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与我血莲教作对,找死!”

    “杀了他,任何胆敢阻挡‘极乐净土’诞生的人都必将付出生命的代价……”

    道路上,呼喝声叫骂声怒吼声交织。

    剑锋闪过,每一次都带着鲜血喷洒残值断臂横飞。

    风卷尘沙,剑鸣马嘶,林间斑驳的阳光都好似人上了凄美的血色。

    蓝欣在人群中腾挪辗转,目光冷冽,每一次挥剑都伴随着一声惨叫,就如同她所说的那样,要将这些血莲教妖人撕碎,而非单纯的杀掉!

    女人一旦发起疯来是很可怕的,她杀得浑身染血,所过之处宛如血浪翻滚。

    剑如霜,目如电,血如虹,声如雷,林间路上彻底变成了一片修罗地狱。

    “这妞应该不会坠入魔道吧?”

    白杨皱眉自语,杀了就是,何况折磨?

    半个小时时间,从白石沟镇冲来的五十多人只剩下二十来个了,还活着的人人带伤,除了几个武者之外全都缺胳膊断腿。

    “该死,这是谁,禁武堂成员还是县城下来的高手?”

    “杀,不管是谁,一定要死!”

    几个武者境界的血莲教成员发狂怒吼,尽管同伴死了大半,他们不但没有退缩,反而越发疯狂。

    他们包围蓝欣,两个人近身缠斗,两个人在远处放冷箭,企图将蓝欣斩杀。

    可是依旧没用,无法阻止蓝欣的杀戮,她并不和四个武者正面厮杀,而是打着先虐杀弱小的最后再杀四个武者。

    大局已定!

    白杨知道这伙血莲教的人奈何不了蓝欣,这点眼光还是有的,于是不再关注。

    乘着厮杀的他们不注意,手腕上锁链飞出,将一个黑袍血莲教成员捆住拉了过来,拖到草丛中去了。

    别误会,白杨不是想搞基,而是要问点事情。

    **音直接将其控制,对方顿时变成了白杨的傀儡。

    “白石沟镇是否已经被血莲教控制,那里有多少血莲教的人,分别是什么修为?”白杨直接开口问。

    对方立即回答道:“是的,白石沟镇已经被血莲教控制,如今那里有血莲教正式成员一百零三人,其中三个武士十二个武者,其余全部是武徒”

    “将那里的具体情况给我说说”白杨再问。

    “在白石沟镇,但凡不服从我血莲教的家族都被满门抄斩了,通过嗜心丹控制了官府人员,而且还组织起了一支五万人的民间武装,那里留守两万人,其他三万人都已经出去攻打其他城镇去了”

    白杨默然,他知道,从民间组织起来的武装力量都只是乌合之众,想要攻打城镇,那就需要用命去填,俗称炮灰。

    对于穷凶极恶的血莲教来说,死再多的人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新的秩序是在尸山血海中建立起来的,一旦血莲教推翻陈王朝,到时候一切还不是他们说了算。

    “其他地方呢?”白杨再问。

    “其他地方我不是很清楚,但我血莲教已经在青木县境内控制了十多个镇,每一个镇都组织起了数万人不等,汇合起来冲击其他城镇,不计代价,战果斐然……”

    听到这句,白杨身躯微微抖了一下,无法想象数十万人汇聚不计成本的冲击是一副何等可怕的画面,那必定是蝗虫过境寸草不生,血染焦土冤魂咆哮。

    呼……!

    赤红火焰闪烁,白杨直将眼前的人一把火烧成飞灰。

    没有什么好问的了,血莲教做事,无所不用其极,根本不顾世人生死,为了达成目的,以众生为蝼蚁,挑动天下乱局。

    “每一场惨烈的厮杀背后,必定都有神道修士的影子,有些神道修士,修炼邪法魔功,以冤魂修炼秘术法宝,在这天下大乱的时候,这种神道修士崛起迅速,而且极其强大……”

    白杨皱眉,一下子想到了很多。

    想想吧,当数万数十万数百万甚至数千万冤魂凝练成法宝秘术,那种手段简直可以说是搅动乾坤毁天灭地!

    踏踏踏……,脚步声响起。

    白杨转身,看到蓝欣持剑走了过来,她一身是血,每走一步,地上都有一个血色脚印,身上的鲜血直往地上淌。

    她手中的剑已经缺口,眼神却如古井般深邃平静,平静得让人胆寒。

    深吸口气,白杨问:“都杀了?”

    “都杀了,一个不剩,全部撕碎”蓝欣笑道,一口白牙如寒霜。

    这一刻,白杨感觉蓝欣无比妖异,妖异得可怕。

    “仇恨,有时候会蒙蔽一个人的心智和双眼,血莲教妖人固然该杀,但是蓝兄,若你控制不好自己的内心,很容易走上邪魔歪道”白杨有些担忧道。

    将滴血长剑插回剑鞘,蓝欣笑道:“我有分寸,放心吧白兄,那一天永远不会出现”

    点点头不再说什么,白杨指着远处说:“那边有一条小河,去洗漱一下吧”

    “好”蓝欣点头。

    溪水哗啦啦作响,只穿着肚兜和亵裤的蓝欣在洗漱,溪水已经被染红,她优美的身姿宛如一条美人鱼一样在水中若隐若现。

    太阳已经西垂,万丈霞光照耀世间,秋山红叶,整个世界宛如一片火焰。

    白杨看着远山出神,秋山红叶,那仿佛是血与火,仿佛是陈王朝各地正在经历的血雨腥风。

    一堆篝火噼啪燃烧,蓝欣洗净的衣衫正在烘烤。

    白杨看了看水中的蓝欣,摇摇头,起身,猎来一只肥硕的兔子,一只不知名的五彩野鸡,两条肥鱼,洗刷干净开始烧烤。

    当猎物烤得喷香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

    蓝欣从水中出来,洁白的身躯上水珠滚落,丝质肚兜和亵裤被打湿几近透明,胸前殷红两点若隐若现,下方不可描述地带一抹黑色吸引眼球。

    她并未在意白杨的目光,迈动长腿赤脚走了过来,坐在火堆边,伸手抓起一条滚烫的肥鱼就往嘴里塞。

    “好吃”她吃得满嘴流油,鱼翅并无法阻挡她享受美味。

    “握草,你矜持点好不好”白杨翻了个白眼无语道。

    撇嘴看了白杨一眼,蓝欣吐出一根鱼翅说:“咋啦?”

    白杨仰天长叹,觉得自己每时每刻都在犯罪的边缘徘徊,可这特么是哥们啊啊啊……

    吃饱喝足,蓝欣的肚兜和亵裤烤干了,穿上衣衫,躺在草地上看着天上的明月。

    篝火噼啪,周围虫鸣鸟叫。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蓝欣问。

    翘着二郎腿,白杨嘴里叼着一片草叶说:“不知道,前面是白石沟镇,你要不要去?”

    “当然,那里有血莲教妖人,都该死”蓝欣平静说。

    “嗯,睡一觉,养足精神,明天杀血莲教妖人”白杨闭上眼睛说。

    “睡不着,白兄给我唱首歌吧”蓝欣看向他说。

    “不会”白杨翻了个白眼,给好基友唱歌?唱什么歌?情歌?拉倒吧,想想都觉得膈应。

    蓝欣不放弃,继续说:“那做一首诗?”

    “没完没了了是吧?”白杨翻身。

    “嘁……”蓝欣拿他没办法,翻身睡觉。

    月上中天,又慢慢西垂,夜色下世间一片朦胧,万物寂静。

    篝火已经渐渐熄灭,唯有橘红色的炭火若隐若现。

    睡得迷迷糊糊间,白杨眼皮颤抖,睁开眼睛片刻,从空间袋中丢出一些东西,又闭眼继续睡觉,心中微微一叹。

    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世间再度鲜活了起来,可秋日的景色给人平添了几分萧瑟。

    看着不远处的溪水,白杨一脸淡然。

    周围已经没有了蓝欣的身影,唯有一封压在石头下面的信。

    溪水一直在流,日头渐渐升高,枯坐几个小时后,白杨苦笑一声,招手,那封信飞到了他手中。

    这是蓝欣的亲笔信,信息不多,才数百字。

    “白兄,谢谢你这两天的陪伴,短短两天,让我体会到了此生从未体会过的快乐和轻松。

    可是,上天真的很捉弄人,为何没有让我早点遇到你?

    兄弟?呵……老子想睡了你啊,可你特么居然对我没感觉,知道有多伤人吗?

    我喜欢你,别笑,但也只能到喜欢为止了,如今我们是兄弟,好讽刺。

    白兄,再见了。

    用你的话来说,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或许有一天我们能不经意间不期而遇吧,那时,我再请你喝酒。

    你昨晚放在边上的符箓我拿走了,你早就知道我们分别在即了吧?你笨一点会死?

    不要找我,不要担心我。

    白兄,战场不适合我,但我手中的?;顾惴胬?,我这一去,会用尽全力诛杀血莲教妖人。

    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坠入杀道,白兄,你一定要杀了我,亲手杀了我,不要手软,算我求你!

    如此,保重……”

    白杨很平静的看完信件,然后折好,收进空间袋中,摇摇头苦笑一声。

    “当你哥他们离去的时候我就知道分别倒计时开始了”

    “老子把你当兄弟,你居然一心想睡我,哪儿有这样的道理”

    “如果有一天你真的坠入杀道,我绝对不会心慈手软的割下你的脑袋”

    “分别是下一次重逢的开始,希望到时候你还是你”

    “两个人的不期而遇,早一步或者晚一步都是不行的,此生无份,这也是缘……”

    嘴里絮絮叨叨,白杨起身,迈步走向白石沟镇。

    风动,叶落,草木低头,阳光斑驳,世间依旧。

    谁的生命少了谁照常过日子。

    某些东西却只能埋在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