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一簇赤红火焰一闪即使,尽管只是眨眼的功夫,但边上一株人高的小树也给烧成了飞灰。

    “啧,这温度太高了不好掌握”白杨挠挠头无语道。

    他自顾自的开始准备,没在意蓝欣的‘威胁’。

    蓝欣不解,问:“白兄你干嘛?这就是你想到的刺激事情?我去,你不会是想拿火烧我吧?虽然够刺激了,万一把我烧死咋办?”

    什么乱七八糟的,白杨狂汗,看着她说:“就你?一把火能给你烧成骨灰,拉倒吧,还刺激呢……别动”

    看你搞什么鬼,蓝欣不懂,看着白杨。

    白杨撅着屁股在边上摸索,最终从被烧成飞灰的小树根部捡起一点木炭。

    一转身,马蛋,差点和蓝欣嘴对嘴了。

    蓝欣想搞清楚白杨玩什么把戏,兴致勃勃的看呢,哪知他突然转身。

    “你干啥?”蓝欣一点都不后退,瞪着美目问。

    白杨翻了个白眼,一伸舌头就能舔到蓝欣的嘴唇,撇撇嘴,脑袋后仰一点,拿起手中的木炭就往蓝欣脸上招呼。

    “哎哎,你到底想干嘛?”蓝欣瞪眼,却没避让,处于对好基友的信任,管你搞什么反正不会害我。

    白杨不说话,拿木炭往她脸上招呼,给她把眉毛画得花里胡哨,还给她嫩嫩的嘴唇上面鼻子下面画了胡子,稍微一动碳渣子往下掉。

    完了他后退一点打量点头道:“将就吧”

    “到底什么情况啊”蓝欣翻了个白眼,没在意白杨在她脸上涂鸦的事情。

    白杨不说话,手一翻拿出一个小镜子,然后用木炭在自己脸上招呼,眉毛画粗,还加上胡子,最后脸上花里胡哨连他老妈都不认识那种。

    然后他一咧嘴,做了个凶狠的表情问蓝欣:“凶不?”

    噗嗤……,蓝欣无语一笑说:“凶毛线,用你的话来说,挺萌的,话说白兄你到底想干啥?”

    白杨不回答,把镜子往蓝欣跟前一凑说:“你也挺萌的”

    “我擦,老子好好一美少女给你整成这臭德行了?”蓝欣瞪眼,看着原本自己白质的脸蛋乌漆墨黑顿时无语。

    白杨拍拍屁股站起来,挥手间扛着一把锈迹斑斑的大刀往路上那边走说:“蓝兄快走,带你去玩更好玩的事情”

    “哎哎,等等我”蓝欣眼睛一亮,也不纠结脸被白杨糟蹋了,拎着利剑就跟上。

    然而白杨走了两步咣当把大刀一丢,一撅屁股弯腰。

    蓝欣走得急,没注意,肚子一下子撞白杨屁股上了。

    砰,白杨一头栽地上啃了一嘴草,翻身怒视蓝欣说:“握草,你干嘛呢?”

    蓝欣揉着肚子无语道:“你问我我还问你干嘛呢,不是让我跟上的?你撅屁股搞毛啊”

    “额,我的错,我突然想到还得弄个道具”白杨不好意思挠挠头道。

    然后把一身洁白的长衫脱了,撕吧撕把弄下一块白布,上面用木炭写下‘打劫’俩字栓一根树枝上插腰里,然后站起来扛着大刀说:“走走走,我们去打劫!”

    “打劫?打劫谁啊”蓝欣来了兴趣,麻溜跟上。

    心道好刺激啊,打劫一听就不是好东西,第一次好紧张的说……

    距离白杨他们五百多米外的路上,白石沟镇往这边的方向,有大队人马快速过来,人数过百,其中绝大多数都是目光冷冽的护卫,铠甲加身手持刀剑警惕打量周围。

    这群人带着十多辆马车,大箱小箱也不知道装了些啥,不过人群最中心一辆精致的马车却被人重点?;?。

    “大家伙打起精神,别出什么意外”

    那辆精致的马车边,一个身穿漆黑铠甲手持长枪的魁梧中年男子骑着一匹烈马大声提醒其他人。

    没有人回答,气氛很严肃,每个人的手都放在身上武器最近的地方,随时都会拔刀砍人。

    “站??!咳咳……”

    就在此时,他们前方路边传来一声大吼。

    麻痹声音太大差点破音了,白杨一边咳嗽一边无语。

    “什么人,滚出来!”马车边,那壮汉怒吼一声,策马第一时间来到最前方,挥手示意队伍停下,目光警惕的看着前方。

    白杨扛着大刀大摇大摆的往路中间一站,身后插着一根小棍,棍子上一块白布迎风招展,把大刀往地上一杵嚷嚷道:“看到了没?打劫!”

    蓝欣一脸兴致勃勃的站在白杨身边,握着长剑深以为然的点头附和道:“对,打劫!”

    白杨无语,转身看着蓝欣说:“蓝兄,你这样不行,要凶一点,一看就不专业”

    蓝欣眉毛一竖,瞪着美目露出一口白牙说:“打劫!”完了问白杨:“这样够了吧?”

    “嗯,差不多了”白杨点头,看向前方。

    前方一队人面面相窥,特么哪儿跑出来的神经病奇葩?就你俩还打劫呢,以为脸用木炭画得跟鬼一样就能吓唬人还是咋地?

    为首的壮汉放下手中长枪,很同情的看着白杨和蓝欣说:“两位,你们是不是遇到什么难处了?没关系,说出来,四海之内皆兄弟,如果真有什么难处的话,我可以救济一下两位”

    白杨当时就不干了,指着对方瞪眼道:“嘛呢,打劫没看到???打发叫花子是咋地?我告诉你们,一个个都严肃点,现在打劫,男的站右边,女的站左边,不男不女的站中间!”

    “对,站中间”蓝欣在边上点头给白杨捧哏。

    噗……哈哈哈哈……

    一大群人,原本气氛还挺凝重的,以为真的遇到打劫的了,没想到遇到这俩逗逼,顿时一个个都笑喷了。

    “兄弟?你们是那个戏班的?好逗啊”

    “是啊,以前咋就没有遇到过这么逗的戏班?要不跟我们混吧,只要让我们开心,保管吃穿不愁”

    “哎哎,你们别说,这俩家伙真的好好玩啊”

    一群人指着白杨和蓝欣指指点点笑道。

    蓝欣尴尬一笑,看着白杨眨眼问:“白兄,接下来怎么搞?话说打劫我们不专业啊,你看看,都闹笑话了”

    话是这么说,但蓝欣激动啊,同时还有点不好意思,正在打劫呢,一般只有坏蛋才这么干,没想到跟着白兄两天就学坏了。

    咳咳,白杨老脸一红,这事儿搞得。

    然后眼睛一瞪,指着那边对蓝欣说:“蓝兄,现在就看你的了,过去把他们全部干趴下,我负责给你摇旗助威!”

    “干趴下倒是没问题,他们虽然人多,也就为首一人是武者,最多也就武者三层的样子,但你确定你这破布片能助威?”蓝欣看着白杨鄙视道。

    “别在意细节,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就行了,反正我们又不是专业的”白杨尴尬道。

    他身后的布片纯粹是在搞笑,还助威呢。

    蓝欣撇撇嘴,没说什么,脚尖在地上一点,唰一声冲了过去。

    当蓝欣动的时候,对面为首的壮汉眼中闪过一丝惊骇,再没有之前同情的表情,将手中长枪一举大吼道:“大家小……”

    心字还没来得及出口,一只鞋底在他视线中迅速放大,然后脑袋一震,整个两百来斤的身躯腾云驾雾般飞了出去,砰一声掉地上头晕眼花愣是起不来。

    别看蓝欣年纪不大,身手那是杠杠滴,遇到白杨的时候就已经武者了,后来在葫芦山谷吃了那么多丹药地乳精华什么的,实力直逼武士,收拾这帮人还不跟玩似的。

    乒铃乓啷乒铃乓啷……

    一阵惊呼外带尖叫声中,十分钟不到,一帮人全躺了,最后蓝欣踩在对方护卫头子身上,对方如何挣扎都起不来,她转身问白杨:“白兄,真的很好玩呢,这就是欺负弱小的感觉吗?难怪当初我两个哥哥没事就喜欢带着一帮人上街……接下来呢?”

    你哥他们还有这黑历史呢?

    白杨汗了一个,然后再次扛着大刀一副神经病人欢乐的的打扮大摇大摆的走过去,鼻孔朝天蔑视一帮人说:“都跟你们说了打劫,咋就不信呢?笑,你们再笑一个给我看看?”

    没人笑得出来了这会儿。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被蓝欣踩在脚下的护卫头子一脸惊骇,想动蓝欣一用力就起不来了,只能大声问。

    白杨走过来,往他跟前一站说:“听好了,我俩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江湖人称黑风双煞,我是黑风,他是双煞,合起来就是黑风双煞,现在正式开始打劫,还有意见没?”

    护卫头子郁闷得吐血,说这俩人是在搞笑吧,实力可怕,说他们打劫吧,大爷,能正经点不?

    “技不如人,要杀要剐给个痛快”护卫头子瞪眼道,丫倒是光棍。

    “杀你能有糖吃???别给我扯这些乱七八糟的,现在,立刻,马上,把金银珠宝武功秘籍月光宝盒什么的都交出来,争取宽大处理,要不然让你见识一下红刀子进白刀子出,没错,我故意说错的!”白杨瞪眼道。

    听着白杨一番乱七八糟的打劫说辞,一帮被打劫的家伙愣是一脸懵逼。

    这特么遇到奇葩了!

    “噗嗤……”

    就在这古怪的气氛下,有人忍不住笑了。

    蓝欣看着白杨,意思是问遇到这种笑场的情况咋解决。

    “哟呵,居然还有人笑得出来,站出来给大爷瞧瞧”白杨扛着大刀似笑非笑的看着声音的来源。

    这群人?;さ木侣沓瞪?,车帘被掀开,一个身穿鹅黄长裙的少女站了出来,看上去二八年华,长相甜美,一双眼睛满带笑意。

    她在笑,不过她身后的俩丫鬟却跟受惊的小兔子一样惴惴不安。

    “两位身手高明,何苦拿我们寻开心呢?”马车上那女孩看着白杨两人哭笑不得道。

    蓝欣看着白杨小声问:“白兄,人家不怕啊,我这脸蛋白被你糟蹋了,然后咋搞?”

    白杨吹了个口哨,对蓝欣挤眉弄眼的说:“接下来才好玩,走,我们过去调戏她!”

    (开心就好,反正石头写的时候超级欢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