方前半句嘀嘀咕咕是什么意思白杨没在意,然而对方咒他被雷劈他就没好脸色了。

    那哥们皱眉道:“我的确受到了天罚,你也看到了,可是,你没有被雷劈为何在冒烟?”

    “我这是在抽烟懂不,乡巴佬”白杨丢掉烟头无语道。

    “抽烟?”对方皱眉,一脸茫然。

    “算了,说了你也不懂,懒得解释,然后你要是不需要帮忙的话我走了啊”白杨拍拍屁股站起来说。

    心中惊奇无比,这哥们生命力够顽强,被雷劈都没死不说,伤势正在迅速恢复,练武之人果然非同寻常。

    “多谢好意,不过我并无大碍,还好我及时真元护体抵挡了天雷九成威力,要不然就变成了焦炭,待我调息一番就没事了”那哥们艰难盘腿点头道。

    “那行,先这样”白杨点头,抬腿就走。

    你说这人生也够奇葩的,路上还能遇到有人被雷劈。

    “等等”那哥们叫住白杨。

    “有事儿?”白杨转身问。

    “前方可是白石沟镇?”对方抬头问。

    “是的,过去几十里就是白石沟了”白杨点头。

    “如此就好,希望还来得急……”对方下意识自语了一句,然后看着白杨认真道:“兄弟,我跟你说,如今那里可去不得,看你也不像练武之人,去了恐怕会没命,我劝你还是别去了”

    白杨重新蹲下,看着他说:“你是指血莲教?那儿被血莲教控制了这点我是知道的”

    “你明知如此还敢跑去?”对方皱眉,上下打量白杨,随即摇摇头,白杨压根就是个没练过武的战五渣,去了根本就是找死。

    “我主要是去走亲戚,应该会没事儿吧,对了,看你一副高手高手高高手的样子,是准备去对付血莲教?”白杨张嘴瞎扯。

    “我近来艺成下山,自然是要一展报复的,说是去对付血莲教,是也不是”他轻笑一声无比淡笑道。

    “没懂,到底是不是去对付血莲教?”白杨纠结问,好好说话不行么……

    “你不需要懂,总之,我劝你还是别去了,最好是回家去尽量别出门,如今天下不太平啊”对付不愿意多说,干脆闭目调息起来。

    白杨若有所思的点头,这会儿是真的懂了,这家伙原来是个新手,刚点完技能点就跑下山准备大干一场,难怪连打雷的时候不能站树下这点常识都不知道,所以营造出来的高人形象轰然其实是在搞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