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间雅致的少女闺房,轻萝幔帐,空气中都飘荡着少女独有的清香。

    刺眼的阳光从精美的雕花木窗照射进来,撒落在地上如同碎金,光影斑驳。

    房间外,两个身穿精致翠绿衣衫的俏丽丫鬟忐忑不安的站着,不时对视一眼,目光闪烁,神色复杂。

    小姐和那个男人在房间一晚了,会发生什么事情?

    我家小姐还未出阁啊,出现这样的情况有损女孩子名节的。

    会不会被灭口?

    要不要开门进去伺候?左边一个丫鬟用眼神示意右边那个丫鬟。

    右边的丫鬟摇头,一脸害怕,万一进去被灭口咋办。

    她俩准备了温水和毛巾,都已经换了好几次,可是房间里面依旧没有动静,他们会不会昨晚太‘劳累’了……

    这里是一个深宅大院中的小楼,下面丫鬟游走轻手轻脚,不时抬头看一眼阁楼,对视一眼,一个个都是一副我懂的表情。

    天上车轮般大小的洁白骄阳渐渐升高,房间中的光线逐渐移动,最终照射在一张少女牙床上。

    “唔……”

    睡梦中的白杨下意识梦呓一声,阳光照在脸上刺眼很不舒服,他抬手捂了捂眼睛,又挠挠头,屁股扭了两下,翻身继续睡觉。

    伸手下意识在边上捞了两下,捞到一个柔软的东西抱住,搂在怀里,接着脑袋拱了拱,呈现一个舒服的姿势,砸吧了下快要流出的梦口水继续美梦。

    他怀中的物体不舒服的扭了两下,旋即不动了。

    “猫儿别闹,再睡会儿”白杨潜意识嘀咕。

    猛然间,被他搂着的东西微微一僵,然后放松。

    蓝欣睫毛颤抖,醒了。

    嘶!

    她睁开眼睛的第一时间倒吸一口冷气,头痛欲裂,宛如针扎一样,喉咙发干,火辣辣的痛。

    “昨晚我都做什么了?”

    她心头自语,皱眉揉了揉眉心,视线往下移动,看到了白杨的脑袋。

    此时白杨脑袋枕在她的肚子上,双手抱着她一条修长的大腿睡得正香。

    两人姿势有点古怪,蓝欣仰躺在牙床上,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踢到了地上,她左腿腿被白杨抱着,白杨脑袋枕在她肚子上,而蓝欣的右腿则搭在白杨的身上。

    啧啧,盘根错节有没有。

    “昨天好像和白兄喝得差不多了,走回家,然后好像继续喝?后面的事情记不得了……”

    蓝欣仔细回忆发生的事情,然而脑袋断片了想不起来。

    她没有如同一般女子那样猛然发现自己的床上躺着一个男人而尖叫,很平静。

    挠挠头,蓝欣又看了一眼白杨的脑袋,撇撇嘴,身躯扭了一下继续睡,脑袋不舒服。

    然而蓝欣闭上眼睛却睡不着,大概过了十分钟,她长长的打了个哈欠,用脚踢了踢白杨嘟囔道:“白兄,太阳晒屁股了,醒得了”

    “唔,别闹,睡会儿”白杨眼睛都不睁开呢喃道。

    翻了个白眼,蓝欣一脚把白杨踹床下,这什么人啊,估计被人买了都不知道。

    吧唧一声摔地上,白杨醒了。

    起床气这种东西很可怕的,他当即瞪眼道:“握草,猫儿想被打屁股是吧,我记得你没有梦游的习惯……额……嘶……”

    揉着屁股坐起来,白杨一边骂骂咧咧睁眼四顾,然后表情一僵,再然后倒吸一口冷气。

    头痛啊,仿佛被抡了几十大锤一样。

    “你咋在我房间?而且搂着我大腿睡了一晚上?”

    牙床上,蓝欣四仰八叉的躺着,偏着头看白杨平静问。

    使劲拍了拍脑袋,白杨撇嘴说:“鬼知道,话说蓝兄你没把我怎么样吧?我可是有媳妇的人我跟你讲”

    “呸,稀罕,以我的直觉,目前我们还是哥们之间的纯洁关系,衣服都还在呢”蓝欣翻了个白眼说。

    挠挠头,白杨哦了一声,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说:“那就好”

    揉了揉屁股,白杨开始活动手脚,头痛啊,喝醉酒真特么不舒服,昨晚怎么来到蓝欣房间的压根就没有记忆了。

    “什么味?白兄你不会几个月没洗澡了吧?”床上,蓝欣皱眉一脸嫌弃道。

    “鬼扯,你身上我身上都特么吐得一塌糊涂,不臭才怪”白杨转身看着她咧嘴说。

    两人身上都有醉酒后呕吐的东西,真的很恶心。

    “噫……”蓝欣无语,然后翻身起来,当着白杨的面若无其事的脱衣服。

    三两下脱得只剩下一条安全裤一样的洁白亵裤,上身就一粉红绣着莲花的肚兜。

    白杨上下打量,摸着下巴不时点头。

    皮肤雪白如水晶豆腐好似一掐就破皮那种,胸脯高耸将肚兜顶起一个大大的弧度,腰肢纤细盈盈一握,挺翘的屁屁展现一个惊人的弧度,双腿笔直修长浑圆,这身材够魔鬼,尤其是加上一副宿醉后慵懒的样子,简直不要太犯罪。

    “这身材,可以哟”白杨评头论足。

    “要不要我把肚兜脱了给你看?”蓝欣似笑非笑的看着白杨说。

    白杨三两下把自己扒得只剩下一个裤头,撇嘴说:“稀罕,又不是没看过,也就那样……这身脏衣服太难受了”

    蓝欣扭了扭腰,夸张的弧度白杨觉得随时都会折断。

    “都死人啊,快准备洗澡水,要最大的浴池”她张嘴冲着门外嚷嚷道。

    “好的小姐,需要洗脸水吗?”丫鬟在门外唯唯诺诺的问。

    “你说呢?”蓝欣无语道。

    吱呀,雕花木门被推开,两个丫鬟战战兢兢的端着洗脸水走进来,当看到白杨和蓝欣的状态,眼睛瞪得老大,小嘴下意识张成了O型。

    “大惊小怪,这是我哥们,衣服脏了难受”蓝欣赤脚走过去若无其事道,当着白杨的面微微弯腰洗脸。

    那优美的背部线条和浑圆的臀部形成一个夸张的弧度。

    白杨耸耸肩,穿着一条四角裤衩走过去用屁股顶开蓝欣说:“蓝兄让让,我先来”

    “喂喂,过分了啊,这是我家”蓝欣叉腰道。

    “我是客人,当然我先”

    他俩这几乎坦诚相对的争着谁先洗脸的画面,让两个丫鬟动作定格思维停顿。

    啥玩意?哥们?你们都这样了还哥们?哄鬼的吧……

    两人争抢着温水洗脸后,再喝了一杯清茶,宿醉后的不适感总算缓解大部分,然后两人对视,哈哈大笑。

    很开心,很放松。

    哥们是什么?不拘小节,把对方当着同性,你要搞基老子都奉陪那种,是以白杨和蓝欣压根就没有觉得这有什么。

    至于别人会怎么想,管我鸟事?

    不久后,蓝欣的阁楼一楼,专门的洗漱间,一个长宽三米的木质浴池中,热气蒸腾,水面上飘着花瓣。

    白杨还是一条裤头,蓝欣也依旧是肚兜亵裤,两人各自背靠一边,脑袋上搭着一条毛巾泡澡。

    斜眼看了对面的蓝欣一眼,白杨撇嘴道:“蓝兄,你露点了啊”

    “切,你那一坨还不是清晰可见,听说男人那玩意见到女人后会变大,你咋没变大?”蓝欣一点都不在意的说道,甚至还瞄向白杨的那里。

    蓝欣被打湿的肚兜下两团肉球夸张,两点清晰在水中若隐若现。

    “瞧你说的,你是我兄弟啊,把你当男人呢,面对你我还有反应岂不是变态?”白杨撇嘴道。

    “切,那什么,白兄,给我看看你那玩意呗,话说我还没有看过男人的那玩意呢”蓝欣兴致勃勃的说。

    “你够了啊,老子不搞基”白杨抬腿掀起一片水花说。

    “就你这还兄弟呢,看一眼又不会死”蓝欣不满。

    伸手抓起边上的一颗葡萄往嘴里一丢,白杨边吃边说:“话说虽然我们是兄弟,但蓝兄你还是黄花大闺女呢,以后要不要嫁人了?”

    “男人都没一个好东西,稀罕,以后养俩妹子暖床就够了”

    “我擦,蓝兄你弯了?”

    “啥玩意?”

    白杨狂汗,蓝兄绝逼已经弯了,居然对男人不感兴趣了,然而关我屁事。

    “没什么,对了,我还在泡澡呢,你别在水里撒尿啊”白杨想到这茬瞪眼道。

    “我没有在水里撒尿的习惯”蓝欣无语道。

    白杨嘿笑道:“那就好,反正我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解决了一泡,我跟你说啊,在水里撒尿是完全控制不住的,倍爽……”

    “握草,白兄你真恶心”蓝欣瞪眼,然后眼睛睁大看着白杨问:“你不会在水里打飞机//吧?别把老子搞怀孕了我跟你说”

    “……”

    他俩在水里若无其事的对话,让边上伺候的几个丫鬟浑身颤抖,一个劲在心中问自己,白少和小姐到底什么关系啊。

    哥们?俩男的到还说得过去,开这样的玩笑说这样的话都没啥,女的也一样,然而你们是一男一女好不好?

    可你们都已经这样了,完全不像是男女关系的样子啊。

    谁来解释解释?

    反正丫鬟们是蒙圈的,同时心中害怕,会不会被灭口?

    在温水里泡了个把小时,一身宿醉后遗症彻底解除后,白杨哗啦一声从水中站起来,若无其事的走到边上背对蓝欣脱下裤头开始换准备好的衣服。

    蓝欣兴致勃勃的看了一眼说:“白兄,别说你的屁股挺白的嘛”

    “你的更白,给我看看呗”白杨头也不回说。

    “好啊”蓝欣也哗啦一身站起来,背对白杨开始脱下身上湿漉漉的亵裤和肚兜。

    老子遇得到!

    白杨仰天长叹,有这样的哥们,真特么福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