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真的好吗?”看到兴致勃勃的白杨,蓝欣拉住他迟疑道。

    调戏女孩子啊,会不会太那个什么了?

    “你们若是敢伤害我家小姐,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被蓝欣踩着的哥们听到他俩的对话大声咆哮。

    蓝欣脚下用力,把对方差点被踩得背过气去说:“别闹”,然后她又看向白杨。

    摸了摸下巴,白杨大概明白蓝欣的意思了,作为女孩子,天生就对牛虻很反感,他俩玩闹可以,但若真做出调戏女孩子的事情就太过了。

    于是白杨挠挠头说:“情况是这么个情况,很多‘偷渡客’最初都发下雄心壮志说一定要过上带着狗腿子上街调戏妇女的生活,然而最后一个个实力强大位高权重却没有一个去真正完成一次当初的梦想,反而一次又一次的成为了英雄救美的典范,完全和他们最初的豪言壮志不相符嘛,所以我想圆一次梦想,虽然我貌似没说过这句话,但光说不做不算个爷们,蓝兄你说对吧?”

    “偷渡客?”蓝欣抓住一个不懂的词汇一脸茫然。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如果蓝兄反感的话那就算了”白杨转移话题。

    眨眼,蓝欣看着白杨说:“既然白兄想尝试一下,那我就奉陪了,不过先说好了啊,我没干过这种事情,不专业,全靠你发挥了”

    “行,虽然我也没干过这种事情,但见过很多,试一试效果如何”

    白杨能陪蓝欣玩闹,蓝欣也不介意和白杨玩闹,反正也就是装个样子。

    到这里周围的人若是还想不明白是什么情况的话就真的是猪了,一个个超级无语,你俩这是有多无聊才会干出这种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

    而且你们当着我们当事人的面讨论这种问题真的好吗?考虑过我们的感受吗?我们也是有尊严的好不好……

    “两位,你们……”

    看着白杨和蓝欣一摇一晃的走向马车那边身穿鹅黄衣衫的漂亮女孩,被蓝欣放过的护卫头子站起来欲言又止,谁特么告诉我该不该阻止?

    “别跟来啊,揍你哦”蓝欣转身晃了晃拳头。

    一阵风吹过,好尴尬啊,这都什么跟什么乱七八糟的……

    众目睽睽下,白杨和蓝欣来到马车前,白杨指着那一脸无语笑容的美少女问:“妹子?叫啥名字???年芳几何?是否婚配?家里有几亩地?地里有几头牛?你看哥我也算高大威猛,要不要跟我混,带你装逼带你飞?”

    “白兄,这算是调戏吗?为毛我觉得一点威慑力都没有?”蓝欣拉了拉白杨的衣袖小声无语道。

    “我看别人都是这么干的,咋啦,不行?”白杨挠头道。

    “不知道啊,总感觉不对,你看他们一个个都在笑,一点都不严肃”蓝欣巡视一圈,发现好多人都一脸扭曲,想笑又不敢笑,憋得好难受。

    “谁敢笑?粑粑都给打出来!”白杨眼睛一瞪。

    他俩这若无其事的样子,让马车上的女孩哭笑不得,说:“大哥哥大姐姐,我们还得赶路呢,求放过好不好?”

    女孩也不是笨蛋,哪儿看不出白杨两人纯粹是没事寻开心呢,若真的是匪徒打劫的话,早就砍死一堆人开抢了,叽叽歪歪半天算什么事儿。

    “我去,你居然一点都不怕?”白杨瞪眼,一副我这样还不够凶吗的表情。

    “我告诉你,我是男的,纯爷们”蓝欣叉腰。

    女孩仰天长叹,看着两人说:“看得出来”

    “你看出什么了?”白杨好奇问。

    女孩眼珠子一转,看着白杨双目亮晶晶的说:“哎,大哥哥,你之前说跟你混?我答应了,然后我还没婚配,家里田地很多,至于有多少头牛就要问下人了……”

    “哎?什么情况,不对,想得美”白杨眼睛一瞪,个丫头片子怎么能答应呢?低头看着蓝欣尴尬道:“蓝兄,剧本不对啊,她不怕咋俩,还想跟我们混,天底下哪儿有这样的好事?”

    “……”蓝欣一脸看白痴一样的看着白杨,这还不都是你搞出来的。

    “大哥哥大姐姐,如今天下不太平,我们也是好不容易逃出白石沟镇的,要不就让我们跟你们混吧,我保证很乖的,我叫……”漂亮女孩打蛇随棍上,想跟着白杨混。

    白杨汗了一个,现在的女孩子怎么都这么大胆?赶紧打断道:“我没兴趣知道你是谁,然后你也够了啊,现在我们是土匪,对,老实点,要不然把你大卸八块包饺子”

    “饺子是什么???”女孩好奇问。

    妈的,这样下去不行,白杨看向蓝欣说:“哥们,去,摸她,调戏她”

    “我不去”蓝欣摇头。

    这就没法搞了,你说装个逼为毛就这么难呢?白杨仰天长叹。

    “大哥哥大姐姐,我这里有美酒糕点,你们要不要来吃点?我请”女孩一副赖上两人的架势。

    那边护卫头子忐忑的走过来了,在边上站好,欲言又止,眼底有丝丝焦虑闪烁。

    白杨眼睛不着痕迹的眯了一下,撇了一眼白石沟镇的方向,没说话,在考虑这个戏要怎么演。

    蓝欣就无语了,说:“走吧,别跟这儿丢人了”

    然后,她一把抓住白杨的腰带往肩膀上一抗,嗖一下带着白杨跑了。

    “哎哎,还没完呢”白杨不甘的大叫。

    “没完没了了是吧,我都看不下去了”蓝欣鄙视。

    马车上的女孩看着白杨他们离去的方向,叹息一声颇为可惜。

    “小姐?”护卫头子欲言又止道。

    “一次机会就这样错过了,如果能和他们打成一片的话或许会好过很多吧,不过,他们喜欢玩,捉弄了我们,却帮我们解决麻烦去了,所以你们不要记恨他们”女孩笑道。

    “???”护卫头子没懂。

    摇摇头,女孩没说什么,转身进入马车,丢下一句话说:“走吧,接下来不用像之前那么紧张了,现在,紧张的应该是别人”

    一帮人面面相窥,到底发生了什么?

    距离这帮人数百米外,白石沟镇的方向,白杨无语的背靠路边一颗树上叹息道:“装逼是个技术活儿,不专业的人还真干不好”

    “是啊,装逼不成成傻逼了,这下爽了吧?”蓝欣在边上鄙视。

    抬头,白杨看着蓝欣,一脸无语,接着嘴角一勾,然后笑了,先是无语的笑,然后哈哈大笑,最后笑得跟个疯子一样。

    “哈哈哈……”看着白杨,蓝欣总算是憋不住了,也跟着笑。

    他俩像俩疯子一样大笑,笑得满地打滚,对之前的傻逼行为感到无语。

    人生难得装逼时,我不犯二谁犯二?只要开心就好。

    笑够了,满身草屑和尘土,站起来,白杨来到路中间说:“装傻逼寻开心之后,该做点正事了”

    蓝欣收起笑容,持剑来到白杨身边,眼中冷意闪烁,看着白石沟镇的方向,握着长剑的左手青筋暴露!

    轰隆隆……

    地面轻微颤抖,有奔腾的马蹄声传来,烟尘在道路尽头翻涌,一股肃杀之气扑面而来。

    “有五十三个人,其中四个武者,其他的都是喽啰,但都是心狠手辣之辈”白杨平静道。

    蓝欣缓缓抽出长剑,剑锋颤抖,轻启红唇说:“白兄看着,帮我压阵,我要一个个撕碎他们!”

    “好”白杨点头。

    离开德阳镇,他们绝非犯二装傻逼寻开心那么简单,那只手调节放松心情的一部分,真正的目的,其实是宰杀血莲教妖人!

    这个真正的目的两人谁都没说,心照不宣,哥们之间,心意相通,只一个眼神就懂了。

    之前那帮人为何行色匆匆?不用想都知道是遇到了麻烦。

    他们那么多人,从穿着打扮来看,并非底层人士,在当今之势,能让他们带着行李跑路的,八//九不离十就是血莲教没跑了。

    唏律律……

    马匹嘶鸣,地面颤抖,很快前方一队骑士就出现在了白杨和蓝欣的视线中。

    那群人五花八门,其中十来个人尤为醒目,一身黑袍,冰冷阴森,尤其是衣服隐蔽的地方,有血莲教的标志图案,其他人一看就是乌合之众,但双目嗜血,身上也有血莲教的标志,却要粗糙很多,不用猜都是血莲教控制召集起来的人手。

    助纣为虐,该杀!

    “两位,可否看到一队人路过?”

    对面冲过来的人群并未停下脚步,其中一个血莲教黑袍人大声问。

    蓝欣不说话,缓缓抬起长剑。

    “敢对我血莲教亮兵刃,杀!”

    一声冷哼传来,问话的人手中一柄长刀当头劈下!

    空气被撕裂,对方借着马匹的冲击,携恐怖力量杀来,欲要当场宰杀路中间的白杨两人。

    都不是傻子,无缘无故两人站在路中间等着,傻逼才认为是在迎接!

    “杀!”

    蓝欣冷冷吐出一个字,血气运转,身影飘忽冲出,一剑倒劈。

    噗!

    鲜血喷洒,对方为首冲来的人,握刀的手臂横飞。

    唰!

    再一抹剑锋闪过,一颗大好头颅冲天而起。

    “也好,装逼犯二寻开心是第一步,调节心情,第二部,真正发泄心中的仇恨和怒气,如此一来,蓝兄,你才能走出心中的阴霾”

    看到冲入人群的蓝欣,白杨心中默语。

    当初,单秋林遭受打击,用自残的方式才走出来,白杨可不想看到蓝欣也变成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