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尘散尽,最后一个人都已经消失在了道路的尽头,这一去,将是血染沙场马革裹尸,最终又有几人能带着满身荣耀归来?

    凉亭中,白杨和蓝欣久久凝视前方,谁都没有说话。

    一阵微风吹过,有树叶飘零,打着旋飘向远处,树木摇曳,更多的树叶掉落,像是在给那些奔赴疆场的人送别。

    不知不觉,异界已经入秋,万物肃杀,不久后,寒冷将降临大地。

    “白兄,其实只要你开口,她就会留下”看着道路的尽头,蓝欣带着些无奈说道。

    沉默片刻,白杨摇摇头道:“每个人的人生都不应该被束缚,当她走出德阳镇这一方小天地,必定会发现,生命,其实还有更多追求”

    微微转身,蓝欣凝神白杨,带着些许叹息道:“或许吧……”

    笑了笑,白杨看着她问:“蓝兄接下来又什么打算?”

    “我不知道……”

    摇头,蓝欣很迷茫,她的父亲她的哥哥都去征战厮杀去了,就连最好的闺蜜也走了,她不是没有想过也要跟去,最终权衡,她知道,战场不适合她。

    可是,留在德阳镇自己又能做什么?

    “我请你喝酒吧,一醉解千愁,当喝醉后,就不再有烦恼了”看着陷入迷茫的蓝欣,白杨提议道。

    “好”她点头,没有拒绝。

    这个时候,的确需要痛痛快快的喝一顿。

    巡视周围,白杨念力一动,一只肥硕的兔子飞来,血纹剑飞出,剥皮去脏在不远处的小溪中洗刷干净,顺便逮到两条肥鱼。

    拾来柴火,就在凉亭中生火烧烤,给兔子和肥鱼撒上花椒辣椒盐孜然等调料,不一会儿就香气扑鼻,用几张树叶摊好放石桌上,再放上几瓶没有标签的二锅头就齐活儿了。

    伸出春葱般的手抓起一瓶二锅头,蓝欣拧开瓶盖就往嘴里倒。

    她太需要大醉一场了。

    可是辛辣的白酒她一点都不适应,一口下去脸颊通红不??人?,眼泪直流,不知道是被烈酒呛的还是因为内心太多伤感。

    “蓝兄慢点,还有很多,管够”白杨摇摇头道,伸手轻拍她的背给她缓酒气。

    把气喘匀了,蓝欣摇头道:“让白兄见笑了,不过,这酒真的很烈,不好喝,却很适合这个时候喝”

    “来,喝”白杨没说什么,抓起一瓶,伸手示意,然后仰头就是一大口。

    一口五十多度的二锅头下去,辛辣无比,胸腹好似要燃烧起来,却也畅快无比。

    适应了酒劲,蓝欣也仰头,咕嘟咕嘟就是半瓶,喷出一口酒气甩甩头道:“畅快”

    她是武者,只要运转血气,再多的二锅头也不会喝醉,可此时她并未这样做,酒气上涌,白质的脸颊嫣红,美丽不可方物。

    “酒,本身就要这样喝才够味”白杨笑了笑,再次喝了一大口。

    酒真的不好喝,但此时,他愿意陪她喝。

    蓝欣不说话,也不吃菜,仰头,天鹅般的脖子上下涌动,剩下的半瓶被她喝得一口不剩,挥手丢掉酒瓶,她拿起了第二瓶继续。

    白杨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一小口一小口的喝酒,顺便再丢出几瓶。

    足足三瓶二锅头下肚,一脸通红的蓝欣喷出一口酒气,看着白杨醉眼迷离的笑问:“白兄,世间美女无数,为何你独守着小猫那个村姑?呵呵,我没有看不起她的意思,只是,以你的本事,要什么样的女子没有,这点我很不解”

    白杨不知道蓝欣醉没醉,但他知道,蓝欣需要借此说出内心的话。

    没有拆穿,他笑道:“我的猫儿或许并非绝色,或许并非决定聪明,我之所以唯独喜欢她,是因为她一次又一次在我危险的时候奋不顾身的挡在我的身前,尽管很多时候她的做法并没有意义,但当她把我看得比自己生命更重要,我有什么理由不好好爱她珍惜她?”

    “你没有尝试过接受其他女孩,为何知道别人也无法做到小猫那样?”蓝欣再度给自己灌下半瓶二锅头醉眼迷离的问。

    微微低头,白杨摇摇头道:“首先我算不上一个好人,美女我也爱,恨不得和全天下的美女滚床单,但那只是**,世间美景无数,走过看过驻留过,唯有一处属于自己就够了”

    “呵呵,是么?你真是个混蛋啊,花花为了让你多看她一眼,宁愿奔赴战场,你居然连一句挽留的话都没有,我替她感到不值”蓝欣突然就瞪着美目冲着白杨大骂了起来。

    “我若挽留,那算什么?施舍?那不是她想要的”白杨平静以对。

    “你不懂,你真的不懂,你没有挽留,凭什么说那不是她想要的?”蓝欣鄙夷的看着白杨。

    白杨无奈笑了笑,没说什么。

    “我漂亮吗?”蓝欣喷着酒气,双眼迷离,莫名其妙的来了这么一句。

    鬼才知道蓝欣是真的醉了还是装的,但白杨还是认真的看了她那如花儿一般的容颜,很认真的点头道:“漂亮,毋庸置疑的漂亮”

    “那你想不想睡我?”蓝欣再度问。

    噗……

    白杨一口二锅头喷了,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不过他还是点头实话实说道:“想,你这么漂亮,貌美胸大腰细腿长,做梦都想睡,但也只是想想罢了”

    “想就来啊”蓝欣伸手挑起白杨的下巴醉眼迷离说,满嘴酒气,有屁的个呵气如兰。

    握草,老子居然被调戏了,白杨内心之无语,咕嘟嘟灌下半瓶酒道:“蓝兄,你醉了,也够了啊”

    “呸,胆小鬼,给你睡都不睡,我告诉你,我心里有你,只要你想睡的话,我就给你,可是,你偏偏不睡我,你这个大混蛋”

    蓝欣表情一变,丢了酒瓶举起小拳头就开始砸白杨的胸口,没用力。

    他妈的,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蓝欣你到底醉没醉?

    砸了白杨一会儿,蓝欣一把推开他呵呵笑道:“白兄,以后我们就是哥们了,我告诉你,之前让你睡你不睡,以后你就没机会啦,你把我当男人好了,如果你觉得和一个男人滚床单不恶心的话你就来,反正我也打不过你”

    马蛋,蓝欣不会被玉飞凤那丫头给掰弯了吧?白杨心中汗了一个。

    “来,白兄,我们继续喝”蓝欣再度抓起一瓶二锅头断断续续的说,仰头咕嘟咕嘟又是半瓶下去。

    摇摇头,白杨也喝了快两瓶二锅头了,要知道这可是一斤装的,酒气上涌脑袋发晕。

    “喝”举起酒瓶,白杨一口将瓶中剩下的二两喝了。

    长长的喷出一口酒气,蓝欣有点坐不稳了,干脆直接靠在白杨身上又哭又笑道:“我们以后可是哥们可是兄弟了啊,两肋插刀那种”

    “好,以后我们就是兄弟了,不过你个别打我媳妇的注意,要不然我弄死你”白杨醉醺醺的威胁。

    “呸,我比你媳妇好看,比你媳妇身材好,才不稀罕,你要是敢打我注意我找百八十个女人把你轮了,哼哼”蓝欣用肩膀顶了白杨一下。

    “就你?拉倒吧,老子又不缺女人,要多少有多少,可我不稀罕”白杨甩了甩晕晕沉沉的脑袋。

    “来,继续喝,男人都是王八蛋,尤其是你,明明知道别人喜欢你你却避而远之,都不知道那有多伤人心”

    “情之一字太重了,身上背负太多背负不起的,偷偷告诉你啊,老子还有一个女人,谁都不知道,你是我哥们我才告诉你的,不过我还没睡她,唔,很复杂,说不清楚”白杨跟着大口喝二锅头,开始胡言乱语了。

    “啧啧,看吧,你也是个王八蛋”蓝欣鄙视。

    白杨醉得差不多了,咕嘟嘟喝下半瓶二锅头喷出酒气说:“老子本来就不是好人……算了,和你说这些你又不懂”

    “唔,天边怎么有五个太阳?快天黑了吧,走,今天你也别回你那破山谷了,到我家去接着喝”蓝欣脑袋靠在白杨肩膀上看了看天边说。

    已经醉得差不多的白杨,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蓝欣的眼角一滴眼泪滴落后变得平静无波,眨眼即逝,她又变得醉眼迷离起来。

    “走就走,看我不把你喝趴下”白杨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说。

    他是真醉了,不是练武之人,喝了差不多三瓶二锅头不醉才怪。

    “走吧,唔,对了,你不是会作诗吗?今天我父亲和我哥都上战场了,帮忙做一首呗”

    两人挣扎着站起来,摇摇晃晃勾肩搭背的往德阳镇走,蓝欣拎着个酒瓶嚷嚷道。

    “来就来,以为我不会啊,不过老子不稀罕剽窃,原创一首给你听,听好了?。禾煅纳硎强?,无人以为伴,乱世雄风起,血染满苍穹,美人莫垂泪,何以不归家,谁言兵烽乱,我在指江山!”白杨张口就来。

    “呵呵,吹牛,你还指江山呢”

    “我就这么一说,不过你觉得我这首诗写得怎么样?”

    “一般般啦,乱七八糟的,天涯身是客,你对这世间没有归属感吗?”

    “你猜”

    “唔,你快和瞎猫造个小人出来吧,到时候不管男孩女孩我都要当干爹”

    “我正发愁呢,已经够努力了,小猫肚子没反应啊,对了,你最多只能当干妈”

    “我和你是兄弟是哥们,当然是干爹了……”

    俩醉鬼勾肩搭背,摇摇晃晃的往德阳镇走,一身酒气能熏死人,满嘴胡说八道不说,还一路走一路喝,最后边喝边吐,那画面就没法看。