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微凉,草木如红颜迟暮褪去一身翠绿,满山红叶,片地荒草,天地肃杀,让人徒增三分愁绪,三分凄凉,三分默然和一分伤感。

    秋季,本身就是悲伤的季节。

    风卷烟尘,带着枯草飘向远处,亦如大雁南飞,一去不回。

    蓝欣背靠座椅,笔直修长的双腿交叠搭在前面仪表台上,从车窗进来的微风吹动她的发丝,眼睛微微眯起,别提多享受。

    车子底盘在地面剐蹭乒铃乓啷作响,白杨也不以为意,按下一个按钮说:“给你放段音乐,吹着小风,安逸到爆”

    “虽然听不懂,但的确很舒服”蓝欣一脸享受道。

    车载音响中放的是舒缓的汉语歌曲,她能听得懂才怪了。

    路上并非没有行人,看到炫酷的R8远去,一个个无不瞪大眼睛一脸见鬼的表情。

    “爽吧,这辆车配置的高保真音响播放离体环绕音乐,简直就是在****耳朵”并未在意路上行人的眼光,白杨咧嘴道。

    好东西当然要在哥们面前嘚瑟一下不是。

    “原来世间除了练武砍人之外,还有这么多好玩的东西,这才是生活,我觉得我之前的人生都活在狗身上去了”蓝欣撇嘴说。

    面对哥们,没必要装什么大家闺秀,蓝欣也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这种感觉真的很爽,无拘无束,不必带着面具做人。

    “这才哪儿跟哪儿啊,你别整的更个老头子似的,一点朝气都没有,来来来,哥带你装逼带你飞”白杨笑道。

    再次按下一个按钮,R8变成了敞篷模式,一踩油门,车子徒然加速,马达咆哮,卷起烟尘冲出,惊起路边动物无数。

    “就这还飞呢,我运转血气奔行都比这快”蓝欣鄙视道。

    车子时速已经达到了一百五十公里,然而蓝欣一点紧张的感觉都没有,作为武者的她,运转血气短时间爆发也能达到这种速度。

    “坐好了”白杨无语,你的心倒是够大。

    一脚油门踩到底,车子再度加速,速度不停飙升,越来越快,周围的景物飞速倒退,到最后,速度已经飙升到了三百多公里,狂风拂面,让人心绪都飘飞了起来。

    “这才有点意思”蓝欣笑道。

    接着她伸手一拍座椅,腾身而起站在座椅上,迎着狂风,发丝飞扬,眯眼感受那份速度和激情。

    “握草……!”白杨眼睛一瞪大骂。

    异界的路况并不好,跑车底盘低,速度太快,前面几十米外一块三十多公分高的石头是躲不过去了,除非一头冲进路边的树林。

    几十米距离在三百多公里的时速面前转瞬即逝。

    咣当,一声巨响传来,车子猛然一震,打着滚凌空飞了出去。

    轰轰轰……

    最终,R8惯性驱使下翻滚出去一百多米栽倒在路边开始冒烟。

    “白兄,这就是你所说的飞?”

    路边,蓝欣单手拎着白杨鄙视道。

    最后关头,她反应及时,一把将白杨拎起躲过了这场车祸。

    “你这样拎着让我很尴尬的,话说短短十多分钟就报废了两辆车,一千多万啊”白杨欲哭无泪。

    “接下来呢?还有什么好玩的?”蓝欣放下白杨带着点期待的问。

    轰!

    那边R8一阵轰鸣,炸了,腾起一团火球彻底报废。

    白杨耸耸肩,干脆念力一动异能火焰升起将其烧成残渣彻底抹去痕迹,然后说:“话说这玩意虽然我还有一辆,但也经不起这样败家的,接下来再想办法继续旅行吧”

    “随便”蓝欣无所谓。

    蓝天白云,清风和煦,不时有鸟儿在天上飞过。

    一辆拉着粮食的牛车行驶在土路上,颠簸的路面让老旧的牛车嘎吱嘎吱作响。

    白杨和蓝欣并排仰躺在粮包上,小孩子般争抢着谁的腿搭在另一个人的腿上,玩得不亦乐乎。

    跑车废了,他们拦住一辆牛车搭顺风车。

    “年轻就是好啊,我也年轻过,小时候还想当侠客仗剑四方呢,可惜没用那个命,最终当了一辈子农民”

    “你们是离家出走的小情侣吧?这样不好,家人会担心的,玩够了就回去,如果家人反对你们在一起的话,就把肚子搞大先生个娃,到时候不同意也得同意,嘿嘿,我年轻的时候就是这么干的”

    “前面还有十多里就是半步林,把粮食送到那里的客栈老汉我就要回去,只能送你们到那里了”

    “半步林再前进几十里就是白石沟镇,你们可以去那里玩玩,那里有一条山中小河,经常能出现精美的白石,顾名白石沟,很多闲情逸致的人都喜欢那种奇石,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的”

    “不过白石沟镇最出名的还是鳕鱼,味道很美,可惜老汉我无法享受那种美食……”

    赶车的老农一身粗布麻衣,手持一根竹编絮絮叨叨总有说不完的话。

    听着老农絮絮叨叨的话,白杨和蓝欣玩着小孩子的游戏,无拘无束,内心很放松,别提多惬意,所有的烦恼都消失无踪。

    “半步林还有一个客栈?”白杨多嘴问了一句,此时他占据上风,一条腿压在了蓝欣的腿上,洋洋得意。

    “是啊,不过客栈不大,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供人歇脚住宿,老汉我每十天就要送一车粮食过去,客栈老板人很好的……”

    白杨就多嘴问了一句,赶车的老农絮絮叨叨说个没完没了。

    或许是年纪大了,话也跟着多了起来。

    “蓝兄,等下我们玩点刺激的怎么样?”没在意老农后面说了什么,白杨看着边上的蓝欣挑眉说。

    “怎么玩?”蓝欣兴致勃勃问。

    “嘿,到时候就知道了”白杨卖了个关子。

    不久后他们来到了那家客栈,客栈真心不大,在路边,一栋两层木楼,一楼十几张桌子可以吃饭,二楼有几间客房,客栈门前一个旗杆上挂着一块布充当招牌,上面的字迹已经模糊。

    老农去和客栈小二交接送来的粮食,蓝欣不着痕迹的在他身上放了一张价值万钱的钱票表示感谢,老农淳朴,当面是不会收的。

    “两位吃饭还是住店?”

    白杨和蓝欣出现在门口,就有无所事事的小二迎了上来。

    大中午的,这里地处荒郊野外也没有什么生意。

    ‘居然不是黑店’白杨意念一扫,并未发现这家客栈有什么猫腻,有点失望。

    也是,世界上哪儿有那么多巧合正好遇到一家黑店让他们行侠仗义的。

    这家客栈老板厨子加小二拢共才六个人,真的很小。

    “最好吃的菜,最好喝的酒,使劲的上,不差钱”白杨大大咧咧的说。

    “好嘞,两位稍等”小二照顾两人坐下,然后去吩咐厨子。

    他颇有眼光,从白杨和蓝欣的穿着打扮看出两人非富即贵,可得照顾好了,说不定还能得一笔打赏。

    “哎哎,白兄你还没告诉我玩什么刺激的呢”蓝欣用肩膀顶了白杨一下,对这事儿恋恋不忘。

    白杨挤眉弄眼,示意她很快就知道了。

    路边的小客栈,也别指望能吃到什么珍馐美味,不过山野菜肴还是别有一番风味的。

    直到一桌子饭菜都吃得差不多了,蓝欣也没等到所谓的刺激事情,放下筷子鄙视白杨,觉得白杨是在忽悠她。

    就这破地方能有什么刺激的事情。

    “吃饱了吧?”白杨剔着牙问蓝欣。

    “嗯……”蓝欣点头。

    在她想要继续说什么的时候,白杨站起来拉着她的手就跑,哈哈大笑道:“吃饱了还愣着干啥,快跑啊”

    “啥?我们还没给钱呢”蓝欣愕然,本能的跟着白杨跑。

    她是大家闺秀,吃饭给钱天经地义,一时没反应过来。

    “咱哥俩今天吃霸王餐!”白杨边拉着她跑边说。

    蓝欣微微一愣后也反应过来了,看了一眼身后拎着刀子追来的小二,只觉心脏砰砰直跳,霸王餐啊,她脸有点红,这会不会太那个了?

    哎呀,好羞耻。

    “不过真的很刺激”蓝欣深以为然的点头。

    这种违背道义的事情她还是第一次干,总觉得有点迈不过道德那道坎。

    “站住,你们还没给钱呢”

    “哪儿有你们这样的,小本经营,经不起折腾啊……”

    后面几个小二厨子欲哭无泪的追,你们穿那么好,欺负我们老实人有意思啊。

    最终白杨和蓝欣还是跑了,没给钱,一顿饭还吃不跨客栈。

    跑出去两公里后,白杨和蓝欣停下。

    蓝欣脸颊通红,心砰砰跳,第一次吃霸王餐,那种刺激感是她从未体会过的,双目兴致勃勃的看着白杨说:“哎,白兄,真的很好玩呢,我们继续去下一家吃霸王餐好不好?”

    跑了两公里,白杨累瘫在地上,有气无力的摆摆手说:“还来?不玩了不玩了,刚吃饱就跑路,干一次还好玩,次数多了身体吃不消的”

    “要不到时候我带着你跑?”蓝欣想继续玩这种刺激的游戏。

    “拉倒吧,咋俩又不是真的坏人,难道你还想闯出一个黑风双煞的名头啊,专门吃霸王餐欺负老实人”白杨哭笑不得。

    蓝欣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一屁股坐在白杨身边说:“那你快想想,还有什么好玩的没有?”

    “好玩的啊,暂时没……哎,等等,有了”白杨正准备说没有,但眼睛一亮。

    “快说快说,啥好玩的?如果没有吃霸王餐好玩的话,我扒了你的裤子让你光屁股跑路”蓝欣威胁白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