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白杨还是没有回头去看蓝欣的白屁股。

    两人洗漱完毕,蓝欣去祖祠上香,白杨在蓝家大院中随意溜达。

    可以看得出来,经过血莲教的风波后,蓝家衰败了很多。

    以前白杨也来过,如今再看,蓝家的仆人少了一小半,尽管办丧事的白绫已经全部撤下,可无论是下人还是护卫都谨小慎微,生怕做错任何事情受到牵连。

    “世间没有永恒的存在,一个家族再强大,一场风波足以磨平”白杨在心中叹息。

    蓝家很大,亭台楼阁转眼又是一景,白杨溜达逛了一个小时也没逛完。

    下人们都认得白杨,他去哪里没有人阻止,所过的地方,都驻足低头,没有出声打扰白杨的雅兴。

    在一个庭院中,白杨看到了一株梨树,只有碗口粗细,异界快到冬季,上面已经没有果实,一阵风吹过,树叶沙沙飘落。

    树下,一个看上去十一二岁的小丫鬟拿着扫把嘟着嘴,风不停的吹,树叶不停的落,她总也扫不完。

    “吓,白少爷?”

    白杨都看了她好一会儿,她才发现了白杨,顿时如受惊的小兔子一样萌萌瞪眼。

    “没事,你继续,对了,我看你好像专门在负责照顾这颗梨树的样子?”白杨点头笑道。

    吓到小萝莉了,汗……

    “是的呢白少,我专门负责这颗梨树”小丫头怯生生的说。

    白杨来了兴趣,问:“为什么呢?其他的花木都没有人专门照顾”

    “管事的吩咐的呀,好像是说这颗梨树是小姐出生的那天种下的,未来小姐出阁的话,也会搬走这颗梨树,所以很重要,要专门负责,我告诉你哦白少,每到春天的时候,梨树开满洁白的梨花,小姐就会在树下练剑,沐浴在梨花雨中,可美了”小丫头双目亮晶晶的说。

    白杨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笑道:“继续哦,我走了”

    看着转身离去的白杨,小丫头咬了咬手指,觉得白杨很奇怪,摇摇小脑袋继续扫扫不完的落叶。

    “白少,小姐请你去一起用饭”

    没走多远,一个小斯找到白杨说道。

    “嗯,走吧,带路”

    一间宽敞的饭厅中,周围有十多个丫鬟小心翼翼的候着。

    饭桌上摆满了数十道珍馐美味,却只有白杨和蓝欣两人相对而坐用餐。

    白杨胡吃海塞,不时和蓝欣举杯喝酒。

    吃着吃着,蓝欣放下筷子脸色黯然道:“以往,每到吃饭的时候,几个哥哥,父亲还有姨娘一起,一家人热热闹闹,可现在……”

    “来,蓝兄,喝酒,别说那些伤心事,过去的都过去了”白杨举杯打断她说。

    人就不能闲着,一旦闲着就会胡思乱想。

    “还喝啊,不会是想成我喝醉和我搞那个什么基吧?”蓝欣翻了个白眼,但还是和白杨干了一杯,然后摇头道:“放心白兄,我没有那么脆弱”

    “哥们是直男,不搞基,嗯,那就好,这才像个汉子”白杨咧嘴道。

    “我倒是希望我是个汉子”蓝欣笑了笑,看着白杨接着说:“白兄,谢谢你”

    “谢我什么,我可什么都没做”白杨哑然道。

    话是这么说,但白杨却知道,蓝欣蕙质兰心,知道自己昨天和她喝酒也好,醉酒后两人依偎在一起也罢,亦或者是醒来后两人近乎神经质般的所作所为,这些都只是自己在给他排解心中的苦闷,这些,蓝欣都知道。

    蓝欣举杯,没说什么。

    是哥们,一切尽在不言中。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放下酒杯,白杨问。

    尽管自己有一大摊子事儿,可他知道,这个时候作为哥们,蓝欣最需要人陪着,所以没有提离开的事情。

    如果自己也离开了的话,她就真的孤零零一个人了。

    “我不知道……,白兄,在遇到你之前,我每天都是练武,然后吃喝玩乐,最多脑袋里面幻想一下未来会找一个什么样的夫君,所以,现在我真的不知道该做什么,甚至名下的产业都不知道如何打理”蓝欣摇头说。

    “这样啊”白杨摸下巴琢么。

    然后一拍巴掌说:“产业什么的别去管了,有下面的管事掌柜打理,只要你还活着,就没有人敢翻天,不需要操心,最多到时候检查一下账本就是了”

    “然后呢?”蓝欣眨眼。

    “然后你需要发泄,作为哥们,我现在知道你心中迷茫,一下子遭逢大变,需要一个适应期,过去了一切就好了,谁让我摊上你这么个哥们呢,排解你心中苦闷这活儿我揽下了”白杨笑道。

    “然后你想怎么帮我发泄心中苦闷呢?”蓝欣好奇问。

    打了个不响的响指,白杨一指天边说:“哥们我就陪你疯一段时间”

    “嗯?具体呢……”蓝欣不懂。

    “我带上你,你带上钱,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走到哪儿算哪儿,遇到不平之事儿就管,遇到不平之路就踩!”

    “听上去很有意思的样子!”

    “那还等什么,走起”白杨急不可耐的站起来说。

    为哥们,两肋插刀,耽搁几天算个毛,管他天翻地覆。

    “那白兄等等,我去拿钱”蓝欣站起来,一阵风似的离去。

    白杨笑了笑,招手,让边上候着的一个下人过来。

    “白少有什么吩咐?”

    “你去一趟葫芦山谷,传我的话,那边一切照旧,如果遇到什么人想去哪里搞事儿,让赵石他们直接搞死,不要怕事儿,后面我回去处理”白杨说道。

    “好的,白少还有什么吩咐吗?”

    “没了,去吧”

    小斯迅速而去,白杨转头看了看蓝欣离去的方向,摇摇头,聪明的哥们啊,知道留时间给自己安排一下。

    不久后,蓝欣一身男装出现,白蓝相间的长袍,青丝束起,好一个俊俏的公子哥。

    “然而怎么看都有点像兔爷,我们这样出去别人会误会我的”白杨摸着下巴说。

    “找打是吧”蓝欣手中一把长剑舞得跟风车似的。

    “啧,带钱了吧?”白杨打趣。

    蓝欣拍了拍并未刻意掩饰的胸脯说:“带了,一千万钱的钱票,吃喝玩乐足够了,大吃大喝也没问题,如果花完了我们就只有抢了”

    “那行,出发”白杨站起来拔腿就走。

    蓝欣快步跟上,俩人啥行礼都没带,就这么离开蓝家大院,离开德阳镇,凭双腿随意踏上了一条路离去。

    好任性。

    一众蓝家仆人面面相窥,然而人家是主人,哪儿有下人多嘴的份。

    白杨和蓝欣离开德阳镇,也没规定去哪儿。

    可没走出两里地,白杨往路边的草坪一趟说:“不走了不走了,累死个人”

    “白兄你太虚了”蓝欣鄙视道。

    “呸,你都不知道我有多猛,不信你去问我家小猫”白杨瞪眼。

    蓝欣顿时来了兴致,问:“白兄,话说你并非练武之人,真的能满足你家小猫吗?不会是每次都吃药吧”

    “去去去,你才吃药,我和你个‘处男’说这些搞毛,闺房之乐岂会告诉你?”白杨躺在草坪上看着天空说。

    然后他就觉得自己在飞。

    “哎哎,蓝兄你干嘛?”白杨无语。

    这会儿她被蓝欣抗在肩膀上,大步流星的往道路前方走。

    “白兄不是走不动嘛,我带着你走了,放心,就你这点重量,对我来说跟一片草没什么区别”蓝欣单手扛着白杨说。

    白杨无语,老子遇得到。

    “得得得,放我下来”白杨被颠得想吐,挣扎道。

    很随意将白杨放地上,蓝欣问:“白兄肯走了?”

    “走毛线,走路多费劲啊,等会儿”

    说着白杨也不管蓝欣,独自跑边上草丛去了。

    撇撇嘴,蓝欣倒是想看看白杨想搞什么鬼。

    不一会儿,草丛中响起了一阵嗡嗡嗡的声音。

    抬头看去,蓝欣看向那边,眼神惊骇,拔剑就冲了过去大叫道:“白兄别急,我来救你!”

    稀里哗啦,乒铃乓啷……

    一分钟后,白杨蹲在草丛边抽烟,无比惆怅。

    “白兄没事吧?吓死我了,你居然被一头怪物给吞了,还好我救治及时”蓝欣拍了拍白杨的肩膀一副你别感谢我的样子。

    看着身前一堆废铁,白杨相当受伤,生无可恋。

    原本白杨开着几百万的奔驰皮卡过来准备当代步工具的,结果蓝欣误认为驾驶室中的白杨被怪物吞了,然后仗剑噼里啪啦将其拆成碎片拯救了白杨!

    这事儿搞的……

    仰头看着蓝欣说:“蓝兄,几百万就这么被你糟蹋了”

    “什么意思?”蓝欣不懂。

    “算了,和你说不清楚,那是我弄来的坐骑,赶路的,你等会儿啊,别又给我拆了”白杨拍拍屁股站起来说。

    然后当着蓝欣的面一眨眼消失不见。

    之前倒不是避讳蓝欣,主要是防止路上的行人看到他消失的画面。

    都和蓝欣那么亲密的哥们了,没啥好避讳的。

    “神神秘秘的搞什么鬼?我好像做错了什么?”蓝欣眨眼,对于白杨消失她并未在意。

    不一会儿,白杨把那辆奥迪R8跑车开过来了,摇下车窗招手道:“蓝兄上车,让你见识一下本少爷的座驾!”

    蓝欣差点又拔剑了,好歹忍住,将信将疑的上车,别说,还挺舒服,看什么都好奇。

    “白兄,这是你的座驾?为何我从未见过?这是神道修士的法宝吗?”蓝欣化身好奇宝宝。

    “你喜欢?喜欢改天送你一辆,劳斯莱斯的,比这高级,现在没法搞,坐好了啊,我们出发”发动R8,嗡嗡嗡的马达咆哮声中,车子上路,一路烟尘而去。

    异界的路况并不好,R8是跑车,底盘低,一路走过底盘乒乒乓乓作响,白杨一点都不在意。

    车子虽好,能比得上哥们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